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十一章 三堂會審,巴掌伺候

屋子裡並不是很安靜, 那群丫鬟婆子誰也沒拿這個五歲小孩子當主子, 也知道這三位太太小姐沒把她當回事, 所以交頭接耳, 嘻嘻哈哈。

林安兒的聲音並不高, 五歲的孩子都會有些咬字不清, 可她卻說得清清楚楚。

周氏和汪氏交換個眼色, 一起看向金明珠。 金明珠雖是未出閣的姑娘, 但深得金老太太和兩位兄長寵愛, 兩個嫂子也要常常看她的臉色。

兩年前, 林安兒剛到金家時, 金明珠只有十二歲, 卻也知道如果這個爵府出身的林小姐做了她的侄媳婦, 十幾年後再生下嫡長子, 不但她的哥哥們永無出頭之日,

就連府中掌家的權利也要從金老太太手裡交出來。

因此, 她這個做姑姑的, 對這個小丫頭沒有一點好感, 好不容易盼著她丟了, 沒想到冷不丁的又冒出來, 母親和嫂嫂都說這是個假貨, 她雖然分不清, 可也從心眼裡討厭這個小丫頭, 更何況這丫頭竟然問起那些首飾。

那些首飾裡有幾樣她很喜歡, 母親不讓她隨便戴出去, 說那上面有標記, 是太后皇后賞給誥命夫人的, 這樣的東西她就是不戴, 看著也覺得歡喜。

別說就是眼前這個小屁孩問起, 就是真的在她屋裡看到, 她也不會還回來。

“什麼首飾啊?你這麼小哪有首飾, 等你長大了, 讓老太太賞你幾件就是了。 ”

金明珠只有十四歲, 她可沒有練就周氏的功力, 她所有的不高興都在臉上掛著, 說話的聲音也惡聲惡氣, 滿滿的不耐煩。

林安兒從小就是愛哭鬼, 被蚊子叮一口也會哭個不停, 金明珠故意粗聲惡氣說話, 原以為她會嚇得哭個不停, 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沒想到林安兒非但沒哭, 還用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看著周氏, 就好像是周氏在同她說話一樣。

“原來我娘家什麼首飾都沒給我, 見到堂兄時我要問問他, 我娘親的遺物、還有我滿月、周歲時親戚們送的物件兒,

他們為何都不給我帶過來。 ”

周氏心裡咯登一聲, 更是肯定這小丫頭背後有人指使, 說不定就是三老太爺和四老太爺, 否則五歲大的孩子, 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

世襲了驍勇伯爵位的, 就是林安兒的堂兄林劍雲, 林安兒丟了也就丟了, 可如今她回來了, 那就還是爵府嫡長女的身份, 且她的父母是為國捐驅, 她的身份比以往更高。 這樣的身份, 當日離府時, 別說是頭面首飾, 就連一雙鞋一條汗巾也會有登記。

林安兒回來, 不出三日, 林府便會有人來接她回去小住, 到時林安兒真的問起這事, 只消拿出帳單一樣樣比對, 到那時金家的臉面就丟盡了, 到時連金老太太也保不住她們。

周氏的心思, 當然不是金明珠那樣的小丫頭能比的, 她立刻堆起笑容, 柔聲道:“我的好姑娘, 這事莫要心急, 你不在的時候, 老太太擔心你屋裡的物件讓人偷了, 就給你收起來了, 掌管鑰匙的婆子這幾日請假了, 等她回來了, 就原封不動給你送回來。 ”

林安兒在心裡偷笑, 你可真會騙小孩, 可惜還是做賊心虛, 我一個小孩子哪會記得有多少首飾, 不過就是詐你們一下, 你們就都相信了。

她又指指那些丫鬟婆子,

脆生生地道:“我不要她們。 ”

周氏咬咬牙, 問道:“那是要以前你從娘家帶來的那幾個嗎?”

林安兒把腦袋搖成撥郎鼓:“不要, 不要, 我要金哥哥屋裡的, 她們會學青蛙跳。 ”

周氏暗暗鬆口氣,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她擔心的就是林安兒吵著要那幾個從林家帶來的丫鬟, 既然不是, 那她要誰就給誰好了。

“好啊好啊, 一會兒嬸嬸就去和大少爺屋裡的陳媽媽說說, 給你挑幾個跳得最好看的送過來。 ”

林安兒高興了, 抿著小嘴打量著屋子, 她知道這三個人也在打量著她, 於是她轉過身笑盈盈地看著她們:“嬸嬸、姑姑, 你們看著我幹嘛?”

周氏和汪氏還沒說話, 金明珠已經咬牙切齒:“假貨才怕讓人看, 你是假的嗎?”

林安兒揚起小腦袋, 笑咪咪地上下打量金明珠, 小眼神裡都是挑剔。

金明珠被她看得發毛, 怒道:“我是你婆家的姑姑, 是你的長輩。 你沒大沒小看著我幹嘛?”

林安兒委屈得扁扁小嘴, 學著金明珠的口氣:“假貨才怕讓人看, 姑姑你是假的嗎?”

林安兒說話奶聲奶氣, 但學起金明珠卻惟妙惟肖, 屋裡的那幾個還沒走的丫鬟已有忍不住捂著嘴笑的了, 金明珠在府裡驕橫慣了, 哪受過這個, 俏臉一紅, 揚起巴掌就朝林安兒扇了過去。

林安兒原本坐在炕沿上, 金明珠的巴掌扇過來, 也不知怎地, 林安兒忽然就竄到金明珠身後了, 金明珠的手掌已經揮過去, 一下子扇空了, 用力過猛, 人也一個踉蹌, 險些摔倒。

她氣得轉身再打, 周氏和汪氏卻已經扶住了她:“妹妹, 消消氣, 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 老太太還在等著咱們, 咱們快些過去吧。 ”

金明珠哪裡肯依, 掙扎著還要去打林安兒, 林安兒遠遠站在一旁, 沖她做個鬼臉, 偷王之王的女兒還能讓你打到, 小樣兒!

哥哥說得對, 當臥底並不輕鬆, 這才是第一天, 除了三堂會審, 還有巴掌伺候, 她們敢這樣囂張, 想來以前兩三歲的林安兒被她們欺負慣了的, 難怪連金家的門子都知道那位林小姐是個大淚包, 從早哭到晚, 小孩子整日又驚又怕, 不哭才怪呢。

她是來做臥底的, 可不是來當受氣包的, 她若是只軟蛋, 要麼被人當假貨扔出去, 要麼就像以前的林安兒, 不知“丟”到哪裡去了。

她要在金家站穩腳跟, 只有這樣, 才能想出法子讓金家撤掉狀子, 給爹爹脫罪, 然後和爹爹哥哥, 像以前一樣, 一家人幸福地在一起。

林安兒整整衣裳, 做出個可愛的表情, 對正在阻止金明珠撲過來的周氏道:“嬸嬸,

麻煩你回老太太, 就說務必在我回娘家之前, 讓那婆子把首飾和那些好玩的物件都送回來, 免得我光禿禿回娘家, 讓堂嫂們難過。 ”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