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五三章 月下無美人(一更)

這個時辰, 方姨娘沒在自己的院子裡, 卻在花園中轉悠。

金滿園早前是金老太爺和金老太太住的, 金炳文當家後, 金老太太搬進福滿園, 這裡便由金炳文一家居住, 因此, 金滿園是整個金家老宅最大的一處園子, 除了幾處跨院, 還有一個小花園, 花園裡有幾隻陶瓷大缸, 裡面養著金魚和睡蓮, 方姨娘就站在一隻大缸前面。

林安兒和金玖坐在高高的屋脊上, 居高臨下, 可兩人卻是一頭霧水。

深更半夜的, 方姨娘跑來花園裡看金魚, 她還挺有情調的。

方姨娘當然不是有情調的人, 她一定是有事, 不可告人的事!

給金魚驗屍?魚缸藏屍?把屍體搓成肉丸子喂金魚?

林安兒的腦袋閃過幾個念頭, 每一個都和屍體有關, 這也不怪她惡趣味, 誰讓方姨娘是法醫呢?法醫的工作當然不僅僅是驗屍, 可林安兒前世讀書不多, 在她心裡, 想到法醫就想到屍體。

方姨娘就那樣站在魚缸前, 一動不動, 她身姿窈窕, 月光灑在她身上, 如同籠著一層輕紗, 這本應是極美的一副畫面, 但經過林安兒大腦的加工, 卻顯得無比的詭異恐怖。

月下無美人, 只有鬼!

林安兒天不怕地不怕, 她只怕鬼和死人!

所以她不寒而慄, 超級無敵女金剛一頭縮進金玖懷裡, 不敢再去多看下麵一眼。

可就在這個時候, 方姨娘動了。

她使出吃奶的勁兒正在推魚缸!

這些魚缸據說自金老太爺那時就在這裡了, 足有四五十年, 缸底深陷在泥土之中, 別說是弱質纖纖的方姨娘, 就是林安兒也推不動!

方姨娘推了幾下, 見那魚缸紋絲不動, 她轉身離開, 過不多時, 不知從哪裡找來一隻羊鎬, 掄起羊鎬開抬撬魚缸四周的花磚。

金玖和林安兒面面相覷, 方姨娘這是在幹嘛?

金滿園裡有值勤的護院, 夜裡會在園子裡四下轉悠, 但今天卻連個人影都沒有, 不但金玖起疑,

就連林安兒也覺得不對勁兒。

“金哥哥, 你雇的那些人都是吃白飯的?”

“當然不是, 這當中肯定有什麼差錯。 ”

“你說方姨娘在找什麼, 該不會那魚缸下面藏著屍體吧?”

金玖拍拍媳婦的小腦袋, 月黑風高, 咱別提屍體行嗎?何況這是我家啊, 家裡藏屍體?虧你想得出來!

別看方姨娘整日病懨懨的, 那都是裝出來的, 就看她掄羊鎬的勁頭, 絕不亞於莊稼地裡的農婦。

不到半刻, 方姨娘就在大缸旁邊挖了一個坑, 這個坑顯然直通魚缸下面, 她跳到坑裡摸索一會兒, 再出來時, 手裡拿著一隻箱子, 那箱子在月光下泛著冷冷的暗光, 像是紅毛國打造的洋鐵箱。

方姨娘把那個大坑用土填好, 再鋪上花磚, 又在花磚上踩了踩, 跳了跳, 這才滿意地提了鐵箱, 拿著羊鎬離去。

金玖和林安兒眼睜睜地看著方姨娘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林安兒忽然記起一件事, 上次她夜裡跳進方姨娘的院子時, 也是一片寂靜, 方姨娘裝神弄鬼, 可卻沒有驚動任何一個丫頭婆子。 今夜仍然如此, 整個金滿園內似乎只有他們三個喘氣的, 莫非除了主子以外, 其他人全都睡得一踏糊塗, 天塌下來也不知道?

世上當然沒有這樣巧合的事, 林安兒已經想到了一樣高端洋氣,

存在於傳說中的東西, 蒙汗藥!

方姨娘給園子裡的人下了蒙汗藥!

可她又一想, 這件事有些不可思議, 蒙汗藥用在普通的丫鬟婆子身上有效, 但是刀子那樣的老江湖卻是一嘗即知, 除了刀子, 金玖身邊還有幾個高手, 這些人個個身經百戰, 江湖經驗豐富, 憑藉一個方姨娘, 要撂倒這麼多人, 那是很不科學的。

林安兒胡思亂想的時候, 金玖已經站起身來:“媳婦, 抱我下去吧。 ”

囧!

金玖可沒覺得囧, 他很享受被林安兒抱著的感覺, 為了能經常被自家媳婦抱著飛來飛去, 他從這一刻發誓一定要保持身材, 萬一不小心長胖了, 媳婦抱不動了腫麼辦?

四周是死一般的靜, 所有的人全都在沉睡, 金玖和林安兒故意發出很大的聲音, 卻沒有一個人過來。

林安兒幸災樂禍, 金玖每年花那麼多銀子雇了那麼多保鏢, 方姨娘略施小計就全部放倒。 戲本子上的故事都是真的, 隨便一個穿越女就能征服一片時空, 方姨娘就是成功例子, 什麼大俠什麼高手, 方姨娘只需彈彈指甲, 你們就乖乖給我睡覺去!

最沮喪的當然是金玖, 他這人最是怕死, 眼前的一切讓他失去安全感, 所以他把整個身體都靠在林安兒身上:“媳婦,

保護我......”

好吧, 金大少當然是裝的, 只不過他也確實心塞。 方姨娘對他沒有惡意, 但如果換了另外的人, 別說是這滿園子的人, 就是他和林安兒也同樣小命不保, 任人宰割。

一盆冷水澆下去, 刀子立刻醒了, 他睜開眼就看到金玖和林安兒站在面前, 他一驚, 從地上彈了起來。

金玖怕死, 刀子一向睡在他在外間, 他不睡的時候, 刀子當然也不睡。 今天他拉著林安兒談情說愛曬月光, 而且就是在自己的屋頂上, 刀子不方便站在房檐下偷聽, 就站得遠了些, 忽然一股倦意湧上來, 他就靠在牆根上睡著了。

刀子羞愧不已, 他是老江湖了, 沒想到竟然招了別人的道兒, 即使金玖不罰他, 他也恨不能給自己ji巴掌。

其他幾個保鏢也被冷水澆醒, 大致情況和刀子是一樣的, 都是忽然間就睡著了, 有一個甚至還坐在馬桶上。

“這不是蒙汗藥, 也不是以前見過的任何一種***。 ”

這些人都是老江湖, 不論是下三流的雞鳴五鼓返魂香, 還是五夷女子的迷香毒, 他們即使沒見過, 可也聽說過, 但今夜他們碰上的, 卻不是這當中的任何一種。

當時金玖和林安兒在屋頂, 刀子就在牆根那裡站著, 其他人也是分部在四周,

他們全都招了道兒, 唯獨金玖和林安兒沒事, 你說這事奇怪不奇怪。

這種迷香無色無味, 防不勝防, 最奇特的是還能選擇性下毒, 別人不明白, 林安兒卻已經可以肯定, 這不是江湖上的任何一種***, 這是來自現代的科學技術!

可惜記憶中的那一世, 她只是個出賣體能的小吃貨, 方姨娘會的這些, 她不但不懂也沒聽說過。

林安兒敲敲自己的腦袋, 白白比別人多了一世的記憶, 可是記憶裡除了舞刀弄槍就是吃, 孟婆她老人家若是知道, 說不定氣得從船上掉下去。

“金哥哥, 他們全都活蹦亂跳, 看來這***也沒有後遺症, 可你說方姨娘為何捨不得用在咱倆身上呢?”

金玖很欣慰, 自家媳婦從小就比普通小孩聰明, 現在也不笨。

“你說呢?”他純粹是想考考她。

林安兒的大眼睛流光閃動, 嘻嘻一笑:“她想讓我們看到她做的事。 ”

聰明!

方姨娘既然能給牆根下的刀子施***, 她當然也能讓金玖和林安兒中毒, 可她卻沒有那樣做, 而是讓他們眼睜睜看著她挖了箱子走人。

“她既然想讓我們知道, 為何不直接說出來, 反而要故弄懸虛呢?”這一點林安兒想不明白, 金玖當然也想不明白。

他們兩人剛剛搬回金滿園, 而方姨娘卻一直住在這裡,

在此之前, 她有大把的時間取走箱子, 沒必要等著金玖和林安兒帶著一幫子人住回來, 她才想起把箱子拿走。

“金哥哥, 你猜那箱子裡會不是是屍體碎塊, 她先前埋在那裡, 那時園子裡也沒有幾個人, 現在咱們都回來了, 她擔心人多眼雜, 那些碎屍會被人發現, 這才連夜取走。 ”

這個想法倒也是合情合理, 只是你能不能別說那是屍體碎塊, 你就不能想想別的, 比如金銀財寶鑽石瑪瑙什麼的?

沒辦法, 只要是和方姨娘有關的, 林安兒都會自然而然聯想到屍體。

那只箱子裡究竟藏著什麼東西, 讓方姨娘急著取走?

林安兒想到了屍體, 金玖卻想到了金炳文, 他的父親!

他永遠也不會忘記, 那年方姨娘從莊子裡回來, 托了林安兒當中間人, 只想見他一面。

他雖然拒絕了林安兒, 但他卻真的和方姨娘見了面。

方姨娘從懷裡掏出一方羅帕, 只對他說了一句話:“這是你爹在世時, 讓我繡的。 ”

方姨娘的繡工並不好, 羅帕上的花紋甚是精糙。 金玖的母親李大奶奶針線繡花無所不精, 可金炳文卻沒讓自己的妻子繡, 反而讓方姨娘繡了這方羅帕。

羅帕上繡的既非花鳥魚蟲, 也不是福祿壽喜, 而是一道道連在一起的紋路。

金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 這是一幅地圖!

方姨娘把羅帕交給他就走了, 再沒有多說一句話。

金玖也沒有多問, 他根據楊夢旖設計的首飾圖樣, 把這幅地圖的紋路變成梅花纏枝的圖樣, 打造了一套頭面首飾。

其中一對耳墜子, 就在林安兒的耳朵上。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