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八五章 我很難受(兩章合一)

春日裡的泰青山, 蓊蓊鬱鬱, 桃粉梨白, 五顏六色的野花星星點點, 開得漫山遍野。 M.x. 移動網 站在山頂, 感覺那天空離得很近, 雲彩絲絲縷縷纏繞在山間樹梢。

林安兒站在那裡, 仰著頭望著天空, 天空藍得透明, 她的心也隨之變得澄明。

今天她很開心, 金玖終於來信了, 雖然信不是寫給她的, 而是給孔七的, 但信上滿滿的都是關於她的事。

金玖說, 皇后的請帖已經送到金家, 邀請她參加今年慈安宮的春茗會。

這個消息無論是對林家還是金家, 都是喜事。 雖然春茗是為皇家選媳婦, 但這個時候誰也不會再多想別的了,

一是因為林家兒原本就曾經參加過春茗, 且與選媳婦無關;二是這封請帖意味著林家的案子有了起色, 金家與林家是姻親, 林家好了, 金家當然也就鬆口氣, 就連金老太太的心情都輕鬆一些, 她還沒有老糊塗, 萬一金家被連坐, 她和兒孫們當然也沒有好下場。

林安兒掰著手指頭算算日子, 她離開京城已經大半年了。 這些日子, 她不但長高了, 輕功也有長進, 她還給金玖繡了好多東西, 不論好不好看, 只要是她繡的, 金玖都會喜歡的。

有說話的聲音從山腰傳來, 五嶽書院依山而建, 春暖花開之時, 常有書院中的學子來山上散步, 或登山觀景, 或松下讀書, 但讀書人氣力有限, 大多是在半山腰上的涼亭或石階上小坐, 很少有人如林安兒這般每日都要登上山頂。

林安兒雖是每天都來, 但還是頭一回在山頂看到人類, 野兔小鳥倒是經常見到。

“大少奶奶。 似是有人過來, 您避避吧。 ”張大虎四人把林安兒擋在身後, 就像是一堵人牆。

林安兒翻翻白眼, 泥瑪有這麼誇張嗎?

林安兒被他們四個擋得嚴嚴實實, 踮起腳尖也看不到上山的人。 其實吧。 林小姑娘這陣子被嚴密保護, 除了上山也沒有別的消遣了,

她住的地方就是五嶽書院的後宅。 但除了四大保鏢以及孔七主僕, 她已經許久沒有見過外男了。

偶爾在山上遠遠看到有穿著藍布儒生衫的身影, 也只能從身形上猜測那人是不是帥哥。

“咦?”

“啊?”

隨著兩聲驚呼, 林安兒知道, 這兩位沒有嚇到她。 她的保鏢把人家嚇到了。

這也不能怪讀書人膽子小, 人跡罕至的高山上, 忽然出現四個鐵塔般的漢子, 且站成一排, 就差說一聲“此山是我開, 此樹是我摘, 要想由此過。 留下買路財。 ”

你說嚇人不嚇人, 嚇史老紙啦!

林安兒挺不好意思的, 她也想賠個禮道個歉什麼的, 可惜她看不到人家。 她雖然不是讀書的材料, 可對讀書人還是挺敬佩的。 孔七除外。

好在張大虎是個懂事的, 對那兩位抱抱拳:“兩位打擾了, 我家主人的內眷在此, 還請二位繞行。 ”

兩位讀書人當然也應該是明理的, 這四位老大雖然長得凶, 可說話也算客氣, 再說了, 既然有女眷在此, 自己也是不方便。

沒想到事情卻出乎林安兒的意料, 只聽其中一位讀書人問道:“四位仁兄, 請問貴主人可是姓林?”

額。

林安兒聽出這位是誰了, 張秀才!

在安州城時, 張秀才是見過張大虎四人的, 他幫林安兒抓住野熊幫的一對狗男女,

就是和張大虎他們四個一起回到莊子裡的。 …

張秀才認識張大虎, 張大虎當然也認識他, 這人就是在集市上調戲大少奶奶的那個斯文敗類!

想到這個, 張大虎的臉比鍋底都黑, 上次在集市上, 當著孔七公子和其他兩位秀才, 張安生就對大少奶奶動手動腳, 多虧大少奶奶有武功, 將這個宵小擒住。

關於大少奶奶離開京城後的所有瑣事, 張大虎都用禿筆寫到小本子上了, 回到京城呈給大少看呢。

在他的小本本上面, 張秀才的名字出現了四次, 今天回去就將出現第五次!

第一次:明知大少奶奶在莊內, 張秀才夥同其他幾個斯文敗類與孔七公子公然**, 被大少奶奶義正嚴辭轟了出去, 大少奶奶做得好!

第二次:在集市上, 張秀才在眾目睽睽之下, 公然觸摸大少奶奶身上荷包, 被大少奶奶當場擒獲, 大少奶奶做得棒!

第三次:大少奶奶與野熊幫歹徒惡鬥, 張秀才借機親近, 想上演書生救俠女大戲, 無奈技不如人, 大少奶奶做得絕!

第四次:尾隨大少奶奶來到五嶽書院, 卻無緣得見芳容, 因而相思成疾, 臥床不起, 大少奶奶做得妙!

第五次:假借鍛煉身體登山之名, 想於荒郊野嶺性侵大少奶奶, 被英勇無畏的四大保鏢以身擋住,

四大保鏢奇人也!

看到張大虎嫉惡如仇的小眼神, 張安生知道自己被嫌棄了, 可他卻又有些疑問, 便問道:“小生不知林九小姐與您家主人是何關係?”

張大虎狂狷一笑:“我家主人與林家小姐早已成親多年, 林家小姐就是我家大少奶奶。 ”

額。

地上如果有個洞, 林安兒一定會鑽進去的。

她還沒過十四歲生日呢, 張大虎就揭穿她已成婚多年, 好吧, 好在是多年, 沒說是成親十二年啊十二年!

可是張秀才和他的小夥伴還是驚呆了!

也怪他讀書讀得大腦時常抽筋, 這個時候還要傻傻地問:“小生記得林九小姐尚未及笄吧?”

張大虎已經不耐煩了, 這書呆子怎麼如此討厭, 說得好像我家大少拐騙***一樣。

噗, 你家大少真的是拐騙***啊。

“大少奶奶及不及笄關你鳥事, 我家大少和孔七公子是好朋友, 他二人分別娶了林家兩位小姐, 整個京城誰不知道這樁美事啊。 輪得著你在這裡嘰嘰歪歪。 ”

林安兒似乎聽到那小心臟碎了一地的聲音, 唉, 我想到了開始卻沒想到結尾, 夢中女神早已嫁作他人婦。

沒想到她又一次猜測錯誤, 張秀才又說話了。

“唉。 這位大哥。 你家大少奶奶是何人的確不關小生的事,

小生只是想問問, 她的那位小兄弟在哪裡?”

額。

“什麼小兄弟?”

“就是那位面若包公在世的少年英俠啊。 他與你家大少奶奶同坐一駕馬車, 自然就是她的娘家兄弟啦。 ”

好吧, 雖然眼睛看不到, 但林安兒卻聞到了濃濃的鈣粉味道。

補鈣就在不知不覺之中, 好感人。

張大虎終於記起來那位面若包公在世的少年英俠是誰了。 但此事事關大少奶奶的閨謄, 他當然不能說實話。

“你說的是親家舅爺啊, 他老人家已經回京城去了。 ”

張安生點頭, 果然是林家後代, 難怪武功如此之高, 只是他怎麼會師傅, 不對。 是司空前輩的獨門身法呢。

“小生還有一個不情之情, 請問這位英雄, 那位林公子的名諱可否告之, 還有, 他何時才能再來此間呢?”…

張大虎很煩。 可又不能把人家轟走, 他撓撓頭, 無奈肚子裡的墨水不夠, 一時編不出名字。

林安兒在他身後輕聲道:“林小安。 ”

還是大少奶奶有文化。

“親家舅爺姓林名小安是也。 他何時再來此間在下就不知道了。 ”

張安生長歎一聲:“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林兄相助情。 唉!”

林安兒除了酸味, 還感到濃濃的無奈, 就像是夏日裡剛從冰窖裡取出來一塊冰, 磨成了又甜又涼的玫瑰冰露, 可偏偏這個時候肚子疼起來,

眼睜睜看著那碗冰露變成白開水, 對, 就是這種感覺。

目送張安生和學友一起離開, 張大虎四人同時轉身, 這才看到大少奶奶皺著眉頭撅著小嘴, 那表情很令人遐想。

十日後, 林安兒終於回到了京城。

京城還是繁花錦簇, 車水馬龍, 林安兒坐在馬車上, 透過車窗看向外面。 她第一次覺得自己不適合私奔, 外面的世界再大再好再新鮮, 好像都不如京城最親切。

她沒想到, 金玖竟然站在別館門外等著她, 就連玉娘也嚇了一跳, 姑爺還真是......

金玖微笑著看著她從馬車上走下來, 什麼都沒說, 輕輕拉住她的小手, 一起走進大門。

沒想到剛剛邁進大門, 金玖忽然把林安兒攔腰抱起, 當著那麼多下人的面, 把林安兒抱了起來, 大步流星向著臥房走去。

玉娘驚呆了, 丫鬟們驚呆了, 保鏢們當然更驚呆了。

大少的模樣擺明就是饑不擇食, 饑渴難耐, 這是要把大少奶奶吃幹抹淨的節奏啊!

玉娘愣了一下, 顧不上招呼大家搬東西, 一路小跑往廚房跑去。

她老人家當然又去給自家小姐熬藥去了。

金玖抱著林安兒進了臥房, 卻仍然捨不得放下她, 就這麼抱著她坐到羅漢椅上, 也不說話, 就是傻呵呵地看著自家媳婦。

林安兒的小臉早就紅得像是熟透的蘋果, 她記得自從金玖“大病全愈”之後, 就再也沒做過這樣傻氣的舉動了。

她抬起眼, 就看到金玖那綠意瑩瑩的眼睛。

“金哥哥, 你快點放我下來吧。 ”

“不放, 我再也不想放開你了。 ”

“你想我啦?”林安兒覺得她真的挺大膽的, 別家姑娘一定不好意思這樣問吧, 可這四個字是她想了大半年的, 她早就想問問金玖啦。

“嗯, 我做夢都在想著你, 安兒, 我們好像分開很久了, 很久很久了。 ”

其實也不過大半年而已, 只是對“剛剛”開始談戀愛的兩個人來說, 真的是太久了。

“你送我的大金豬我很喜歡, 已經放了好多銅錢進去了。 ”

“嗯, 我猜你一定會喜歡。 ”

“為什麼?”

“因為它就像你一樣啊, 喜歡吃東西。 ”

林安兒的小臉蛋更紅了, 戲本子裡的談戀愛好像也是這個樣呢。 她伸出胳膊, 勾住了金玖的脖子, 慢慢把起晶瑩的小臉蛋。

於是金玖懂了。

他狠狠地吻住她的櫻唇, 林安兒雖然很期待, 可也沒想到他會這麼如饑似渴。 她呆了一下。 就在她這樣一呆之間, 金玖的舌頭宛若靈蛇, 輕巧地撬開她的貝齒。 時而霸道地掠奪著她櫻桃小口內所有的芳香, 時而又輕佻地挑逗著她那小小丁香。

這是他們第三次口對口吻在一起,

比起前面兩次, 金玖的技術更加純熟了, 且。 他把林安兒橫陳在膝上, 一隻手托著她的後頸, 讓她儘量多的與自己相貼, 另一隻手卻有意無意在她腰間摸索。 …

林安兒的身體隨著他手指的觸摸而顫抖, 她下意識地繃緊了雙腿, 小屁股不自然地扭來扭去。

她沒有經驗, 並不知道這樣的扭動簡直要了金玖的命。 他恨不得立刻化身大灰狼, 把她連皮帶肉吃進去!

金玖的呼吸越來越粗重, 熾熱的鼻吸噴到她的臉上, 林安兒幾乎昏厥, 隔了三年。 她終於記起來當日在紅葉林裡, 他吻她時的感覺了, 就是這樣, 空氣似乎凝固, 而她幾乎窒息。

與前兩次不同的是, 金玖的手指已經穿過重重防護, 探進了她的衣裳裡......

每個男人都有成為色|狼的潛質, 更何況已經二十二歲的古代大齡男青年!

林安兒鬆開勾住金玖脖子的小手, 想把他的手從衣裳裡拿出去, 可金玖卻似早就算准了她會這樣做, 他借勢站起身來, 抱著她走到床前。

他的唇並沒有從她嘴上移開, 反而長驅直入, 探得更深, 這一刻, 他只想把自己融進她的身體裡, 將所有的濃情蜜意在她體內釋放。

他喘息著, 終於放開了她的唇, 把她平放在床榻上。

林安兒大睜著眼睛,看著上方的承塵和繡著幾叢蘭草的湖藍紗帳。

這時她才發現,這裡是金玖的臥房,並不是她的。

下一刻,她猛的想到了金玖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她緊張地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跳得好快好重,好像還帶了歡暢的鼓點......囧!

“金哥哥,你要幹嘛?”

這姑娘還真是直爽,明知道金玖要做什麼,她還想要讓人家親口說出來。

金玖果然呆了一下,是啊,他要幹嘛呢,告訴她,他想吃了她,她會不會一腳把他踢飛?

“沒,我是看你長途跋涉,一定是累了,抱你到床上休息一會兒......”

金玖心裡無數隻草泥馬踩過,怨念重重恨不能找個洞鑽進去。你想往哪裡鑽?

他可不知道林安兒這會兒心裡也有些東西闖進來,那是一群長頸鹿正在橫衝直撞。

金玖說完了,就給林安兒脫了鞋子,然後放下帳子,再然後他就一個人走了出去。

屋外,是假裝忙碌的一群人,他們豎著耳朵正在傾聽屋內的動靜,冷不丁金大少推門出來,把這群人嚇了一蹦,繼續假裝忙碌。

“板兒,讓人燒水。”

板兒也還是處男一枚,他不明白,但旁邊的張大虎等人都是經驗豐富,他們都知道燒水是怎麼回事。

張大虎的眼淚差點流出來,大少啊,您這才進屋一小會兒,這就要燒水了?

劉大高興了,大少原來只比我強那麼一點點。

噗!

不過很快,更令他們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大少讓人把熱水抬到淨房裡,他自己洗澡去了!

不是吧,這麼好的機會,大少居然沒有得手,白白浪費了百子千孫。

無需多問,也沒有懸念,板兒捧了大少的褻褲去洗了,那邊玉娘剛給小姐熬了藥端出來,就見紅霞紅了臉迎上去:“玉媽媽,這藥用不上了,小姐睡了,大少一個人去洗澡了。”

玉娘松了口氣,卻又大驚失色,該不會是......矮油,原來需要喝藥湯子的不是自家小姐,而是姑爺啊。

從那天起,整個別館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大少不行!

至於是什麼不行,你知我知就是金玖和林安兒不知了。

林安兒一覺醒來,已是傍晚。她有些赦然,這一覺竟睡了幾個時辰。…

她看著頭頂的承塵,記起來睡前的那些事,臉紅了。

原來自己猜錯了,還以為金玖是送上門來讓她推倒呢。雖然事與願違。被推倒的是她,但一切也沒如她想像的那樣,好像還挺遺憾的。

紅豆正守在榻前打盹兒。林安兒輕輕捅捅她,紅豆嚇了一跳,連忙睜開眼睛。

“小姐您醒啦,小姐您可回來了,小姐我都有好久沒見到您了。”

和大半年前被趙媽媽打得半死不活的模樣相比。這時的紅豆活蹦亂跳,神采奕奕。

“金哥哥呢?”

“大少一直在書房,讓奴婢等您醒了就告訴他,我這就去。”

林安兒坐起身,外面的紅霞聽到動靜,連忙讓小丫頭們去燒水,小姐一路趕回來。風塵僕僕,要幫她好好梳洗一番。

再見到林安兒時,金玖坐在雕花紅木圓桌前等著她,滿桌子都是她平素愛吃的菜式。

林安兒穿著淡粉色的織花褙子,下麵是素白鑲珠的月華裙。焐得半幹的長髮用條緞帶松松地束在腦後,身上還帶著淡淡的茉莉清香。

金玖站起身,握住她的柔荑,拉她坐在自己身旁,兩人離得很近,林安兒這才發現金玖也洗了澡,身上還有松柏的淡香,這是金玖讓紅顏閣專門為他自己量身訂制的一款香胰子,金玖這人一向臭美,在林安兒面前更臭美,恨不得時時刻刻都把林安兒迷倒,切。

“安兒,待到三堂兄和幾位叔伯回來,我便備了禮物到侯府去,商定圓房的吉日,你看行嗎?”

原來他躲在書房裡一個下午,就是在想這件事,唉,現在是什麼時候啊,你就不能想點別的?

林安兒的小臉浮起兩朵酡紅,如同喝醉了酒,一雙美眸反而更加明麗,熠熠晶瑩。

“你答應過我爹,要等到我及笄後才圓房的。”

金玖的眼角抽了抽,這個時候你別提你爹行嗎?

“岳父神龍見首不見尾,下次相見不知要什麼時候,或許那時你已經及笄了呢?”

話外音:反正他也看不見,等到知道時,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他只能幹生氣沒辦法。

林安兒的小臉更紅了,聲音卻低了下來:“上次在船上,你也說過,要等到我及笄後,再決定圓不圓房的。”

金玖的眼角又抽了抽,泥瑪老紙真的說過這種話嗎?就算真的說話,那時老紙的腦袋肯定是讓驢給踢了,不作數的。

“可是安兒啊,我等不及了......是真的。”

林安兒噗哧一聲笑出來,你也太不要臉了,這種話也能說出來。

金玖看她笑了,就知道她答應了,他也笑了,把她的小手放到唇邊輕吻,眸子深邃而又堅定:“安兒,以前我曾想過就那麼放開你,可經過這大半年,我知道我捨不得你,越來越捨不得你了,我只想把你擁在懷裡,為你遮風擋雨。”

林安兒的心窩子不停抽啊抽,她看向金玖的雙眸,那裡有兩點星光,如同深海中的漩渦勾住她,讓她恨不能跳進去任他勾住自己的魂魄。

她用小舌頭舔舔嘴唇,忽然覺得很渴。

金玖勾起嘴角,會心一笑,如同桃花掠過雙頰。

他湊近她,探出舌尖,輕舔著她的櫻唇,林安兒的身子又繃緊了,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被金玖拉進懷裡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她局促地又開始扭屁屁......

好吧,金玖使勁咽了幾口口水,終於對她下了通碟:“乖,你這樣扭來扭去,我很難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續。(。))

把她平放在床榻上。

林安兒大睜著眼睛,看著上方的承塵和繡著幾叢蘭草的湖藍紗帳。

這時她才發現,這裡是金玖的臥房,並不是她的。

下一刻,她猛的想到了金玖接下來要做什麼了,她緊張地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跳得好快好重,好像還帶了歡暢的鼓點......囧!

“金哥哥,你要幹嘛?”

這姑娘還真是直爽,明知道金玖要做什麼,她還想要讓人家親口說出來。

金玖果然呆了一下,是啊,他要幹嘛呢,告訴她,他想吃了她,她會不會一腳把他踢飛?

“沒,我是看你長途跋涉,一定是累了,抱你到床上休息一會兒......”

金玖心裡無數隻草泥馬踩過,怨念重重恨不能找個洞鑽進去。你想往哪裡鑽?

他可不知道林安兒這會兒心裡也有些東西闖進來,那是一群長頸鹿正在橫衝直撞。

金玖說完了,就給林安兒脫了鞋子,然後放下帳子,再然後他就一個人走了出去。

屋外,是假裝忙碌的一群人,他們豎著耳朵正在傾聽屋內的動靜,冷不丁金大少推門出來,把這群人嚇了一蹦,繼續假裝忙碌。

“板兒,讓人燒水。”

板兒也還是處男一枚,他不明白,但旁邊的張大虎等人都是經驗豐富,他們都知道燒水是怎麼回事。

張大虎的眼淚差點流出來,大少啊,您這才進屋一小會兒,這就要燒水了?

劉大高興了,大少原來只比我強那麼一點點。

噗!

不過很快,更令他們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大少讓人把熱水抬到淨房裡,他自己洗澡去了!

不是吧,這麼好的機會,大少居然沒有得手,白白浪費了百子千孫。

無需多問,也沒有懸念,板兒捧了大少的褻褲去洗了,那邊玉娘剛給小姐熬了藥端出來,就見紅霞紅了臉迎上去:“玉媽媽,這藥用不上了,小姐睡了,大少一個人去洗澡了。”

玉娘松了口氣,卻又大驚失色,該不會是......矮油,原來需要喝藥湯子的不是自家小姐,而是姑爺啊。

從那天起,整個別館的人都知道了一件事——

大少不行!

至於是什麼不行,你知我知就是金玖和林安兒不知了。

林安兒一覺醒來,已是傍晚。她有些赦然,這一覺竟睡了幾個時辰。…

她看著頭頂的承塵,記起來睡前的那些事,臉紅了。

原來自己猜錯了,還以為金玖是送上門來讓她推倒呢。雖然事與願違。被推倒的是她,但一切也沒如她想像的那樣,好像還挺遺憾的。

紅豆正守在榻前打盹兒。林安兒輕輕捅捅她,紅豆嚇了一跳,連忙睜開眼睛。

“小姐您醒啦,小姐您可回來了,小姐我都有好久沒見到您了。”

和大半年前被趙媽媽打得半死不活的模樣相比。這時的紅豆活蹦亂跳,神采奕奕。

“金哥哥呢?”

“大少一直在書房,讓奴婢等您醒了就告訴他,我這就去。”

林安兒坐起身,外面的紅霞聽到動靜,連忙讓小丫頭們去燒水,小姐一路趕回來。風塵僕僕,要幫她好好梳洗一番。

再見到林安兒時,金玖坐在雕花紅木圓桌前等著她,滿桌子都是她平素愛吃的菜式。

林安兒穿著淡粉色的織花褙子,下麵是素白鑲珠的月華裙。焐得半幹的長髮用條緞帶松松地束在腦後,身上還帶著淡淡的茉莉清香。

金玖站起身,握住她的柔荑,拉她坐在自己身旁,兩人離得很近,林安兒這才發現金玖也洗了澡,身上還有松柏的淡香,這是金玖讓紅顏閣專門為他自己量身訂制的一款香胰子,金玖這人一向臭美,在林安兒面前更臭美,恨不得時時刻刻都把林安兒迷倒,切。

“安兒,待到三堂兄和幾位叔伯回來,我便備了禮物到侯府去,商定圓房的吉日,你看行嗎?”

原來他躲在書房裡一個下午,就是在想這件事,唉,現在是什麼時候啊,你就不能想點別的?

林安兒的小臉浮起兩朵酡紅,如同喝醉了酒,一雙美眸反而更加明麗,熠熠晶瑩。

“你答應過我爹,要等到我及笄後才圓房的。”

金玖的眼角抽了抽,這個時候你別提你爹行嗎?

“岳父神龍見首不見尾,下次相見不知要什麼時候,或許那時你已經及笄了呢?”

話外音:反正他也看不見,等到知道時,生米已經煮成熟飯,他只能幹生氣沒辦法。

林安兒的小臉更紅了,聲音卻低了下來:“上次在船上,你也說過,要等到我及笄後,再決定圓不圓房的。”

金玖的眼角又抽了抽,泥瑪老紙真的說過這種話嗎?就算真的說話,那時老紙的腦袋肯定是讓驢給踢了,不作數的。

“可是安兒啊,我等不及了......是真的。”

林安兒噗哧一聲笑出來,你也太不要臉了,這種話也能說出來。

金玖看她笑了,就知道她答應了,他也笑了,把她的小手放到唇邊輕吻,眸子深邃而又堅定:“安兒,以前我曾想過就那麼放開你,可經過這大半年,我知道我捨不得你,越來越捨不得你了,我只想把你擁在懷裡,為你遮風擋雨。”

林安兒的心窩子不停抽啊抽,她看向金玖的雙眸,那裡有兩點星光,如同深海中的漩渦勾住她,讓她恨不能跳進去任他勾住自己的魂魄。

她用小舌頭舔舔嘴唇,忽然覺得很渴。

金玖勾起嘴角,會心一笑,如同桃花掠過雙頰。

他湊近她,探出舌尖,輕舔著她的櫻唇,林安兒的身子又繃緊了,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被金玖拉進懷裡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五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她局促地又開始扭屁屁......

好吧,金玖使勁咽了幾口口水,終於對她下了通碟:“乖,你這樣扭來扭去,我很難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