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二四章 人間四月天(一更)

大成水系四通八達, 由帝京去江南, 便一定要乘船。

此時正值四月, 草長鶯飛, 春意盎然, 乘舟而下, 兩岸桃紅柳綠, 正是一年中最好的時光。

人間四月天, 除了桃粉梨白, 還有芍藥。

小葉寺的芍藥堪稱人間絕色, 每年的四月, 小葉寺方圓幾裡便熱鬧非凡, 賞芍藥的遊客從四面八方湧來, 觀賞這人間盛景。

從前面不遠處棄舟登岸, 換上車馬走上兩個時辰, 就是小葉寺了。 林安兒趴在窗前看著水中的漣漪, 恨不得快些上岸, 她已經在船上待了兩三天了。

金玖也趴在窗前, 船上的窗子很小, 兩人靠得很近, 林安兒腦袋一歪,

耳朵就蹭到金玖的臉, 弄得金玖半邊身子都酥了。

“你知道嗎?小葉寺最出名的不是芍藥。 ”

“那是什麼?”

“素膳。 小葉寺的素膳天下持名, 當今聖上也曾去品嘗過, 還親筆題匾。 ”

“那我們賞完芍藥就去吃素膳吧。 ”

金玖笑了, 每年四月, 小葉寺外都有廟會, 廟會上五花八門的小吃攤子, 怕是到時你根本沒有肚子再吃素膳了。

孔毓涵坐在船艙裡拿著書裝模做樣, 斜眼看著那小倆口, 一會兒竊竊私語, 一會兒又笑個不停, 孔七公子硌應, 在失戀人士面前秀恩愛, 天打雷劈啊!

其實他根本就不能算失戀, 只是他自己想不開而已。

“金哥哥, 你快看, 前面船上的那個人就是名捕鐵鷹!”

小孩子眼睛尖, 林安兒一眼就認出不遠處船弦上正在極目四望的黑衣人, 那就是大名鼎鼎的鐵鷹。

小時候她和哥哥去劫囚車, 想要救出爹爹, 被鐵鷹抓住, 鐵鷹見是兩個小孩, 非但沒有收監, 還帶他們來到京城。

“就是鐵鷹抓住的爹爹, 可也是鐵鷹幫助了哥哥和我, 我現在長大了, 我要去謝謝他。 ”

林安兒說走就走, 大船上系著小舢板, 她可以劃小舢板追上鐵鷹的船。

金玖一把拽住她:“鐵鷹是捕快, 他來這裡決不會是來遊玩的, 說不定正在辦案,

你這樣跑過去, 可能會打擾到人家, 有機會再謝過吧。 ”

林安兒想想也是, 可心裡卻又打個突。

“金哥哥, 鐵鷹不會又去抓爹爹吧?”

“傻孩子, 當然不會, 我既然撤了狀子, 你爹身上就沒有官司了, 除非他再次做案, 否則鐵鷹不會抓他。 ”

林安兒松了口氣, 不論是前世還是今生, 她都是不折不扣的小法盲。

金玖是京城土生土長的, 可也是第一次看到鐵鷹本尊。 原以為鐵鷹定是鐵塔般的彪形大漢, 沒想到卻生的眉清目秀, 氣度不凡, 乍看上去, 還有幾分魏晉名士的風采。

“那是鐵鷹?”孔七也湊過來了, 腦袋還不偏不倚正插到金玖和林安兒之間。

金玖嫌棄地瞪他一眼, 你不是正在讀書, 怎麼還這樣八卦?

這兩個月來, 孔七心裡如萬馬奔騰, 又哪裡能安心讀書。

“是啊, 那就是名捕鐵鷹, 我小時候就認識他呢。 ”林安兒有幾分腦殘粉兒的得意, 金玖和孔七都沒見過的人, 她不但見過, 還認識呢。

孔七吃吃笑了, 笑得像只老鼠:“金大少奶奶真是厲害啊, 竟然連鐵鷹都認識。 ”

金玖不高興了:“她認識什麼人關你屁事, 快去讀書, 明年就要科舉了, 你不能高中三甲, 衍聖公府的臉就讓你丟盡了。 ”

孔七哀怨地看著金玖, 你連縣試都不參加,

卻盯著我, 我讀書就是為了超過你, 可你中途不玩了, 我一個人去考有什麼意思, 我們孔家不缺狀元。

對於孔七的幽怨, 金玖假裝沒看到, 你喜歡趴窗戶看鐵鷹, 你就自己看吧。

金玖拉著林安兒到甲板上看風景, 留下孔七一個人在那裡悲風傷秋。

*光明媚, 只有神經病才悲風傷秋, 在金玖眼中, 孔七就是個神經病。

京城的芍藥開在五月, 小葉寺的芍藥足足提前一個月。 遠遠望去, 姹紫嫣紅, 美不勝收。

林安兒雖然吵著要來看芍藥, 可她天生就不是風雅之人, 也不過就是看上幾眼, 就去逛廟會了。

金玖當然陪著林安兒一起去逛廟會, 孔毓涵原本還想對著芍藥抒發一下他那滿腹辛酸的少男情懷, 無奈那兩個凡夫俗子要去尋人間煙火, 他也只好一起跟上。

廟會上琳琅滿目賣什麼的都有, 賣風車的, 套圈兒的, 還有耍猴兒的。 林安兒還是小孩心態, 看什麼都好奇。 看到吹糖人的, 金玖給她買了只大公雞, 林安兒舉著糖做的大公雞, 伸著小舌頭舔舔, 真甜。

前面圍滿了人, 原來是打把式賣藝的, 林安兒最喜歡看這個了, 她舉著大公雞, 三擠兩擠就從人縫裡鑽進去了, 金玖和孔毓涵卻不好意思硬擠, 只好被擋在人群外面。

林安兒個子小, 身法又輕靈, 很快就擠到最裡面, 見打比式的有三個人, 兩男一女, 兩個男的都是十六七歲的青壯小夥子, 長得粗粗壯壯, 而那個女的卻生得細皮嫩肉, 文文弱弱, 不像走江湖賣藝的, 倒像是小家碧玉。

圍觀的人顯然都是沖著這女的來的, 正在起哄讓這女的來個鷂子翻身。

林安兒正奇怪呢, 鷂子翻身她也會啊, 有什麼好看的, 兩個小夥子正在表演胸口碎大石, 那才是真功夫硬氣功, 這些人真是不識貨。

這時, 那女的下場了, 向著圍觀的人們行個萬福, 神態有幾分扭怩, 讓林安兒看著挺彆扭, 江湖兒女英姿颯爽, 你扭扭怩怩好玩嗎?

不過很快林安兒就明白了, 為何這些人要看鷂子翻身, 也明白這女的為何會扭怩作態。

因為這鷂子翻身特馬太好看了。

這女的穿著身大紅的裙褂, 站在地上時嚴嚴實實, 看不出有何不同。 可當她騰空而起翻跟頭的時候, 好看的就來了。

上身的褂子向上翻起, 露出大半截白嫩嫩的小蠻腰, 再一動彈, 又露出半個**, 這還不算, 身上的大紅裙子翻騰起來, 兩條白花花的腿淩空飛起。

全場譁然, 一個鷂子翻身還嫌不夠, 還要再來幾個, 那女的全沒有方才的扭怩,

就那麼翻啊翻, 露啊露, 好不熱鬧。

胸口碎大石的小夥子已經站起來, 端著銅盆圍著全場討賞錢, 可是這幫人給錢的興致全沒有看露肉來得高, 要麼不給, 要麼頂多給上一兩枚銅錢, 看得林安兒好心酸。

她身上沒帶錢, 跟著金玖出來根本就不用帶錢。 林安兒看著已經香汗淋漓的女子, 有點不好意思。

她正想鑽出去找金玖要錢, 卻見場上起了變化。

只見眼前一花, 一條人影嗖的一聲, 從她頭頂飛過去, 穩穩地落在那個女子面前, 猿臂一伸, 嘩啦啦一響, 一條鐵鍊向那女的兜頭套去。

這是大庭廣眾之下, 這女的雖是露這露那的, 可被人這樣公開調戲挺嚇人的。

林安兒就給嚇了一跳, 那女的卻沒有害怕, 只見她身子忽地一閃, 鐵鍊套了個空, 那女的抽身就要跑, 那人自是不依, 手中鐵鍊向那女子攔腰攻去。

這時那兩個小夥子也抄起傢伙向那人攻去, 可那人一條鐵鍊使得滴水不漏, 三個打一個, 竟然打個平手。

這人剛出現時, 大家還以為這是來砸場子的, 可是看他們打得好看, 有人便以為這是賣藝的特意安排的一出好戲——三人對打。

人群裡的叫好聲此起彼伏, 三人對打雖然沒有大姑娘露肉好看,

可這三個人表演真實, 一拳一腳倒像是拼命一樣, 真好看啊。

林安兒沒有鼓掌, 也沒有叫好, 因為她認出來了, 這個使鐵鍊的人是鐵鷹!

只有捕快才會把鐵鍊當武器, 鐵鍊的作用不僅僅是打人, 更主要的是捆人。

能讓名捕鐵鷹親自動手的, 不是巨盜就是悍匪!想不到眼前這三個年紀輕輕的人, 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

若是尋常小姑娘這個時候可能早就嚇跑了, 可林安兒不尋常啊, 她還沒見過捕快抓人呢。

她就差搬個小板凳嗑著瓜子看熱鬧了, 根本忘了這裡可能會有危險。

說時遲那時快, 危險來了。

也不知道從哪裡就伸出一雙手, 一下子就揪住了林安兒的小脖子, 然後她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喊道:“姓鐵的, 你若再不停手, 老朽便掐死這個小女娃!”

林安兒心裡咯登一聲, 完了, 老紙變成人質了!

鐵鷹冷冷一笑, 手中鐵鍊卻並未停滯, 一招一招攻向那三個人。

“姓韓的, 虧你成名這麼久, 用個小女娃來威脅我, 這算什麼本事, 有膽的就放馬過來, 老子三個是打, 四個也是打!”

林安兒給鐵鷹點個贊, 這才是真漢子。

直到這個時候, 圍觀群眾們才明白, 原來這不是演戲, 這是真打啊, 媽啊, 快跑啊~~

金玖和孔毓涵正在外面等著林安兒,

卻見人們作鳥獸狀四散跑開, 亂作一團。

金玖扯住一個老頭問道:“出了什麼事了?”

“快跑吧, 裡面在打架, 把個小女娃抓住掐死了!”

你老這什麼眼神啊!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