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五二章 高人(二更)

雖然林安兒主動告訴金玖, 她決定和他一起搬回老宅, 金玖還是覺得挺對不起她的, 自家媳婦在那裡住著不開心, 他當然知道, 可他身為族長, 又是長孫, 金老太太再可恨, 也是他名義上的祖母, 眼下孤苦伶仃又病著, 他卻帶著媳婦住在外面, 早就有人在背後說三道四了。

林安兒看著已經結了花骨朵的石榴樹, 戀戀不捨。 這幾棵樹還是剛住進來時, 金玖讓人給她移來的, 五年過去, 早就枝繁葉茂,夏日裡榴火滿枝, 秋日裡碩果累累, 她常常在樹下站著, 看著滿樹的果子傻笑, 以後回到老宅, 就看不到這些石榴樹了。

金玖不知何時站在了她的身後, 柔聲道:“只是暫時搬過去, 並非再也不回來, 離得又不遠, 你想這裡了, 隨時就回來。 ”

看著林安兒依依不捨的小模樣, 金玖想笑, 連園子裡的石榴樹都捨不得, 你還想私奔?恐怕還沒有離開京城, 就開始想家了。

石榴樹不能帶走, 小紅當然更不能帶走, 小紅就是林安兒的小紅馬。

林安兒抱著小紅的腦袋親了又親, 雖然有馬倌, 可她每日都會跑過來親自給小紅喂草料, 小紅不但是她的寵物, 更是她的小夥伴。

金玖含笑搖頭, 他何時才能熬到小紅的地位, 能讓媳婦又親又吻。

金大少默默為自己點根蠟, 這個時候, 還是做個安靜的美男子, 讓林安兒和小紅臨別秋波吧。

金老太太看到金玖和林安兒回來, 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在她心裡, 兒子金炳善是被金玖陷害的, 女兒金明珠則是被林安兒害的, 總之, 這小倆口就是害她兒女的罪魁禍首。

金炳善和周氏當年加害金玖偷走林安兒的事, 她全都知道, 她甚至知道另一件就連金玖也還沒有查出的事, 但她毫無愧疚, 反而把子女的倒楣事全都強加在金玖和林安兒頭上。

其實金炳善是被金玖陷害, 林安兒卻沒有插手金明珠一絲一毫,

金明珠的事雖有楊夢旖一手促成推波助瀾, 但和她自己的性格也是有關係的。 性格決定命運, 這句話從來就不會假。

倒是東府的明氏, 得知金玖和林安兒搬回來, 立刻讓人送來請柬, 讓林安兒到東府聽戲。

自從那年在東府, 明氏關於金剛經的事, 試探過林安兒之後, 明氏就感覺林安兒對她不如以前親厚了。

當年, 整個金家最善待林安兒的就是明氏, 林安兒對明氏也很親昵, 可現在她長大了, 懂得察言觀色, 上次明氏和她打聽金剛經, 她覺得有些不應該, 卻並沒有告訴金玖。

如今金剛經已經找到了, 想來以後也不會再有人找她問起這件事了, 林安兒沒有拒絕明氏的邀請, 讓人備了禮品, 帶著玉娘和幾個丫鬟, 去了東府聽戲。

路過福滿園時, 她驚詫地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咦, 那不是楊夢旖嗎?

以往楊夢旖和金明珠交好, 常來金家老宅, 現在金明珠不在京城了, 楊夢旖仍然去福滿園, 或許她只是去探望金老太太吧, 林安兒倒也沒有多想。

林安兒並不知道, 楊夢旖並非自己來的, 她還帶來了刁氏。

金老太太見過刁氏, 看到她有些吃驚, 問楊夢旖:“你這孩子怎麼把她也帶來了, 讓玖哥兒和林丫頭看到,

那可非同小可。 ”

楊夢旖便把刁氏改了身份的事說出來, 且, 進園子時, 刁氏是蒙了面紗的, 大成雖然民風開放, 但也有些女子出門時是戴著面紗的, 這也並不稀奇。

金老太太見楊夢旖帶著刁氏一起來, 就知道必然不是來探病這樣簡單, 一問之下, 刁氏連忙賠笑道:“婆子和我家男人都是跑江湖的, 認識的人難免雜了些, 前幾日洽好遇到先前的一個姐妹, 她告訴婆子, 京城裡來了一位高人, 不但通陰陽懂風水, 還能開壇做法驅小人, 比起水月寺那些只會收香火錢念佛經的尼姑高明許多。 咱家四小姐紅顏薄命遇人不淑, 保不准就是被小人害的, 老太太若是相信這個, 婆子就托那個姐妹請這位高人過來看看。 ”

金老太太雖然陰損狡詐, 但平日裡卻篤信神佛, 兒女們出了這麼多的事, 就是刁氏不說, 她也想找人來做場法事。

“你說的那個高人可靠嗎?可別是騙子。 ”

刁氏笑道:“老太太您只管放心, 這位高人以往嫌京城人太多, 擔心影響了修行, 便只在京城以外的地方開壇作法, 說起來, 這位天青上人, 信徒沒有一萬, 也有八千了呢, 我那姐妹已追隨上人有一陣子了, 這才能有面子請他過來呢。

聽聞這位高人這樣出名, 金老太太不由神往, 其實她現在是有病亂投醫, 別說是這樣出名的一位高人, 就使路邊算命瞎子的話, 她也要聽聽清楚。

楊夢旖沒有見過這位天青上人, 她也是聽刁氏說的, 但楊夢旖從不信鬼神之說, 除了她自己, 她誰都不信。

但是金玖曾那樣對待她, 林安兒又令她恨之入骨, 她就想讓他們好過。 金老太太想請天青上人, 肯定是用來對付金玖和林安兒, 有這樣一把鋒利的刀, 楊夢旖肯定要幫她磨磨刀什麼的。

林安兒正在東府聽戲, 她可沒想到有人正在處心積慮禍害她, 其實就算她知道, 也不會這個當回事, 林大小姐肚子裡面能撐船。

明氏一雙妙目看向她, 含笑問道:“安丫頭, 你可有日子沒來三祖母這裡了, 姑娘大了, 心思也多了。 ”

林安兒嘿嘿笑笑, 沒有搭腔, 倒是一旁金炳興的媳婦笑道:“婆婆您是多慮了, 安丫頭這一年來遇到這麼多的事, 先是被人懷疑身份, 接著金剛經的事就鬧到祠堂裡去, 玖哥兒又是個疼媳婦的, 肯定是把安丫頭藏起來, 免得她再被人欺負。 ”

林安兒連連點頭:“是啊是啊, 金哥哥擔心我年紀小不懂事, 被人欺負了, 就讓我住在別館裡, 哪裡也沒去。 ”

明氏微笑:“如今金剛經的事塵埃落定,

三祖母也不會再找安兒打聽了, 安丫頭不必再避諱, 要常來走動。 ”

明氏主動提起上次打聽金剛經的事, 林安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個時候五年之期已近, 金玖又是個把什麼都藏在肚子裡, 三老太爺關心, 讓明氏來試探她, 這也無可厚非。

想想多年來明氏對她的維護, 相比而來, 上次的事真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林安兒覺得自己被金玖傳染得挺小氣的, 外加杯弓蛇影, 果真是好的不學, 專學壞的。

林安兒本就不是小家子氣的人, 既然明氏把那件事說開了, 她樂得心無城府。

從東府回來, 林安兒心情舒暢, 就連搬回老宅的無奈也沖淡了。

金玖沒讓她回到以前住的小跨院, 把她的東西全都搬進金滿園, 兩人單獨在外面住了五年, 除了他們自己以外, 別人早把他們當成真正的夫妻了。 更何況金玖既然搬回金滿園, 和方姨娘瓜田李下甚有不便, 但有林安兒一起住, 那就沒事了。

林安兒現在住的地方, 就是她小時候練功的那個小院子。 院子裡只有幾間屋子, 卻足夠她和乳娘丫鬟們住著, 而且最重要的, 這個院子和金玖的院子只有一牆之隔, 當年為了偷偷練功,

金玖還讓大鳳找人暗地裡加了一道暗門, 也就是說, 這兩個院子是互通的。

於是當天晚上, 金玖便忽然間出現在林安兒面前, 這個時候, 林安兒就明白那道暗門的意義了, 這廝早在五年這前, 就留下殺招了!

“楊夢旖來看過老太太, 聽說她身邊還有一位蒙著面紗的女子。 ”

金老太太能在金滿園佈滿暗線, 金玖也就能在金老太太身邊安置奸細, 在金家, 不學會三十六計還真活不下去。

林安兒也看到楊夢旖了, 但她沒看到楊夢旖身邊的刁氏, 當然了, 她和金玖打死也想不到, 刁氏已經成了楊夢旖的手下。

“你祖母有什麼事嗎?”

金玖無奈:“倒也沒什麼大事, 好像正準備請高人開壇作法, 收了咱們吧。 ”

林安兒噗哧一聲笑出來:“和我沒關係, 是收了你這只孫猴子, 壓到五指山下麵。 ”

“咦, 我還以為高人要來對付你呢, 你才是小妖精。 ”

林安兒心裡美滋滋的, 前世她可羡慕那些被稱為小妖精的女人呢, 沒想到現在也有人這樣稱呼她了, 進步了有木有!

金玖當然不會放過他的小妖精, 拉著她的小手去看月光光。

當然啦, 金大少說坐在屋頂上看月亮是最美的, 可他還要搬梯子上去挺煞風景的。

話外音:媳婦, 你抱著我飛上去吧!

林安兒沒有客氣, 攬住金玖的小蠻腰, 嗖的一聲, 真的上房了。

那一刻, 金玖覺得吧, 找個這樣的媳婦真的不錯, 至少能省下買梯子的錢。

兩人坐在房頂上, 看著黃燦燦的月亮和漫天星斗, 也看到月光普照下的一條身影。

方姨娘。

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