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二一章 等我(二更)

正月初五進宮之前, 林安兒早就想好一套說辭, 她還對著鏡子練習了幾遍呢, 可現在她卻說不出口了。

並非是她忘記了臺詞, 而是她不忍心說出來。

“也不是不喜歡。 ”

林安兒又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今天她穿了雙蔥練的繡鞋, 鞋面上繡著幾朵鵝黃色的小花, 阿渡也穿了件鵝黃直裰, 林安兒覺得這雙鞋子今天特別好看。

也不過就說了六個字, 林安兒的小心窩子就砰砰直跳, 這該不會就是戲本子上說的初戀感覺吧, 哎呀, 初戀啊, 阿渡十五, 她才十二, 這分明就是早戀呢。

林安兒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她忽然覺得自己和阿渡好像不是站在棺材鋪裡,

而是回到了那年的桃花林裡, 桃花重重疊疊壓彎了枝椏, 美得就像夢境一樣, 她似乎又聞到桃花的清甜。

“安兒......你接著說嘛。 ”阿渡有些著急, 小丫頭說了也不是不喜歡, 那她是指的耳環, 還是指的他這個人呢。

“沒有啊,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總之, 我挺喜歡那耳環的, 可是我不能要你的東西, 太貴重了。 ”

“不貴的, 我沒有花錢, 是從宮裡拿的, 但保證從未有人戴過, 除了我以外, 沒有人碰過的。 ”

看著阿渡因為著急變得更紅的臉蛋, 林安兒的心裡就像抹了蜜糖, 甜絲絲的。

“我已經訂親了, 也算是嫁人了, 不能再要你的東西。 ”

林安兒已經不敢去看阿渡的眼睛了, 她別過臉假裝看旁邊的棺材。

“誰說你嫁人了, 你還這麼小怎麼嫁人。 你根本就沒有正式出嫁好不好?”

林安兒並沒有看到, 阿渡的眼睛裡隱隱地有了淚光, 這麼多年了, 他最怕聽到有人說林安兒已經嫁人的話, 可偏偏總有人這樣提醒他, 現在連林安兒也這樣說了。

“可我確實訂親了, 我兩歲時就過門了。 這是千真萬確的。 ”

“我才不管。 再說我聽人說你已經離開金家, 回娘家去了, 還聽說你挨揍了。 ”

林安兒又笑了。 她歪著小腦袋調皮地看著阿渡:“你也相信我挨揍啦?”

“我才不信呢, 你這麼能打架, 誰敢揍你啊, 我都不敢。 ”

“嘻嘻。 ”林安兒總算找回面子了。 總有一個人是站在她這一方的, 堅信她不是被人揍的軟腳蟹。

小丫頭的神態太可愛了。 阿渡心裡癢癢的, 他向前邁進一步, 讓自己和她離得近一些。

“好安兒, 別把那副耳環還給我。 你若是不喜歡, 我再送你別的, 可你答應我。 不論你有多麼不喜歡我送你的東西, 你可以不戴出來。 但不要還給我, 也別扔掉。 ”

“為什麼?”

這次輪到阿渡低下頭了, 林安兒還是第一次看到阿渡低頭的樣子, 他一向都昂首挺胸, 驕傲得像只就不言敗的小鷹。

阿渡低下頭去的模樣很可愛, 像是做錯事一樣。 林安兒和他離得很近, 能看清他耳朵上的小茸毛。

“不為什麼, 就是這樣。 ”

不為什麼, 就是喜歡你, 哪怕你已經訂親了, 我還是喜歡, 我喜歡我的, 關你訂親毛線!

“安兒, 再過三年, 你還能記得我嗎?”

這是他最擔心的, 連他自己都不明白, 為何忽然變得不自信了, 他甚至擔心林安兒會忘記他這個人。

“記得, 我一定會記得的。 ”

“三年以後, 我就十八歲了, 從北地回來皇上就要指婚了”, 阿渡抬起頭, 亮晶晶的眸子重又直視林安兒,

“到時候, 我去求皇上把你指給我, 好不好?”

這就是求婚了?

阿渡再向她求婚!

三年......

三年的時間很短, 很快就能過去了, 就像在金家一樣, 一轉眼已經七年了。

她忽然記起, 金玖曾經不止一次對她說, 等她到了十三四歲就圓房, 正式成親。

十三四歲, 那也就是一兩年的事了。

以前金玖和她說這些時, 她從未放在心上, 她不是真正的林安兒, 不是金玖從小就在等著的那個人, 和金玖圓房的人也不是她。

可現在, 無論滴血驗骨是真是假, 她都已經變成貨真價實的林安兒, 看眼下的情況, 林家和金家不可能退婚, 林家再生氣, 也不會讓只有十二歲的她變成失婚婦人。

所以, 她和金玖的婚姻還會繼續。

所以, 她不能也沒有辦法答應阿渡的婚事, 再說, 皇帝也不會把一個失婚婦人指給他最寵愛的侄子!

林安兒搖頭, 再搖頭。

阿渡的眸子隨著她搖來搖去的小腦袋一分分黯淡下去, 淚光浮動, 他低下頭, 不想讓林安兒看到自己的失望。

第一次在嫵公主家裡遇到她時, 她六歲, 他九歲。

現在, 她十二, 他十五。

這中間已經隔了六年, 他遇到她時, 她就已經訂親, 而且住進了金家!

這對他太不公平了, 從一開始就沒有給他一點機會。

“安兒, 我喜歡你, 喜歡了好久好久。 ”

這句話在阿渡心裡藏了很久, 如果不是因為他要走了, 他還不會告訴她, 她還這麼小, 會不會嚇到她啊。

林安兒抿著小嘴兒又笑了, 這句話從阿渡嘴裡說出來, 很可愛很好聽呢。

阿渡向她表白了呢, 這比求婚還讓她心動。

林安兒的臉蛋火燒火燎的, 這會兒一定很燙, 她憧憬過很多次初戀的情景, 可現在她的腦袋裡一片空白, 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甚至不知道眼睛該往哪裡看。

“安兒你害羞了, 安兒你也喜歡我吧, 不然你不會害羞的吧。 ”

阿渡黯淡下去的眸子重又亮起來, 說話的語氣也帶著喜悅。

小丫頭羞成這樣子, 臉蛋就像三月裡的杏花, 紅豔豔的, 讓他從心底癢起來。

“才不是呢, 誰說臉紅就是害羞啦, 我常常臉紅的, 只是你沒看到。 ”

“我不信, 你和金玖在一起, 就沒有臉紅, 可你從剛才臉就紅了, 這會兒更紅了。 ”

你自己不也臉紅了, 還說別人。

“你什麼時候看到我和金哥哥在一起啦, 你又沒見過。 ”

“誰說的, 我看到無數次了, 你常常和他去翁記茶樓, 他......他還拉著你的手, 你都沒有臉紅呢。 ”

鬼才知道為了能看到林安兒, 他在翁記茶樓長年包下能看到大門口的那個雅間, 可每次林安兒都是和金玖在一起,

而且每次金玖都會牽著她的手。

就是直接手牽手啊, 安兒的小手一定很柔軟。

“你看到的時候, 我剛巧沒有臉紅而已, 這也不代表什麼啊。 ”

她和金玖從小就在一起, 兩人一起吃, 小時候還一起睡過呢, 他們從小就是手把手的, 一直都是, 這怎麼會臉紅呢, 何況金玖還親過她......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 林安兒的腦海裡浮現出在紅楓林, 金玖吻她的情景......

於是她的臉更紅了。

“我該回家了, 出來好久了, 太夫人和堂嫂她們要惦記了。 ”

阿渡自己的臉也是紅的, 他摘下身上的一枚平安扣, 遞到林安兒面前。

“這是我娘留給我的, 請志覺大師念經開光的, 你帶在身上, 一定能保你平平安安。 ”

林安兒知道阿渡的父母都已不在了, 這枚平安扣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

她搖頭:“還是你帶著吧, 北地那裡不太平, 你帶在身上才能保平安。 ”

“我是武將, 武將保平安靠的是三尺青鋒, 這個給你, 這玉扣並不名貴, 你帶在身上也沒人會注意。 ”

這一次阿渡沒有把玉扣硬塞給她, 林安兒也沒有拒絕, 她伸手接過玉扣。

她的指尖不小心碰到了阿渡的手, 就像觸電一樣, 兩人的臉更紅了。

她慌忙縮回手, 把那枚玉扣攥在手心裡。

“我們只是朋友, 朋友之間也可以送禮物的, 是吧?”

阿渡鄭重點頭, 小丫頭一定要和他只做朋友, 那就先從朋友開始吧。

他們還年輕, 以後的日子還很長, 只要三年之內她和金玖沒有正式成親, 那他就不會輸。

“安兒, 你能不能答應我, 在我回來之前, 你不要成親。 ”

林安兒怔怔地看著阿渡, 緩緩的, 她舉起握著玉扣的那只手。

這一次, 她大膽地抓住阿渡的手, 把玉扣放到他的手裡。

“阿渡, 我什麼都不能答應你, 這個玉扣我還是不要了。 ”

說完, 她就從阿渡身邊跑過去, 跑出了棺材鋪。

她跑到外面的陽光下, 收住了腳步, 回過身去, 對還在棺材鋪裡呆愣著的阿渡喊道:“阿渡, 你要保重啊, 三年以後, 咱們再打一架, 你不要輸給我啊!”

阿渡笑了, 眼裡還泛著淚光, 他轉過身去, 看著陽光下的人影越跑越遠, 在她身後, 小丫鬟跌跌撞撞地在後面追著。

一前一後兩個人影越來越小, 終於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傻丫頭, 不管你等不等我, 我一定會等著你, 三年的時光不會很長, 我一定不會讓你忘記我。

阿渡把那枚玉扣小心翼翼放到棺材鋪的櫃檯上, 對外面的李叔喊道:“訂金放在這裡了, 你一定要交給安大老闆。 ”

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