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15章三萬爆更求訂閱求月票

牡丹想了想站出來說道:“奴婢留下來吧, 人頭我都熟悉, 隔三差五去老太太房里說笑也是個樂子。 ”

微微低頭意思不言而喻了, 自己留下各方面都能照顧到。

王嬤嬤滿意的笑了, 忠心與否的區別在于, 能替主子想著她想不到的地方, 仔細給辦了, 這才是一家人的樣呢。

“也行, 對了李氏最近怎麼樣了?”

“我得前去廚房拿甜品看見了, 容顏憔悴據說大夫開的藥好像不太管用了, 又要換藥了。 不過他們好像在議論了, 這蠱蟲是西南來的……”

牡丹小心翼翼瞅了眼李文浩, 有未盡之言。

靜芙輕笑一聲, “不用隱瞞什麼,

我敢做就想好了一切后果,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我從沒有說過我要放棄。 ”

李文浩多聰明的人呀, 一聽就明白了, 鳳眸多了一絲笑意, 拉著靜芙的手說道:“無妨, 本王在就算有了證據杜家老太太也會幫著芙兒開托的, 如今芙兒值得她下更多賭注了。 ”

“沒錯, 在杜家一切以利益為先, 牡丹你不用擔心, 交代一聲, 捉賊也要拿臟, 天塌了我頂著呢, 怕什麼。 ”

靜芙輕蔑的一笑, 她很期待父親回來看到李氏容顏枯槁的樣子, 還會不會愛的深沉分不開呢。

當一個人費盡心機得到了這個男人, 卻又眼看著他背叛離棄自己, 是何等心情呢。

我要把你們加注在我母親身上的一切屈辱都還給你們, 一分都不能少。

李文浩握緊她的手, 拽回她的思緒, 她收回臉上陰冷的表情, 朝他笑了笑。

“一切有本王在, 不管你想做什麼本王都會支持你。 ”

“謝謝。 ”

靜芙心中有些感動, 這樣的陰私他也沒有嫌棄, 還是選擇了信任自己, 心里覺得很安慰。

“傻瓜, 你我不用說謝謝這個詞。 我們去找老太太辭行。 ”

“好。 ”

靜芙莞爾一笑。

來到正堂, 杜老太太笑瞇瞇的望著李文浩, “你們要去別莊啊, 可以, 要多久呢。 ”

“大概要一個月吧, 楊老太太也會去別莊修養, 正好一起了。

李文浩特意說了一句, 并非孤男寡女去別莊, 老人要跟著的, 芙兒是自己的發妻, 理應給與足夠的尊重。

杜老太太這才松口氣, 頓時笑容滿面, “那好, 那你們收拾東西就去吧。 ”

“多謝祖母。 ”

“芙兒啊, 李氏的病實在難纏, 不知道你可有緩解疼痛的藥物呢, 也省的到處花錢治病了。 ”

杜老太太試探的問了一句, 大夫說這是西南的藥物時她還覺得奇怪, 可如今芙兒成了六王妃, 而六王爺從西南回來, 對芙兒完全沒有任何生疏之感, 看著像是早有情誼很熟悉的樣, 一切都明了了。

李氏的毒是她下的, 可惜沒有證據, 她終究是恨毒了李氏。

“祖母希望我怎麼做呢?”

靜芙站在廳堂中間, 望著杜老太太, 笑語嫣嫣。

“家里最近花費很大, 沒那麼多功夫給她請大夫, 可她好歹也是奕辰的生母, 我也不能看著不管。 緩解疼痛別讓她老出來鬧事就行。 ”

杜老太太沉吟了一下, 瞅了眼六王爺, 他悠哉的喝茶, 全程帶笑, 卻也表明了態度。

嘆口氣, 腳上的泡是自己走出來的, 對李氏她也盡到責任了, 她會把奕辰養大的。

“可以, 先說好, 緩解疼痛可以, 但是要付出代價的, 李氏會失去鮮花般的容貌, 且永遠無法再生育了, 很快就會逐漸變成老婦。

靜芙伸出一根手指, 眉目如畫笑的十分明媚動人。

杜老太太張張嘴, 忽然意識到大孫女等的就是這一天, 一不問診二不診脈張口就如此篤定, 她早就算計好了吧。

“可以, 這是她的命。 ”

“我會把藥制好給她送來, 每個月要提前吃才不會疼痛, 但藥不能停下, 一旦停下痛苦會加倍。 ”

靜芙勾起薄紅菱唇, 笑的無比燦爛, 眼里帶著碎金的光芒, 多了一絲興奮的期待, 等待了許久的獵物終于入網了。

杜老太太長嘆一聲, 仰起頭一時間只覺得非常疲憊唏噓, 她走錯了路啊。

“可以。 ”

沉沉的嘆息一聲不得不應了下來, 如今由不得她選擇了, 只能聽命安排。

“很好, 我每個月會提前讓人把藥送來的。 ”

靜芙轉身愉快的朗聲大笑, 笑聲帶著恣意的痛快和張揚。

“老太太, 本王先走了, 芙兒是本王的發妻, 也是本王的救命恩人, 只要本王活著一日就不允許任何人欺辱她, 便是親爹也不行, 這話帶給杜昭。 ”

李文浩輕笑一聲, 轉身離去。

杜老太太頹然的低下頭無奈可耐的又是一聲嘆息, 現在她除了嘆氣什麼也做不了。

牡丹進來了, “老太太, 奴婢來給您磕頭請罪了。 ”

“牡丹是你讓人做的吧。 ”

“是, 是我讓人下的藥。 ”

牡丹跪在地上承認不承認以老太太的精明,

早晚的事罷了。

“你起來吧, 你投了個好主子啊。 ”

杜老太太心有不滿卻拿牡丹無可奈何了。

“老太太, 奴婢不曾忘記您的恩德。 可大小姐不嫌棄奴婢, 還愿意重用奴婢, 這是投靠的誠意。 老太太奴婢斗膽說一句, 您該做選擇了, 李氏已經沒有價值了。 ”

牡丹微微低頭坦然無畏的說著。

這趟她必須來, 替靜芙更好的掌控獨家, 老太太的話在杜家也是很有威信的, 爭取老太太的支持也是必須的。

“她讓你來的?”

杜老太太輕笑了一聲, 捻動起手上的佛珠來, 倒是不難受也不傷心了, 一個娘家姑娘罷了, 隔了代, 要說多深的情分不至于, 不過是看在杜奕辰的份上罷了。

“并不是, 是奴婢自己要來的, 您對奴婢有教導之恩, 奴婢不希望您難過。 無論怎樣, 您也該替杜家著想。

想想三少爺杜晨, 大小姐可是全心全意的維護, 六王爺親自承諾, 一定會提攜杜晨來討好我們姑娘呢。

老太太, 牡丹八歲伺候您, 固然我投了姑娘, 可我沒有背叛您, 我不希望您被徹底冷落, 如今做選擇還不晚。 ”

牡丹站起身主動走到老太太身邊給她沏了杯茶奉上, 言辭懇切, 目光坦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