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十九章 一個對三個

但凡是個懂事的都知道, 小孩子分為兩種, 一種是愛哭的, 一種是不愛哭的。

林安兒自認是個不愛哭的快樂寶寶, 可不知為何, 自從跨進金家的大宅門, 她就時時都有想哭的衝動。 在她的記憶中, 有一種叫做磁場的東西, 她猜想這裡留下真正的林安兒那個愛哭鬼的磁場, 所以把她也磁化了。

對於金家人來說, 最可怕的不是一個小孩在哭, 而是兩個同時哭, 其中一個還是變聲期的公鴨嗓子!

懲救耳朵!

和林安兒一起哭的是金玖,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 就像他不知道小媳婦為什麼會哭一樣。

小媳婦哭了,

他發現了一件好玩的事, 那就是和小媳婦比試誰哭得更好看更好聽。

“嚎——”

“哇——”

“嚎——”

“哇——”

在別人看來, 兩人哭得都挺好看, 但都不好聽, 全都像死了爹娘一樣, 不過他們還真是都死了爹娘。

事實證明, 林安兒的功力較弱, 她哭到第三回合(一炷香為一回合), 便開始心疼自己的嗓子了, 萬一哭啞了怎麼辦?

林安兒以失敗告終, 但她輸陣不輸人, 一個飛腿, 把金玖踹倒在地, 於是金玖哭得更傷心了。

這場哭戲的結果是, 大柱大鳳帶了十五名僕從興師動眾把金大少抬走了, 跨院裡又留下林安兒一個人。

這時趙媽媽又出現了, 她可不是一個人, 一隻手扯著一個小丫鬟的頭髮, 另一隻手裡操著根燒火棍。

“小浪蹄子, 媽媽不過就是罵了你幾句, 你就敢哭, 看媽媽不打死你!”

別以為趙媽媽的這句話是對林安兒說的, 人家才不會這樣尊卑不分, 被罵的人是那個小丫鬟, 打的當然也是她。

那根燒火棍有兒臂粗細, 黑乎乎的, 一下一下打在小丫鬟的屁股上。 趙媽媽邊打邊罵, 髒話連篇, 越打越狠。

可能是擔心趙媽媽會累著, 平素裡跟著趙媽媽的兩個婆子也來了, 一個抓著小丫鬟的肩膀, 另一個接過燒火棍, 繼續教訓那個小丫鬟,

趙媽媽也沒有偷懶, 罵得更起勁兒!

“臭丫頭, 以為會哭就了不起, 以為有叔有舅就了不起, 老娘告訴你吧, 你個沒爹沒娘的孤孩子, 親戚疼你哪條筋, 再敢哭就打得你啞巴了, 不聽話就把你扔到後山上喂狼!”

林安兒張大嘴看著這一切, 這不是拍電影, 這是真的!

她忽然明白了, 如果這個小丫鬟是雞, 那她就是猴子, 愛哭又不好管教的猴子, 只能殺雞儆猴。

小丫鬟頂多十一二歲, 瘦得皮包骨頭, 在三個粗壯婦人面前真的像只可憐的小雞子。 起先她還在哭著求饒, 打著打著就哭不出來了, 嘴巴張著, 只有喘氣的氣流聲。

林安兒知道, 如果她再不裝得很害怕的樣子, 這個小丫鬟估計就要活活打死了。

雖然對於金家來說, 打死一兩個丫鬟也不是什麼大事, 不過就是損失了幾兩銀子。 但是趙媽媽膽敢這樣做, 一定是金老太太或周氏同意的, 否則她一個下人絕壁沒有這個膽子。

那個小丫鬟讓林安兒想起伊亭, 她的金蘭姐妹, 雖然小丫鬟比伊亭年長幾歲, 可卻同樣的瘦骨嶙峋。

一股豪氣從林安兒胸中湧起, 她忽然沖了過去, 像一頭小號莽牛撞向正在抽打小丫鬟的那個婆子!

別看林安兒胖得像只肉球,

可小肉球從小就帶著沙袋在山上瘋跑, 身手靈活, 哪是這些幹粗活的婆子能相比的。

那個婆子還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 就被林安兒的腦袋撞了個跟頭, 燒火棍也掉在地上。 趙媽媽和另外一個連忙出手想要攔成林安兒, 沒想到林安兒的動作比她們更快, 她已經撿起燒火棍, 朝著揪著小丫鬟的婆子劈頭蓋臉打過去!

林安兒算准了這些婆子不敢打她, 否則也不會想出殺雞儆猴的陰招, 所以林安兒打得暢快, 打得過癮, 打得盡興!

三個婆子誰也沒想到, 本應嚇得哭成一團的林安兒竟然瞬間變成小母老虎, 不但沖過來, 還奪了棍子打人。

她們真的不敢還手, 嚇唬主子是一回事, 動手打主子就是另一回事了。

偏偏這時, 竟然有人在大聲叫好, 那是個公鴨嗓, 還有些嘶啞。 不用說這是大獲全勝的金大少, 他老人家是被人抬走的, 因此他擔心小媳婦嫌他勝之不武, 所以他回來打算繼續比試, 沒成想卻看到比哭更好玩的事。

一隻小號母老虎棒打三隻大號母老虎!

林安兒當然不是只打一個人, 三個婆子全都打, 且專往要命的地方招呼, 打得她們抱頭鼠竄。

既然不能還手, 又不想做人肉沙袋, 那除了逃跑好像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金大少看著歡喜, 看著高興, 他又蹦又跳又拍巴掌, 為小媳婦呐喊祝威。

這一戰, 林安兒完勝!

三個婆子跑得無影無蹤, 林安兒這才扔了燒火棍, 走向倒在地上的小丫鬟, 她本想像片場裡的男主那樣, 來個公主抱, 然後瀟灑退場。 可惜她雖然很有份量, 卻抱不動比她瘦了至少三圈的小丫鬟, 無可奈何, 林安兒只好召喚金玖。

“金哥哥, 她快要被打死了, 你把她抱去看大夫吧。 ”

金家長年供養著大夫, 平素裡給太太小姐們請請平安脈, 但卻只有一等二等的下人們, 才能有資格到大夫那裡看病, 像小丫鬟這樣的, 除非主子不想讓人死在府裡填堵心, 否則就是聽天由命。

小丫鬟命好, 她是由金家長孫親手抱著, 金家長孫媳婦親自監督, 送到大夫那裡看病的。

大夫嚇了一跳, 他一時沒想明白這位病人是什麼來頭, 莫非是大少爺剛剛相中的通房丫頭?

就在金玖和林安兒送小丫鬟去看醫生的時候, 林小小姐棒打乳母的消息也傳到周氏耳中, 她正在和汪氏、小姑金明珠嗑瓜子聊閑天, 就見趙媽媽滿臉腫包跑了進來, 把方才的事添枝加葉哭訴一通。

“婢子說是奉了老太太和二|奶奶的命令,

可林小姐說就是沖著老太太和二|奶奶, 才要把婢子往死裡打。 ”

咦, 你說這老娘們兒有多不要臉, 林安兒沒聽到, 否則肯定啐她一臉芝麻糊!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