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二零七章 飲宴

…來做美容是這樣的, 原來被人在臉上揉來揉去這麼舒服。 林安兒舒服得快要睡著了。

“女師傅, 你的手法真好, 下次我來還找你, 對啦, 你叫什麼啊?”林安兒問那位美容師傅。

美容師傅都是年輕女子, 個個皮膚又白又嫩, 令人羡慕。

林安兒一來便有人認出她是金大少奶奶, 自是被請到最好的包間, 給她做美容的也是最好的師傅。

“回金大少奶奶的話, 小的叫阿苗。 ”

“阿苗啊, 你的手法真好, 初時覺得柔若無骨, 可是按起穴道卻又柔中帶剛。 ”

“大少奶奶, 您真隨和。 ”

......

林安兒做完美容的第二天, 臉上便起了大大小的紅疙瘩!又痛又癢,

她又不敢去抓, 唯恐抓破會留下紅佑。

金玖回來時, 就看到媳婦滿臉紅腫的校樣。

“安兒, 這是怎麼了?”金玖嚇得魂飛魄散T家媳婦的臉怎麼也看不夠, 怎麼忽然就變成這樣了?

林安兒哭喪著臉:“我要投訴, 我要投訴!”

投訴結果就是老闆娘方姨娘親自來了, 看到林安兒, 她也嚇了一跳, 怎麼會這樣!

方姨娘雖然帶來現代的美容手法和技巧, 可她卻帶不來現代美容用的保養品。 因此, 按摩時用的保養品都是最普通的, 就是廣大勞動婦女平素裡日常用的香膏子。

⊥是這些經萬千女性試用過的香膏子, 又怎麼會過敏!

金玖這人吧, 是那種特別多疑又特別謹慎的人, 媳婦的臉受傷了, 這個時候他當然要陪著。

看到方姨娘。 他氣不打一處來, 我就不應該放任你留在京城, 開個什麼勞什子的美容院, 騙我媳婦去那裡把臉弄成這副樣子。

方姨娘的眼睛瞟了一下, 看到金玖陰沉的臉, 讓她打個冷顫。

方姨娘這人吧, 是那種特別多疑又特別謹慎的人。 顧客的臉受傷了。 這個時候她當然要不認帳!!!!

“大少奶奶, 您還年輕, 這痘痘叫青春美麗痘。 只有年輕人才會有, 像妾身這樣的, 想長還長不出呢。 ”

“大少奶奶, 我看這屋裡似有當歸的味道。

想來您正在用當歸吧, 那可是溫熱之物。 喝了長幾個痘痘也是常有的。 ”

“大少奶奶......”

“夠了!”金玖不高興了, 如果他不想讓媳婦認為他冷酷暴拽, 他現在就讓刀子把方姨娘狠揍一通, 再把她臉上擠出一百個大紅疙瘩。

正在這時。 板兒跑了進來:“大少, 驍勇侯府讓人送信來了, 說是三日後皇后娘娘在京郊園林宴請各位誥命和閨秀。 給侯府的帖子裡有咱家大少奶奶!”

林安兒傻了!

金玖也傻了!

方姨娘更傻了!

林安兒雖然大大咧咧, 也不能滿臉疙瘩出現在御前。 她出醜事小, 驚駕事大!

林安兒哭了, 捂著臉哭了。

金玖恨恨瞪了一眼方姨娘, 回屋哄媳婦去了。

方姨娘沒閑著, 立刻讓人去找昨天給林安兒按摩臉的那個美容師傅, 這些師傅都是宗鋪子後面的院子裡, 可方姨娘派去找的人卻撲了空, 那個給林安兒做臉的師傅阿苗不在了!

方姨娘直到此時才相信, 真的是她這裡出了問題, 或許還並非單純的過敏情況, 而是有什麼陰謀在裡面。

她穿越過來快二十年了, 深深知道, 古代人的智慧決不比現代人少!

“不論是用什麼辦法, 也要把那個叫阿苗的給我找回來!要活的, 不要死的!”…

這些話不是金玖說的,

而是出自方姨娘之口。

別以為方姨娘真的日日躲在深宅大院裡, 那都是做給旁人看的。 開妓|院的, 哪個都和三教九流有些關聯, 方姨娘當然也不例外, 官府找不到的人, 她一定能找到。

但這件事方姨娘沒有告訴金玖和林安兒, 她是法醫, 法醫也是醫生, 且比很多醫生更全面。

只是她這樣兼備古代和現代醫學經驗的穿越女, 也仍然沒有在三天之內恢復林安兒的容貌。

林安兒是打死也不肯這副樣子出去見人的, 金玖也不答應, 他的媳婦美噠噠, 哪能讓那些命婦和閨秀們指指點點外加取笑。

到了飲宴的日子, 歐陽氏上奏皇后, 林安兒染病不能前來, 皇后當然沒有在意, 還讓太醫到金家給林安兒診治。

歐陽氏帶著林玉婷去的, 何尚書夫人楊氏帶著女兒何紅萼也來了, 下個月何紅萼就要與定親王世子成親了, 若非是皇后相邀, 她是不會出來抛頭露面的。

何尚書的公子, 也就是曾和林玉婷議親的那個, 已經和黛嫵公主的外孫女定下親事。

見到林玉婷, 楊氏有些尷尬, 雖說准媳婦也算是個好出身, 但比起驍勇侯嫡女的身份還是差了一截。 母親雖是黛嫵公主的女兒, 但誰都知道她是過繼的,

自是不能與嫡女相比, 而父親官職不高。 這樣的身份自是比不過眼下如日中天的征北大元帥驍勇侯林劍雲。

但此一時彼一時, 當時林家情況未明, 即使林劍雲從獄裡出來, 怕是也再沒有以前的風光。 可誰又想到林劍雲一出獄便就掌了帥印, 林家非但沒有失寵, 反而比以前更得聖眷。

林劍雲率軍出征, 皇后自是要對他的家眷青眼有加。 林玉婷被皇后召到身邊, 還把隨身戴的一串瑪瑙珠子賞給林玉婷。 楊氏記得這串珠子, 她不止一次見到皇后戴過, 顯然是皇后心愛之物。

這樣的賞賜, 遠比其他賞賜更貴重, 由此可見, 皇帝和皇后有多麼看重林家。

唉, 若是當時和林家結親, 女兒又嫁進定親王府, 那麼以後何尚書進內閣之日便不遠了, 可是棋差一著, 定親王雖然是皇親國戚, 但論起實權, 選不及掌控兵馬的林劍雲。

楊氏頗多感概, 何紅萼走過來, 對母親道:“母親, 事已至此, 不要患得患失, 好在我們手裡還有一個人。 ”

她們說的那個人就是楊夢旖, 今日楊夢旖也來了!

過了一盞茶的功夫, 崇文帝到了, 承惠公公眼尖, 一眼認出站在准世子妃身邊的美女, 不就是在書畫齋裡和萬歲爺談論字畫的那位嗎?

呵呵, 這位姑娘還真有辦法, 竟然搭上了世子妃和她的母親。

這次皇后飲宴, 並未如春茗時點名道姓邀請各位閨秀, 畢竟那是選媳婦, 而此次只是和誥命夫人們聯絡感情。 請帖都是給誥命夫人的, 言道可帶各家閨秀前往, 當然了, 命婦們能帶的當然是府內最有身份和自己最親近的閨秀。

歐陽氏原是要帶林安兒和自己的女兒林玉婷一起來, 只是林安兒病了, 她便只帶來了林玉婷。

而楊氏則帶了何紅萼, 還帶來了楊夢旖!

承惠公公早就拿過楊氏和何紅萼的古玉, 此刻看到楊夢旖, 心裡便有了數, 原來她們請他在皇上面前提起的琴藝高手就是這個姑娘啊。

承惠公公看到了楊夢旖, 崇文帝自然也看到了, 他微微一笑, 既然送上門了, 朕便沒有不接收的道理。 …

只是這般有心機, 日後留在後|宮裡也是......妃嬪們為了爭寵耍些小把戲倒也無妨, 只是他看了幾十年, 早已倦了。

眼下宮中最得寵的是肖淑妃。 肖淑妃不過二十餘歲, 年輕貌美, 父親又是朝中重臣, 肖淑妃進宮十年為皇上生下三位皇子, 且崇文帝對三位幼子極為寵愛。 肖淑妃日益驕縱, 連皇后也不放在眼中, 三天兩頭不來給皇后請安。

皇后雖然是太子的母親, 可誰又能保證太子就一定能順利登基呢?

前年她把自己的堂妹召進宮裡, 希望能得聖寵, 但崇文帝只寵倖兩次, 便再也沒有臨幸。

楊氏和皇后娘家是遠房表親, 早就知道皇后和肖淑妃之間的爭鬥。 上個月進宮時, 便向皇后提起一位琴藝出眾的絕代佳人, 這便是楊夢旖。

崇文帝到了, 歌舞便開始了, 宮中舞伎們的舞蹈剛剛退下, 便響起了悠揚的琴聲。

琴聲美妙, 宛若仙樂, 卻只聞琴聲, 不見彈琴之人。 這琴聲, 如空穀泉湧, 如清風徐徐, 又如陌上花開, 行雲流水。

重重紗幔向兩邊攏去, 那撫琴的人兒終於露出身影。 一襲綠衣, 翠袖盈盈, 素手纖纖, 滿頭雲鬢青絲如墨, 偶爾抬起頭來, 那驚鴻一瞥間是絕代的容顏。

眾人屏住呼吸, 聆聽著天籟之音, 這是一首從未在京城流傳過的曲子, 有人已猜出這位美人是誰了, 這首曲子, 並不亞於傳說中她的另外兩首驚世之作。

崇文帝終於動容, 他原當她只是眾多有些小心機的女子中的一個, 卻沒想到竟然如此驚才絕豔。

“承惠, 這便是你說過的那位擅琴的佳人?”

承惠忙道:“奴婢也只是聽聞傳說, 並未見過真人, 真的不知道世間事竟有這般湊巧,

萬歲, 您要相信奴婢啊。 ”

崇文帝冷哼一聲, 又道:“問下是哪家閨秀, 若是官宦出身, 便告訴朕吧。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親們, 五月份十三要給新書存稿, 如果沒有好推薦位就少更一些, 每日三四千左右, 如果沒有特殊情況, 新書月底或六一開坑。

對了, 新書是一位金手指強大的巫女故事, 是誰呢是誰呢, 你們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