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九十八章 一百兩啊一百兩

林安兒很喜歡那副耳環, 可她不喜歡被人強迫的感覺。

但她還是撅著小嘴兒, 把耳環戴上了。

看著她萬般不情願的小模樣, 金玖忍不住捏捏她的小撅嘴, 低聲道:“咱們有套宅子, 倒也雅致, 我讓人把她安置在那裡, 有丫鬟和婆子照顧著, 你可放心。 ”

“你把她關起來了?”

“她聽說是你派人來接她, 高高興興就去了, 我沒有關她, 她可以圍著京城四處走動, 但我知道, 她不會離開, 她會一直在那裡等著你。 ”

林安兒猛的回頭, 大眼睛凶巴巴瞪著紅豆, 你這個賣主求榮的丫頭!

紅豆嚇得不敢抬頭, 我是你的丫頭, 可我也是大少的丫頭。

林安兒又對金玖怒目而視:“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她?”

“你乖乖的, 我會讓你們姐妹團聚。 ”

“我一定能找到她。 ”既然是金玖的宅子, 這就是線索, 身為大少奶奶, 想要知道金玖的宅子都在什麼地方, 那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你的衣裳還在趕制, 我已讓彩衣坊先給你送幾身現成的, 明日記得打扮得漂漂亮亮。 ”

“我說我一定能找到她。 ”林安兒忍不住又重複說了一遍, 她最受不了金玖所問非所答的毛病。

“明日老太太和嬸嬸姑姑們也會來, 我已派人去接秦夫人, 有她在你身邊, 你無需擔心。 ”

“我說我一定能找到她。 ”這一次林安兒伸出拳頭, 在金玖面前晃了晃。 泥煤啊, 我就不信你還能裝做沒看到。

“我告訴汪先生了, 以後你的月例銀子漲到每月一百兩, 衣裳首飾胭脂水粉不含在內。 那些可直接到帳上支取。 ”

好吧, 金玖總有辦法令林安兒就犯。 林安兒以往的月例只是每月十兩, 這已經遠遠高出金明珠了, 她是從金玖個人帳上領錢, 不從老宅支取。

如今竟然漲了十倍, 十倍啊十倍!

一百兩銀子已經足夠普通人家吃喝幾年, 而這些只是林安兒一個月的零用錢。

她放下揮舞的小拳頭。 她可以私底下暗中尋找伊亭。

不用要讓金玖知道, 從此她就躋身高薪一族, 沒必要和他宣戰。

金玖滿意地看著她收拳、閉嘴、轉身、滾蛋。

小丫頭真是容易滿足。 如果她再堅持下去, 他會把她的月例銀子加到三百兩。

這下子, 省了。

一個月省下二百兩, 兩年就能節省四千八百兩!

這些省下的銀子正好可以辦喜事。 擺酒席。

金玖長舒一口氣, 有個沉不住氣的媳婦。 真好。

“小姐, 對不起......”

“哼!”

“小姐, 你別不要我......”

“馬倌老張缺個媳婦, 你正合適。 嘿嘿。 ”林安兒奸笑。

紅豆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小姐, 別把我指給他啊, 他都四十了。 ”

“那廚房裡的阿五和你般配。 他還不到二十。 ”

“可他是結巴。 ”紅豆快要哭出來了, 小姐啊。 咱別這麼坑人行不。

林安兒顯然對做媒婆很感興趣, 她煞有介事地想一想:“板兒倒是挺合適, 他和你同歲, 人也長得好看, 又讀過書, 爹娘是莊子裡的管事, 有田有地, 說起來也是個小少爺。 可是你這麼讓我生氣, 我還是把你嫁給阿五吧。 ”

“不不, 小姐, 我再也不惹您生氣了, 紅豆的命是小姐和大少給的, 紅豆一生一世都忠於小姐和大少, 不對, 是只忠於小姐。 ”

林安兒得意了, 原來紅豆喜歡板兒。

“若還有下次, 你就等著給阿五當老婆吧, 哼哼, 哼哼哼。 ”

林安兒可不是善類,

尤其是嚇唬無辜少女, 她有的是法子。

看著紅豆嚇得小臉發白的小樣兒, 林安兒的心情頓時舒暢。

在金玖那裡受的閒氣蕩然無存。

她年輕得不能再年輕, 美貌得很有前途, 且瘦身成功變成風一吹就能倒的小腰精, 今天又見到了爹爹, 最重要的, 她每個月有一百兩啊一百兩!

即使金玖沒有藏起伊亭, 林安兒也會為了一百兩月薪在這裡多待上幾個月。

她所有的錢都交給孔七買鋪子了, 她急需銀子。

三個月就有三百兩, 五個月就是五百兩, 若是她能忍辱負重再待一年, 就有一千二百兩!

這些銀子足夠她和伊亭回到江南, 回到她家的小山村, 況且這些銀子她還有別的用處。

不過她是不準備待上一年的, 頂多幾個月就行了。

“小姐今天可開心?”金玖問新來的丫鬟紅霞。

“回大少, 小姐可開心了, 試了新衣裳, 還唱歌呢。 ”

“你們幾個看看小姐還缺什麼, 報到帳房去給她操辦。 ”

“大少請放心。 ”

豎日清晨, 林安兒早早起床, 今日別館宴請族中女眷, 她是女主人, 雖然所有的事都有人操持, 但她怎麼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 出去招呼客人吧。

幾個丫鬟給她起得更早, 早已準備了香湯給她沐浴。

“昨晚不是洗了澡嗎?幹嘛又要洗?”

“小姐啊, 您身上還帶著葵水呢, 當然要多洗, 免得讓人聞到血腥氣。 ”

林安兒喜歡洗澡, 可是她一直不習慣被一堆人服侍著洗澡。 這麼多年她一直沒有完全習慣。

可是在她尚未成年之前, 是別想單獨洗澡的。

她被丫鬟們抱進灑著花瓣的紅木描金木盆, 水溫不涼不燙, 正好適中。

“這是什麼花啊, 我要玫瑰花瓣。 ”

“這是茉莉, 比玫瑰還要香呢, 您聞聞。 ”

“可這個不好看啊, 我要玫瑰。 ”

丫鬟們知道她是故意刁難, 她就是不想洗澡。

紅霞對另外幾個使個眼色。 笑著哄她:“這就給您把花瓣撈出來, 換成玫瑰, 夏日裡曬下很多玫瑰花瓣, 馬上拿來換上。 ”

好吧, 你們竟然真的有玫瑰花瓣。

“算了, 我又不想用玫瑰了, 就這個什麼茉莉的吧。 ”

幾個丫鬟松一口氣。 真是小孩子。 主意說變就變。

林安兒老大不樂意被幾個丫鬟從裡到外洗刷得乾乾淨淨, 換了月白中衣從屏風後走出來, 卻看到金玖坐在她房裡的圈椅上。 正在看書。

那本書就是她前兩日看的那本, 三十六計。

“金哥哥, 咱們還沒圓房呢, 你就不能避諱一下?”

趁著金玖抬起頭來。 林安兒一把奪過那本書, 重又塞到枕頭底下。

金玖由著她搶起書。 只是笑笑, 並沒有阻攔。

他從懷裡掏出一隻荷包, 道:“這是那位伊姑娘給你繡的, 托人交給你。 ”

林安兒眼睛亮了。 接過荷包左看右看, 荷包上繡著金蟬白菜, 繡工精緻。 她一看就喜歡。

荷包裡面裝了幾顆麥芽糖做的小糖瓜, 在光復門時。 她嫌藥湯子太苦, 伊亭就是用這種小糖瓜給她甜嘴。

她知道伊亭惦記著她, 便做了這個荷包給她。

不過她是不準備待上一年的, 頂多幾個月就行了。

“小姐今天可開心?”金玖問新來的丫鬟紅霞。

“回大少, 小姐可開心了, 試了新衣裳, 還唱歌呢。 ”

“你們幾個看看小姐還缺什麼, 報到帳房去給她操辦。 ”

“大少請放心。 ”

豎日清晨, 林安兒早早起床, 今日別館宴請族中女眷, 她是女主人, 雖然所有的事都有人操持, 但她怎麼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 出去招呼客人吧。

幾個丫鬟給她起得更早, 早已準備了香湯給她沐浴。

“昨晚不是洗了澡嗎?幹嘛又要洗?”

“小姐啊, 您身上還帶著葵水呢, 當然要多洗, 免得讓人聞到血腥氣。 ”

林安兒喜歡洗澡, 可是她一直不習慣被一堆人服侍著洗澡。 這麼多年她一直沒有完全習慣。

可是在她尚未成年之前, 是別想單獨洗澡的。

她被丫鬟們抱進灑著花瓣的紅木描金木盆, 水溫不涼不燙, 正好適中。

“這是什麼花啊, 我要玫瑰花瓣。 ”

“這是茉莉, 比玫瑰還要香呢, 您聞聞。 ”

“可這個不好看啊, 我要玫瑰。 ”

丫鬟們知道她是故意刁難, 她就是不想洗澡。

紅霞對另外幾個使個眼色, 笑著哄她:“這就給您把花瓣撈出來, 換成玫瑰, 夏日裡曬下很多玫瑰花瓣, 馬上拿來換上。 ”

好吧, 你們竟然真的有玫瑰花瓣。

“算了, 我又不想用玫瑰了, 就這個什麼茉莉的吧。 ”

幾個丫鬟松一口氣, 真是小孩子, 主意說變就變。

林安兒老大不樂意被幾個丫鬟從裡到外洗刷得乾乾淨淨, 換了月白中衣從屏風後走出來, 卻看到金玖坐在她房裡的圈椅上, 正在看書。

那本書就是她前兩日看的那本, 三十六計。

“金哥哥, 咱們還沒圓房呢, 你就不能避諱一下?”

趁著金玖抬起頭來, 林安兒一把奪過那本書, 重又塞到枕頭底下。

金玖由著她搶起書, 只是笑笑, 並沒有阻攔。

他從懷裡掏出一隻荷包, 道:“這是那位伊姑娘給你繡的, 托人交給你。 ”

林安兒眼睛亮了, 接過荷包左看右看, 荷包上繡著金蟬白菜, 繡工精緻, 她一看就喜歡。

荷包裡面裝了幾顆麥芽糖做的小糖瓜, 在光復門時, 她嫌藥湯子太苦, 伊亭就是用這種小糖瓜給她甜嘴。

她知道伊亭惦記著她, 便做了這個荷包給她。

(未完待續)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