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十章 金家長媳

三老太爺的這番話不留情面, 顯然這是要扯破臉了。

金老太爺兄弟四人, 老二不到二十歲上被父親派出去做生意, 一走就是幾十年, 生死未蔔, 他走時沒有成親, 也沒有後人。 因此, 到了金老太爺執掌門戶時, 金家說是四房, 卻只有三房。

金老太爺一脈的長房住在金家老宅, 三老太爺和四老太爺分住在東府和西府, 三套大宅子都是一牆之隔, 因而誰家有些什麼事, 想不知道都難。

金老太太是繼室, 長子金炳文是金老太爺髮妻所出, 而這位已故的髮妻丁氏無論出身還是嫁妝都強過金老太太幾條街,

丁氏死後, 她的嫁妝就由金炳文繼承, 金炳文是長房長孫, 娶的正室當然也是門當戶對, 當年十裡紅妝, 在京城一時成為佳話。

金玖名下不但有金炳文的資產, 還有先祖母丁氏和母親李氏的, 而他又是金家嫡長孫, 別說是外人聽著眼紅, 就是祖母金老太太和她的一干兒女也是從心裡酸到外面。

老二金炳善和老三金炳禮這些年沒少動用金玖的產業, 金老太太是掌家, 這種事若是沒有她的默許是不可能的。

林安兒不回來, 金玖就是光杆一人, 頂多日後娶個小戶女為妻, 母親李氏的娘家已經敗落, 金玖若有個三長兩短, 他的一切便都落到金老太太的兒女手裡。

但若是林安兒回來了, 那情況便就不同, 放下皇商的事不提, 單只驍勇伯府的林家, 就是五個金家也惹不起。

仕農工商, 金家排最後一位, 而林家不但出仕, 且還有爵位。 金玖有了這個大靠山, 他就是傻子, 這族長的位置也落不到長房別人的頭上。

三老太爺的話很清楚, 你這位繼祖母打心眼裡不想讓金玖娶高門大戶的女子為妻, 壞了你的如意算盤。

金老太太顯然沒想到三老太爺竟能撕破臉說出這番話, 三房四房與執掌門戶無緣, 便就想盡辦法插手長房的事,

若非這兩房的堅持, 金炳善早就撐起門戶, 哪像如今這樣, 全家人捧著個傻子當寶貝。

金老太太這些年大風大浪也經得多了, 不怒反笑:“三老爺, 你的意思是說我這孤兒寡母容不下一個養媳婦?還是說因為咱家玖哥兒有病, 就要連來路不明的女子也要巴巴的接下來?玖哥兒沒了爹娘, 我這做祖母的自是要給他做主。 ”

三老太爺是有備而來, 今日他聽說林安兒回來了, 心裡便早有打算。 他一指金玖, 對金老太太道:“既是如此, 那就問問玖哥兒的心思, 當日弄丟林小姐的是他, 今日將林小姐找回來的還是他。 ”

說著, 三老太爺微微欠下身子, 放慢聲音問金玖:“玖哥兒, 長輩們都在這裡, 你只需說一句, 眼前的這個媳婦你認還是不認?”

金老太太在心裡暗罵:老狐狸, 玖哥兒是傻的, 你這句話算是把他套進去了, 媳婦是他找回來的, 他能不認嗎?

果然, 金玖把手裡大半個桔子全都塞進林安兒的小嘴裡, 這才笑嘻嘻地大聲道:“我認啊, 這是我的小媳婦。 ”

林安兒被桔子塞得差點背過氣去, 咕咕地發不出聲音, 一旁的婆子連忙用手去摳, 把桔子摳出來, 林安兒幹嘔了幾聲, 重又哭起來。

金玖見小媳婦哭了,

氣哼哼地一把推開婆子, 抱起林安兒跑了出去, 直到雕花木門被砰地一聲關上, 還能聽到林安兒的哭聲。

兩位老太爺和金老太太半晌沒有說話, 大家心裡都清楚, 這件事就是這麼稀裡糊塗地定下了, 從此後, 這個來歷不明的小丫頭就是金家的長孫媳婦林安兒。

過了好一會兒, 三老太爺才道;“明日我便讓人往皇后娘娘那裡吹吹風。 ”

金家做的是金器生意, 這些年少不了和宮裡打交道, 別的事做不到, 林安兒回來的消息還是能很快傳到皇后耳朵裡。

放下三位長輩各懷心思不說, 金玖牽著林安兒的小手, 正在檢閱他的軍隊。

金玖的軍隊除了大柱大鳳, 還有八名家丁七名丫鬟, 外加乳娘陳媽媽和三個婆子。

金家老宅是五進的大宅子, 花園亭閣還有個小戲園子, 金玖住的園子名叫金滿園, 是金家最大的園子, 這是以前金炳文的住所, 也是金家歷代族長的居所。 金老太爺仙去後, 就連金老太太也只能屈居在福滿園。

林安兒以往是住在跨院, 沒有圓房前, 自是要和金玖住得遠些, 雖然他們還都是孩子, 可也要避諱著。

金玖和林安兒剛剛檢閱完軍隊, 那邊周氏就讓人把林安兒以前住的跨院收拾出來,

又送來一整套嶄新的帳籠被褥, 還派了幾個婆子和七八個丫鬟。

既然金家認下了林安兒這個媳婦, 那自是要做得好看, 免得讓族裡的人說三道四。

周氏和三房金炳禮的媳婦汪氏, 連同四小姐金明珠, 一起陪著林安兒來到跨院, 下人們已經在等著她。

林安兒的眼睛從一干下人的臉上掃過, 忽然抬起頭問周氏:“我從娘家帶來的姐姐們呢, 怎麼一個都不見?”

對於林安兒的身份, 這三個原本是誰也不相信, 可既然老太太也無話可說, 那就先當她是林安兒, 反正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 她一個五六歲的小丫頭那就是手裡的麵團, 隨她們整治。

可是林安兒忽然問起從娘家帶來的丫鬟, 這三人都是吃了一驚。 這丫頭能夠認出這些人不是以前侍候她的, 莫非她真的是林安兒?

當日林安兒來到金家, 貼身的乳母雖然沒有跟過來, 可也帶著四個丫鬟, 她還沒有正式出嫁, 林家沒給嫁妝, 但頭面首飾日常用具卻是一樣不少, 外人一看便知, 這是爵府嫡小姐的氣派。

林安兒丟了以後, 這四名丫鬟被分到金家各處, 丫鬟沒了, 林安兒從娘家帶來的東西也就讓二房三房還有金明珠給瓜分了, 原就是兩三歲沒留頭的小丫頭,

這些物件她也用不上, 以往還有娘家的丫鬟看著, 如今主子和丫鬟都不在了, 那就大家人手一份看著拿吧。

周氏和汪氏拿得少, 好東西都給了小姑金明珠, 金家姑娘也並不缺這些, 可是一想到那個傻子搶了自家哥哥應得的東西, 就恨不得把他媳婦的東西全都拿光。

眼前的這六七個丫鬟, 林安兒一個也不認識, 這些人也不認識她, 個個面無表情, 連一個久別重逢喜極而泣的都沒有, 當然也就不會有自己從娘家帶來的人。

這件事說穿了也就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著。

可是周氏、汪氏和金明珠卻沒有想到, 那四個丫鬟就在府裡, 可卻不想讓她們回來, 她們回來了, 從林安兒這裡拿走的東西就要全都送回來。

她們剛想到那些東西, 林安兒便又問了:“怎麼屋裡的東西都是新的, 我從娘家帶來的那些呢?還有我的首飾呢, 給我拿來瞅瞅, 我看看有沒有少的壞的。 ”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