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85雷霆手段

“是, 侍妾杜憐容吧, 喝藥麼?”

林嬤嬤上前一步恭謹的低頭詢問。

“對, 喝了藥你親自看著她打胎, 真是……, 去請皇帝來, 該給老十填個側妃了, 正妃進門還要二年呢, 讓侍妾糊弄的都不知天高地厚了, 正好翻過年春天側妃進門合適。 ”

太后不喜歡皇后, 對李文錦也淡淡的, 主要是皇后害怕太后把孩子搶走跟自己不親了, 總是防著太后。

太后一生氣也不樂意親近李文錦, 倒是很疼愛大皇子李文熙, 后來是李文浩嘴甜愿意依靠她, 老來安慰也很高興。

“指個手段利索點的, 但門第不能比正妃高, 不然進了門聽誰的,

規矩要有。 ”

李文浩趁機開口。

“你說得對, 不能越過正妃去。 我心里倒是有合適的人選。 ”

太后其實早就不滿了, 也不過是趁機賽個人進去做釘子罷了。

“正好我父皇來了, 有個事要說呢, 芙兒見我每次都跟她要不少跌打損傷和外傷的藥, 想著軍營的兄弟肯定還不如我便利了。

問我能不能她做了藥送進去也算是積德盡心了, 軍人保家衛國她心里也很尊重。

我琢磨著她一個人干不妥當讓人說嘴, 好事變壞事了, 讓她拉上嫣兒妹妹和我三嫂, 她想著平日里交好的姐妹想一起帶上, 問我行不行。

冬日里也好舍粥給百姓, 她常去下鄉診病, 看到很多窮苦的百姓冬日里最難熬了, 想著盡點心為母親積德能投個好胎。 ”

李文浩巧妙地把楊氏搬了出來。

太后臉色緩和了很多, “嗯, 這孩子常給窮人診病她看的更真一些, 有善心, 這事可以干, 哀家跟皇帝過個明路, 這是好事應該鼓勵才對。 ”

“我也覺得挺好, 但心里又猶豫害怕不妥當, 想著先問問我父皇。 ”

李文浩嘿嘿的笑了。

“問朕什麼呀, 母后您今兒身體爽利麼?”

“哀家不好, 要被氣死了, 一個個都沒有規矩, 都不要臉面麼?”

太后見了皇帝擺擺手不讓行禮了, 開門見山就把剛才說十王爺李文錦的事說了一遍。

“你說說, 哪有在孝期懷孕的, 雖然是個妾室, 可好歹也翻過年了不是。

這樣讓人提起來顯得多難看呀, 再說還是個外室女怎麼就進了門了。 我讓人去落胎了, 這事不大可說出去也是個把柄, 哀家當祖母的不能讓人說我孫子是個急色鬼吧。 ”

太后氣的拍桌子, 其實這樣的事也不是沒有, 不計較沒事, 計較起來就是吹毛求疵, 一個妾室還輪不到說什麼守孝的事, 但這把柄就是好用。

皇帝不在意李氏死活, 但妾室如此沒有規矩心里也很惱李文錦沒有章程, 更惱怒皇后挑個外室女干什麼, 那麼多好人家姑娘可著你挑, 你非要她不可麼?

“這事就聽母后的。 ”

皇帝也同意了。

“哀家覺得文錦沒有規矩讓皇后寵壞了, 該給個側妃好好在身邊提點一二, 順便也管管妾室, 不能整日吹枕頭風, 干的叫什麼事。 ”

太后拿出小抽屜里的名單給他看, “你看哀家選了幾個人當初沒用上, 這幾家也沒說親呢, 選一個給文錦做側妃吧, 家世也比正妃的要低。 ”

“嗯, 母后選一個就行, 側妃懂規矩就行。 訂好了朕下旨就可以了。 ”

皇帝惱了皇后和李文錦行事沒有分寸, 干脆撩開手不想管。

“成, 還有一事浩哥要請示你呢,

是他那個定下的王妃靜芙, 我記得她給我茶喝呢。

說是看到窮苦百姓不容易, 聯絡了幾個姐妹叫了三兒家的媳婦, 和嫣兒那孩子, 想著去舍粥。

看著浩哥辛苦, 問能不能送點藥和棉衣去軍營, 怕不適合這倆孩子誰也不敢做主, 問你來了。 ”

太后覺得靜芙給長臉面了, 愿意給個臺階, 她就是讓人明白, 我想抬舉你是你的榮耀, 我想扇你你也得接著, 便是皇后我照樣打你的臉。

皇帝聽后不自覺露出微笑來, 看了眼李文浩, 心中滿意這個兒子懂規矩尊重自己這個君父。

“這是小事, 愿意送也不錯, 孩子們歷練一回懂得民間疾苦是好事, 讓他們送吧, 等他們送了朕在犒賞一下三軍算是獎勵大伙了。 ”

皇帝也被提醒著應該適當犒賞三軍才對呢。

“是, 那我讓他們下去準備了, 不提前準備棉衣和糧食怕來不及。 ”

“成, 讓她們去弄吧, 孩子們一份心, 也警醒大家伙別都不想事, 這是好事朕應了。 ”

皇帝認為此舉可以幫助他敲打那些霸權的世家, 體會民間疾苦, 當官要為民做事, 此舉可以讓他發揮很多東西呢。

李文浩心中一喜, 笑著應了, 中午陪著太后和皇帝一起用了膳, 等太后睡下了才離開出宮了。

而林嬤嬤帶著人端著藥碗直奔皇子所, 李文錦不在, 他還要上學呢。

憐容趕緊從里屋出來迎接, 人已經在小廳里等著了, 臉上有些慌張的神色, “給林嬤嬤問安, 不知太后有和吩咐需要婢妾做。 ”

她是侍妾也就比宮女份位高點, 要自稱婢妾不得混淆。

“太后口諭, 杜憐容不守規矩不敬親長, 孝期懷孕, 當責罰落胎, 憐容小主, 喝藥吧。 ”

林嬤嬤板著臉讓人上前一步將紅漆木茶盤的藥碗端了上來。

憐容頓時面無血色, 一瞬間的驚愕后, 只覺得萬箭穿心, 心口差一點喘不過氣來。

驚慌地不住的搖頭, “不要, 不要, 不要殺我的孩子, 這是王爺的孩子, 王爺讓我生的呀。 ”

嚇得腿都軟了, 眼淚成串的掉落, 人抖的像篩糠似得, 看著好不可憐的樣。

“太后懿旨誰敢反抗, 我勸你還是喝了的好, 我看姑娘也是個明白人, 若不喝就只能強行落胎, 到時候能不能生可就不一定了。

這藥可是太醫熬的, 喝了將養一下日后還是能生的, 選哪條路自己挑。 ”

林嬤嬤冷漠譏嘲的笑了。

“嬤嬤我求您了, 饒了我吧。 ”

憐容噗通跪在地上, 抱著林嬤嬤的腿哭著求饒, 妄想留下李文錦的長子。

“老奴不能違抗太后的旨意, 便是皇上也要尊重太后的, 來人給她灌下去。

林嬤嬤眼神表情紋絲不動, 這樣的事見多了, 早就無波無瀾了。

兩個婆子上前一左一右摁住憐容的胳膊往后一扭, 宮女摁住她的腿腳阻止她亂踢, 一個人端著藥碗捏著她的下巴逼迫她張嘴, 直接將藥灌了進去, 還給她拍了拍背順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