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章 我爹是偷王之王

“哥哥, 爹爹啥時才能回來呢?我想爹爹了。 ”

“你是想念爹爹從城裡帶回的零嘴兒吧, 小饞貓。 ”

說話的是一男一女兩個孩子, 哥哥十歲, 名叫司空天野, 妹妹五歲, 父兄都叫她小妹。 司空天野已經是個英俊結實的小小少年, 小麥色的皮膚透著健康的光澤。 小妹卻長得白白胖胖, 像一枚會蹦會跳的小冬瓜。

“哥哥, 哥哥, 你快看, 樹上有鳥窩。 ”

“嗯, 小妹你乖乖等著, 哥哥掏鳥蛋回家煮給你吃。 ”

司空天野話音未落, 已經向樹上爬去, 他的褲腿上綁著重重的沙袋, 但卻並不影響他的敏捷。

小妹羡慕地看著哥哥, 再低頭看看自己那兩條短短的小肥腿,

她的腿上也有沙袋, 但她卻不如哥哥靈活, 蹦蹦跳跳還行, 上樹就是高難度了。 什麼時候才能像哥哥這樣啊, 別說是如今這副胖冬瓜的身材, 即使是前世的自己, 綁著沙袋爬樹, 也不如哥哥這般靈巧, 神偷世家的子弟就是不同, 天生的輕靈加上後天的訓練, 剛剛十歲便已身輕如燕了。

一年前, 小妹重病痊癒後腦海裡便就多了一份記憶, 她猜那一定是她的前世, 那也是她, 只是不屬於這個時空。

世上有三百六十行, 可她前世的職業卻是三百六十行裡沒有的。

她是一位替身演員, 銀幕上大咖們那些極度危險的動作, 很多都是由她來完成的。

她家做這一行已經三代, 且都不得善終, 祖父四十歲由高空墜地而亡, 父親三十歲便葬身火海, 而她八歲時便給當時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功夫童星做替身, 入行十二年, 死時還未過二十歲生日。

繼承家族遺志, 她也是死在片場, 但卻不能算因工而亡。 那日她同幾位男演員打賭天后的小內內是什麼顏色, 她輸了, 天后那日根本就沒穿小內內!

認賭服輸, 她一口氣吃下二十個包子, 又喝了十瓶啤酒, 於是鋼筋鐵骨、金剛不壞的女英豪就這樣死了,

說起來也挺偉大的, 最起碼她創造了一項紀錄, 成為電影史上第一個被撐死的替身演員, 前無古人, 後無來者。

相比前世的孤單, 小妹對現在這個身份滿意極了。 這是大成王朝萬千單親家庭中的一個, 但她卻有疼愛她的爹爹和哥哥。 更令她自豪的是, 她的爹爹便是江湖人稱“偷王之王”的司空星!

小妹雖然有了前世的記憶, 可她卻不記得四歲前的事, 剛剛蘇醒時她甚至不認識眼前的爹爹和哥哥。 不用別人解釋, 她也猜到了, 一定是這場大病, 讓她的大腦受損, 雖然沒有變成笨傻癡呆, 但卻忘了以前的事。 不過四歲的小孩也不會有什麼難忘的事, 忘就忘了吧。

給偷王之王做女兒, 生活是多姿多彩的。 每日卯時, 她便跟著哥哥去爬山, 他們在山中追趕打鬧, 有時還爬到樹上摘果子掏鳥蛋。 不論是爬山玩耍, 還是練拳練兵刃, 他們的腿上都會綁著重重的沙袋, 司空家族世代為賊, 只有這樣才能在解下沙袋後飛簷走壁。

爹爹已經走了一個月了, 他說中秋前肯定回來, 給他們帶京城采芝堂的月餅和糖果。 小妹掐著胖胖的小手指頭算日子:“哥哥, 再過五日就是中秋了, 你說爹爹帶回的月餅是什麼餡呢?咱們打賭好不好?”

吃貨大多沒有記性, 前世她就是打賭輸了撐死的。

司空天野彎起食指刮刮她的小鼻子, 笑道:“我就說你是小饞貓, 好吧, 賭就賭, 輸了的人洗碗一個月。 ”

“好啊, 我先賭我先賭, 爹爹帶回的月餅一定是蓮蓉的。 ”

“那我賭是五仁的。 ”

“一定是我贏, 哥哥你就準備洗碗吧。 ”

小妹得意地揚起包子臉, 就像只肥胖的小母雞。

司空天野咧開嘴笑了, 露出雪白整齊的貝齒, 爹爹當然會帶蓮蓉月餅了, 因為這是你最愛吃的。

初秋的太陽暖洋洋並不毒, 照在身上很舒服, 湛藍的天空看不到一絲雲彩, 兄妹兩人一起仰頭看天。

“哥哥快看, 灰機。 ”

天上有個不大不小的黑點, 司空天野的眼神好, 笑著說:“那不是灰雞, 那是大雁, 掉隊的孤雁。 ”

秋高氣爽, 大雁南飛, 可這只卻和夥伴們分開了, 浩渺的天空中, 只有它形單影隻。

“哥哥, 在這裡我只認識你和爹爹, 你們不要拋下我, 我不要做孤雁。 ”

這一世好不容易有了親人, 有吃有喝還不用自己賺錢, 她立志做一枚幸福的吃貨。

“小妹放心, 咱們永遠是一家人, 爹爹和哥哥都不會離開你。 ”

小妹開心了, 用衣襟兜著哥哥剛掏的鳥蛋, 跟在哥哥身後, 向山下走去。 她走得慢, 哥哥走幾步便要停下來等著她,

明麗的陽光下, 一高一矮兩個小小的身影, 走走停停, 但卻一直沒有分開。

他們的家依山而建, 幾間石屋, 一個小院, 院子裡種了幾棵甜石榴。 果子都紅了, 一個個齜牙咧嘴, 可愛極了。 小妹每天都會對著滿樹的大紅石榴流口水, 哥哥說了, 要等著爹爹回來才能摘下來。

“哥哥, 等到爹爹回來了, 我就先摘靠窗的那個石榴。 ”

“為什麼要先摘那個, 那個不是最大的。 ”

“因為它長得最像你啊, 哥哥笑起來就和它是一樣的。 ”

......

神偷的家也和普通人家一樣, 大門口是鐵將軍把門。 今天不同往日, 大門口站著一對中年男女, 鄰居家的大黃狗正在警惕地看著他們。

小妹不認識他們, 司空天野卻認識。

“叔叔嬸嬸, 您二位怎麼來了?”

原來這就是叔嬸, 小妹聽哥哥說起過, 叔叔司空南, 嬸嬸刁氏, 他們也是做賊的, 只是學藝不精, 沒有父親那麼出名, 只能在城裡做扒手溜門撬鎖幹點小買賣。 小妹病好了已經一年了, 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們。

“你爹被官府抓了, 現在城裡已經貼了告示出來, 他犯的是殺頭的大罪, 你們以後就跟著叔嬸過日子吧。 ”

“什麼?”兄妹兩人異口同聲, 爹爹是偷王之王, 怎麼會被官府抓住呢?這不可能!

“你爹這次是做死, 他偷的是天下第一金, 名捕鐵鷹從京城追到距此一百里的蘇鎮, 才將他抓捕歸案。 ”

一一一

親們, 十三新書開坑了, 有推薦票票的就投給這本書吧, 賣萌打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