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115章 羨慕死了!

花含香故意把阮靈的情況說的嚴重些, 還嘆了口氣:“冥后本就體弱, 這次懷孕還受過傷, 一直虛的很。 到了最近這段時間, 食不下咽, 夜不能寐, 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呢。 ”

碧裳不由得擔心起來:“她怎麼從沒跟我說過呢。 ”

“冥后也是怕公主擔心, 所以一直瞞著。 ”花含香說道, “如今公主臨盆, 冥后也是擔心的很呢。 你看我們三個, 都是冥后親自挑選的, 對生產很有經驗的。 您盡管放心吧。 ”

碧裳心里有些愧疚:“阮靈姐自己已經這樣了, 還惦記著我。 我竟不知道, 也沒去探望她……還傳紙鶴給她打攪她……”

花含香笑道:“公主也不必如此,

冥后只是身體虛弱, 無法離開。 等她好了, 必定來看你的。 ”

“等我生完孩子, 我一定去地府看望她。 ”碧裳說。

她心里那點芥蒂已經完全消失了, 吩咐飛淼給她們三個安排住處。

安置好之后, 司徒靜就挪揄花含香:“含香妹子可真是舌燦蓮花, 怪道冥后這麼喜歡你。 ”

在整個地府, 除了枝蔓純兒她們幾個, 就只有花含香與冥后走的最近, 要說不惹人羨慕, 那是不可能的。

花含香盤腿坐在床上吃東西, 聞言笑嘻嘻說:“你們真的都羨慕我啊?”

“羨慕, 羨慕死了!”司徒靜朝江婭看, “江婭, 你說呢?”

江婭安安靜靜的修煉, 聞言說道:“沒什麼可羨慕的, 冥后喜歡誰, 那是人家的好處。 ”

“你就是這麼清高, 一點也不像個土地神。 ”司徒靜撇嘴, 把手中一包杏子丟給她, “難得能出來一趟, 別修煉了, 咱們吃點東西說說話。 ”

平常土地神們不能隨意離開封地, 這出公差也是很難得的。

江婭把杏子放一邊去, 搖頭:“我不喜歡吃酸的。 ”

她依舊閉眼修煉。

司徒靜就跟花含香吃零嘴兒說話, 還結伴出去, 在萬菊山莊轉悠。

當然也遇見了顏唐。

顏唐是溫潤的性子, 司徒靜又好說話熱鬧, 跟他多說了幾句話, 被碧裳看見他跟其他女人也是有說有笑, 碧裳就心里難受。

當天晚上, 她沒有吃飯。

花含香三個是奉命來照顧她的, 她不吃飯, 她們當然得去關心關心。

但碧裳不開門, 誰也不見。

司徒靜著急的說:“這可怎麼辦, 如果碧裳公主出什麼事, 我們回去沒法跟冥后交代。 ”

江婭淡道:“碧裳公主是龍, 餓一頓兩頓能怎麼樣。 她不吃, 說明還是不餓。 ”

說罷, 她就走了。

她可懶得伺候龍族的任性小公主。

司徒靜問花含香:“含香妹子, 你主意多, 給咱想想辦法。 ”

花含香的視線落在立在墻邊的飛淼身上, 走過去, 笑道:“小哥哥, 你是碧裳公主的隨從?”

飛淼看她一眼:“是。 ”

“你們家公主不肯吃東西, 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不知道。 ”飛淼很冷漠。

花含香跟他說十句話, 他也就回三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