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421去世

靜芙沉默了片刻后長嘆一聲, “都過去了, 算了吧我娘當初都無意追究她, 我也沒什麼立場怪她, 她自己的路苦也好甜也罷終究別人不能代替。 ”

逸凡沉默沒說什麼, 長輩的話題他不能說什麼。

“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 還是要在轉轉?”

靜芙問逸凡今后的打算。

“我也沒想好, 但我不想這麼早去考場, 我覺得自己還缺乏歷練, 但我也不太清楚我缺的是什麼, 只是覺得現在還不夠。 ”

逸凡撓撓頭, 他到底年輕還不是很明白。

李文浩恰巧進來了, 聽見了兩句, 就笑道:“不如留下來給我做幕僚吧, 也能多學學官場的東西,

你也應該瞧瞧官場的黑暗了。 ”

逸凡征詢的看了眼靜芙, 一時拿不定主意。

“既然你姐夫這麼說, 你就跟著他吧, 多聽少說多做事。 ”

靜芙覺得這是個機會, 讓逸凡多學多看也是好的。

“好, 那我聽姐姐和姐夫的, 給你們添麻煩了。 ”

逸凡不好意思的笑了。

靜芙干脆讓人在外院收拾了讓他住下, 打這日起, 逸凡就跟著李文浩外出走動做幕僚, 其實就是跟在身邊見識一番。

平日里不忙的時候, 逸凡會幫李文好好盯著懿哥背書寫毛筆字, 陪他一起玩耍, 倒是讓李文浩輕省許多。

逸凡不是官因此沒有那麼忙碌, 平日里除了讀書陪同李文浩外出, 時間還是很多的。

靜芙見他閑著十分不舒坦, 就扔給他一堆庶務去搭理, 外出跑腿和管事打交道就交給了逸凡, 也是對他的歷練, 當然主要是靜芙可以光明正大的偷懶了。

逸凡高高興興就去忙乎去了, 多做點事情他自己也覺得更自在, 吃白飯總是讓人忐忑不安的, 多幫著姐姐姐夫做點事, 反倒覺得越發親近了, 他們沒把自己當外人看。

錦繡得知逸凡得了靜芙的照顧, 特意讓人寫信來道謝, 并且再三表明, 同意逸凡的決定, 不要那些錢了, 這些田莊鋪子足夠他們母子未來吃用了,

剩下的路讓逸凡自己去闖蕩吧。

錦繡并不傻, 反倒十分聰明, 和銀錢相比, 能得到李文浩的指點和提攜才是天大的好事呢, 這些錢算什麼呀。

靜芙也不理會錦繡的小心思, 不過是瞧著逸凡確實是個好孩子, 心底正派純善也不缺手段和心計, 值得好好培養罷了。

另一個打算麼就是一點小私心, 她總是外嫁女, 杜家還有母親的排位, 豐年過節若是有個兒子能真心的磕個頭清掃一下靈位總是好看些麼。

逸凡瞧著還是不錯的, 也許能指望一二, 難道去指望奕辰, 那不是笑話麼。

杜昭的媳婦努力了二年多, 還是沒有兒子, 也不知道因為什麼, 看了很多大夫就是沒有, 這次和靜芙真的無關, 是他們夫妻沒這個緣分了。

一個沒有兒子的繼室, 想也知道未來不會太好過, 她自己的嫁妝并沒有多, 因此看待奕辰就如同眼中釘一般, 對杜家的財產十分覬覦, 生怕自己的女兒將來得不到豐厚的嫁妝了。

但她和杜昭的關系不太好, 杜昭那個人自私涼薄, 首先想到的是自己, 妻兒都要放在后頭呢, 繼室又沒有兒子, 危機感很重, 碰上一個自私的男人, 神仙也會逼瘋的。

夫妻兩個目前也不過是裝樣子,

杜昭后院又多了一個侍妾, 是繼室的陪嫁抬了上來的, 打算自然是等生了兒子好抱過來, 總要做兩手準備。

杜昭只管自己快活才不管那些呢。 這二年杜昭似乎看到了自己未來的路不會太好了, 也沒有太多的晉升機會了, 心里的愿望一點點熄滅, 那股子向上的勁也沒了, 有點混日子的樣了。

反倒是杜鵬和杜恒守著媳婦過日子, 和和美美, 現在兒子也都成親長大了, 夫妻的感情竟然比年輕時還要好呢, 有點互相依靠的意思了。

江氏學了錢氏不太管兒子媳婦的閑事, 只守著杜鵬過日子, 竟然覺出好來了, 如今年歲大了又把年輕時的愛好撿了起來玩, 杜鵬花了錢讓她玩, 就為了哄她高興呢。

如此一來江氏的脾氣倒是越發寬容平和, 以前還有點自私涼薄小氣的樣, 如今生活簡單又幸福, 那些壞毛病不知不覺也看不到了。

一個人生活的幸福啥都不缺當然不需要那樣刻薄尖酸了, 自然瞧著處處都爽利了。

聽說杜楠和杜鈞也都各自成親在外放地干的都不錯, 杜楠也有了一個長女了, 江氏沒有覺得遺憾和不滿, 讓人送了不少的禮物過去, 不曾插手他們的生活, 寫信溫柔的安慰, 讓養好身子莫要想太多。

媳婦倒是很感激, 反而覺得以前聽到杜家不好的流言可能真的是有人故意擠兌杜家呢, 其實她婆婆還是挺好的, 很寬容的人, 哪里像他們說的那樣刻薄呢。

三嫂李嫣又懷孕了, 如今正在養胎, 表姐楊盼兒也懷上了, 日子過的和美, 每年都給她送禮物過來呢。

日子平和的走過了又一個冬天, 杜昭突然得了病, 雖然及時救治但還是癱了。

這次靜芙沒有回去, 不過逸凡回去了, 在廣東也待了一年了, 是時候要回去了, 他是兒子不回去可不行。

靜芙交待了他幾句就讓他坐船回去了。

沒成想人還沒到家呢, 又一封信送來, 杜昭死了。

誰也沒想到杜昭還算年輕呢, 竟然就死了。

得這回真的省事了, 靜芙倒是有點驚訝, 前世杜昭比自己活得都長呢, 今生怎麼這麼早就死了呢。

靜芙沒回去, 即便是親爹也不愿意給他這個臉面, 以李文浩太忙, 兩個孩子需要照料做由頭, 不曾回去。

但守孝還是認真守了。

逸凡回家之后就已經辦了喪儀了, 喪儀過后杜鵬和杜恒主持給大房分了家。

兩個兄弟都不是嫡子因此對半分了, 奕辰因為已經拿了不少的產業了, 而逸凡并沒有給太多, 因此杜鵬給逸凡多了一個鋪子做為補償。

當然公平起見給繼室的長女也留了一份產業作為嫁妝, 她出嫁的時候, 叔叔們也會給一份的。

繼室鬧過哭過但杜家是大家族, 她說了壓根不算, 女兒得到一些產業已經不錯了, 沒有女兒分產業的道理。

靜芙身為王妃也沒有拿到杜家的產業, 拿的是她娘的陪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