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484章想法

李文浩和靜芙都不管兩個兒子, 倒是自己忙的要命, 他們買了船, 正在改裝和建造, 打算把炮火也裝進去的, 還要在配備一些人才好。

忙忙碌碌中就要過年了, 今年過年他們全家在家一起過了個和睦溫馨的年節, 李文浩以生病為由堂而皇之不去年節宴了。

反正生病時候他好像變了一些, 變得越發不在乎人言, 越來越任性了, 有點無欲則剛的味道, 我啥也不要了你能把我咋地吧。

翻過年夫妻兩個忙了起來, 懿哥要成親了, 迎娶張家小姐彎彎。

靜芙早就盼著這一天了, 別提多高興了, 里外忙活的特別起勁。

第二天彎彎兩口氣給他們夫妻敬茶, 靜芙退下來一個羊脂白玉的鐲子遞給彎彎。

“彎彎, 這是當年太后賞賜我的, 我把它送給你, 希望你們夫妻和睦恩愛, 互相敬重互相扶持信任彼此。 ”

“謝謝母親。 ”

彎彎拿著鐲子十分感動, 這是認可自己的意思。

三日回門后, 靜芙就將王府的管家權全部交給了彎彎, 若有不懂得再來詢問, 她高興的不行, 早就想扔出去了, 可算有人接手了。

扔掉了管家權, 靜芙帶著兒子在藥房里專心忙碌, 教導兒子煉制一些較難的藥。

順便又煉制了各種各樣的藥許多種, 備了不少東西呢。

開春化凍了, 靜芙和李文浩給兄弟倆留了一封信, 帶著女兒跑了。

等倆兒子發現的時候, 他們的船都開走了。

懿哥扶著額頭, 只覺得腦門直抽抽。

“這倆人是怎麼跑掉了的, 祺哥你一點沒發現麼?”

懿哥滿肚子火。

祺哥嚇得一縮脖子, “我跟你說了啊, 娘準備了好多的藥, 各種各樣的, 你聽了也沒當回事啊。 ”

“我每日要上朝忙的要死, 你不跟我直說我怎麼知道他們要跑啊, 還把妹妹也帶走了。 ”

彎彎和煦的笑了, “娘可能早就煩了人情往來了, 一直都想出去玩呢, 讓他們去吧。 公爹身體不好, 若是不趁著現在身體好的時候去,

以后想去都沒機會了呢, 娘一直都很羨慕能去游山玩水的人呢。 ”

“不是不讓他們去, 不能在晚幾年麼。 ”

祺哥嘆口氣, “哥, 爹娘也有春秋了, 他們等不起了。 ”

懿哥頓了一下, “我本來想著過幾年安頓下來, 讓你們夫妻陪著他們去, 這樣也方便照顧, 畢竟妹妹年紀小幫不上忙。 ”

“爹娘嫌棄我礙事, 都不告訴我, 怎麼會帶上我啊。 ”

祺哥歪歪頭聳聳肩也很無奈, 有個任性的爹娘他們能怎麼辦呢。

李文浩夫妻跑了, 不過六王府卻依舊照常運轉, 誰讓這夫妻倆不靠譜呢, 管家一眾人等早就習慣了。

這夫妻倆動不動拔腿就走了, 他們底下人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小主子已經可以獨當一面, 不需要問李文浩夫妻也行的。

李文浩帶著媳婦女兒坐了船隨便選了一條航線就出發了, 他們打算轉到哪就算哪, 帶上女兒主要是年紀小, 帶她出去開開眼界麼, 過些年成親了也沒這個機會了, 女兒家不如男孩這樣自由是真的。

他們先去了海邊的地方去看了看, 感受了不同的風土人情, 船是自己花錢買的, 人手也是自己的, 想停靠幾日就停靠幾日, 別人也管不著他們。

他們在一個地方住些日子玩夠了在啟程去別的地方玩,

路過這些地方也會買一些土特產帶上。

瑜姐也見識了很多風土人情, 也見到了窮苦人的生活是什麼樣的, 當然也開闊了眼界是真的。

靜芙在船上還學會了海釣呢, 得閑和女兒一起比賽釣魚, 去港口也會下鄉去買些菜回來吃, 會給她們爺倆做些吃的, 日子過得真是悠哉又快樂。

他們一路去了好些地方, 開始往海那邊的小國家走去, 累了就在那個國家的地方買個房子住下來, 玩一陣子高興了再走。

這麼走走停停的, 去了大不列顛國, 這里是洋人的國家, 似乎更加開放一些, 瑜姐感受了不同文化的沖擊, 在這里似乎更高興一些。

李文浩打算住下來了, 靜芙因為變天生病了, 他們在這里找了醫生看病, 發現了很多不一樣的文化和醫學, 靜芙非常感興趣, 當即決定住一段時間在走。

正好父女倆也對這里的文化和很多東西感興趣, 就決定住下來了。

這一住就是三年, 李文浩還混了個子爵當呢, 讓瑜姐學習這里的文化, 當然自己的文化也沒忘記讓她學習, 瑜姐變得更加獨立, 敢作敢當。

靜芙和李文浩都很寵愛瑜姐, 并不覺得這樣是不好的, 反而覺得很好, 女孩家就要勇敢一些,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只要她快樂就足夠了呀。

二年后他們再度啟程, 錯過了來自京城的信件, 等他們回到京城的時候, 已經是三年后了。

而瑜姐都成了大姑娘了, 一身利落的洋裝, 看上去像個外國人一樣, 不穿裙子穿褲子, 洋氣又好看。

他們還是接到了信件, 皇帝因為二年前生病突然駕崩, 京城發生了騷亂, 好在懿哥和祺哥等年輕人已經成長起來了, 果斷的控制了局勢, 穩定了局面。

得皇位的人并不是龍鳳胎, 而是皇帝的第三子, 也就是王側妃的兒子, 沉穩有度, 手段和心智才學都是頂尖的, 卻懂得隱忍籌謀。

龍鳳胎也沒有被清算, 如今也封了王成親娶妻了。

而祺哥早就成親了, 兒子都生了兩個了, 夫妻兩個感情特別好, 經常丟下手里的事去游山玩水。

懿哥也有了三個孩子了, 兩兒一女, 夫妻恩愛沒有別人, 王府讓彎彎打點的井井有條。

瞧著孩子們都很好, 靜芙也就放心了, 李文浩的身體還有一些隱疾, 但已經不算嚴重了, 他們在不列顛接受了一些西醫的治療, 有一些效果, 這些年靜芙在研究中西醫結合的方式治療李文浩, 也有一點點成效。

“母親, 瑜姐也夠歲數了, 您是打算回來為她選人麼?”

彎彎和靜芙還是很親近的, 雖然成親沒多久就走了, 但婆婆也從來沒找過麻煩呀, 自己的日子過得這麼好, 還是得益于婆婆肯放手呀, 心里是十分感激的。

“哦不是的, 是接了信回來看看你們的, 瑜姐和你們不一樣, 她在外面跑慣了, 又接受了西洋人的教育方式, 有些觀念已經變得厲害了, 她不會那麼早成親的, 可能會晚一些呢。 ”

靜芙不在乎這些, 只要女兒開心就好了, 自梳頭也不是沒有人做, 怕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