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56章死了不算完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杜奕辰也長高了, 看到靜芙進來, 雙眼通紅帶著濃烈的恨意沖了過來, 青黛和李娘子快一步上前擋在靜芙前面。

奕辰沖過來揮舞著拳頭想要揍靜芙, 卻被青黛一把抓著手腕死死的捏著, 瞪著他警告, “再敢亂來, 我不介意掰斷你的手腕。 ”

“不可, 放肆!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 給我放下。 ”

杜老太太大驚失色, 著急的瞪著眼睛呵斥。

青黛理都不理, 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杜奕辰痛的尖叫一聲, 整個人疼的滿臉大汗, 身體不自覺朝后仰著, 無論怎麼用力都沒辦法掙脫青黛的鉗制。

“你這個畜生, 殺人兇手,

你太狠毒了!我不會放過你, 我發誓等我長大一定會報仇的。 ”

奕辰恨意濃深, 靜芙殺了他的親娘。

“好啊, 我等著你來報仇, 看到你我想起了當年只有六歲的我, 當日我也是這麼說的, 我說過我一定要李氏的命, 我做到了。 為母報仇天經地義, 我如此你也亦如此啊!”

靜芙從容自若的微笑, 攤開手聳聳肩, 美眸里全是沁涼的微笑。

杜奕辰一時語賽, 他不太清楚上代人的前因后果。

但李氏沒教好東西是真的, 可在族學里大家都很排斥他, 隱約也知道了一些真相, 只是不愿意承認。

什麼嫡母, 與我有什麼關系, 我都沒見過, 就讓我尊重, 真是好笑。

“你……”杜奕辰恨恨的瞪著靜芙, 心中生恨卻拿她無可奈何。

靜芙探出頭仔細的打量他, 輕聲問道:“心里很傷心吧, 很難過麼, 疼不疼啊, 失去親娘一定是疼的, 你們也要感受一下這份疼痛才對, 一報還一報麼。

憑什麼只有我疼, 只有我失去了親娘呢, 你和憐容都要感受感受這份錐心刺骨的疼痛, 這世道是公平的。 ”

“芙兒, 你這次太過了, 放開奕辰。 ”

杜老太太站起身, 面色威嚴的呵斥。

靜芙抬手揮了揮, 青黛一把推開奕辰, 依舊擋在她前面, 不肯讓任何人碰她分毫。

“祖母好偏的心啊!李氏害死了我娘,

我殺她有錯麼?

我失去了親娘, 一無所有, 而李氏這個害人精卻憑著肚子上位, 受盡了憐惜。

憐容和奕辰什麼都不需要做就可以享受一切待遇, 而我卻成了多余的那個人, 我想問憑什麼?”

杜老太太眼神嚴肅凌厲, “就算她有錯也做了妾室, 你怎麼可以如此狠毒殺人呢, 你以為你做了王妃, 我就管不得了麼?”

“我就想問憑什麼?我們母女做錯了什麼, 要白白丟了性命!

沒人給我公平, 我自己找回來, 李氏我殺了, 你能奈我何!”

靜芙瞪圓了眼睛, 表情狠厲囂張, 沖祖母厲聲喝道。

“你, 簡直無法無天了, 來人請家法, 給我狠狠教訓這個不孝女!”

“母親, 不能這樣。 ”

錢氏急忙站在門口攔著人。

丫鬟們嚇得跑了出去, 老太太的陪房婆子倒是沖了進來, 孔武有力膀大腰圓的撲上來要扭住靜芙, 拖出去打板子呢。

錢氏被好幾個婆子兇狠的搡到一邊去了。

李娘子上去就是一腳, 將一個婆子踹倒在地上, 厲喝一聲, “再敢上前殺無赦, 休怪我沒有警告過, 我是六王爺請來保護王妃的, 主辱仆死, 今兒別怪我大開殺戒了!”

李娘子迅速站在靜芙的身后, 和女兒青黛一前一后將靜芙圍在中間, 丁香站在靜芙身旁一步錯后的位置,

一動也不動。

“你……你們, 簡直要反了天了!給我……”

“閉嘴, 滾下去。 ”

杜鵬砰的狠狠拍了桌子, 怒喝一聲, 全屋鬧騰的人都靜了下來, 氣氛一度十分凝重。

“杜奕辰給我滾到一邊去, 你娘害死嫡母, 害得我杜家門楣有了污點, 全族的人都希望她早點死了才好, 她死有余辜!

你休得多言, 有種的你就去報仇好了, 像你姐姐一樣, 沒人攔著你。 ”

杜鵬用手指著奕辰怒斥出聲, 絲毫不客氣。

“母親, 你覺得今日的杜家有資格仗責六王妃麼, 她靠自己的能耐爬到了高位上, 就是為了不受我們桎梏和鉗制的, 您到今日還看不明白麼, 您是想給杜家惹來滔天大禍麼, 李氏給了你什麼寶貝, 值得你用杜家滿門的命去維護?”

杜鵬憤怒的大吼, 他已經怒不可歇。

杜老太太仰起頭, 一滴淚落了下來, 有苦難言, 當日的因今日的果, 自己終于為當日錯誤的決策吃了大苦頭了, 當日就不應該放了這個狼崽子離開, 果然今日被狠狠反噬了。

“芙兒, 做二叔的要說一句, 無論你多恨我們自私涼薄, 你終究姓杜, 起碼的臉面還是需要的。 你如此尖銳猶如鋼刀一般, 刺傷的不僅僅是我們, 還有你自己啊。 ”

杜鵬重重的嘆息一聲, 也有些后悔,

當日如果能果斷的站出來摁死李氏, 就沒有今日的諸多紛爭和仇恨了。

“呵呵!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 你們偏心欺負人, 我一樣可以憑自己的手段找回場子, 誰也別想在欺辱我, 我會百倍千倍的奉還給他。

小雜種!外室子, 有種你就來報仇好了, 我好等著有了借口收你的命呢。 ”

她譏嘲的撇嘴冷笑一聲, 用不屑的眼神掃了眼屋里的人, 轉身施施然的走了, 一眾婆子們誰也不敢動手, 默默的站在一邊, 看到倒在地上昏死的婆子頗有點驚懼。

臨走扶著錢氏一起走了, 免得她為自己受到無妄之災, 剛才還第一時間擋在自己面前, 三叔一家這些相處下來, 也逐漸有了真感情。

錢氏被扶出屋才反應過來, “芙兒, 鬧得這樣厲害合適麼?”

“三嬸, 您也是母親, 我以為您能理解我的心情。 ”

靜芙不閃不避望著錢氏態度依舊十分堅持執拗。

錢氏嘆口氣, “芙兒, 我能懂你的心, 也替大嫂有你這樣孝順的女兒高興, 可你始終姓杜啊, 我怕你沒了后路。 李氏死不死我不關心, 我擔心那個小子長大了會反咬你一口啊。 ”

“三嬸, 他要來就讓他來好了, 只要他敢出手我就有了理由好殺了他。 ”

靜芙露出一抹狠辣自信的微笑。

“李氏的喪事該怎麼辦呢, 哎!真是晦氣, 死了也要麻煩別人。 ”

錢氏皺緊眉頭不悅的斥道, 極其反感李氏, 也不關心她的死活。

大嬤嬤上前一步, “不如讓老奴來辦此事吧, 老奴的身份也適合狐假虎威, 免得王妃開口尷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