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三二章 真性情(二更)

從花子塢回來的路上, 孔毓涵的臉上便看不到笑容了。 他的性子原就清冷, 也就是對金玖和楊夢旖還熱乎一些, 此刻就更是雪上加霜了。

林安兒好奇, 歪著腦袋想多看幾眼, 被金玖拉到一邊。 孔毓涵和楊夢旖的事, 那是他們自己的事, 別人最好都不要摻和。

孔毓涵感激地看向金玖, 他現在最不想別人問這問那。 他心裡如萬馬奔騰, 淩亂不已。

楊夢旖今日終於對他表白了, 但表白也就意味著讓他徹底斷了心思。

衍聖公府不會接納楊夢旖, 而楊夢旖又是世上最單純最善良的女子, 她當頭棒喝, 點醒了他,

她愛他, 所以才不能讓他做個不忠不義之人, 他又怎能有負於她呢?

罷了, 罷了!

既然心悅於她, 就不應拖累她, 不能娶她, 就更不應死纏爛打毀她清譽。

其實吧, 衍聖公府列祖列宗還應感謝楊夢旖, 多虧她煞費苦心演了一出苦情戲, 才讓孔毓涵徹底斷了這份心思。

楊夢旖的目的達到, 但也有件事出乎意料, 讓她後悔向孔毓涵表白太早。

孔毓涵心情複雜, 又不想再面對楊夢旖, 便想提前離開蘇鎮, 金玖看出他不對勁, 當然不放心, 便帶著林安兒和孔毓涵一起走了。 至於楊夢旖, 既然孔七要躲著她, 她當然不能和他們同船回京城, 只好眼巴巴地錯過了一個和金玖相處的機會, 自己坐船回去了。

少了一個楊夢旖, 林安兒的心情好了, 孔毓涵也沒有那麼尷尬。 金玖也落得輕鬆。

面對沿岸湖光山色, 孔毓涵又開始讀書, 書中自有黃金屋, 書中自有顏如玉。

他們從京城出來時還是四月, 此時已是六月裡。 天氣有些微熱, 但並不暴曬, 再加上江上清涼, 坐在船中觀景還是很安逸的。

“金哥哥, 你快看, 那不是端木瞳嗎?”

林安兒眼尖。 總能看得很遠, 況且這次連金玖也看到了, 不遠處一隻竹筏, 竹筏上站著兩個人, 一老一少。

老的就是那日的韓老頭, 少的就是端木瞳。

傳說中端木瞳善於易容, 這次她用的就是上次小葉寺時的那張臉, 也不知道這是真臉還是假面具。

林安兒看到了端木瞳, 也就看到了韓老頭。 她臉上的驚喜立時沒了, 取而代之的是憤怒。

上次就是被這個死老頭掐住了脖子, 險些活活掐死。

金玖面色凝重, 對身旁的刀子點點頭。 然後拉了林安兒進了船艙。

他不想招惹事非, 況且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真若出了意外。 搞不好就會沉屍江底。

林安兒還想去報掐脖子之仇, 無奈她也知道自己別說不是韓老頭的對手, 就是端木瞳她也打不過。

三人剛進船艙, 就見竹筏之上已是起了變故。

端木瞳忽然揮劍向韓老頭砍去, 韓老頭就像背後長了眼睛, 身子一晃便躲過這一劍。 繼而向端木瞳連擊三掌, 端木瞳偷襲未成。 並不慌亂, 攸的躍起。 而就在她一躍之間, 腳下的竹筏忽的從中間裂成兩半, 幾把明晃晃的長刀露出水面, 水下有人!

幾個黑衣人從水下躍出, 刀刀攻向韓老頭, 刀法淩厲, 每一刀都是致命的招式。

林安兒和金玖躲在船艙裡, 透過窗子向外觀看, 顯然端木瞳和那幾個黑衣人是一起的, 端木瞳和韓老頭經過這裡,

先是偷襲, 偷襲不成便由早已埋伏在此的黑衣人圍攻。

“我原以為端木瞳和韓老頭是一路的, 沒想到他們還有仇啊。 ”林安兒這次出來算是漲姿式了, 在京城哪能遇到這麼多稀奇古怪的事啊。

她忽然想起刀子, 刀子也是江湖人, 他或許會知道韓老頭的來歷吧。

“刀子?”

“大少奶奶不要問, 我不認識那姓韓的。 ”

咦, 刀子也不認識, 可那韓老頭看上去武功很高的樣子, 端木瞳和那幾個黑衣人一起也不能把他拿下。

就這麼兩句話的功夫, 端木瞳身上已經掛彩, 黑衣人中有一人已被打落水中, 韓老頭手如鷹爪, 冷笑:“端木瞳, 你老老實實跟本座回去, 本座幫你打發那些鷹爪孫, 到時念在一場師門的份上, 幫你在皇子面前求情, 否則憑你的身手, 即使能從本座手中逃脫, 鐵鷹也不會放過你!”

端木瞳仰天長笑:“姓韓的, 別拿吳皇子嚇唬姑奶奶, 他如今已是喪家之犬, 你為他賣命, 最終也會如大師兄那樣丟掉性命, 我既在五年前便反出門牆, 便不會回頭, 他現在手裡沒有人手, 才會重用你, 若忠義十三鷹尚在, 又怎會找尋我這個逆徒, 你就不要再多說廢話, 我們幾個寧肯被鐵鷹抓住, 也不去給逆臣賊子做走狗!”

林安兒徹底明白了, 原來端木瞳也是忠義門的, 但五年前她便反出門牆, 自立山頭了。 去年忠義門出了變故, 門主和吳皇子反目, 忠義十三鷹也分成兩派, 而後備力量十三小鷹最終也反了, 林劍雲的大軍掃蕩了忠義門, 門主王忠押回京城斬首示眾, 吳皇子卻陰差陽錯逃出生天。

那日他被扔到屋外, 大家再去看時, 人已不在, 顯然是被忠義門的殘餘們救走了。

現在他重起爐灶, 人手不夠, 便想到當年反出門牆的端木瞳, 便派韓老頭抓她回去。

在廟會上, 韓老頭抓了林安兒當人質威脅鐵鷹, 並非是他是端木瞳的幫手, 而是不想讓鐵鷹抓住端木瞳, 他還要帶端木瞳到吳皇子那裡覆命。

今天端木瞳落到他手中, 估計是假意答應去見吳皇子了, 趁韓老頭放鬆警惕便想攻其不備, 還暗中有了埋伏, 沒想到合幾人之力, 仍然不能把韓老頭置之死地。

金玖的太陽穴噗噗直跳, 好在那日沒有露出名號, 否則被韓老頭知道林安兒就在這裡, 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他已經從林安兒那裡得知吳帝藏寶圖的事, 也知道忠義門抓林安兒並非完全是想要報仇, 而是為了藏寶圖而來。

如今吳皇子重起爐灶,

一切都要從頭開始, 他不但缺人手, 更缺經費, 只要讓他抓住林安兒, 林家和金家即使找不到藏寶圖, 也會傾兩家之力, 湊一大筆銀子給他。

這種瘋狗還是退避三舍, 躲得越遠越好。

“刀子, 姓韓的武功你也看到了, 可有勝算?”金玖沉聲問道。 既然韓老頭如今是吳皇子仰仗之人, 那不如就把他拿下, 砍斷吳皇子一條臂膀, 他想再做惡也就更難了。

金玖出身商賈, 自幼便得父親教誨, 遇事能避則避, 但若避不開,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林安兒看到刀子的瞳孔又在收縮, 這是她第二次看到刀子有這樣的表情, 上一次是他見到端木瞳的時候。

“即使打不過, 我也要殺了他!”

說這話時, 刀子已經飛了出去!

也不過頃刻之間, 刀子和韓老頭已經鬥到一起, 林安兒終於明白刀子為何叫刀子了, 原來刀子才是他真正的武器!

只是這武器他一般不拿出來給人看到, 刀子一旦出刀, 必將血刃!

“金哥哥, 我猜刀子肯定還有別的身份, 你知道嗎?”

“我已花錢把他的身份洗白了, 他現在只是我的隨從。 ”

凡事若是不提錢, 金大少就不是金大少了。

在金大少眼裡, 只要能用錢擺平的事, 那就統統是小事。

金剛經都能高仿, 別的事更好說了。

端木瞳和她的人當然不能坐視不理, 看到這突如其來的幫手, 端木瞳立刻抖起精神, 揮劍上來, 她已經受了重傷, 鮮血淋漓, 那幾個黑衣人也全都帶傷, 可他們依然鬥志昂揚。

林安兒和金玖也只是聊了幾句, 刀子和端木瞳便占了上峰, 趁韓老頭略一分神, 刀子一刀削下了他的腦袋!

林安兒驚呼一聲, 金玖把她的頭埋進自己懷裡, 不讓她再看。

什麼小飛俠小俠女, 不過就是個十二歲的小女孩, 她也會害怕。

這是真的殺人啊, 不是拍電影, 不害怕那就是棒槌!

江上的那幾個人都是熟練工, 三兩下就將韓老頭的屍身處理乾淨, 至於他們是如何處理的林安兒就不知道了, 等她再抬起頭來時, 刀子又像標槍一樣站在金玖身後, 而江面上風平浪靜, 什麼都沒有留下。

“端木瞳呢?”林安兒對這位女俠很感興趣。

“走了。 ”金玖淡淡道。

“女中豪傑, 巾幗不讓鬚眉也!”無限感慨的竟然是孔七公子, 方才江上大戰, 他也放下手中書本跑來觀看。 孔七公子見多了大家閨秀, 如端木瞳這樣的女俠還是第一次看到。 其實上次他也在小葉寺內, 卻未能得見俠蹤, 今日一看, 果然歎為觀止。

“昔日紅拂女想來也不過如此, 這位端木姑娘敢愛敢恨,

不與逆賊為伍, 可敬可佩, 真性情也。 ”

林安兒和金玖面面相覷, 怎麼覺得這味道有些不對, 春天已經過去了, 某人又發情了?

“端木女俠是欽犯啊, 孔七哥哥你千萬不要動情, 否則楊姑娘會不高興的。 ”林安兒好心提醒, 只是這份好心有些小黃鼠狼安慰小雞的感覺。

孔毓涵瞪她一眼, 對金玖道:“管好你家媳婦!”

額!

一一一一(未完待續)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