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二零一章 美容院(兩章合一)

金家老宅雖然還有汪氏和陶氏兩個嬸嬸, 但林安兒是掌家, 圓房也沒有婚假, 第二天便讓玉娘連同幾個婆子把賀禮的帳簿拿過來核對。

〔房不比成親, 但賀儀也收不了不少, 玉娘讓人把禮物一件件核對, 忽道:“咦, 這個怎麼沒有注明送禮人的姓名啊?”

林安兒一愣, 忙讓人把禮物拿過來, 卻見黃梨木盒子裡裝著的, 是一隻拳頭大小的紅瑪瑙石榴!

’榴是用整塊瑪瑙雕成, 趣致可愛。 給新婦送石榴的事常有, 石榴多籽, 代表著多子多福, 賀禮中也有幾件石榴, 但這只石榴放到林安兒面前時, 她幾乎立刻就猜出這是誰送的了!

哥哥!

“送禮的人呢?這石榴不會是自己從天上掉下來的吧?”真要是從天上掉下來, 收禮的管事早就揣進自己腰包了, 哪會登記到帳上的。

玉娘把那負責登記的管事找來, 那管事記得清楚, 送禮的只是個跑腿的, 說是有人讓他送來, 管事打開盒子, 見這東西沒有什麼問題, 便登記上了, 當時還有幾個丫頭婆子也在場。

玉石石榴很常見, 瑪瑙石榴也不希奇, 只是一看到這只石榴, 林安兒就能確定, 這是哥哥送的!

金玖問她為什麼, 她也說不清, 問得多了, 她回答:“只是感覺這只石榴更萌一些。 ”

好吧, 金玖聽不懂。

林安兒捧著那只紅石榴, 怎麼也捨不得放下。 即使金玖也不知道, 石榴對她和哥哥是有特殊意義的。 當年他們從家裡帶走的唯一的東西, 便是一隻大紅石榴。

不論過了多少年, 也不論他們走了多少路, 那只石榴就是他們之間的牽絆, 也許這一生, 他們都不能回到以前的家裡, 但那石榴就是他們心中的家。

哥哥和她分開整整十年了, 卻在她大喜的日子, 送來這只石榴, 沒有什麼比這份禮物更珍貴了。

〔房之禮遠不如成親侖, 但這只石榴的出現讓林安兒的婚禮圓滿起來, 連著幾天, 林安兒的嘴邊都掛著笑意。

紅雨:大少奶奶這要有多麼喜歡大少啊, 圓房以後她快要樂傻了。

紅霞:以往我以為大少喜歡大少奶奶更多一些, 現在才知道, 大少奶奶做夢都想吃大少的肉呢。

其實她們說的也沒有錯。

金玖正值血氣方剛的時候, 林安兒雖還嬌嫩, 但兩人都是初嘗個中滋味, 乾柴烈火, 精力旺盛。 以往金玖白天都在外面, 鮮少回來, 現在抽空便回到府裡, 瞅著周圍沒人就和媳婦卿卿我我, 晚上早早就把丫頭們轟出去, 清晨更是每早來一發。 饒是林安兒自幼練武, 身體比別的閨女都要壯健, 也有點力不從心了。

“金哥哥, 我好困啊, 不想起床。 ”

“乖, 那你就睡吧, 我去做事了, 鋪子裡還有事, 晚上我會儘量早點回來陪你。 ”

林安兒挺恨自己墮落的, 自從圓房以後, 她便沒有練功了, 不是因為她懶, 而是每天在床上的運動量已經很大, 她真的沒有力氣了。

☆高興的就是玉娘, 看到姑爺和小姐整日粘在一起, 她偷偷跑到水月庵裡許願了, 盼著小姐快點生個小少爺, 也讓九泉下的爵爺和夫人高興高興。

同宗金滿園, 林安兒偶爾會見到方姨娘, 不過也只限偶爾。

方姨娘神龍見首不見尾, 整個金家, 包括林安兒這個好奇寶寶在內,

沒一個人願意踏進她的小跨院。

但凡進去過的人都有同樣的感覺——陰氣森森。

大家都說方姨娘太過思念金大爺, 這才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只有林安兒知道遠不是這回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磁場, 當然也可以稱為氣場, 法醫姐姐整日和死人打交通, 所以她的氣場肯定和正常人類是不同的。

今天林安兒起床時, 已經日上三竿, 換作是別家的媳婦, 少不得被婆婆數羅, 被妯娌笑話。 可林安兒不同啊, 汪氏和陶氏住在福滿園, 根本不知道她是何時起床, 再說了, 她們即使知道也無所謂, 不過是嬸娘而已, 而她林安兒是掌家娘子!

林安兒有些明白了, 金玖在圓房之前, 把金老太太“請走”, 就是不想讓自家媳婦看別人臉色受委屈, 以前沒有正式圓房, 金老太太再討厭林安兒, 也還要留著三分臉面, 但圓房後就不同了, 做媳婦的哪能拗得過婆婆, 何況金老太太比婆婆還要高出一輩。

總之, 林安兒是老大, 在金滿園是老大, 在金家老宅同樣也是!

穿了件家常穿的銀紅茜紗褙子, 頭上插了支紅梅纏枝金鑲玉釵, 配著同款的耳墜子和手鐲, 林安兒想在園子裡走走, 她不能總是這麼懶。

走著走著,

就來到那處種滿灌木的花坡前。 正值花期, 那片玫瑰開得極為豔麗, 林安兒看著喜歡。 她忽然記起金玖說過灌木叢中藏著地洞的事, 腦子一熱, 就想到裡面瞅瞅。

紅霞和紅雨攔不住她, 只能眼瞅著林安兒拎起裙子往灌木叢裡鑽。

“矮油, 大少奶奶要親自去摘花啊, 若是您的丫頭們不肯進去, 妾身就讓人幫您去摘。 ”

方姨娘的聲音飄過來, 大熱天的讓人打個寒顫。

之所以要說是飄過來, 是因為方姨娘的小聲音的確就是飄飄悠悠, 如同無主孤魂。

林安兒也給嚇了一蹦, 電閃雷鳴都不一定嚇到她, 方姨娘這聲音大白天也像是從陰曹地府裡飄出來的一樣, 哪能不嚇人啊。

她把已經邁出去的腿收回來, 整整衣裙, 好整以暇:“准說我要去摘花啊, 我現在又不想摘了。 ”

林安兒不怕方姨娘, 她只是不想招惹而已, 有些人就是天生被人敬而遠之, 方姨娘就屬於這種人。

“大少奶奶閑來無事可以到街上逛逛, 妾身新開了家美容院, 就在紅顏閣旁邊。 ”

神馬?美容院?美容院!!!

美!!容!!院!!

方姨娘說她開了美容院!!!

林安兒被這十幾個驚嘆號震得險些蹦起來, 這也太逆天了!穿越女就能肆無忌憚地來古代賺錢嗎?你以為這世上只有你才知道美容院嗎?

老紙也知道!

只不過老紙上輩子從沒進過美容院, 不知道那裡面是什麼樣子而已。

林安兒羡慕嫉妒恨也沒有用, 她知道美容院又如何, 前世她是個女漢子, 女漢子偶爾會找個靚妹馬殺雞, 可卻從沒進過美容院。

其實吧, 就算林安兒進過美容院, 她也不會開。 前世記憶和實體穿越根本就是兩碼事, 現代的那些玩藝, 林安兒啥也不會。

所以方姨娘能開美容院, 她就只能開家棺材鋪。

這就是差距!

所以說, 人比人氣死人, 氣也沒有用, 人家是法醫, 你只是枚活活撐死的小吃貨。

不過她終於找到事做了, 她要去美容院。

林安兒拉上伊亭, 一起去逛街。 說是逛街, 可也不是真的走在大街上, 她們現在都不是小孩子了, 哪能像以前一樣。

方姨娘的美容院就在紅顏閣旁邊, 她也真會選地方, 知道紅顏閣是賺女人錢的, 所以就來蹭客流。

路邊停了一拉溜的馬車和轎子, 也不知道是來紅顏閣的, 還是去美容院的。

林安兒和伊亭都挺好奇的, 尤其是林安兒, 她特擔心方姨娘把美容院開成抱月樓, 呵呵, 你懂得。

不過她們還沒有進去, 就看到七八個丫頭簇擁著兩個人從馬車裡走出來, 一個是准世子妃何紅萼,

另一個卻是楊夢旖!

雖然早就聽說楊夢旖眼下是京城炙手可熱的大才女, 也早就知道她抱上了何紅萼這條不算粗的腿, 可在這裡看到兩人同時出現, 林安兒還是挺意外的。

她對何紅萼無感, 卻對楊夢旖沒好感, 無感加上沒好感, 對她來說就是掉頭想走。

林安兒不怕楊夢旖, 更不是想躲開, 她只是懶得搭理, 連帶那位有點虛情假意的何紅萼也懶得理。

她不理人家, 人家卻追著想理她, 世上就是有些這樣的賤人。

“林妹妹, 這麼巧啊。 ”

每當楊夢旖叫她林妹妹時, 林安兒就想啐她一臉豆腐渣, 你見過老紙這麼豐滿的林妹妹嗎?

“呀, 原來是楊姐姐啊, 呀, 還有何姐姐啊, 呀......”

論起嘴巴甜, 楊夢旖還真不如林安兒, 林安兒年紀小個子小, 聲音還是糖份極足的小奶聲, 所以多肉|麻的話從她嘴裡說出來, 也讓人覺得萌噠噠。

楊夢旖眼尖, 一眼就看到林安兒玉簪耳墜和手鐲, 那是她親手設計出來的樣式, 為自己設計的, 這幾款首飾, 飽含著她滿滿的愛意, 她曾經以為這就是她和金玖的定情信物呢。

可現在就戴在林安兒身上, 刺得楊夢旖心都要滴血了。

可林安兒偏偏就沒有在意, 搖頭晃腦的, 生怕楊夢旖看不到她頭上的簪子。

何紅萼是大家風範, 她早就聽說楊夢旖和金大少之前那些閒言碎語了, 看到楊夢旖上趕著叫住林安兒, 就猜到楊夢旖沒安好心。

和林安兒一樣, 何紅萼對林安兒也同樣無感。 不過是個皇商的妻子而已, 即使娘家是勳貴, 可父母早亡, 她不過就是喪婦長女, 如果不是低嫁, 怕是連嫁人都難。

古時男婚女嫁有五不娶, 喪婦長女排在第一個。 忠義夫人早亡, 林安兒確屬喪婦長女, 只是她早就嫁作童養媳, 沒有人把這名頭安在她身上而已。

別人都沒想到這一層, 偏就何紅萼想到了, 你說這姑娘有多細心, 又有多難相處, 可她卻是個溫柔和順的模樣, 讓人以為她人善好欺心腸好。

現在她看出來楊夢旖對林安兒沒安好心, 可她沒想阻止。 她倒想看看楊夢旖是個什麼路子, 能做出什麼出格的事。

楊夢旖是個有心計的人, 她對林安兒的仇恨從沒有因為時間推移而改變。 林宥兒和林安兒都是剛剛及笄便風光出嫁, 而她早就及笄三年了, 可婚事還是八字沒有一撇。 自從得知林安兒和金玖圓房, 她氣得咬牙切齒。

每朵白蓮花都是自信的, 她們認為全世界的男人都會愛上她。 楊夢旖想讓書畫店裡遇到那人給她大前程,

可金玖又是她心底的朱砂痣, 就連以往從不放在心上的孔七, 此刻也變成床前明月光了。

總之, 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得不到的都是別人搶走的, 誰搶了誰就對不起她。

噗!

她忘了當她初識金玖時, 金玖身邊就已經有了林安兒了。

“聽說林妹妹已和金公子圓房了, 真是恭喜啊。 ”楊夢旖誠懇得像發自肺腑, 林安兒挺佩服她的。

“謝謝楊姐姐啦, 話說自從老太太離京後, 楊姐姐也不到我家來了, 倒像是嫌棄我們一樣。 ”

“哪裡啊, 明珠姑姑離開孫府後, 我一時感傷, 不想再到府上觸景傷情。 ”

林安兒聽出來了, 這話真是資訊滿滿, 像是生怕何紅萼不知道金明珠被孫家轟出來的放妾一樣, 還貓哭耗子假慈悲, 金明珠之所以走到今天, 和你楊夢旖大有關係。

“那倒也是, 楊姐姐是四姑姑的閨中蜜友, 就和你同何姐姐一樣的親密呢, 若非是你們這麼交好, 四姑姑也沒有福份嫁到孫家為妾, 說起來孫大人還是楊姐姐的繼父呢, 這也真是親上加親, 難怪楊姐姐要觸景傷情。 知道的是楊姐姐念舊,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愧疚呢。 ”

林安兒的這番話, 讓楊夢旖變了臉色, 她偷偷用眼角瞟瞟何紅萼, 見何紅萼面色如常,這才松了口氣。

這小丫頭太損了,擺明是想借金明珠的事離間她和何紅萼,妄想!

“何姐姐,你今日還說起紅顏膏呢,隔壁這家紅顏閣就是金公子的產業,林妹妹便是金公子的夫人呢。”

楊夢旖適時岔來話題,還捎帶上何紅萼。

何紅萼見楊夢旖把她拉進來,心裡不悅,但臉上依然如常,微笑道:“原來如此,林家妹妹真有福氣,自家就開著脂粉鋪子,這是多少女子羡慕不來的呢。”

何紅萼說得客套,通過方才那番話,她不太想捲進楊夢旖和林安兒的爭鬥中。

林安兒也不想再和楊夢旖糾纏,她笑著向她們兩人告辭,這家美容院就是方姨娘開的,她想什麼時候來都行,沒必要和她們湊在一起。

楊夢旖其實挺想讓何紅萼看清林安兒真面目的,可惜林安兒噁心她幾句,就不想再繼續了,可她又不能當著何紅萼的面拉住林安兒。

看著林安兒的背影消失了,何紅萼才道:“原來夢旖你同金家那位四小姐曾經這般交好啊,我還真沒有想到呢。”

金明珠恃寵生驕,欺淩正室,又自損骨肉,被孫家早就渲染成不守婦德的女子。而楊夢旖則是才女加美女,由於那兩首絕世名曲,如今的楊夢旖已經謄滿京城。

若是林安兒不說,還真沒有人還記得她和金明珠曾經走得很近。

楊夢旖從沒有因為金明珠的事而愧疚過,那都是金明珠活該,與她無關。但現在何紅萼提到金明珠,她第一次感到不安。

她還想通過何紅萼接觸皇家的人,不想給何紅萼留下壞印像,萬一何紅萼認同了林安兒的挑撥離間,以為她也會像坑金明珠那樣坑自己,那就麻煩大了。

“我和林妹妹早就認識,金四小姐是林妹妹的婆家姑姑,因此也見過幾面,只是同她並不相熟,她落入如此境地,也是令人唏噓。”

何紅萼臉上掛著淺淺的笑,似是信了,楊夢旖松了一口氣。

何尚書家已經收過定王府的聘禮,婚事定在明年,因此何紅萼眼下正在待嫁,若非是楊夢旖告訴她這家美容院如何養顏,她是不會出來抛頭露面的。

美容院裡有很多精緻的房間,何紅萼帶著丫頭們進了一間叫煙翠的房間,楊夢旖則在隔壁的碧暖。

房間裡布致雅致,宛若大家閨秀的香閨,還有歌伎彈奏古箏。古箏悠揚,屋內香氣繚人,美容娘子手法確實獨特,一輪保養做完,何紅萼從水晶鏡中看到自己那張更顯嬌豔的麗顏,十分滿意,讓侍女另外打賞了,便準備離開。

也不知道隔壁的楊夢旖做完了沒有,何紅萼倒也沒有讓丫頭去催,,她看到窗外廊下幾盆蘭草似是不俗,便讓丫頭推開窗子想要觀賞一番。

窗子推開,她便聽到有女子的聲音傳來,似是就在窗外不遠處。

“這銀子奴家不敢收,奴家的老闆為人精明,若是她知道奴家私底下幫人做這種事,定會把奴家轟走的。”

“這事只有你我知道,你家老闆又怎麼知道?你只需按我說的做便是,我也是看你手法精奇,比起其他幾位小娘子都要出色,這才想讓你多個賺錢機會。”

兩人都是壓低了聲音說話,但有微風送聲,何紅萼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那個自稱奴家的應是這裡做美容的一位小娘子,而另一人卻是楊夢旖。

楊夢旖讓這裡的美容娘幫她做什麼事呢?莫非是要對自己不利?

何紅萼原本就是個多疑的人,她早就猜到楊夢旖接近她是另有目的,而她當然也懷了別的心思。

自從春茗之後,何紅萼又被皇后娘娘召進宮中幾次,楊夢旖便曾向她打聽皇上的事情,何紅萼那時便知道,楊夢旖的野心竟是當今聖上崇文帝!

她得知這件事後並沒有吃驚,她也只見過崇文帝一次,但險些失儀。

當今聖上可能不是最聖明的君主,卻一定是古今中外最美的皇帝。

她從未見過這麼美的男子,即使已是六十開外的老人,可卻能讓人忽略掉他的年歲。那不是君王,那分明是穿著龍袍的謫仙!

何紅萼把這件事告訴了母親楊氏,楊氏是見過楊夢旖的,聽到女兒這樣說,立刻明白女兒為何要將楊夢旖引見給尚宮了。

她是誥命夫人,每年都有幾次進宮的機會,皇帝的後|宮佳麗她見過很多,可像楊夢旖這樣的絕色,即使在後|宮中也難有匹敵,再加上她那同樣風華絕代的才情,想要博取帝寵並非遙不可及。

楊氏也向何尚書透露過這個想法,何尚書皺眉道:“萼兒能嫁進定王府,已是天大的福份,別的就不要再想了,免得傳到百官耳中。”

楊氏不以為然,定王雖是皇后所生,但與皇位無緣,而定王世子也不過是個二世祖,雖還沒有娶正妻,卻早已有多名侍妾和通房,甚至還有一個庶長子。日後何紅萼嫁進去,少不了要過些難捱的日子。但若在宮中有人扶持,那在定王府也會好過一些。

楊氏和何紅萼都是存了這樣的心思,想找個機會把楊夢旖獻給崇文帝,當然,這也是楊夢旖的心思。

可現在,何紅萼聽到風中隱約傳來的說話聲,她開始犯起嘀咕。

楊夢旖太有心計,莫非她還存了別的心思不成?

這時又聽到楊夢旖道:“你也只需動動手指而已,無傷大雅。”

接著,聽那小娘子吱唔著,似是答應下來,兩人的聲音越來越小,似是走遠了一些。

何紅萼擔心被人看到,忙讓丫頭關了窗子。這時有美容院的小婢送來蜂蜜涼茶,何紅萼便假裝隨口問起:“我是今日才知道京城還有這樣的好地方,你們這裡也開了一陣子了吧?”

那小婢答道:“回小姐的話,開了快一個月了。”

“唔,那陪我一起來的楊小姐可是這裡的常客?她似是對這裡很熟呢。”

“楊小姐來過幾次,她那樣的美人,自是喜歡來我們這裡。”

“那她一定有相熟的美容娘子,她平日是叫哪一位啊。”

小婢笑著道:“咱們這裡雖是新開的,可十幾位美容娘子卻都是被老闆秘密訓練了一年了呢,個個手法都很好,尤以阿苗姑娘最出色,楊小姐每次來這裡,都是讓阿苗姑娘給她做呢。”

何紅萼讓丫頭取了塊碎銀賞給那小婢,打發她出去,她端起那盞蜂蜜涼茶喝了一口。

阿苗。

我記下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R1152

見何紅萼面色如常,這才松了口氣。

這小丫頭太損了,擺明是想借金明珠的事離間她和何紅萼,妄想!

“何姐姐,你今日還說起紅顏膏呢,隔壁這家紅顏閣就是金公子的產業,林妹妹便是金公子的夫人呢。”

楊夢旖適時岔來話題,還捎帶上何紅萼。

何紅萼見楊夢旖把她拉進來,心裡不悅,但臉上依然如常,微笑道:“原來如此,林家妹妹真有福氣,自家就開著脂粉鋪子,這是多少女子羡慕不來的呢。”

何紅萼說得客套,通過方才那番話,她不太想捲進楊夢旖和林安兒的爭鬥中。

林安兒也不想再和楊夢旖糾纏,她笑著向她們兩人告辭,這家美容院就是方姨娘開的,她想什麼時候來都行,沒必要和她們湊在一起。

楊夢旖其實挺想讓何紅萼看清林安兒真面目的,可惜林安兒噁心她幾句,就不想再繼續了,可她又不能當著何紅萼的面拉住林安兒。

看著林安兒的背影消失了,何紅萼才道:“原來夢旖你同金家那位四小姐曾經這般交好啊,我還真沒有想到呢。”

金明珠恃寵生驕,欺淩正室,又自損骨肉,被孫家早就渲染成不守婦德的女子。而楊夢旖則是才女加美女,由於那兩首絕世名曲,如今的楊夢旖已經謄滿京城。

若是林安兒不說,還真沒有人還記得她和金明珠曾經走得很近。

楊夢旖從沒有因為金明珠的事而愧疚過,那都是金明珠活該,與她無關。但現在何紅萼提到金明珠,她第一次感到不安。

她還想通過何紅萼接觸皇家的人,不想給何紅萼留下壞印像,萬一何紅萼認同了林安兒的挑撥離間,以為她也會像坑金明珠那樣坑自己,那就麻煩大了。

“我和林妹妹早就認識,金四小姐是林妹妹的婆家姑姑,因此也見過幾面,只是同她並不相熟,她落入如此境地,也是令人唏噓。”

何紅萼臉上掛著淺淺的笑,似是信了,楊夢旖松了一口氣。

何尚書家已經收過定王府的聘禮,婚事定在明年,因此何紅萼眼下正在待嫁,若非是楊夢旖告訴她這家美容院如何養顏,她是不會出來抛頭露面的。

美容院裡有很多精緻的房間,何紅萼帶著丫頭們進了一間叫煙翠的房間,楊夢旖則在隔壁的碧暖。

房間裡布致雅致,宛若大家閨秀的香閨,還有歌伎彈奏古箏。古箏悠揚,屋內香氣繚人,美容娘子手法確實獨特,一輪保養做完,何紅萼從水晶鏡中看到自己那張更顯嬌豔的麗顏,十分滿意,讓侍女另外打賞了,便準備離開。

也不知道隔壁的楊夢旖做完了沒有,何紅萼倒也沒有讓丫頭去催,,她看到窗外廊下幾盆蘭草似是不俗,便讓丫頭推開窗子想要觀賞一番。

窗子推開,她便聽到有女子的聲音傳來,似是就在窗外不遠處。

“這銀子奴家不敢收,奴家的老闆為人精明,若是她知道奴家私底下幫人做這種事,定會把奴家轟走的。”

“這事只有你我知道,你家老闆又怎麼知道?你只需按我說的做便是,我也是看你手法精奇,比起其他幾位小娘子都要出色,這才想讓你多個賺錢機會。”

兩人都是壓低了聲音說話,但有微風送聲,何紅萼還是聽得清清楚楚。

那個自稱奴家的應是這裡做美容的一位小娘子,而另一人卻是楊夢旖。

楊夢旖讓這裡的美容娘幫她做什麼事呢?莫非是要對自己不利?

何紅萼原本就是個多疑的人,她早就猜到楊夢旖接近她是另有目的,而她當然也懷了別的心思。

自從春茗之後,何紅萼又被皇后娘娘召進宮中幾次,楊夢旖便曾向她打聽皇上的事情,何紅萼那時便知道,楊夢旖的野心竟是當今聖上崇文帝!

她得知這件事後並沒有吃驚,她也只見過崇文帝一次,但險些失儀。

當今聖上可能不是最聖明的君主,卻一定是古今中外最美的皇帝。

她從未見過這麼美的男子,即使已是六十開外的老人,可卻能讓人忽略掉他的年歲。那不是君王,那分明是穿著龍袍的謫仙!

何紅萼把這件事告訴了母親楊氏,楊氏是見過楊夢旖的,聽到女兒這樣說,立刻明白女兒為何要將楊夢旖引見給尚宮了。

她是誥命夫人,每年都有幾次進宮的機會,皇帝的後|宮佳麗她見過很多,可像楊夢旖這樣的絕色,即使在後|宮中也難有匹敵,再加上她那同樣風華絕代的才情,想要博取帝寵並非遙不可及。

楊氏也向何尚書透露過這個想法,何尚書皺眉道:“萼兒能嫁進定王府,已是天大的福份,別的就不要再想了,免得傳到百官耳中。”

楊氏不以為然,定王雖是皇后所生,但與皇位無緣,而定王世子也不過是個二世祖,雖還沒有娶正妻,卻早已有多名侍妾和通房,甚至還有一個庶長子。日後何紅萼嫁進去,少不了要過些難捱的日子。但若在宮中有人扶持,那在定王府也會好過一些。

楊氏和何紅萼都是存了這樣的心思,想找個機會把楊夢旖獻給崇文帝,當然,這也是楊夢旖的心思。

可現在,何紅萼聽到風中隱約傳來的說話聲,她開始犯起嘀咕。

楊夢旖太有心計,莫非她還存了別的心思不成?

這時又聽到楊夢旖道:“你也只需動動手指而已,無傷大雅。”

接著,聽那小娘子吱唔著,似是答應下來,兩人的聲音越來越小,似是走遠了一些。

何紅萼擔心被人看到,忙讓丫頭關了窗子。這時有美容院的小婢送來蜂蜜涼茶,何紅萼便假裝隨口問起:“我是今日才知道京城還有這樣的好地方,你們這裡也開了一陣子了吧?”

那小婢答道:“回小姐的話,開了快一個月了。”

“唔,那陪我一起來的楊小姐可是這裡的常客?她似是對這裡很熟呢。”

“楊小姐來過幾次,她那樣的美人,自是喜歡來我們這裡。”

“那她一定有相熟的美容娘子,她平日是叫哪一位啊。”

小婢笑著道:“咱們這裡雖是新開的,可十幾位美容娘子卻都是被老闆秘密訓練了一年了呢,個個手法都很好,尤以阿苗姑娘最出色,楊小姐每次來這裡,都是讓阿苗姑娘給她做呢。”

何紅萼讓丫頭取了塊碎銀賞給那小婢,打發她出去,她端起那盞蜂蜜涼茶喝了一口。

阿苗。

我記下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