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六八章 有人善後真好(二更)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 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 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 給《嬌妻難養》更多支持!

大多數的夏夜都是星光燦爛, 可今夜卻只有月色溶溶, 看到一點星光。 暗藍的夜空如同一張巨大的黑布, 陰沉得令人壓抑。

阿渡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連名帶姓叫過她了, 聽起來有些陌生, 林安兒覺得自己一定錯怪阿渡了, 否則他不會這樣生氣。 她真是過分, 怎麼會猜忌阿渡呢。

“阿渡, 對不起, 是我不好, 我不是有心的。 ”

林安兒抬起晶瑩的小臉, 可憐兮兮地看著阿渡, 別生氣了, 好不好啊。

阿渡還拉著林安兒的手呢,

別看隔著衣袖, 可這是他們最親近的一次了, 阿渡雖然很生氣, 可還是捨不得鬆開手。

“你關心金玖, 你心裡悅他, 是嗎?”

林安兒又開始發呆, 她從小就和金玖在一起, 她當然關心他啦, 這和別的沒有關係吧。 除了爹爹和哥哥, 金玖就是她最最重要的親人了, 而她則是金玖唯一的親人, 他們兩個一直是相依為命的。

看到林安兒不說話, 阿渡忽然感到很憤怒, 她不說話就是默認了, 她認可了那門混帳親事!

他幾乎使出全身力氣扔開了林安兒的手, 林安兒沒有防備, 差點兒摔倒, 待她站穩身形, 阿渡已飛身上馬, 向著夜色深處馳去。

“你......”林安兒想要叫住他, 你帶我出來, 總要帶我回去吧, 就這樣走了算怎麼回事, 可她終究沒有叫出來, 走就走吧, 沒有你, 本姑娘也能自己回去!

誰怕誰!

她向著與阿渡相反的方向跑去, 這是回京城的方向, 誰知道阿渡去哪裡了, 管他呢。

夜很黑, 偶爾還能聽到一兩聲不知道是什麼鳥兒的啼鳴, 林安兒有些怕怕, 聽說城外有亂葬崗, 不知道會不會就在這附近, 話說林安兒最怕鬼和死人了。

她越想越怕, 提一口氣, 施展輕功, 一路狂奔。 風在耳朵呼呼的吹, 兩側的樹木一排排向後掠過,

她也不知道自己跑出了多遠, 只感到口乾舌燥, 肚子裡也是陣陣轟鳴, 這一天真是倒楣, 白天從金家老宅跑到城東的鋪子裡, 晚上又從不知道什麼地方跑回京城, 晚上只喝了兩碗皮蛋瘦肉粥, 這時已經消化殆盡, 眼前如果有一頭牛, 林安兒表示她也能吃下去。

但這還不是最倒楣的事, 更倒楣的是她發現自己迷路了!

女孩子大多都有點路癡, 林安兒當然也不例外, 這一世她很少單獨行動, 即使在北地深山裡, 身邊還有好姐妹伊亭, 在中原更不用說了, 以前有哥哥, 後來有金玖, 金玖不在身邊也有丫頭婆子一大堆, 如這般一個人趕夜路, 她還是頭一回。

她根本就不記得來時的路, 方才像個沒頭蒼蠅似的一路狂奔, 這時她才發現, 她竟不知道現在身處何地。

她收住腳步, 東張西望, 不遠處是一片黑壓壓的樹林, 那些樹木應該有些年頭了, 枝繁葉茂, 夜色下如同一個個張牙舞爪的魔鬼, 林安兒打個冷戰, 真的不能再想了, 嚇史老紙了。

阿渡憋了一肚子的氣, 策馬狂奔, 一口氣跑出去十幾裡, 他才收住韁繩, 仰起頭看著天空, 月光皎潔, 讓他煩躁的心情驟然平靜下來。

安兒只是大家閨秀, 她根本沒有權利決定自己的婚姻,

她和金玖的婚事遠在她還沒有出生時就已經定下了, 她兩歲就到金家做了養媳婦, 在她心裡當然認定金玖就是她的夫君了, 她對金玖比自己親厚, 也是正常的, 自己怎麼能夠怪她呢。

再說安兒也是喜歡自己的吧, 不然她不會為自己想不想私奔了, 安兒想和他一起私奔呢, 真是個小傻瓜, 只有深閨女子才會想到私奔這樣的辦法吧, 他是邱雲渡, 他一定能想出其他辦法, 根本就不用私奔。

但是安兒真的想和他私奔呢, 阿渡的心裡甜甜的, 卻又帶了一絲苦澀, 安兒是身不由己, 而他卻沖她發脾氣, 他傷害了她。

不好, 他剛才賭氣, 只管自己跑開了, 卻把安兒一個人丟在了荒郊野外!

阿渡恨不能給自己一巴掌, 調轉馬頭向方才的地方奔去。 可當他回到那裡, 卻發現那裡空空蕩蕩, 除了幾隻覓食的蝙蝠飛過, 什麼都沒有。

“安兒, 林安兒, 你在哪裡?”

任他大聲呼喊, 也聽不到林安兒的回答, 她沒有躲起來生氣, 她是真的不在這裡了。

這裡遠離京城, 前不著村, 後不著店, 自己也是一時興起帶她來到這裡的, 她雖然有武功, 可也只是個十三歲的大家閨秀, 四周黑漆漆的, 她會去哪裡了。

林安兒真的是又累又餓, 而且她還很困, 往常這個時候, 她都不知道做了幾個夢了。 誰說有輕功就能省力氣了, 林小姑娘現在就很輕, 咦, 前面那棵大樹看上去不像妖怪, 反而很和藹可親的樣子, 挺適合當床的。

於是林安兒用她最後一點力氣飛到樹上, 在樹杈之前找了個舒服的位置, 呼呼大睡起來。

她的頭幾乎一挨到樹椏上就睡著了, 她夢到金玖帶她去翁記茶樓喝早茶, 叫了她最喜歡的蓮蓉糕、水晶蝦餃和糯米雞, 她吃了一籠又一籠, 怎麼吃都吃不飽。

林安兒在樹上做夢吃東西, 卻不知道有個少年騎著馬在樹下賓士而過, 他急著找他的小女朋友, 根本沒看到樹上睡覺的小姑娘。

等到林安兒醒來, 已是天光大亮, 睡覺真是個好辦法, 不但解乏而且解困, 只是不解餓, 做夢吃了那麼多好吃的, 她居然還是被自己餓醒了。

好在天已經亮了, 路上能看到三三兩兩的行人, 原來不遠處就有個小村子, 她還看到炊煙了呢, 可惜她身上沒有錢, 不然還能買個玉米餅什麼的充饑。

她找人問了路, 終於在城門剛開時就回到了京城。 她剛剛踏進城門, 就看到熟人了, 刀子!

“刀子, 你沒跟著金哥哥, 怎麼跑到這裡來啦?”

還用問嗎, 刀子是要出城找你的!

不止是刀子, 還有十幾個人, 林安兒這才知道, 原來金玖已經找了她整整一夜, 快要天亮時, 又讓刀子帶人出城, 到城外去找她。

林安兒有些不好意思, 她根本沒有想到, 她這樣半夜裡跑出去, 金玖會有多著急。

刀子本就不是話多的人, 看到林安兒, 他什麼都沒說, 只是把她送回了別館。

她剛到別館, 金玖就趕來了, 也不知道刀子是用什麼法子通知的金玖。

林安兒看到金玖, 忍不住縮縮脖子, 做好挨駡的準備了。

金玖沒有說話, 只是深深地看了她幾眼, 然後就叫來個粗使婆子, 給她用熱毛巾洗了臉和手, 梳粧檯上還有她留在這裡的香膏子, 金玖看著她細細抹了, 這才拉起她的手, 離開別館。

“金哥哥, 我們是回老宅嗎?”她怯怯地問道, 這個時候回老宅, 金老太太肯定就知道了, 又要借題發揮了。

金玖沒理她, 對趕車的刀子說:“去翁記茶樓。 ”

說完, 就拉著她上了馬車, 原來是帶她吃早茶啊, 想到蓮蓉糕、水晶蝦餃還有糯米雞, 林安兒使勁咽下口水, 肚子卻不爭氣地叫起來。

金玖看看她, 仍然沒有說話, 卻掀開車簾, 對刀子催促道:“快點!”

原以為金玖會質問她這一個晚上去了哪裡,

可金玖卻什麼都沒有說, 在馬車上沒問, 在翁記茶樓吃過早茶, 他依然沒有問。

林安兒偷偷看他, 見金玖的臉色並不好, 面色蒼白, 眼下烏青, 就連胡渣子都鑽出來了, 衣裳也皺皺的, 和平時那個錦衣華服的美少年相差很遠。

她知道金玖找了她一夜, 也擔心了一夜, 昨天白天他遇到那麼大的事, 已是心力交瘁了, 自己又害得他一夜沒睡, 林安兒慚愧得低下頭, 用手撕扯著腰間的絲帶。

金玖握住她的手, 不讓她帶撕下去:“這條絲帶是不太好看, 我讓針織房再給你縫幾條漂亮的。 ”

“不是的, 和絲帶沒有關係, 內什麼, 金哥哥你不問我去了哪裡, 和誰一起去的嗎?”林安兒像只犯錯的小狗, 可憐兮兮地看著金玖, 她沒有尾巴, 不然一定會搖上幾下。

金玖笑得雲淡風輕, 伸出手臂拉她入懷:“你不是回來了嗎?回來就好, 別的都不重要了。 ”

那天, 林安兒一直在琢磨金玖的這兩句話, 他為什麼要說“回來就好, 別的都不重要了”呢?

莫非他擔心她不會回來, 就這樣又一次私奔了?

回到清妍院, 金玖就讓丫頭們燒了熱水給林安兒泡腳, 根本不用問她走了多少路, 看看那雙又髒又破的繡鞋就知道了。

熱水里加了西域來的番紅花,

讓她覺得很舒服, 人也懶洋洋的, 趁著她泡腳, 紅霞和紅雲又用熱水給她擦了身子, 換上又輕又軟的衣裳, 林安兒這才覺得通身輕鬆, 就連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金玖還在等著她, 見她從淨房出來, 重又把她擁進懷裡, 在她耳邊柔聲道:“不早了, 我要去鋪子裡看看, 還有些事要處理, 你在家好好休息, 老太太那邊不要理會, 她若是讓人叫你過去, 只需讓丫頭們推說你在睡覺便可, 有什麼事讓她來找我。 ”

她一夜未歸, 即使金玖把事情壓下了, 可今天早上她和金玖一起從外面回來, 這事怕也已傳到金老太太耳朵裡, 依金老太太的脾氣, 肯定會把她叫過去問個究竟。

林安兒雖然不怕金老太太, 可昨夜的事也確實無法解釋, 好在還有金玖。

這年頭, 有人給擦屁屁, 呸呸, 是有人給善後, 真好。

一一一(小說《嬌妻難養》將在官方微信平臺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 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 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 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 速度抓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