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383章訓斥

“我懷孕生孩子養孩子, 忙的一道勁倒是沒接觸那麼多, 不太清楚。 ”

靜芙呵呵的笑著。

中午太后留飯, 靜芙把太后哄的是眉開眼笑的, 旁邊還有太子妃幫腔, 太后心情極好, 還多吃了半碗飯呢。

等太后睡下了她們倆才出來。

“你見過十弟妹麼, 手段厲害著呢。 我倒是見過幾次, 說不到一塊去, 太端方了, 有點無趣。 ”

太子妃和她親近, 也樂意多說幾句貼心話。

“也就見過兩次吧, 我懷孕一直在別莊偷懶, 洗三的時候見過第二次, 在三嫂家里見過一次, 頭回見面感覺規矩挺好的, 就是面相感覺是個爽利的。 ”

太子妃笑了笑,

“強勢的很, 我聽說進了門可立了不少的規矩, 和側妃打擂臺呢, 你妹妹也是個能人啊, 愣是抓住了那位的心, 一個勁的護著呢。 ”

靜芙莞爾一笑, “她不肯走正道, 不然也不會弄成今日的樣子了。 ”

“這倒是, 路是自己走出來的, 怪誰呢。 ”

“你呢, 最近還好麼?”

靜芙問的隱晦。

太子妃笑了笑, “還好, 我雖然不是我家爺心里的人, 但對我也算愛重了, 便是我懷孕了。

半個月都在我屋里陪我說說話, 夜里還給我揉腿陪著我休息, 爺是個很懂規矩也會體貼人的爺們, 我挺滿意的。 ”

楊氏是個樂觀大氣的人, 也不鉆牛角, 想要什麼就得放棄一些東西, 如今這樣相處的也很和睦, 她也知足了。

“大嫂看你這樣我也覺得很好, 我懷孕的時候我家那位給我讀書, 說是給孩子灌灌耳音, 一天讀的我都想睡覺了, 還親自給孩子做玩具呢, 院子里好幾樣呢, 丑了吧唧的就是他做的。

你呀也跟他說你羨慕的很, 讓他給孩子多做些一些, 親爹應該多干活的, 憑什麼只是我們受累啊。 ”

靜芙也是提點她, 讓李文熙和孩子多親近, 這樣生出來會有期待感。

太子妃一拍巴掌笑道:“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呀, 不過做東西他會麼?”

“會不會的你跟他說唄。 ”

靜芙笑呵呵的將太子妃親自送回寢殿,

這才折返出了宮。

李文熙回來了, 先去看看太子妃。

“爺回來了?”

“你去看皇祖母了?”

李文熙梳洗后換了身家常袍子松快一下。

太子妃端了一杯熱茶奉上, 坐在旁邊笑道:“是啊, 跟皇祖母聊了會天吃頓飯, 跟六弟妹一起, 她可真厲害, 把皇祖母哄的一個勁呵呵笑。 ”

“她是個能耐人, 大小沒了娘全靠自己打拼闖到今日的身份, 人情往來察言觀色都是逼出來的。 ”

李文熙笑了笑。

太子妃心中一嘆, 他還是忘不掉她吧。

“我聽六弟妹說, 六弟在她懷孕的時候給孩子讀書來著, 讀的她一聽就瞌睡。 六弟還給孩子做了好多玩具呢, 爺, 我也想要。 ”

太子妃撅撅嘴有點撒嬌的樣。

李文熙刮了下她的鼻子, “別跟她學, 都學壞了, 以后我也給你讀書, 不過玩具我不會做。 ”

楊氏聽了頓時高興地笑了, “謝謝爺。 ”

“你們今日去說了什麼呀?皇祖母可還高興?”

“還挺樂呵的, 六弟妹問了十王妃的事。 ”

“哦, 離老十媳婦遠點, 心術不正太過強勢, 手段卻很辣, 想要壓服十弟, 哪里那樣容易, 十弟的脾氣本來就古怪任性, 以為人人都是我六弟呢。 ”

輕蔑的笑了一聲, 六弟好脾氣只給了靜芙一個人, 對別人可沒那麼好性。

楊氏也笑了,

“六弟眼里只有弟妹, 好脾氣都沖著她了。 十弟妹莫不是以為皇家男兒都是這麼好脾氣的。 ”

李文熙嗤笑, “我六弟脾氣最壞了, 誰說他脾氣好了, 小時候把十弟打的幾天都起不來床, 皇后氣的臉都歪了呢。 ”

“真的, 那麼厲害啊。 ”

楊氏也捂著嘴笑著聽八卦。

李文熙輕嘆一聲, “其實論才情和學問智謀武功, 我六弟當之無愧是第一, 連我也多有不如, 只是他心胸氣度也比我們強太多了, 不愿意被束縛在小小的皇宮里, 他才是有大志向的好男兒。 ”

楊氏笑道:“我覺得爺也是我心里的英雄。 ”

李文熙望著楊氏莞爾一笑, 抬手將她鬢角的碎發別在耳后, 心里多了些柔情。

“委屈你了, 若不是嫁給我, 你可以擁有更多更好的。 ”

“這是我們的緣分, 能嫁給爺我也覺得很得意呢, 你看十弟那麼不會體貼人, 可我的爺們會疼人, 我就比十弟妹幸福多了。 ”楊氏靠在他肩膀上得意地笑了。

“可你終究比不上六弟妹不是麼, 她才是你們女人都羨慕的對象吧。 ”

李文熙哪里不懂, 其實爺們都懂, 只是你叫不醒裝睡的人啊。

“哪里是個女人都能和她比呀, 論才情和心胸我也不如她呀, 論機敏和堅毅的性格我也多有不如。

說實話, 我覺得六弟妹成在家世上,

也敗在家世上, 可她想要的也很簡單, 現在也許就是她想要的幸福呢。 ”

楊氏活的通透豁達, 這也是李文熙對她好的緣故, 和她在一起很舒坦也很放松, 她醒來不鉆牛角尖。

“你說得對, 她要的都有了, 幸福就足夠了不是麼, 我媳婦最聰明最可愛。 ”

李文熙摟著她的脖子主動親了親她, 到讓楊氏紅了臉。

這對夫妻感情在成婚后日漸親密, 央視的性格很好, 讓李文熙漸漸打開了心防接受了她, 雖不是摯愛, 但也很親密有一份和睦愉快在其中。

側妃來了, 聽說太子回來了, 過來請安的, 也是露個臉麼。

“給太子太子妃請安。 ”

側妃規矩還不錯, 對太子妃也很尊重, 這也是李文熙容忍她小脾氣的緣故。

“妹妹今兒穿了新衣服呀, 真好看。 ”

楊氏真心的夸贊, 偶爾吃味, 但絕不會嫉妒, 她有自己的驕傲和做人的底線。

“是新做的, 多謝姐姐夸獎。 ”

側妃笑著摸摸衣角露出一絲靦腆的微笑來。

“誰給你做的衣服?”

李文熙冷了臉。

側妃臉上的笑容僵住了, “是我丫鬟做的, 上次十王妃來做客說了幾句話, 這個是京城新流行的款式, 我就學了做了一身, 爺……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還請爺明示, 我錯了我一定改。 ”

側妃敏銳地感覺到自己做錯了事。

“去把它換下來, 念你第一次犯, 我就不責罰你了, 若再有下次定不輕饒, 以后莫要猜測我的心思。 ”

李文熙態度冷漠, 完全看不到一絲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