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五一章 回去(一更)

金老太太給金明珠送去的幾個丫鬟婆子站成一排, 等著汪氏和路氏提問, 王婆子也過來, 站在一旁。

“我家小姐原本正和楊姑娘在雅間裡吃飯, 婆子我看到王媽媽在大堂裡, 就進去告訴我家小姐, 我家小姐就告訴我們幾個, 先由她假裝肚子疼, 再讓我們幾個一口咬定, 是王媽媽推搡她動了胎氣。 ”

金明珠花容變色, 她想不到她的人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賣她, 可她卻無法反駁, 這番話她確實說了, 而且是當著所有人的面說的, 即使這個婆子不指證, 其他人也都聽到了。

“我們陪著小姐出去時, 王媽媽沒在大堂裡,

小姐支開其他人去找王媽媽, 原本是想趁著沒人假裝摔倒, 反正也沒人看到, 就推到王媽媽身上。 可是婢子年少不懂事, 剛好看到楊姑娘經過, 就和楊姑娘打招呼, 剛好這時有人從酒樓裡出來, 王媽媽就在那些人後面, 也走出了酒樓, 我家小姐看到王媽媽, 忽然就往地上摔去, 婢子想過去扶她, 卻被正好經過的醉漢撞了一下, 也摔倒了。 ”

先是那個婆子, 現在又有阿柳, 金明珠想要汙陷他人在先, 又自導自演摔倒小產在後, 最可怕的是, 這些人證都是她自己的人!

這一刻, 她的豬腦袋終於想明白了, 並非路氏好心讓金家送來的人伺候她, 而是為了給她作證!

“三嫂, 她們合起夥來汙陷我!你要給我作主啊!”

汪氏憐憫地看一眼金明珠, 她可不是金明珠這樣的渾人, 自從踏進孫府大門, 她就知道這當中有蹊蹺。 她也知道金明珠雖然不可能完全無辜, 但憑自家小姑子的腦袋, 也沒有這麼多的心眼, 不論是金明珠, 還是她肚子裡的孩子, 全都是讓人算計了。

路氏要對付的不僅僅是金明珠, 還有她肚裡的孩子, 孫家已有嫡出的兩子兩女, 不需要金明珠再生個庶子錦上添花, 做眼中釘。

所以, 路氏決不會讓這個孩子生出來,

哪怕是從一出生就抱到她身邊養大, 認她為母, 她也不允許。

在孫府, 路氏才是當家主母, 孫伯年的正妻, 子女們的嫡母。

汪氏清楚, 單以金明珠自損孫家骨肉這一條罪名, 就夠把她轟出家門的。

金家有錢養女兒, 金明珠是金老太太的掌上明珠, 可是因為她為妾的事, 金家人早就不把她放在眼裡, 如果她再被孫家轟回去, 即使金家那些長輩看在金老太太的面子留下她, 金玖也決不會答應, 金明珠若是回到金家, 她的結局就是被送到家庵, 青燈古佛了卻殘生。

金明珠沒嫁的時候, 從沒將兩個嫂子放在眼裡, 汪氏又裝了一副老實相, 金明珠沒少欺負她, 可是若她帶了金明珠回娘家, 金老太太肯定把所有的憤怒強加到她頭上。

汪氏也只略微沉吟, 便有了主意:“這些死奴才自己照顧主子不當, 害得主子小產, 卻又怕擔起嚴任, 反而反咬一口, 就你們這套說辭, 非但我不會相信, 大太太更不會相信, 你們也就是沾了小姐的福來到孫府, 若還是在自家, 我就打爛你們的嘴, 再讓人牙子賣到山西礦裡去。 ”

路氏知道這位金家三奶奶是個厲害茬子, 當即笑著打圓場:“三奶奶別生氣, 讓這群下賤坯子氣壞身子不值得,

她們今日敢說妹妹的事非, 明日就敢沖著我來, 來人啊, 把這幾個死奴才拉下去, 給我掌嘴!”

汪氏如此說, 無非是想替金明珠挽回局面, 讓她老老實實去莊子, 千萬別讓孫家寫了放妾書休回家去。

路氏當然也明白汪氏的心思, 她也不想把金家弄得太難看, 畢竟這一代金家的族長是金玖, 金玖是驍勇侯府的女婿。 她讓這些下人做證, 無非就是堵上金家的嘴, 讓他們在這件事上沒臉再為金明珠出頭。

可金明珠卻並看不透這兩個婦人的彎彎繞, 見汪氏怒斥這些奴才, 路氏又下令處罰, 便以為自家占了理, 重又叫囂:“三嫂你要給我撐腰, 她們這是賊喊捉賊, 從主子到奴才沒有一個好東西!”

汪氏都為金老太太捉急, 那麼一個有心機的娘怎麼就生了這樣混蛋的女兒!

“四妹妹沒了孩兒, 是急火攻心, 這才說了渾話, 大太太莫要和她一般見識, 念在她年青不懂事, 就別計較她這些渾話了。 ”

路氏笑得雲淡風輕, 對汪氏道:“三奶奶此言差矣, 我把你家妹子當親妹妹看待, 又怎會為了一兩句話就記在心上, 我已經讓人把妹妹在莊子裡要用的東西全都準備好了, 三奶奶看看可還有短缺,

我在讓人去添置。 ”

汪氏連忙借坡下驢, 笑著道:“不用看了, 大太太準備的一準兒都是最好的, 我這就回去, 問問老太太可還能要給四妹妹帶著的, 備齊了先給送到府裡來, 再辛苦大太太派人多跑一趟, 把東西給四妹妹送到莊子裡。 ”

汪氏這番話說的極有學問, 路氏準備些什麼, 她不會去看, 金老太太給女兒送的東西, 也要經過路氏的手交給金明珠, 換句話說, 金明珠這個人就交給路氏, 任她處置!

金明珠當然不同意:“三嫂你糊塗了, 把我的東西交給她, 她一定會在裡面撈一筆。 ”

汪氏正色道:“四妹妹糊塗了, 大太太出身名門, 何等高貴, 怎會貪那等蠅頭小利, 況且老太太給四妹妹的, 想來也無非就是些藥材穿戴, 孫家怎麼貪那些玩意兒, 四妹妹快些收拾一下, 早些去莊子養病才好。 ”

汪氏離開孫府, 沒回金家老宅, 而是先去找金玖。

林安兒和金玖都在老號, 汪氏便把金明珠的事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把林安兒都給聽傻了。

秦夫人教過她身為正室要學的東西, 其中就有如何管理夫君的妾室, 可她從來沒有放在心上, 今天聽了路氏的英雌事蹟, 林安兒大開眼界!

她雖然很討厭金明珠, 可楊夢旖的親娘這麼狠,

她開始同情金明珠了。

把金明珠送到莊子也就算了, 連她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放過, 林安兒於心不忍。

但金玖卻沉著臉, 金家出了一個給人做妾的嫡女也就罷了, 沒想到還這樣不安生, 金明珠雖是金家女兒, 但她給人家當了妾室, 想回娘家是不可能了。

“三嬸請轉告老太太, 若是她心疼四姑姑, 可以自己把人接回來, 但四姑姑是再也不能踏進金家一步, 否則祖父泉下有知, 也不會答應。 ”

汪氏之所以連金老太太都沒見, 直接來找金玖, 就是想探探金玖的意思。 眼下金玖說得很明白, 你金老太太可以心疼閨女, 貼補她, 這都可以, 但和金家無關, 你把她接回來, 金明珠也不再是金家人了。

金老太太打死也沒想到, 會有那麼一日, 那個隨手就能捏死的傻小子會騎到她的脖子上, 金炳善發配, 女兒又在婆家受苦, 金玖卻又把金炳禮派到山西, 堂堂長房, 就只有金玖一人說了算, 她連個能頂門定居的人都沒有。

金老太太可沒有金明珠那麼笨, 她知道眼下的事不能強求, 沒過幾日, 便請孫家出了放妾書, 把女兒從莊子裡接了回來。

金老太太當然沒敢讓金明珠回到金家老宅, 縱然她是一千一萬個想讓女兒留在身邊,

她也不敢去做!

金家上上下下幾百雙眼睛在盯著, 今天她敢讓金明珠回家, 明天金玖就能慫恿上一群金家的二流子拿著大棒子上門轟人, 況且, 汪氏哭得快要昏過去了, 她的女兒還沒有許配人家, 若是被人知道金家的嫡女做妾被人轟出來, 別說是她的女兒, 就是整個金家的姑娘也別想再有好親事。

汪氏的女兒都是金老太太的骨肉, 另外金炳善也有兩個女兒金玲和金巧, 這幾個女孩都還沒嫁呢, 汪氏說的對, 金明珠的事情肯定會影響金家姑娘的親事。

在離京城百裡外的方鎮, 有金老太太的一個遠房親戚, 金老太太就讓人把金明珠送到了方鎮, 又拿了一筆銀子把她安置下來, 這才算松了一口氣。

經此一事, 金老太太又一次原氣大傷, 足足幾日沒有下床。

祖母病了, 金玖做為長孫當然要回去看望, 再則, 他長年住在外面, 難免有些風言風語, 說他不孝, 他也知道這個時候最好是搬回老宅, 可他也知道, 林安兒定是不想回去。

自從八歲至今, 林安兒很少回金家老宅, 每次回去都像是去受罪一樣。

玉娘懂事, 看到眼下的形勢, 就知道小姐和姑爺怕是不搬回去不行了。

“小姐啊, 玉娘知道你在婆家住得不順心,

可總不能讓姑爺為難吧, 再說老太太身邊除了三奶奶也沒有別人了, 她又那麼大歲數了, 咱們還能讓她懲治了, 玉娘和我家那口子說去, 跟著小姐一起回去住上一陣子。 ”

林安兒一個頭有兩個大, 她是真心不想搬回老宅, 她如果堅持不去, 金玖絕對不會強迫她, 可只讓金玖一個人回去, 好像挺不仗義的, 林安兒最終決定, 和金玖一起回去!

一一一一

現在才知道兩章合一很不好, 所以從今天開始, 十三恢復單章更新, 晚上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