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九一章 離京(二更)

金家老宅眼下一片太平。

太平的涵義有很多, 比如聽不到哭聲, 聽不到吼聲, 甚至聽不到說話的聲音。

金玖對此很滿意, 那日他和林安兒走得匆忙, 沒來得及通報各房長輩, 不過他想現在也不用通知, 整個金家沒人不知道吧。

下人們都已得到暗示和明示, 在沒有得到特別關照之前, 不要忙著認主, 萬一時局再有變化呢?

金玖和林安兒表示很理解, 再說他們也不急著讓他們認主, 萬一以後要把人家賣了轟走什麼的, 怪不好意思的。

金大少和大少奶奶一進大門, 就看到垂花門前站了一堆人, 三房和六房的幾位兄弟帶著媳婦和妹妹們,

都已在那裡恭候了。

金玖執掌金家已有多年, 還第一次受到這樣的禮遇, 他當然知道, 他這是沾了自家媳婦的光了。

金大少挺傷感的, 原來比起他這位高高在上的族長, 金家老宅的掌家娘子才是實權人物。

見了禮, 金瑤便親切拉住林安兒的手, 大嫂長大嫂短, 誇了衣裳又贊首飾, 把林安兒誇得就像仙女下凡, 總之, 金玖聽到挺受用的, 因為很少有人誇他家媳婦......

林安兒聽到也挺受用的, 她想起前世記憶裡大人物巡視時, 都有一群人手持鮮花熱烈歡迎......

金玖和林安兒沒回金滿園, 而是直奔福春暉堂。 這幾日就連汪氏和陶氏也沒能進去, 春暉堂的大門都已被關上了。

金玖讓人安排了幾駕馬車停在老宅後門, 他帶著林安兒進去請金老太太離京!

也不過兩三日, 金老太太像是蒼老了十幾年。 保養得宜的一張臉上雙頰深陷, 可一雙眸子卻依然犀利。 冷冷地掃視著金玖和林安兒這兩個小兔崽子。

金明珠遠沒有母親冷靜, 她還在哭鬧, 嗓子已經嘶啞, 顯然這幾日她一直在哭。

看到金玖和林安兒, 她甩開丫頭, 沖著林安兒撲了過去, 金玖忙拉著林安兒。 想把她擋在身後......免得傷到金明珠......囧!

可金明珠的速度太快了。 如同練過輕功一般, 嗖的一下沖過來, 然後duang~的一聲就飛到牆上去啦!

這下子金四姑太太終於不哭不罵了。 這世界終於安靜了。

金玖有些不忍心, 他心疼地看看林安兒腳上的繡鞋, 錦上錦三百兩銀子一雙的繡鞋啊。

在金家老宅全家大小的恭送中, 金老太太和金明珠攜帶金銀細軟離開了金家老宅。 離開了京城。

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不復返。

林安兒認為這兩句用在此處甚是不妥。 壁咚~她的頭頂飄來十四個字——

借問瘟君欲何往, 紙船明燭照天燒。

一一一

送走金老太太和金明珠, 三老太爺和明氏, 四老太爺和李氏。 全都來到金家老宅。

金家後宅易權的事, 這四位當然早就知道了, 憑他們的身份。 當然能幫金老太太扭轉乾坤, 只是他們不想幫。 而金老太太也不想讓他們幫。

這四位的年紀加在一起是金玖的十倍, 吃過的鹽比他吃過的米多, 過的橋比他走的路也要多。

他們和金老太太鬥智鬥勇幾十年, 對這個老婆子的瞭解不比金玖少。

就憑金老太太這樣的人, 能夠輕易同意交權嗎?當然不能。

別看她已經快六十了, 可她老人家要錢有錢, 要人有人,

即使鬥不過金玖也能和他力撐上幾十回合, 根本不會束手待斃!…

除非, 她有把柄抓在金玖手裡, 而那個把柄一定是金老太太的軟肋。

不過東西兩府都在有人金家老宅附近盯梢, 金老太太雖然是從後門走的, 可那盯梢的人也都看得清楚, 金四姑太太也一起走了!

於是, 真相大白了。

金老太太舔犢情深, 為了保護女兒, 她自願交出掌家之權, 帶著女兒去一山明水秀之地做個安靜的老太太。

當然, 這些人用腳趾頭也能猜出來, 金老太太是不會安靜的。

活到老, 鬥到老, 這就是宅鬥精髓, 金老太太無疑是宅鬥高手, 可惜她的隊友太差。

不怕豬一樣的對手, 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金炳善、金明珠, 乃至後來的金炳路和陶氏, 都是金老太太的豬隊友。

年方十四歲的金家大少奶奶林安兒正式接過掌家鑰匙, 執掌金家後宅。

三老太爺不方便和侄孫媳婦說話, 便對金玖閑閑問起林家的案子, 金玖回到還需萬歲定奪, 別的便不再說了。

明氏則拉著林安兒問皇后春茗的事, 林安兒只說除了自己以外, 林家還有位小姐林玉婷也收到了請帖, 林玉婷是驍勇侯林劍雲的嫡長女。

明氏聽了, 心裡一驚, 她的想法當然也和林家人是一樣的,

原來林安兒只是陪去的, 林玉婷才是皇后主要邀請的對象, 皇室媳婦候選人之一。

林家的官司若真是大逆不道, 皇后萬不會把林玉婷配給皇子皇孫, 如果林家要滿門抄斬, 哪能讓他們成為皇親國戚。

聖意便是這樣被曲解的。

汪氏表現出十足的熱情, 她幫著林安兒一項項清點帳目, 又告訴她, 哪個管事是老太太的人, 哪個管事是周氏以前提拔的人。 林安兒一律搖頭, 好煩啊, 三嬸嬸你知道就行啦, 人家是小孩子啦。

既然林安兒嫌煩, 那自有金瑤和幾位弟媳婦陪她聊天兒, 金璿想要擠起來, 被金瑤不動聲色地推開了。

一天下來, 到了晚上, 林安兒累得精疲力盡歪在羅漢床上, 金玖走進來, 捏捏她的小鼻子, 問道:“三嬸嬸給你講的那些, 你可都記下了?”

林安兒點點頭, 指指小腦袋, 表示她都記住了。

小孩子的記憶力總比中年人要好些, 林安兒正值學習的最佳年齡, 只要汪氏說上一遍, 她便全都記得清清楚楚。

金玖為了調教老婆也真是費了心思, 他請來汪先生, 給林安兒連夜惡補。

其實這一兩年來, 他已經在讓林安兒學著管理庶務, 除了林安兒自己的棺材鋪, 他還把那幾家綢緞莊子也交給她打理,

至於她自己的嫁妝, 雖因數目巨大, 沒有交給她, 但也是讓帳房每月都把帳目拿給林安兒過目。

金大少不指望媳婦會賺錢, 但他希望她能管理後宅。

金大少當然不能讓汪先生和林安兒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雖然汪先生早已是鬍子一大把。

金大少拿本書, 陪在林安兒身邊, 聽著汪先生把帳簿中的疏漏一一指出來。

林安兒越聽越驚, 金老太太交給她的這些帳裡貓膩竟然這麼多!

但這也不能全怪金老太太, 據她所知有些地方是汪氏負責的, 汪氏娘家是大商家, 她對管帳也很擅長, 有些假帳十有*就是出自她的手, 而金老太太沒有看出來。

想當年, 金老太太把金玖名下的財產全都抓在手裡, 狠撈了多年, 她怎麼也想不到, 汪氏會在她的眼皮底下重蹈覆轍, 以其人之道還施其人之身。 …

林安兒扭頭看著金玖, 似笑非笑:“你授意的?”

金玖有些尷尬, 小媳婦你不要把所有陰損缺德的事都往我身上聯想好咩。

“不是, 我萬不會在自家身上下刀子。 ”

林安兒想想也是, 金玖把金家看得比命都重, 他決不會放任別人在金家身上割肉。

感覺到林安兒已經很累, 金玖便讓汪先生回去了。 他拿起幾本有問題的帳簿,

問道:“想讓誰來當替罪羊?”

林安兒把腦門抵在金玖肩上, 假裝睡著了, 金玖好笑, 用手指捅她的胳肢窩, 林安兒笑出聲來。

她拿起一本帳簿, 翻到某一頁, 指著上邊的那個經手人道:“就是他吧, 這件事他雖不是主使, 可也脫不開干係, 就讓他來替三嬸嬸背黑鍋吧。 ”

金玖問道:“他是三嬸的人嗎?”

林安兒隨口道:“應該是吧, 反正今天三嬸沒提過這個人。 ”

金玖懸著的心放下了一半, 小媳婦比他想像的還要機靈。 汪氏雖然自私唯利是圖, 但她精明能幹, 在目前這個階段, 林安兒少不了這個好幫手。

讓她的人為她頂罪, 無形中已經震攝了她, 即使她在心裡輕視林安兒, 也不敢輕舉妄動。

金玖伸出手臂, 把林安兒攬進懷裡, 林安兒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靠在金玖懷裡, 很快便睡著了。

金玖捨不得放開她, 就這麼讓她靠著, 任她在睡夢中把口水把他的衣裳都弄濕了。

玉娘擔心他倆有何不軌行為, 進來看了幾次, 見姑爺壓根沒有想走的意思, 她老人家索性拿了針線進來, 坐在一旁做起了針線活兒。

後來金玖也困了, 靠在羅漢床上睡著了, 林安兒則靠在他身上, 兩人就是既曖|昧又協調相擁睡去。

玉娘急得不成,

可又不好去叫醒他們, 只好讓紅豆拿了錦被給他們蓋在身上, 自己則坐在他們對面繼續做針線!

當然, 玉娘年紀大了, 精力大不如以前, 沒做一會兒, 她老人家用胳膊肘兒支著小桌子, 也睡著了......

外面候著的紅霞對其他丫頭說道:“咱們也都睡吧, 小姐有玉媽媽保護著, 大少想來不會吃了她。 ”

噗!

一一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