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98章教訓

“你想得周到仔細, 我就怕暗地里出手, 你又常出門診脈, 我心里總是擔心呢, 以后你出門要把人手帶足了, 防身的東西也要帶上, 不可省了。 ”

盼兒抱著她輕聲細語的交代。

“嗯, 放心吧, 我可惜命了, 哪次出門沒帶毒藥呀, 相信我的本事, 雖然我沒有武功但也絕不是任人欺負的小可憐, 不怕死就盡管來吧。 ”

靜芙將藥王一生的珍藏毒經都研究透了, 除卻個別沒有藥材找不到沒法進一步驗證, 其他幾乎都玩轉了, 真敢來偷襲, 那我也不是好惹的。

“那就好, 睡吧, 你也累了一天了。 ”

姐妹二人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覺到大天亮,

靜芙睡了個好覺, 伸了個懶腰早早就爬了起來, 和姐姐一起打五禽戲圍著花園散步遛彎活動身子骨。

“莊子上送了水果麼?”

靜芙從花園回來問道。

“送了, 奴婢已經把材料準備好了。 ”

艾葉笑著點頭。

“吃過早飯就開始準備吧。 ”

“好。 ”

“芙兒要做什麼, 需要我幫忙麼?”

盼兒也換了身衣服出來笑著問道。

“要啊, 我接了個任務, 給太后和皇上做點糖和茶, 味道不同, 我順便也給外祖母和表弟做一點甜甜嘴了。 ”

靜芙有個什麼好都要惦念著親人, 這份心就讓馬氏和趙氏偏疼她幾分了。

“好呀, 好妹妹, 我也想要, 你多做點吧, 靜雅上回寫信還跟我要了, 我把我自己的糖都給她了。 她嫂子懷上了, 寫信感謝你呢, 你在村里也沒接上。 ”

“哦, 那這樣就多做一點, 正好梅子還有呢, 我在做點梅子糖之類的酸甜口的吧, 多做幾樣喜歡吃什麼自己選。 ”

靜芙笑著拍拍手。

“好, 我也來幫忙。 ”

盼兒拉著靜芙的手去給老太太和馬氏等長輩請安了。

“你們要做糖啊, 真好, 我要吃桃子味的。 ”

趙氏眉開眼笑的就點了口味。

馬氏也笑著開口, “我要吃姜糖, 那個好吃呢。 ”

“好, 外祖母吃什麼味的。 ”

“薄荷, 還有那個腌制的海棠果, 開胃呢。 ”

楊老太太笑瞇瞇地點頭。

“行, 姐, 我們去熬糖去。 ”

“奴婢也去幫忙。 ”

紅棉也笑著湊熱鬧, 熬糖大家都喜歡往跟前湊, 甜甜的味道還能趁機討要一些糖果, 表小姐做的糖不同于外面的東西, 干凈不說還有藥效, 吃了很管用的, 比藥好吃。

“走, 賞你們糖吃。 ”

靜芙呵呵的笑著, 讓人在院子里支了鍋架, 把水果和藥材等清洗切了, 準備開始熬糖了。

人多干活快, 忙活了兩三日, 靜芙給大家制作了好幾種口味的糖果, 有水果的還有姜味的, 剩下的幾種口味分別用盒子包好, 讓王嬤嬤送進宮了, 其他多余的留著送人, 也給了大家分了分。

“把那剩下的給我包起來, 回頭我去村里診脈給孩子們分一分, 分成幾份, 好幾個村呢。 ”

靜芙笑著吩咐。

“好嘞, 放心吧, 都包好了寫好了, 夠您分得了。 ”艾葉清脆的應了。

楊立回來了, “芙兒你來, 隨我去書房, 有話和你說。 ”

“是。 ”

大舅舅和外公用一個書房, 書院的院子在前院, 院里種了一棵了梧桐樹, 蒲颯颯的郁郁蔥蔥, 還有一口水井, 水甘甜呢, 夏日里冰上水果和西瓜, 味道也很好, 小時候靜芙性子跳脫, 經常上樹掏鳥蛋, 沒少調皮呢。

“大舅舅你找我。 ”

靜芙笑著站在那問道。

“嗯, 宮里傳來消息, 憐容吃錯了藥, 被人下了藥, 不能生了。

“成了麼?大舅舅你好厲害呀, 這麼快就好了。 ”

靜芙眼前一亮, 只覺得今兒陽光真好, 燦爛明媚呀。

“不是我, 是李文錦的正妃娘家人出手了, 知道她搶先懷孕, 也不知為什麼發了脾氣, 就派人做這件事。

要給她一個教訓, 正好我的人得了消息, 就替換了藥, 徹底讓她絕了生孩子的可能性了。 ”

楊立這番手段可謂是高招了, 做了事還把鍋扣在了對方頭上, 而對方也是要這麼做的扣給她也不冤枉。

“原來是這樣, 大舅舅你太厲害了, 對了李文錦岳家是誰呀?”

靜芙一時不確定和以前有沒有變化。

“姓嚴啊, 你忘了麼, 和你差一個月下的圣旨啊。 ”

楊立提醒道。

“哦, 對, 是嚴家姑娘, 我想起是誰了, 長得不太好看, 真比不上憐容的姿色。 ”

靜芙想起來了, 和前世一個人, 容色不好太普通了, 原也沒什麼, 但李文錦的側妃和小妾個頂個的漂亮, 把正妃襯得特別端莊, 實在沒有其他好聽的詞給她了。

這個正妃手段很厲害的, 前世要不是進門的時候憐容已經把孩子生下來了, 且得到了皇后的喜歡, 不然沒憐容什麼事。

最后她能成功殺了李文錦和憐容, 還是她幫的忙呢, 夠狠吧, 借刀殺人弄死自己丈夫和小妾, 估計憐容的孩子也沒好下場就是了。

寡婦怕什麼, 有兒子呢, 女人狠起來也不可小覷。

“你認識她麼?”

楊立喝了茶慢條斯理的問道。

“見過一面, 但沒說過話, 我隱約聽說過她的事, 嫡長女, 母親勢弱, 她手段特別辣, 庶妹原是一起進宮選秀的, 進宮前臉爛了。

家里鬧了一場, 嚴家就兩個女兒, 那個臉爛了沒法選秀了, 家族所有的資源只能倒向她了, 而且要緊的是庶妹嫁了個商戶, 為嚴家提供錢財, 這份手段可了不得呢。 ”

楊立砸吧嘴, “是她做的?”

“她沒有哥哥, 卻和母親養大的庶出哥哥挺好的, 是她哥哥給嚴家家長進言的, 這里頭您覺得沒她的影子麼?”

靜芙知道這些并不是聽來的, 而是前世知道的事。

“那要這麼說這位也不是個善茬啊, 既如此你可省心多了, 憐容得不著好。 ”

楊立呵呵的笑了。

“可不是麼, 憐容不能生了, 嚴家很快就會得到消息, 剩下就是那個側妃了, 她們自己就能斗起來, 咱們也得幫個忙, 把這個消息遞給皇后, 讓她別那麼疼愛兒媳婦為好。 ”

靜芙要做的就是把水攪渾, 讓她們自己窩里斗就可以了。

“嗯, 好計策, 不用我們出手, 她們自己就能打起來了。 這手尾都鋪的是嚴家的方向, 估計她們很快就能查出來。 ”

楊立把鍋扣給嚴家也必定要留下一二條線索若有若無的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