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九八章 知音(兩章合一)

離開何家別院之後, 楊夢旖的身份便就不同了。

≮她才女和絕代佳人的美名之後, 又加了琴藝名家和世子妃閨蜜的頭銜, 而她彈奏的那首曲子也成為京城閨秀中的傳奇。

關於美人的傳奇本就是人們喜歡津津樂道的, 不過幾日, 楊夢旖的人和她的曲子便不僅在閨秀圈中流傳, 就是文人騷客的文會上, 也在談論。

孔七公子文采風|流, 當然是最先得到消息的那個人群。 他那顆本就不是十分堅定的小心臟現在又開始砰砰直動, 如同一大群四不像闖進去, 上竄下跳, 蹄子直踹, 踹得他恨不能立刻就聽聽楊夢旖的繞梁之音,

好好品評一番。

°猜對了, 孔七公子雖然是那種帥不過三秒的, 可他並不花心, 且認准一個就不撞南牆不回頭, 除非人家不要他。

他心心念念的不是楊夢旖的美人香, 而是美人彈奏的那曲千古絕唱!

如孔毓涵這般心存遐想的不是他一個, 還有很多, 這些人全都是愛琴如命。 孔毓涵的心事很快被林八小姐林宥兒知道了。

這個消息的傳播方式是這樣的:

孔七侍墨紅雲紅霞林安兒林宥兒!

可想而知, 這個消息歷經幾人最終傳到林宥兒耳中時已經變成什麼樣了——孔七因為那首曲子對楊夢旖相思成疾了!

林宥兒和孔七過了年便要成親了, 眼下聽到這個消息, 林八小姐什麼都沒說, 安靜地繡著自己的嫁妝, 一抬眼看到林安兒疑惑的目光。 她噗哧一聲笑出來:“楊夢旖巴巴地跑到何紅萼面前彈奏一曲, 她定是有了更長遠的打算, 再說他孔毓涵真想納妾, 那也要我這個正妻同意才行, 況且衍聖公府也不會接受名頭那麼響亮的妾室。 ”

林安兒對自家八姐表示很佩服, 這又是一個罵人不帶髒字的。 楊夢旖, 你連妾室的資格都沒有!

林宥兒是那種看不去很沉靜很嬌弱的模樣。 但林安兒卻知道這位打起架來一點也不嬌弱。

上次在天橋。 林宥兒揍那幫混混把指甲都給揍斷了......

她們兩人還不知道那次的事是楊夢旖幕後指使的, 若是她們知道了, 楊夢旖這會兒早變豬頭了。

雖然氣憤。 雖然不甘, 但楊夢旖眼下還真沒把孔七放在心上, 其實她以前也沒有放心上, 只是當她知道孔七娶林宥兒時。 一時心理不平衡而已。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楊夢旖之所以看不上孔七, 一是因為孔家門檻太高無法高攀;二來則是因為孔七對她太過忠犬了。

∫犬永遠比不過那個從不給她好臉色的金玖。

金玖早就名草有主。 林安兒太難對付, 幾次交手, 楊夢旖恨透了林安兒, 以前她真是小看了這個芯頭。 現在她恨不得林安兒死!

≮楊夢旖有了更高的理想, 但對林安兒的恨意卻沒有消減半分, 且更深了。

其實吧。 林安兒並不知道楊夢旖會這樣恨她, 她當然想不到。 她那個性袋雖然不笨, 卻不夠變態, 她不明白既自卑又自傲的人心理扭曲後是什麼樣子。

☆夢旖能把金明珠介紹給繼父對付自己的母親, 她的心理複雜得還真不是正常人可以想像的。

☆夢旖和林安兒都是父母雙亡的孤兒, 可林安兒什麼都有,

而她除了美貌和才情以外什麼都沒有。 林安兒的娘家親戚們是她的有力後盾, 而她的親戚個個對她沒安好心;林安兒七八歲就參加皇后的春茗會, 而追求她的人要麼早有妻妾要麼就是沒身份的庶子;聽金明珠說, 林安兒的嫁妝豐厚得令金家都為之咂舌, 而她就連衣裳首飾都要靠雙手賺來。 …

更重要的是, 林安兒有個金玖, 而金玖連正眼都不看她!

有一年孔老太君壽誕, 她帶了禮物前去, 那時她手頭還不寬裕, 那份壽禮用光她的積蓄, 而孔家對她卻是客套加冷漠, 孔老太君甚至沒和她說上一句話, 而當時坐在孔老太君身邊有說有笑的就是林安兒。

她嘔心瀝血, 幫金玖設計出一套精彩絕倫的首飾, 最終卻是戴在林安兒身上。

楊夢旖精于丹青, 她極為仔細地免費義務為林安兒畫了一幅肖像, 這幅肖像畫好後, 她給自己點了三十二個贊。 這幅畫不是普通的工筆仕女圖, 而且融合了紅毛人的技法, 把林安兒畫得惟妙惟肖。

楊夢旖當然不是學雷鋒做好事, 她沒把這幅畫送給林安兒, 而是給了野熊幫。

野熊幫幹的是買命賣命的勾當, 楊夢旖需要他們。

如今的楊夢旖再也不是當年手頭拮据靠外家月例過日子的落迫千金,

她有兩家鋪子, 私底下又做著贗品買賣, 更何況有些銀子也不用她來花, 楊夢旖縛不住金玖這條大魚, 小魚小蝦還是抓了一簍子。

可惜功敗垂成, 野熊幫的人竟然沒能宰了林安兒, 還打草驚蛇。 雖然這件事已經過了許久, 可那日在何家別院, 楊夢旖看到活蹦亂跳的林安兒, 她還是氣得牙疼。

馮媛還住在書畫齋的後院, 楊夢旖不想讓閒雜人等打擾她研習琴藝, 特別派了四名膀大腰圓的婆子服侍她, 每日飯菜、日常所需都由這四名婆子出門買來, 馮媛原本就是個死宅, 以前若不是要賺錢養活自己, 她才不願意抛頭露面, 如今楊夢旖一切都為她打點好了, 她也就忘了還有出門這回事, 每天除了彈琴作曲, 頂多在院子裡看看樹看看花, 倒也悠閒自在, 至於楊夢旖已經譜出千古絕唱的事, 她根本不知道。

楊夢旖每隔幾日便來向她虛心請教, 還經常送她些既精緻又不俗的禮物, 比如上好檀香, 精緻茶點, 總之。 馮媛對楊夢旖是亦師亦友, 她還是頭一回遇到像楊夢旖這般有悟性又懂禮的徒弟。

今天楊夢旖又來了, 帶了上好的君山銀針。 馮媛日常起居都很講究, 且最愛這君山銀針。

沖泡君山銀針, 須用清澈山泉為佳, 楊夢旖不僅帶來好茶, 還帶了好水。 一架烏篷馬車上是幾桶來自城外越清山的山泉水。

聽說這是越清山的泉水。 馮媛臉色為之一動:“夢旖, 越清山山脈下均為皇莊, 例來不讓百姓入內。 這水......”

楊夢旖微微一笑:“這水是我自內務府一位公公的親戚那裡為師傅尋來的, 師傅高潔, 縱觀京城也只有這越清山的水能配得上師傅。 ”

雖然只是幾桶山泉水, 但這幾桶水和楊夢旖的話就如天賜甘露滋潤著馮媛那顆久旱的心。

所以說送禮不一定要名貴。 還要有心思, 楊大美人就是這樣一個有心思的人。

楊夢旖是才女。 她不但精通琴棋書畫, 更懂茶經, 在大成, 茶藝也是名士淑女們津津身道的。 就連林安兒也學過, 只是學得不精而已。 但楊夢旖卻是個中高手, 孝敬師傅。 當然要親手烹茶。

君山銀針講究三起三落, 雀舌含珠。 楊夢旖烹茶姿態極美。 茶水烹好, 雙手捧杯, 敬給馮媛, 茶湯橙黃明淨, 襯著楊夢旖宛若白玉的素手, 當真是金鑲玉色塵心去。

被林安兒折騰得聲名掃地的馮媛, 在楊夢旖這裡獲得了第二春, 更煥發出無限靈感。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沒過多久, 楊夢旖又有一曲佳作面世, 而這一次, 何紅萼向她引見了一個人, 請她在這人面前彈奏。

這人來自宮中, 是皇后派來給何紅萼做婚前教導的尚宮。

見女兒把楊夢旖引見給尚宮, 楊氏臉上不悅, 待到楊夢旖離去, 楊氏問女兒:“你如今身份與眾不同, 這楊夢旖依母親看是個極有心計的, 她接近你恐是另有目的, 你要小心為上。 ”

楊夢旖是小看了何紅萼了, 事實上楊夢旖十項全能, 卻獨獨看人不准, 當然也有用人不當。

她低估過很多人, 包括金玖和林安兒, 也包括她的母親路氏, 如今她又低估了何紅萼。

何紅萼輕蔑一笑:“倒也不能怪她, 她生就那麼一副好容貌, 又有那麼一副好才情, 自是會心比天高, 可惜出身和際遇卻不高, 就只能想方設法攀龍附鳳了。 母親放心, 她想借著我攀上龍子龍孫, 這就是一招錯棋, 女兒怎會聽之任之。 ”

楊氏放下心來, 便和女兒說起與林家的親事:“那個林玉婷你也見了, 相貌人品都是好的, 可偏偏林家的官司如今仍不明朗, 有心給你兄長再議一家親事, 無奈上次請了淮揚侯夫人說媒, 臨時讓她和林家暫緩提親時, 已經欠了她的人情, 若是再議別家親事,

淮揚侯夫人肯定就得罪了。 唉, 林家若真定了罪倒也就罷了, 可偏偏這樣懸在那裡。 ”

何紅萼笑道:“母親這是杞人憂天, 淮揚侯雖是勳貴, 可如今也只剩下一個爵位而已, 在朝中遠不如父親。 眼下女兒的親事也定下了, 淮揚侯夫人雖與林家交好, 可她就是再生氣, 也不會為了林家得罪咱們。 依女兒看, 林家的女兒們哪個都不是善茬, 真要娶進門來還不知如何, 不管林家的事如何, 母親只管給兄長議親便是, 林家那頭先放一放吧。 ”

何紅萼和楊夢旖交往了一陣子了, 楊夢旖沒少講林家姑娘的壞話, 得罪過她的不只一個林安兒, 還有林宥兒, 若是沒有林宥兒橫刀奪愛, 孔七還是她的仰慕者。

自從何紅萼被皇后相中, 楊氏便事事與女兒商量, 此時聽她說的在理, 便放下心來, 另請了禮部尚書的母親為兒子提親, 這次議親的是黛嫵公主的外孫女。

很快, 歐陽氏便知道了這個消息, 還是淮揚侯夫人親自來告訴她的。 楊氏和何紅萼猜得沒錯, 淮揚侯夫人這次給弄得裡外不是人, 氣得咬牙切齒。

“原本和楊氏是牌搭子, 她既是想和林家結親, 我二話不說就來了, 可現在她家女兒剛剛和定親王府扯上關係,

她就巴巴地去抱長公主的大腿。 可惜拒我所知, 長公主根本沒有親生女兒, 她老人家膝下幾個兒子, 便在駙馬族中過繼了一個女兒, 這個外孫女便是過繼女兒的。 雖說過繼來的也是女兒, 但身份卻是不上不下, 何家以為撿了個寶。 其實不過就是個次等貨。 哪如咱家嫡小姐來得金貴。 ”

歐陽氏反而平靜, 自從何家讓淮揚侯夫人把這門親事擱置, 她便斷了這個心思。 且那楊氏如此出而反而, 想來也不是個好相處的, 女兒真若嫁過去, 也沒有好日子過。 還不如另議一門親事。

自從林安兒五歲回到金家, 歐陽氏就沒少了和金家打交道。 金老太太有多難纏, 她全都清楚。 而何家如今又出了位世子妃, 日後更要囂張, 比起金家還要難相與。 林玉婷遠沒有林安兒古靈精怪, 到了何家只能受委屈。 …

再說, 歐陽氏眼下也顧不上給女兒議親事。 侯爺和叔伯們還在大理寺押著, 她目前又是侯府的掌家。 府裡老得老, 小得小, 兩個小姑子一個要成親, 一個要圓房, 這些也都要她來張羅。

又過了一個月, 林家的案子終於看到了光明, 真正私售軍火的人被抓住了, 不是一個, 而是五個!其中一人竟是衛指揮使!

京郊的衛所私售武器給北地的長天教, 這個消息能傳到禦史耳中,當然也能傳到喬禹耳中。

喬禹剛坐上千戶的位置,便著手調查此事,但一直沒有真憑實證。沒想到一夜之間,軍械庫就被盜了,且燃起大火,但他沒有死。

至於喬禹沒死為何一直沒有現身,只說是重傷未欲便給搪塞過去了。

林安兒表示不相信,她終於告訴金玖:“是阿渡和他的手下悄悄把喬禹帶回京城的,據說他的手下救了喬禹。”

金玖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這件事在調查中卻意外地還了金家清白。金家的五車火藥,很可能和前來洽談購買軍械的人有關係,據那五人中的一人交待,長天教的人曾再三詢問皇商的貨物進城時是否會查驗。

兩個月後,林劍雲和五位叔伯終於走出了大理寺,重獲自由!

至此,據他們被抓進去,已經一年零兩個月!

林劍雲從大牢出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接帥印,披戰袍,帶領三萬大軍直赴北地,協助邱雲渡剿滅長天教。

別以為林劍雲是揚眉吐氣,他是帶罪立功。雖然他不是主謀,但給長天教提供武器的五個人都是他的屬下,事情也是在他的治下發生的,他難辭其咎!

自從阿渡到了北地,雖然也會有長天教眾武力起義的情況時而發生,但都屬小打小鬧,在這位少年總兵的鐵腕治整下,長天教逐漸轉為地下活動,但一些偏遠地區,仍有整村信奉長天教的情況。

崇文帝派大軍壓境,一是想讓林劍雲吃吃苦頭,二來也是給長天教有史以來最強悍的震攝!

北地素來談林色變。

滅了吳朝擒獲吳帝,殺死吳奔幾個兒子的是林鈞。

滅了光復門,把吳皇子變成喪家犬的是林劍雲。

林家兩代功勳都和長天教有關,北地是長天教的發源地,邱雲渡殺再多的長天教眾,也不如林家人吼上一嗓子。

傳說中林家對待逆黨的手段比邱雲渡還要狠還要絕。

林劍雲臨走時,囑咐歐陽氏,兩個堂妹的婚事萬不要倉促,林家雖然經此一劫,卻並未傷及原氣,婚事要操辦得體,不能讓旁人看笑話,更不能讓親家看低了。

其實就是林劍雲不叮囑,歐陽氏也想辦得漂漂亮亮。林宥兒嫁的是衍聖公府,這門親事整個京城的人都在看著呢,她自是不能讓那些清流文官看低了驍勇侯府;林安兒雖然只是圓房,但皇后賞了鳳冠霞帔,那就只能大事操辦,況且,侯爺被關押的這一年多裡,全靠金玖暗中打點,才沒讓侯爺吃苦,金玖花了多少銀子,歐陽氏都不好意思去問,僅那位承惠公公,沒有萬兩銀子是打發不起的。

金玖花在承惠公公身上的銀子,何止萬兩!

崇文帝雖不任性,可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求情的,也只有服侍他幾十年的承惠最懂揣摸他的心思,否則。林劍雲又怎會只是帶兵剿匪,只他治下不嚴鑄成大錯這條大罪,就能削了林家的爵位。…

金玖從來就沒有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德,他在背後做的這些事,他可以不告訴林安兒,卻不會不讓林家知道,他原原本本都和林劍雲說了!

林劍雲是武人。武人都有血性。別說只是一個林安兒,金玖此刻開口要他林劍雲的半條命,他也會給!當然只限半條。另外半條他還要留著向崇文帝贖罪盡忠......

林劍雲誓師離京那日,崇文帝登臺祭天,祈求蒼天保佑大成帝師凱旋歸來。

其實呢,崇文帝還真沒把長天教放在眼裡。比起當年的吳奔,長天教不過是些烏合之眾。當年的平安侯吳奔精通兵法。勇不可擋,為大成第一大將,那時的林鈞還是個小孩子。

但勇猛無敵的吳奔和他建立的大吳王朝就是折在林鈞這個小孩子手裡,林鈞掃北那年只有十八歲。三年後,他得勝還朝,大成帝京萬人空巷。百姓爭睹少年將軍的風采。

崇文帝親自為年少的驍勇伯指婚,妻子便是岳子涯之女岳少蘭。大成對阿薩的戰役。岳少蘭與她的娘子軍一戰成名,但因為她是女子,不能封勳,征戰多年,岳少蘭的青春都在戰場上渡過了,她嫁給林鈞時已經是二十歲的老姑娘。

看著一身金甲的林劍雲,崇文帝不由得想起這樁往事,名將和美人都是不讓人見到白頭的,林鈞早逝,大成失去了一顆最耀眼的將星。

崇文帝派出林劍雲和三萬帝師,是要打造出一顆新的將星,而這顆將星不會是林劍雲,而是他一手養大的侄兒阿渡!

有林劍雲這員虎將坐鎮,阿渡一定會化險為夷,建功立業。

剿滅長天教比起掃平吳朝,力捍阿薩,只是小戰役,但崇文帝就是想把這一仗打成千古之戰,他不但要為自己在史書上書寫新的篇章,更要讓阿渡成為新的戰神。

阿渡要自己爭取富貴,崇文帝願意給他這個機會。

阿渡值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林安兒靠在金玖懷裡,聽他念禮單明細,這是金家給林家的禮單。

當年林安兒被金家抱來當童養媳,金家也沒給什麼聘禮,金玖這次一併補齊......

“紋銀五千兩,彩禮四十擔,你就用這些把我買了?”林安兒問道。

金玖愣了下,忙問:“你嫌少嗎?”

這個當然不少,衍聖公府給林宥兒的,也不過是紋銀三千兩,彩禮二十擔;而林六小姐出嫁時,婆家也只給了一千兩。

“好像不如我的嫁妝多,我娘家豈不虧了。”

金玖都想哭了,不算金銀首飾,擺設家私,僅林安兒嫁妝裡的田產鋪子,每年收益就有上萬兩。這麼一比,林家肯定是虧了。

“金哥哥再在我的私產裡每年撥出三千兩貼補你的嫁妝,你算算,一年三千兩,十年就是三萬兩,我們至少要活到八十*十九,那就是七八十年,這就是幾十萬兩,這樣就不虧了吧。”

林安兒掰著手指頭算了算,還是覺得封建王朝對童養媳太過不公平,而她就是個可憐見兒的童養媳。

金玖歎口氣,誰說娶個童養媳省錢省力來著,那都是騙人的!輪到他頭上,怎麼就這樣艱難,好不容易把媳婦養大成人能騙進洞房了,可這時候,她偏偏已經掌家了,還會算帳了......

“你知道金哥哥很會賺錢的,我這個人也是你的,你有個這麼會賺錢的夫君,還擔心會虧本嗎?”

林安兒終於笑了:“給娘家的儀禮還是減了吧,比衍聖公府略低一些便可,總不能搶了孔七的風頭吧,至少省下的銀子,你用別的名目給我娘家送過去便是了。”

金玖看著自家媳婦,有些恍忽,什麼時候開始,那個整日喊打喊殺的小丫頭長大了。

一一一一

親們,快要燉肉了......(未完待續)

這個消息能傳到禦史耳中,當然也能傳到喬禹耳中。

喬禹剛坐上千戶的位置,便著手調查此事,但一直沒有真憑實證。沒想到一夜之間,軍械庫就被盜了,且燃起大火,但他沒有死。

至於喬禹沒死為何一直沒有現身,只說是重傷未欲便給搪塞過去了。

林安兒表示不相信,她終於告訴金玖:“是阿渡和他的手下悄悄把喬禹帶回京城的,據說他的手下救了喬禹。”

金玖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這件事在調查中卻意外地還了金家清白。金家的五車火藥,很可能和前來洽談購買軍械的人有關係,據那五人中的一人交待,長天教的人曾再三詢問皇商的貨物進城時是否會查驗。

兩個月後,林劍雲和五位叔伯終於走出了大理寺,重獲自由!

至此,據他們被抓進去,已經一年零兩個月!

林劍雲從大牢出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接帥印,披戰袍,帶領三萬大軍直赴北地,協助邱雲渡剿滅長天教。

別以為林劍雲是揚眉吐氣,他是帶罪立功。雖然他不是主謀,但給長天教提供武器的五個人都是他的屬下,事情也是在他的治下發生的,他難辭其咎!

自從阿渡到了北地,雖然也會有長天教眾武力起義的情況時而發生,但都屬小打小鬧,在這位少年總兵的鐵腕治整下,長天教逐漸轉為地下活動,但一些偏遠地區,仍有整村信奉長天教的情況。

崇文帝派大軍壓境,一是想讓林劍雲吃吃苦頭,二來也是給長天教有史以來最強悍的震攝!

北地素來談林色變。

滅了吳朝擒獲吳帝,殺死吳奔幾個兒子的是林鈞。

滅了光復門,把吳皇子變成喪家犬的是林劍雲。

林家兩代功勳都和長天教有關,北地是長天教的發源地,邱雲渡殺再多的長天教眾,也不如林家人吼上一嗓子。

傳說中林家對待逆黨的手段比邱雲渡還要狠還要絕。

林劍雲臨走時,囑咐歐陽氏,兩個堂妹的婚事萬不要倉促,林家雖然經此一劫,卻並未傷及原氣,婚事要操辦得體,不能讓旁人看笑話,更不能讓親家看低了。

其實就是林劍雲不叮囑,歐陽氏也想辦得漂漂亮亮。林宥兒嫁的是衍聖公府,這門親事整個京城的人都在看著呢,她自是不能讓那些清流文官看低了驍勇侯府;林安兒雖然只是圓房,但皇后賞了鳳冠霞帔,那就只能大事操辦,況且,侯爺被關押的這一年多裡,全靠金玖暗中打點,才沒讓侯爺吃苦,金玖花了多少銀子,歐陽氏都不好意思去問,僅那位承惠公公,沒有萬兩銀子是打發不起的。

金玖花在承惠公公身上的銀子,何止萬兩!

崇文帝雖不任性,可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求情的,也只有服侍他幾十年的承惠最懂揣摸他的心思,否則。林劍雲又怎會只是帶兵剿匪,只他治下不嚴鑄成大錯這條大罪,就能削了林家的爵位。…

金玖從來就沒有做好事不留名的美德,他在背後做的這些事,他可以不告訴林安兒,卻不會不讓林家知道,他原原本本都和林劍雲說了!

林劍雲是武人。武人都有血性。別說只是一個林安兒,金玖此刻開口要他林劍雲的半條命,他也會給!當然只限半條。另外半條他還要留著向崇文帝贖罪盡忠......

林劍雲誓師離京那日,崇文帝登臺祭天,祈求蒼天保佑大成帝師凱旋歸來。

其實呢,崇文帝還真沒把長天教放在眼裡。比起當年的吳奔,長天教不過是些烏合之眾。當年的平安侯吳奔精通兵法。勇不可擋,為大成第一大將,那時的林鈞還是個小孩子。

但勇猛無敵的吳奔和他建立的大吳王朝就是折在林鈞這個小孩子手裡,林鈞掃北那年只有十八歲。三年後,他得勝還朝,大成帝京萬人空巷。百姓爭睹少年將軍的風采。

崇文帝親自為年少的驍勇伯指婚,妻子便是岳子涯之女岳少蘭。大成對阿薩的戰役。岳少蘭與她的娘子軍一戰成名,但因為她是女子,不能封勳,征戰多年,岳少蘭的青春都在戰場上渡過了,她嫁給林鈞時已經是二十歲的老姑娘。

看著一身金甲的林劍雲,崇文帝不由得想起這樁往事,名將和美人都是不讓人見到白頭的,林鈞早逝,大成失去了一顆最耀眼的將星。

崇文帝派出林劍雲和三萬帝師,是要打造出一顆新的將星,而這顆將星不會是林劍雲,而是他一手養大的侄兒阿渡!

有林劍雲這員虎將坐鎮,阿渡一定會化險為夷,建功立業。

剿滅長天教比起掃平吳朝,力捍阿薩,只是小戰役,但崇文帝就是想把這一仗打成千古之戰,他不但要為自己在史書上書寫新的篇章,更要讓阿渡成為新的戰神。

阿渡要自己爭取富貴,崇文帝願意給他這個機會。

阿渡值得!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林安兒靠在金玖懷裡,聽他念禮單明細,這是金家給林家的禮單。

當年林安兒被金家抱來當童養媳,金家也沒給什麼聘禮,金玖這次一併補齊......

“紋銀五千兩,彩禮四十擔,你就用這些把我買了?”林安兒問道。

金玖愣了下,忙問:“你嫌少嗎?”

這個當然不少,衍聖公府給林宥兒的,也不過是紋銀三千兩,彩禮二十擔;而林六小姐出嫁時,婆家也只給了一千兩。

“好像不如我的嫁妝多,我娘家豈不虧了。”

金玖都想哭了,不算金銀首飾,擺設家私,僅林安兒嫁妝裡的田產鋪子,每年收益就有上萬兩。這麼一比,林家肯定是虧了。

“金哥哥再在我的私產裡每年撥出三千兩貼補你的嫁妝,你算算,一年三千兩,十年就是三萬兩,我們至少要活到八十*十九,那就是七八十年,這就是幾十萬兩,這樣就不虧了吧。”

林安兒掰著手指頭算了算,還是覺得封建王朝對童養媳太過不公平,而她就是個可憐見兒的童養媳。

金玖歎口氣,誰說娶個童養媳省錢省力來著,那都是騙人的!輪到他頭上,怎麼就這樣艱難,好不容易把媳婦養大成人能騙進洞房了,可這時候,她偏偏已經掌家了,還會算帳了......

“你知道金哥哥很會賺錢的,我這個人也是你的,你有個這麼會賺錢的夫君,還擔心會虧本嗎?”

林安兒終於笑了:“給娘家的儀禮還是減了吧,比衍聖公府略低一些便可,總不能搶了孔七的風頭吧,至少省下的銀子,你用別的名目給我娘家送過去便是了。”

金玖看著自家媳婦,有些恍忽,什麼時候開始,那個整日喊打喊殺的小丫頭長大了。

一一一一

親們,快要燉肉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