X
第379章發現

皇帝也瞧著也眼饞的不行, 伸著腦袋看著孩子臉上都是和煦的笑容, “母后, 讓朕也抱抱吧。 ”

“好啊, 給你抱, 你會不會抱孩子啊。 ”

太后還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會呢, 我抱過的, 熙哥和浩哥朕都抱過呢。 ”

皇帝接過孩子, 一手托著孩子的脖子和腰, 一手環抱著摟進懷里, 大概是剛吃飽睡醒, 也不鬧人, 瞪著圓溜溜的眼睛四下張望著, 黑黝黝的眼睛透著明亮和純凈, 看得人十分歡喜。

“這孩子可真白嫩啊, 我瞧著隨了你了。 ”

太后也笑著安慰靜芙。

靜芙是個白皮底子, 皮膚特別白嫩細滑, 這一點孩子隨了她了。

“我兒子將來長大了也是個美男子,

迷暈一大片女孩子。 ”

靜芙眨巴著眼睛得意的笑著。

“哎呦!可不能學的花天酒地的, 可不中。 我瞧著你生了孩子身體還不錯呀, 太醫可有看過了?”

太后關切的問著。

“還不錯, 沒什麼大問題, 不過也要調理一下。 ”

靜芙沒說假話, 順產不代表沒有損傷, 還是需要盡心調理的。

“嗯, 你辛苦了, 你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

皇帝看了她一眼, 微笑點頭夸贊, 一胎得子母子身體健康, 瞧著都覺得心里特別爽氣。

“多謝皇上夸贊。 ”

靜芙也眉開眼笑的。

皇帝難得見到新生兒, 舍不得放下, 抱在懷里和太后高興地逗弄著, 太后還特地準備了鮮亮的玩具, 拿在手里晃蕩著逗孩子玩, 母子倆別提多高興了。

正玩的開心, 嬤嬤來報, 皇后來請安了。

太后收了臉上的笑容, “進來吧。 ”

“給母后請安。 ”

皇后微笑行禮問候。

“嗯, 這不年不節的來有何事啊。 ”

太后是個會享受的人, 做了太后就卸了宮權了, 只負責自己的慈寧宮, 親兒子是皇帝也沒人敢怠慢她, 因此母子倆關系也十分親近。

等閑初一十五才請安呢, 平時不樂意和妃子們說話, 沒意思。

“臣妾聽說六王妃帶著孩子進宮了, 臣妾也想著過來看看, 還帶了些禮品給孩子呢。 ”

皇后微笑著說話。

“多謝皇后娘娘。 ”

靜芙立刻行禮。

“多謝母后。 ”

李文浩也笑著點頭, 以示尊重。

“不必客氣, 這就是懿哥麼, 能讓臣妾抱抱麼?”

皇后伸著脖子好奇的看著, 瞧著特別像個慈母。

靜芙縮在袖子里的手微微一緊, 神情明顯有點不自然了。

皇帝看她一眼問道:“你會不會抱孩子, 還算算了吧, 別再摔了。 ”

也有點不太愿意, 生怕把孩子摔了, 他自己是坐在貴妃榻上抱著孩子的, 穩當。

“不要緊的, 我也是母親, 怎麼會摔著孩子呢。 ”

皇帝扁扁嘴點頭, “那好吧, 不能摔了啊, 抱穩當, 手托著脖子和腰, 孩子太小骨頭軟呢。 ”

嘴里一個勁叮嚀著, 把孩子交給了皇后。

靜芙微微抬腳準備上前一步, 李文浩抓住了她的手腕, 暗示不要沖動的意思, 有他在, 孩子不會有事的。

靜芙微微低下頭咬緊了牙關沒在動彈, 也沒說話保持了沉默。

皇后抱著孩子仔細看了看, 心中很是嫉妒, 憑什麼文錦的孩子就沒人問一句, 連看都不看, 李文浩的孩子就又是賜名又是探望的, 太偏心了。

懿哥確實乖巧, 誰抱著都不哭, 睜著大眼睛咕嚕嚕的轉著, 瞧著很可愛。

皇后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 想起了文錦小時候的摸樣, 也是如此乖巧的。

可能她抱的姿勢有點僵硬,

孩子不太舒服哼唧哼唧小聲的哭了起來。

“哎呦!怎麼哭了, 剛才還好好的呢, 快給哀家看看, 這才一個多月, 出點事可怎麼整啊。 ”

太后一下急眼了, 才一個月的孩子, 出點事就來不及了, 多少年也沒帶過孩子, 一下有點緊張了。

靜芙趕緊上前抱過孩子拍了拍, 奶嬤嬤湊了上來, 笑道:“別慌, 沒事, 渴了, 給口水喝吧。 ”

“哦, 快去端點水來。 ”

太后長噓一口氣, 她真的挺喜歡孩子的, 可不想孩子因為進宮出什麼事。

“嚇我一跳, 快去端點水來, 要溫水。 ”

皇后趕緊交代一聲。

一個宮女端著一碗水過來, 里面有個湯勺。

太后把孩子抱了過去, 水碗放在小茶幾上, 準備給孩子喂點水, 靜芙低頭給孩子的包裹往下掖了掖, 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等下, 這是什麼水?不對, 這里面有藥味。 ”

靜芙的鼻子很靈光, 常年伺候藥材, 這點東西瞞不過她。

登時就怒了, “你端的什麼水, 為什麼在水里下藥, 別說你不知道, 我是大夫, 常年伺候藥材, 沒有什麼藥的味道能瞞過我的鼻子。 ”

指著宮女的鼻子怒斥, 氣的臉都紅了。

“沒有啊, 奴婢不敢, 奴婢冤枉啊。 ”

“胡說, 這水里有青蒿的味道, 你瞞不過我, 青蒿是清火的, 小孩子吃了會拉肚子的, 你簡直可惡!”

靜芙要氣瘋了, 敢對我兒子下手, 簡直找死。

太后也嚇了一跳, 這要是在自己宮里出事可太打臉了, 這麼小的孩子, 原不該抱進來的, 靜芙為了孝順還是給她抱來無非是討她一個高興罷了, 這要出了事了怎麼跟孩子交代呢。

“你是哪個?哀家等閑怎麼沒見過你啊。 ”

太后瞧著眼生, 不禁皺起眉頭。

皇后再次行禮后說道:“這是臣妾的宮女, 六王妃是不是太大驚小怪了, 不過是一碗白水罷了, 你怎麼這樣多疑。 ”

“多疑, 找人來驗驗不就知道了麼, 我的鼻子可從來沒有聞錯藥材過, 皇后你敢麼?”

靜芙態度十分強勢, 咄咄逼人。

李文浩也端起碗聞了一下, “確實有股味道, 很淡但不是白水的味道。 ”

皇帝也拿起來聞了聞, 還嘗了一口, 砸吧了下嘴, “確實有東西, 有股淡淡的味道。

太后非常生氣, 怒道:“你一天不作死就不痛快麼, 你什麼意思, 潑臟水潑到哀家身上來了?”

聲音有點大, 孩子頓時嚇哭了, 哇哇的哭了起來。

奶嬤嬤趕緊把孩子抱了過來, 悄悄的去了外面的偏殿給孩子喂一口, 好哄哄孩子, 也是遠離紛爭別傷著孩子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