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八七章 掌家(兩章合一)

林安兒已經很久沒有和金老太太發生衝突了, 若非要遵循規矩, 昨天她從別館便直接回娘家了, 根本不用通過金老太太。 今天不過是依規矩來和金老太太打個招呼而已, 沒想到非但不讓她去, 還挖苦數落了一番, 林安兒哪能咽下這口氣。

“祖母說得極是, 我娘家確實攤上了官非, 可即便如此, 這事也還沒有蓋棺定案, 也還是比不上刺配邊關的二叔和被夫家轟出來的四姑姑這些早已成為事實的, 祖母與其在我身上費心思, 不如把這份心思放到管教其他兒孫上面, 以免再出來二叔和四姑姑那樣丟了金家臉面的事。

林安兒前天回來就和金玖纏綿啊纏綿, 昨天又在老宅忙活了一天, 直到現在, 她還並不知道金明珠回來的事, 她甚至沒有機會去問金玖這大半年來的情況。

金老太太卻以為林安兒拿金明珠的事來壓她, 當下便指著金玖吼道:“你就是想聯合這林家丫頭, 把你姑姑逼到絕路嗎?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沒有祖母和你的叔叔姑姑, 你能長到這麼大嗎?”

金玖知道她是誤會了, 可他不想澄清。 他冷冷道:“祖母既然這麼說, 那孫子也不妨多說幾句。 安兒是我媳婦, 兩歲進門, 不到一年就被二叔二嬸找人偷走, 若非她命大, 早就死了, 那個拿了二叔銀子的蔡大頭至今還在我手裡。 明知道金剛經關係到整個金家, 也關係到孫兒, 二叔還是要將金剛經偷走, 且一拿就是這麼多年, 孫兒問問祖母。 他這個刺配邊關的刑罰重嗎?如果沒有孫家出手相助, 二叔這顆人頭早就不保, 四姑姑為此聘給孫伯年為妾也無可厚非, 但她非但沒有感恩, 還屢次生出事端, 直至被孫家轟出來。 祖母罵孫兒狼心狗肺, 那二叔和四姑姑豈非連狼心狗肺都不如?”

金老太太氣得發抖。 卻又無法反駁。 時隔多年, 金玖還是第一次把這些事在她面前明說。

“玖哥兒, 你究竟要做什麼?你二叔已經刺配了。 這一世也不能再回來, 二房一家都被從族譜上削去, 你姑姑也苦不堪言, 事已如此。 你還要怎樣, 莫非是想要我老婆子的命嗎?”

金玖冷笑:“祖母是祖父遺孀。 孫兒會一直孝敬您, 為您養老送終。 二叔一家已非金家人, 他們的生死孫兒都不會再去管, 四姑姑在被孫家轟回來的那一日起。 也已不再是金家人, 祖母願意維護她, 孫兒也管不著。 但她如今又回來了, 祖母母女情深想要留下她。 孫兒自是不會阻攔, 但此事若是傳揚出去, 長房的臉面也就沒了。 ”

林安兒此時才知道金明珠回來了, 她驚訝地看著金玖, 似是有些明白為何昨天金玖讓她住在老宅沒有回別館。

莫非他早已猜到金老太太今天會對她發難, 以此為契機和金老太太談判?

林安兒很不是滋味, 嘴巴裡有種說不出的味道, 帶些苦帶些酸, 偏又卡在嗓子裡下不去, 總之就是想把金玖壓掉猛捶一通。

金玖卻沒有看她, 但卻用衣袖擋著, 纖長的手指輕扣她的手腕, 似是在安撫, 又似道歉。

林安兒反手擰住他的手背上的皮肉, 知道這個時候你無法反抗, 也不能叫出來,

我就擰死你!

他倆的小動作其實挺明顯的, 但金老太太卻沒有注意, 她的雙手已經緊握成拳, 心似鼓鳴, 她知道金玖是要借著這個機會向她攤牌了。 …

她已是年過五旬的人了, 怎麼還會稀裡糊塗著了金玖的道兒?林安兒想要回娘家, 金玖有的是法子帶她回去, 根本不用來請示自己這個祖母, 金玖是算准了她會對林安兒發難, 便用金明珠的事情來要協她。

她最看重的金炳善已經完了, 女兒又到了這番境地, 老三金炳禮遠在山西, 汪氏又是狼子野心;她一力提拔的老六金炳路, 卻偏又娶了個只會拖後腿的老婆。 林家眼看著已經失勢, 金玖卻在這個時候反擊, 這小子打得什麼算盤。

“玖哥兒, 你是想要協迫祖母嗎?”

難得金老太太這般明理, 金玖微微一笑:“孫兒知道祖母惦念四姑姑, 便拜託三祖母為四姑姑張羅一門親事, 只要四姑姑梅開二度, 也就能光明正大回娘家與祖母團聚。 三祖母知道祖母您老人家一生要強, 自是不想被人知道此事, 想來她也不會再向您提起的。 ”

金老太太緊握成拳的雙手抖成一團, 原來東府只是以為自己要為金明珠張羅親事, 而並非已經知道金明珠回來的消息。

明氏點的那出《思凡》確實是有寓意的,

但卻只是嘲諷她要二嫁女兒, 而並非是威脅。

金老太太恨死了自己, 不過就是一出《思凡》, 她便自亂陣腳。 非但任由金明珠辱駡金瑤, 今天還為難了林安兒。

“你是故意的, 是嗎?”金老太太瞪著金玖, 眼中已有森然之意。

金玖的臉上還是那副該死的笑容, 他沒有回答金老太太, 只是淡淡道:“孫兒認為祖母眼下的當務之急是養好身體, 再為四姑姑張羅門親事, 至於中饋之事, 我看祖母還是應該交於別人為好。 ”

果然, 這只小狐狸是想借著金明珠的事要協她交出掌家之職, 做夢!

“我還沒有老到爬不起來, 這掌家的鑰匙還是老太爺在世時親手交給我的, 不是單憑你幾句話就能交出來的。 ”

金老太太見慣大場面, 更何況此時也沒有其他人在, 甚至連三房和六房的人也不在。

金玖笑得更深, 雙目炯炯直視金老太太:“四姑姑昨日打碎的那只水墨天青杯子是官窯的, 祖母若是喜歡, 孫兒前年曾送給三爺爺一套, 或許他老人家還肯割愛, 即使他捨不得。 族中也會有人給祖母面子的。 ”

這個時候, 金玖提到一隻水墨天青的杯子, 當然不是無心說起, 而是告訴金老太太兩個危險的資訊:一是我連金明珠摔了什麼的杯子都知道,

你還有什麼可隱瞞的;二是這件事我隨時能夠幫您捅出去, 不單單是三老太爺, 整個族裡都能知道。 到那時。 那些有女兒被送進家庵, 或者自盡而死的親戚們, 決不會饒了你。 更不會放過金明珠。

金老太太足足默然半炷香的功夫, 大堂內靜得掉根針都能聽到, 早有外面偷聽的下人去飛奔告訴了汪氏, 汪氏帶著女兒金瑤和兩個兒媳全都來到春暉堂。 守門的婆子早就拿過汪氏的好處, 打開門放她們進去。 此時她們就侯在正屋門外, 拔著脖子聽著裡面的動靜。

只聽金老太太終於說話了, 她長歎一聲, 道:“你姑姑命苦。 遇人不淑, 可她如今落到這份天地, 你這個做侄兒的不能再打壓她。 ”

金玖道:“祖母放心。 孫兒已把咱們在京郊的那所大宅收回來了, 正在整葺。 那還是祖父當年置下的, 比起這裡不相上下, 湖光山色, 不遠看還有佛堂, 祖母可搬到那裡養老, 四姑姑定是會陪在您身邊, 到時再給四姑姑找個上門女婿入贅便是。 從那裡到京城不過十幾裡, 三叔和六叔一家都能時常探望, 祖母可盡享天倫之樂。 ”…

金老太太苦笑:“原來你早就安排好了, 就連軟禁我的地方也找到了。

“怎會是軟禁?孫兒會在自己的私帳上撥出三百畝良田到祖母名下, 孫兒知道祖母不缺這些, 也只是盡孝而已。 ”

金老太太這些年來手上私產甚多, 雖然被金炳善糟蹋了不少, 但依然富足。 她當然不缺這三百畝田地, 但她也知道, 這是她和女兒能在金家拿到的最後的東西了。

既然金玖要放過金明珠, 那麼即使是三老太爺也不會再插手, 到時母女二人離開京城, 金明珠想再配良人是不可能了, 如果像金玖所說找個寒門子弟招贅, 那也是一門好親事。

可如果她不答應, 金玖現在就能讓人到房裡把金明珠抓出來, 然後綁到祠堂門前, 或逼她自盡, 或送進家庵。

曾幾何時, 金玖就是氈板上的肉, 任她宰割, 可眼下的俊朗少年再也不是當年的傻小子, 他操控著大局, 更操控著她和女兒的生死。

“好, 我答應你。 ”

短短五個字, 金老太太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縫裡迸出來。

她不甘心!

她嫁進金家幾十年, 直至金老太爺死前幾個月, 婆婆去世, 金老太爺才將這掌家的權利交給她, 從此她便將這得來不易的權利緊握在手中, 即使金炳文的妻子李氏生下長房長孫, 她也沒將權利交出去。 可如今, 金玖卻在逼她交出掌家之權,

雖然明知她已經沒有去路, 可她還是不甘心。

“那今後由誰掌家?老三家的?”

在問這句話之前, 金老太太一直認為金玖是要將掌家之職交給汪氏。 放眼整個老宅, 也唯有汪氏能接下這掌家鑰匙, 況且, 這也是汪氏處心積慮想要的結果。 她緊抱金玖大腿, 為的也是這個。

金玖淡淡道:“孫兒是長房長孫, 如今這個家是我當家, 我已成親多年, 既然祖母不想再管這些雜事, 那這吃苦的差事自是輪到我娘子頭上。 哪有麻煩三嬸的道理。 ”

什麼?

金玖竟是要讓林安兒掌家?

金老太太怔住, 躲在門外偷聽的汪氏也怔住了, 林安兒當然更怔住。

她原本一直在緊緊擰著金玖的手, 可這時不知不覺鬆開了。

金玖一定是腦子進水了, 她只有十四歲, 怎麼能掌家呢, 再說金玖也沒有問過她啊, 他連圓房的事都要問過她, 掌家這麼大的事, 他連提都沒提過啊。

金瑤和兩個嫂子也是驚得一頭冷汗, 聽到金老太太要交出掌家權利, 她們心裡都很高興。 陶氏和母親無法抗爭, 這個掌家的位置只能是母親的。 母親做了掌家, 金瑤就能嫁得更好更體面, 兩個兒子金瑋和金琅也能更有出息。

可這些都是美好的想像,

金玖很快便擊穿了她們的美夢, 他要讓林安兒掌家!

雖然大家都知道身為大少奶奶的林安兒遲早會掌家, 但是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快。 按金家多年來的規矩, 從沒有讓年輕媳婦掌家的先例, 金老太太直到生下金明珠, 金老太爺才將掌家的權利交給她, 而那時金老太爺也已不久于人世, 金老太太已是做了婆婆的人了。

林安兒只有十四歲, 且她雖然嫁進金家十幾年。 可一直尚未圓房。 更不用說為金家開枝散葉了, 這樣的小丫頭, 有何資格掌家?

即使金玖仗著族長的地位強行將掌家之權交給她。 她也沒有這個本事。 …

“你讓她掌家?玖哥兒你是鬼迷了心竅吧。 ”金老太太嘶聲道, 連她自己也不明白, 她為何這樣討厭林安兒, 自從她兩歲進門時她就討厭這個小丫頭。 因此金炳善夫婦想要弄死林安兒, 她假裝不知道。 由著他們去做了。 可沒想到, 林安兒非但沒有死, 反而越長越討厭, 簡直是人憎鬼厭的小魔星。

其實吧。 林安兒聰明伶俐長得又好, 甚是討人歡喜。 拋開她的身份不提, 整個金家也只有金老太太母女討厭她而已。

金玖笑笑。 道:“這些已不是祖母要管的了, 待到我和安兒從岳家回來。 便送祖母和四姑姑出城。 ”

說到這裡,他不動聲色地把手從林安兒手裡抽出來,似笑非笑道:“媳婦,還不快去謝過祖母,把鑰匙收好。”

林安兒雖然在發呆,可還是醒悟過來,傻呵呵地給金老太太屈身行禮,玉娘也走過去,等著幫自家小姐拿鑰匙。

大勢已去,金老太太閉上雙目,硬撐著沒讓自己倒下去,對身邊的尹婆子道:“你去把三房和六房的人都叫過來,還有帳房的人也一併叫來,順便把鑰匙也拿來。”

這事要做起來也很快,不過一個上午,金老太太就把執掌多年的金家後宅交給了林安兒。

她當然不會事無巨細全都交接,只是把鑰匙給了她,又和汪氏陶氏交待幾句,大小帳本堆成小山全部扔給林安兒。

金老太太想清楚了,這府裡各處的管事都是她的人,即使她離開老宅,這些人也只聽她一個人的吩咐,林安兒想要把這個家管起來,就算汪氏和陶氏不為難她,這些管事也能讓她怎麼死都不知道。

金玖當然不指望金老太太安著好心,他要的只是讓金老太太交出掌家權利,別的都是後話,以後再說。

既然鑰匙和帳目全都交出來了,金玖便對汪氏和陶氏道:“安兒年幼又沒有經驗,日後還要勞煩兩位嬸娘相助,這個家還要靠您二位替她掌管。”

汪氏和陶氏心裡都是一喜,陶氏初開乍到,還沒上升到窺伺掌家權利的境界,汪氏今日卻是心如死灰,沒想到金玖此時這麼說,她心裡登時了然。

金玖比誰都要精明,但他是堂堂族長,當然不能插手後宅之事,雖說林安兒遲早也要掌家,可她如今還是個小孩子,金玖終究是要依靠兩位嬸嬸的。

對她而言,陶氏不足為懼,她只要把林安兒哄好了,這個家裡從今以後就是她說了算。

“玖哥兒,你太客氣了,一家人怎說兩家話,安兒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疼她還來不及,一定會把當成自家女兒一般維護。”

金玖點點頭,又道:“安兒剛剛回來,今日我和她還要回岳家去,待到從岳家回來,再讓她整理帳目,把各處事宜重新分派,這兩日還要勞煩兩位嬸娘看好那些下人們,別讓他們借機生事。”

他又對金老太太道:“四姑姑回來的事,咱們一家子自是不會對外人說起,但難免會有不透風的牆將此事傳出去,避免有族人來您這裡鬧事,我就讓人先守住春暉堂,不讓他們借此機會騷擾於您,也不過這兩日的事,待我們從岳家回來,便送您和姑姑離京,到那時,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話外音:我不在的時候你別想再生事端,我讓人把你軟禁了!

果然,幾個彪型大漢進來向金老太太行了禮,便轉身出去,他們自是不能驚擾內眷,只是將春暉堂幾個門全都守住。…

金老太太氣急,以你金玖今日地位。只要你沒有授意,又有哪個族親膽敢闖進福滿園鬧事,你分明是怕我再生事端,這才借機把我軟禁起來。

金玖已沒有閒情逸致再處理後宅之事,帶了林安兒回娘家了,坐在馬車上,他似乎還能聽到那些女人的漫駡聲。他忍不住笑了。

忽然手上一疼。他驚呼一聲,卻見林安兒的櫻桃小嘴張成血盆大口,正咬在他的手背上。

話說。他的手早已被她擰得一片青紫,再這樣咬下去,唉,根本不用去問。只看金大少臉上的神情就能想像了。

“媳婦啊,你是女俠。女俠哪能咬人呢?”金玖無奈。

“這叫動口不動手,對付你這種傢伙就應如此!”

話音一落,林安兒又是一口!

當林家姑爺走進驍勇侯府時,幾乎所有人都看到金大少走過的地方。都有血珠子滴下來。

板兒想過來給大少包紮一下,金大少拒絕了。

林安兒翻翻白眼,特馬就是想讓她的娘家人看看。林家女兒有多麼野蠻!

這場流血事件的結束,是林安兒湊過去:“金哥哥。我娘家有上好金創藥,先給你止血吧。”

娘家如今攤了事,誰的心情都不好,這不是逗比的時候。

“那你叫聲好聽的。”金玖的聲音壓得很低,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聽到。

“金哥哥。”

“不夠好聽。”

“哥哥。”

“你看我像亂那個倫的人嗎?”

“......不知道了。”

“娘子,你懂得。”

好吧,這下子林安兒秒懂,這個大流氓!

“夫君......”

“乖......金創藥呢,痛死我了......”

比起大半年前,林老夫人更加蒼老,就連一向保養得宜的歐陽氏,眉宇間也多了幾絲細紋。以往冠蓋雲集的驍勇侯府,如今門可羅雀。

看到林安兒回來,歐陽氏緊緊握住她的手,紅了眼角。

在此之前,林安兒一直不知道林劍雲等人是因為什麼事才被收監,她能想到的便是傳說中的藏寶圖,和那五車火藥的事。

“唉,九妹妹可還記得爵爺有位叫做喬禹的幕僚嗎?你三堂兄非常器重他。”

當然記著,喬禹就是喬子宏,就是他幫林安兒找到伊亭,也是他通知金玖那五車火藥的事。

林安兒點點頭,不知歐陽氏為何會提到喬禹,在此之前,她認為喬禹定是和林家人一起收監了。

“喬禹深受爵爺重用,後破格提拔他做了千總,派駐距京城兩百里的衛所。不久後朝廷有人遞摺子參了爵爺兩大罪狀,秘密向北地私售武器盔甲、私換金家火藥之事。據說罪狀上還明確列出私售軍械的衛所名稱,萬歲並未追查金家火藥之事,而是派人前往那個衛所調查。沒想到衛所軍庫失火,而派駐在那裡的千總喬禹從此下落不明。雖然軍庫失火了,但誰都會想到這是想要掩蓋罪行,喬禹脫不了干係。他是爵爺破格任用之人,任何人都會認定爵爺才是這事的主腦,得知事情敗露,喬禹十有*已被滅口。爵爺知道後,沒有逃走,而是坐在家中等待御林軍上門抓人,他......他說林家幾代都是為國盡忠,即使皇上定罪,也會網開一面,不會對林家趕盡殺絕,讓家中子弟萬不可輕舉妄動,更不可做出劫獄的蠢事。”

事情的原委金玖早就知道,但歐陽氏說的最後幾句話卻並非林劍雲交待的,而是他事先與歐陽氏串通好的。當日皇帝讓人突查衛所,之後又連夜將林劍雲和林家幾位元官居高位的叔伯帶走,在這之前,林劍雲沒有得到任何消息,更沒有機會向妻子交待這些事。

林安兒是個什麼脾氣,他比誰都清楚。十日後她便要進宮了,到時定會見到皇上和皇后,十有*她會去為林家討個說法,誰也不知道皇帝的真實想法,若是林安兒輕舉妄動,說不定會招來無妄之災。

一一一(未完待續)

說到這裡,他不動聲色地把手從林安兒手裡抽出來,似笑非笑道:“媳婦,還不快去謝過祖母,把鑰匙收好。”

林安兒雖然在發呆,可還是醒悟過來,傻呵呵地給金老太太屈身行禮,玉娘也走過去,等著幫自家小姐拿鑰匙。

大勢已去,金老太太閉上雙目,硬撐著沒讓自己倒下去,對身邊的尹婆子道:“你去把三房和六房的人都叫過來,還有帳房的人也一併叫來,順便把鑰匙也拿來。”

這事要做起來也很快,不過一個上午,金老太太就把執掌多年的金家後宅交給了林安兒。

她當然不會事無巨細全都交接,只是把鑰匙給了她,又和汪氏陶氏交待幾句,大小帳本堆成小山全部扔給林安兒。

金老太太想清楚了,這府裡各處的管事都是她的人,即使她離開老宅,這些人也只聽她一個人的吩咐,林安兒想要把這個家管起來,就算汪氏和陶氏不為難她,這些管事也能讓她怎麼死都不知道。

金玖當然不指望金老太太安著好心,他要的只是讓金老太太交出掌家權利,別的都是後話,以後再說。

既然鑰匙和帳目全都交出來了,金玖便對汪氏和陶氏道:“安兒年幼又沒有經驗,日後還要勞煩兩位嬸娘相助,這個家還要靠您二位替她掌管。”

汪氏和陶氏心裡都是一喜,陶氏初開乍到,還沒上升到窺伺掌家權利的境界,汪氏今日卻是心如死灰,沒想到金玖此時這麼說,她心裡登時了然。

金玖比誰都要精明,但他是堂堂族長,當然不能插手後宅之事,雖說林安兒遲早也要掌家,可她如今還是個小孩子,金玖終究是要依靠兩位嬸嬸的。

對她而言,陶氏不足為懼,她只要把林安兒哄好了,這個家裡從今以後就是她說了算。

“玖哥兒,你太客氣了,一家人怎說兩家話,安兒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疼她還來不及,一定會把當成自家女兒一般維護。”

金玖點點頭,又道:“安兒剛剛回來,今日我和她還要回岳家去,待到從岳家回來,再讓她整理帳目,把各處事宜重新分派,這兩日還要勞煩兩位嬸娘看好那些下人們,別讓他們借機生事。”

他又對金老太太道:“四姑姑回來的事,咱們一家子自是不會對外人說起,但難免會有不透風的牆將此事傳出去,避免有族人來您這裡鬧事,我就讓人先守住春暉堂,不讓他們借此機會騷擾於您,也不過這兩日的事,待我們從岳家回來,便送您和姑姑離京,到那時,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話外音:我不在的時候你別想再生事端,我讓人把你軟禁了!

果然,幾個彪型大漢進來向金老太太行了禮,便轉身出去,他們自是不能驚擾內眷,只是將春暉堂幾個門全都守住。…

金老太太氣急,以你金玖今日地位。只要你沒有授意,又有哪個族親膽敢闖進福滿園鬧事,你分明是怕我再生事端,這才借機把我軟禁起來。

金玖已沒有閒情逸致再處理後宅之事,帶了林安兒回娘家了,坐在馬車上,他似乎還能聽到那些女人的漫駡聲。他忍不住笑了。

忽然手上一疼。他驚呼一聲,卻見林安兒的櫻桃小嘴張成血盆大口,正咬在他的手背上。

話說。他的手早已被她擰得一片青紫,再這樣咬下去,唉,根本不用去問。只看金大少臉上的神情就能想像了。

“媳婦啊,你是女俠。女俠哪能咬人呢?”金玖無奈。

“這叫動口不動手,對付你這種傢伙就應如此!”

話音一落,林安兒又是一口!

當林家姑爺走進驍勇侯府時,幾乎所有人都看到金大少走過的地方。都有血珠子滴下來。

板兒想過來給大少包紮一下,金大少拒絕了。

林安兒翻翻白眼,特馬就是想讓她的娘家人看看。林家女兒有多麼野蠻!

這場流血事件的結束,是林安兒湊過去:“金哥哥。我娘家有上好金創藥,先給你止血吧。”

娘家如今攤了事,誰的心情都不好,這不是逗比的時候。

“那你叫聲好聽的。”金玖的聲音壓得很低,只有他們兩個人能夠聽到。

“金哥哥。”

“不夠好聽。”

“哥哥。”

“你看我像亂那個倫的人嗎?”

“......不知道了。”

“娘子,你懂得。”

好吧,這下子林安兒秒懂,這個大流氓!

“夫君......”

“乖......金創藥呢,痛死我了......”

比起大半年前,林老夫人更加蒼老,就連一向保養得宜的歐陽氏,眉宇間也多了幾絲細紋。以往冠蓋雲集的驍勇侯府,如今門可羅雀。

看到林安兒回來,歐陽氏緊緊握住她的手,紅了眼角。

在此之前,林安兒一直不知道林劍雲等人是因為什麼事才被收監,她能想到的便是傳說中的藏寶圖,和那五車火藥的事。

“唉,九妹妹可還記得爵爺有位叫做喬禹的幕僚嗎?你三堂兄非常器重他。”

當然記著,喬禹就是喬子宏,就是他幫林安兒找到伊亭,也是他通知金玖那五車火藥的事。

林安兒點點頭,不知歐陽氏為何會提到喬禹,在此之前,她認為喬禹定是和林家人一起收監了。

“喬禹深受爵爺重用,後破格提拔他做了千總,派駐距京城兩百里的衛所。不久後朝廷有人遞摺子參了爵爺兩大罪狀,秘密向北地私售武器盔甲、私換金家火藥之事。據說罪狀上還明確列出私售軍械的衛所名稱,萬歲並未追查金家火藥之事,而是派人前往那個衛所調查。沒想到衛所軍庫失火,而派駐在那裡的千總喬禹從此下落不明。雖然軍庫失火了,但誰都會想到這是想要掩蓋罪行,喬禹脫不了干係。他是爵爺破格任用之人,任何人都會認定爵爺才是這事的主腦,得知事情敗露,喬禹十有*已被滅口。爵爺知道後,沒有逃走,而是坐在家中等待御林軍上門抓人,他......他說林家幾代都是為國盡忠,即使皇上定罪,也會網開一面,不會對林家趕盡殺絕,讓家中子弟萬不可輕舉妄動,更不可做出劫獄的蠢事。”

事情的原委金玖早就知道,但歐陽氏說的最後幾句話卻並非林劍雲交待的,而是他事先與歐陽氏串通好的。當日皇帝讓人突查衛所,之後又連夜將林劍雲和林家幾位元官居高位的叔伯帶走,在這之前,林劍雲沒有得到任何消息,更沒有機會向妻子交待這些事。

林安兒是個什麼脾氣,他比誰都清楚。十日後她便要進宮了,到時定會見到皇上和皇后,十有*她會去為林家討個說法,誰也不知道皇帝的真實想法,若是林安兒輕舉妄動,說不定會招來無妄之災。

一一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