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380章出手

皇帝嘆口氣揉揉眉心, “皇后, 你到底要怎樣?對這麼小的孩子下手, 你于心何忍呢。 ”

皇后立在那里什麼話也不說, 她也沒想到那麼輕的分量, 靜芙也能聞出來, 失敗了她也不后悔, 她就是恨不得弄死李文浩, 弄不死他, 弄死他兒子也行。

李文浩氣的捏緊了拳頭, 深吸一口氣, 抱拳, “兒臣先告退了, 如此嫡母如何讓人尊重, 簡直是我李家的恥辱。 ”

他頭一次如此當著面不尊重皇后, 可見已經憤怒到極點了, 不需要什麼證據, 也能確定就是皇后所為了。

皇后已經投鼠忌器, 完全不愿意在隱藏什麼了, 恨不得直接拿刀子進來殺人比較痛快,

根本不愿意在藏著掖著了。

“來人, 把人帶下去杖斃, 皇后你還是回坤寧宮修養吧, 沒有朕的命令, 不允許皇后見任何人, 更不需踏出宮門半步。 ”

皇帝冷聲交代。

太后長嘆一口氣, 眼淚都出來了, “都怪哀家, 哀家要是不說看孩子, 芙兒也不會為了孝順我, 冒險把孩子抱進來給我看了, 都怪我呀。 ”

“太后您別這麼說, 是我自己愿意的, 自打我嫁進來, 您沒少幫襯我提點我, 我原意也是抱著孩子讓您高興一下的, 這不怪您。 ”

靜芙紅著眼眶勸慰。

“你們先回去吧。 德中, 去庫房選些好東西賞了懿哥。 ”

皇帝還是要安慰一下的。

“是。 ”

“兒臣先告退了。 ”

李文浩憋了一肚子火, 生生捏著拳頭忍住了, 害怕自己再多留一會, 會忍不住給皇后一拳, 打死她。

拉著靜芙的手出了門, 帶著奶嬤嬤出宮上了馬車。

靜芙揉揉眉心, “今兒你做的很好, 丁香回去賞了奶嬤嬤。 ”

“是。 ”

“多謝主子。 ”

奶嬤嬤也嚇了一跳呢, 這富貴人家竟然這樣多的刀光劍影, 連這麼小的孩子都不放過, 簡直太可怕了。

今兒的事也只能如此了, 孩子壓根沒什麼事, 也是幸虧靜芙及時發現, 不然可就麻煩了, 這麼小的孩子生了病藥都喂不進去。

回到府里,

靜芙抱著孩子眼淚就掉了下來, 心疼的要命了。

李文浩讓奶嬤嬤把孩子抱下去哄睡, 這才將靜芙抱進懷里, 輕輕地拍拍她的后背, “別哭, 是我不好, 不該讓孩子進宮的, 對不住, 我原以為我親自看著不會有大問題的, 以后不會了。 ”

“浩哥哥, 她欺人太甚了。 ”

靜芙第一次有了殺了皇后的想法。

李文浩也氣得要命, 大嬤嬤也聽說了, 親自奉了兩杯茶。

“主子, 這樣以后可怎麼整呢, 總要想個應對之策啊。 ”

靜芙思考了好一會, 一拍茶幾, “去叫冷鋒來。 ”

“芙兒, 不可沖動。 ”

李文浩頓時一驚, 抓著靜芙的手腕提醒道。

“裝病多麻煩呀, 干脆讓她真的病倒不就省事了麼。 ”

靜芙歪歪腦袋, 我煩她了, 不想跟她玩了, 我也不會拿自己兒子的命去博富貴。

“恐怕不妥當, 萬一被發現, 父皇也不會饒了我們。 ”

“浩哥哥, 懿哥是我的命, 誰也不能欺負我兒子, 這個公道我來討。 ”

靜芙目光冷酷堅持, 不改初衷。

冷鋒進來了, 抱拳行禮站在那不說話。

“你進宮可有把握不被發現?”

“有六成把握。 ”

“很好, 我要你去做一件事, 幫我討個公道回來。 ”

靜芙朝他笑的燦若朝霞。

李文浩揉揉眉心, 一捶軟榻堅定了決心, “冷鋒你過來, 我給你畫侍衛的防衛圖, 你去幫我給她一個狠狠地教訓,

讓她以后都給我乖乖修養, 不要再出來鬧事。 ”

“是。 ”

冷鋒冷漠的應了。

靜芙這才露出一絲微笑, 整個人的氣勢也松弛了下來, 不在尖銳冷硬。

李文浩瞪了眼靜芙, “別出事才好。 ”

“放心, 不成我就回來, 不會被捉住的。 ”

“嗯。 ”

倆爺們去書房商議侍衛的防衛分布圖了, 這個李文浩天天進宮, 大部分都知道的。

夜里才回來的, “芙兒, 這樣合適麼?”

“怎麼不合適, 她倒下局勢更明朗了, 王家都放棄她了, 雖然沒有明說, 可也很明白了, 既然她都這樣了還要蹦跶, 那我就成全她好了, 放心我不會下毒的, 我會讓她好好喝一壺。 ”

“好吧。 ”

“你不喜歡為什麼不阻止我。 ”

靜芙躺在床上問道。

“我也不甘心, 我比你更想看到她的結局, 你給了我理由罷了。 我原本想著報復李文錦的, 但你的法子也許更好。 ”

“浩哥哥, 謝謝你。 ”

靜芙輕嘆一聲, 主動靠在他肩膀上, 依偎著他。

李文浩伸長手臂摟著她親了親, “傻瓜, 我是孩子的親爹, 我能不生氣不替他出頭麼, 不許猜疑我。 ”

“沒有, 我以為你有顧忌, 我就是等不得了。 ”

靜芙弱弱的開口。

“你呀……”

揉揉她的頭摟著她睡了。

三日后宮里突然出了大事, 皇后的坤寧宮著火了, 燒了一間偏殿, 那日正好刮風, 火勢有點蔓延,

幸虧及時撲滅不然整個坤寧宮都完了。

皇后也因為這事一下病倒了, 小中風了, 嘴都歪了, 也不能說話了, 半邊身體麻木不能動了。

太醫集體在坤寧宮診治, 卻也沒有什麼太好的結論, 只能先扎針修養這。

楊老爺子來看靜芙了, 正巧李文浩也在。

“你們都下去, 我有話要和芙兒說。 ”

楊老爺子冷聲吩咐。

下人們立刻退出了房間。

“外公, 坐啊。 ”

靜芙笑笑一臉輕松自在的樣。

“是不是你讓人做的。 ”

楊老爺子目光沉凝逼問道。

“對啊, 她要給我兒子下毒, 我怎麼能容得下她呢。 如今這樣不是挺好的麼, 她也沒死, 好好養著吧, 省的再出來煩人作夭的。 ”

楊老爺子嘆口氣, “你怎麼能做這種事, 就不怕被發現麼, 太危險了。 我診了脈都嚇了一跳呢。 ”

“我沒要她命已經是仁慈了, 一而再再而三的害人, 她早該死了。 ”

靜芙氣的翻了個白眼。

“算了, 以后不可如此任性了, 萬一被查出來可就麻煩了。 ”

“我知道了, 外公, 真不是我任性, 她拿了青蒿水要喂給懿哥, 還要潑臟水給太后, 你說多氣人啊。

得虧我聞見了, 我要是站的遠一些沒聞到呢。 懿哥才一個月呀, 出點事藥都喂不進去, 還有活路麼, 她怎麼如此黑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