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五八章 大事(二更)

傍晚, 林安兒托著下巴坐在碧桐院的石桌前等著金玖。 碧桐院是現在金玖住的院子, 他原本並不住在這裡, 而是住在金滿園裡最大的一處院落, 這次從別館搬回來, 他就讓人收拾了空置多年的碧桐院住了進來。

林安兒知道, 他之所以住進這裡, 只是為了那道暗門。 小時候林安兒偷偷練武, 金玖就讓大鳳把沒人住的一處院子收拾了, 給林安兒練功用。 那時大柱還是金滿園的管事, 看到金玖和林安兒常常躲到院子裡不讓別人進去, 便起了疑心, 三天兩頭派人在院子外面張望。 金玖便鑿了暗門, 和隔壁的碧桐院暗中打通,

有幾次大柱的人找了藉口突然闖進來, 林安兒便從暗門溜到碧桐桐院, 那些人只看到大鳳坐在院子裡做針線, 卻找不到金玖和林安兒的蹤影。

林安兒搬進金滿園, 就選了當年練功的小院子住下, 整個金滿園, 她感覺最親切的就是這裡了。

金玖給這裡取名“清妍院”, 並住進一牆之隔的碧桐院和她做伴。 他們尚未圓房, 金滿園裡到處都是金老太太的人, 金玖若是整日在清妍院出出進進, 肯定會讓人說三道四, 但從暗門出入就不同了, 不論是林安兒還是金玖, 他們身邊用的, 都是自己親信, 自不會有人多說什麼。

已過晚膳時分, 金玖還沒有回來, 林安兒等得直打盹兒, 紅霞過來問道:“小姐, 大少興許有應酬在外面吃了, 要不您先用膳吧, 小廚房做了水晶蹄膀、清炒蝦球, 這都是您喜歡吃的。 奴婢給您先擺上?”

林安兒搖頭, 金玖到現在也沒有打發人報信, 那就是肯定會回來用膳, 今天她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金玖。

她正在長身體, 這時早已饑腸轆轆, 看她不肯用膳, 玉娘心疼, 煮了一碗紅豆糯米粥端過來, 讓她先墊墊肚子。

林安兒幾口就把粥喝完, 玉娘笑道:“小姐當著姑爺的面, 可不能這個吃法。

林安兒淘氣地眨眨眼, 在金玖面前, 她從小就是這樣, 若是她換成在外面的樣子, 金玖保不准會以為她生病了。

直到天色全黑下來, 金玖才回來。 廊下點了羊皮琉璃燈, 紅霞和紅雲拿著小錘子正給林安兒敲核桃吃, 好不容易剝好一個, 林安兒很快吃完, 然後巴巴地等著再剝給她吃。

金玖看著好笑, 讓丫頭們下去開飯, 他拿起小錘敲起核桃來。

“金哥哥, 你怎麼才回來?”

“你還記得侯爺手下的幕僚, 那個叫喬禹的嗎?”

林安兒當然記得, 話說她還給喬禹和林宥兒撮合過婚事呢。

“他今天讓人約我出去, 他約的地方在城外, 一來一去三個時辰, 我便沒讓人回來給你送話。 ”

林安兒皺眉:“喬禹約你有什麼事?莫非是三堂兄的意思?”

金玖搖搖頭:“喬禹此人一向持重低調, 事事以侯爺馬首是瞻, 我起先也以為是三堂兄有什麼事不方便在府裡說, 才約我出城。 可到了地方, 才知道原來找我的人, 就只是喬禹自己。 ”

這時丫鬟們端了熱好的飯菜上來, 收拾了滿桌子的核桃殼, 把飯菜擺上來。 此時是初夏, 天氣還並不炎熱, 涼風透過來, 讓人神清氣爽。

玉娘讓人在石桌旁又持了兩盞羊皮琉璃燈, 把周圍照得通明。

金玖對玉娘道:“這裡不用伺候了, 你們都下去吧。 ”

玉娘知道, 姑爺和小姐是用私密話要說, 便帶著丫鬟們全都下去, 只留紅豆和紅霞在碧桐院等著吩咐, 其他人都回清妍院去了。 板兒和刀子也都退到廊下候著, 院子裡一下子空了出來。

金玖知道林安兒定是餓了, 夾了塊她愛吃的水晶蹄膀放到她的碗裡:“你先吃飯, 吃完我再說。 ”

十二三歲, 正是長個子長身體的時候, 金玖也是那個時候過來的, 自是知道林安兒現在就是只怎麼吃也吃不飽的小豬。

林安兒也只喝過一碗紅豆糯米粥, 吃了一把核桃, 這時她又餓了, 可是卻又好奇, 咬了口蹄膀, 便道:“你先說嘛, 不然我吃不下去。 ”

金玖好笑, 從小到大, 你哪有吃不下飯的時候, 天塌下來, 你也一樣能吃飽喝足。

“喬禹找我, 並非是三堂兄那裡有什麼事, 而是金家出了事。 ”

“什麼?”林安兒嚇了一跳。 金家的事喬禹怎麼會知道, 再說即使他知道了, 也不應該跳過林劍雲直接找金玖, 他是林劍雲的幕僚, 而金玖只是林家的外戚。

“其實這事我也沒有想通, 按理說他應先將此事告知侯爺, 而不應直接找我。 除了你和孔七胡鬧給他撮合親事那件事, 我不覺得他和我們有什麼交情。

林安兒聞言忽然眼前一亮, 腦海中如白駒閃過, 喬禹和金玖沒有交情, 但他和自己是有交情的。

雖然他一直不肯承認, 但林安兒卻能肯定, 喬禹就是喬子宏, 哥哥司空天野的結義兄弟!

英雄莫問出處, 喬禹如今前程一片光明, 想來是不想讓人知道他曾經在司空南夫婦手下做過小扒手小騙子, 改名換姓, 就連林安兒再三問起, 他也沒有承認。

既然喬禹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出身, 林安兒索性也就不再提了, 這是人家的隱私, 她就別再擴散了。 見金玖有疑惑, 便隨口道:“我曾經托他幫我找姐姐, 也算是有交情吧。 ”

這個說辭當然不能讓金玖相信, 但他也沒有多想, 繼續說道:“喬禹的手下扣住了一支鏢, 那支鏢原是金家從冀地遷西礦上運來的一批生金, 為了不被人注意, 這些金子是和些瓷器混在一起, 分裝在十隻大木箱之中。 喬禹親自驗了鏢, 除了五口箱子裡是瓷器和生金以外, 其餘五隻木箱裡裝的都是炸藥和火石!”

林安兒真的驚呆了, 這件事的確是大事, 難怪金玖不讓任何人聽道, 就連板兒和玉娘也要避開。

“冀地的金礦是不是你當日讓出股份的那個?”

當年金玖私下撤了狀子, 放走司空星, 為了堵住金家人的嘴,

他把遷西的一個金礦讓了出去, 那個金礦眼下由金家多人入股, 金玖在裡面只占了一隻小股。

林安兒聞言忽然眼前一亮, 腦海中如白駒閃過, 喬禹和金玖沒有交情, 但他和自己是有交情的。

雖然他一直不肯承認, 但林安兒卻能肯定, 喬禹就是喬子宏, 哥哥司空天野的結義兄弟!

英雄莫問出處, 喬禹如今前程一片光明, 想來是不想讓人知道他曾經在司空南夫婦手下做過小扒手小騙子, 改名換姓, 就連林安兒再三問起, 他也沒有承認。

既然喬禹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出身, 林安兒索性也就不再提了, 這是人家的隱私, 她就別再擴散了。 見金玖有疑惑, 便隨口道:“我曾經托他幫我找姐姐, 也算是有交情吧。 ”

這個說辭當然不能讓金玖相信, 但他也沒有多想, 繼續說道:“喬禹的手下扣住了一支鏢, 那支鏢原是金家從冀地遷西礦上運來的一批生金, 為了不被人注意, 這些金子是和些瓷器混在一起, 分裝在十隻大木箱之中。 喬禹親自驗了鏢, 除了五口箱子裡是瓷器和生金以外, 其餘五隻木箱裡裝的都是炸藥和火石!”

林安兒真的驚呆了, 這件事的確是大事, 難怪金玖不讓任何人聽道, 就連板兒和玉娘也要避開。

“冀地的金礦是不是你當日讓出股份的那個?”

當年金玖私下撤了狀子, 放走司空星, 為了堵住金家人的嘴, 他把遷西的一個金礦讓了出去, 那個金礦眼下由金家多人入股, 金玖在裡面只占了一隻小股。

林安兒聞言忽然眼前一亮, 腦海中如白駒閃過, 喬禹和金玖沒有交情, 但他和自己是有交情的。

雖然他一直不肯承認, 但林安兒卻能肯定, 喬禹就是喬子宏, 哥哥司空天野的結義兄弟!

英雄莫問出處, 喬禹如今前程一片光明, 想來是不想讓人知道他曾經在司空南夫婦手下做過小扒手小騙子, 改名換姓, 就連林安兒再三問起, 他也沒有承認。

既然喬禹不想讓人知道他的出身, 林安兒索性也就不再提了, 這是人家的隱私, 她就別再擴散了。 見金玖有疑惑, 便隨口道:“我曾經托他幫我找姐姐, 也算是有交情吧。 ”

這個說辭當然不能讓金玖相信, 但他也沒有多想, 繼續說道:“喬禹的手下扣住了一支鏢, 那支鏢原是金家從冀地遷西礦上運來的一批生金, 為了不被人注意, 這些金子是和些瓷器混在一起, 分裝在十隻大木箱之中。 喬禹親自驗了鏢, 除了五口箱子裡是瓷器和生金以外,

其餘五隻木箱裡裝的都是炸藥和火石!”

林安兒真的驚呆了, 這件事的確是大事, 難怪金玖不讓任何人聽道, 就連板兒和玉娘也要避開。

“冀地的金礦是不是你當日讓出股份的那個?”

當年金玖私下撤了狀子, 放走司空星, 為了堵住金家人的嘴, 他把遷西的一個金礦讓了出去, 那個金礦眼下由金家多人入股, 金玖在裡面只占了一隻小股。 (想知道《嬌妻難養》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 點擊右上方“+”號, 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 搜索“Qidianzhongwenwang”, 關注公眾號, 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