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二零八章 酒席

方姨娘動用三教九流的兄弟們, 卻沒有找到小的美容娘子阿苗!

金玖趁著林安兒在屋裡沒看到, 直接就讓人把方姨娘扔進洶屋了。

∏的, 金玖要用刑!

如果不是不想讓媳婦看到他簡單粗暴的那一面, 他早就這樣做了。

第一次, 方姨娘說她找不到阿苗, 金玖一揮手, 張大虎拎來一桶老鼠, 朝著方姨娘身上倒過去!

方姨娘尖叫(?Д?)

第二次, 方姨娘說她找到了阿苗藏身的地方, 但阿苗被幾個人帶走了。 金玖一揮手, 何以端來一盆蛇, 從方姨娘頭頂灑下去!

方姨娘假死| ̄|_

第三次, 方姨娘指天發誓能把他媳婦的臉治得比剝殼雞蛋還要水嫩,

金玖讓人把方姨娘從蛇鼠窩裡救出來。

方姨娘苦笑, 好在她還有這個用處。

可是當林安兒臉上的痘痘全都消褪之後, 已是幾日後了。 皇后的飲宴已結束, 楊夢旖終於在崇文帝看前露出尖尖角!

≥然金玖和林安兒千伶百俐, 也沒想到阿苗背後還有蹊蹺, 只是美容院神馬的, 林安兒再也不會去了。

林安兒不喜歡的地方, 金大少當然也不喜歡, 也不知道他又做了些什麼, 方姨娘就把美容院關門大吉。

這個時候, 新鮮出爐的定王側妃許楊月省親來了。

◎許是因為許楊月是從金家出嫁的, 或許是因為許家在京城只有金家這一門親戚, 總之, 許楊月以回娘家的姿態回到金家了。

誰也沒想到她會回來, 她一回來就發現“她”的彩雲軒被“不相干”的人占了。 俏臉立刻沉下來。

№楊月原是想發作的, 但想起金家還有個林安兒, 她忍了。

′實她根本不想再來金家, 可是在京城她實在沒有別的地方去了。

∞進定親王府的日子, 和她想像的大相徑庭。 王爺雖然並不老邁, 但妻妾成群, 她也不過是填補空缺。 在她之前有很多。 在她之後還會有很多, 不要盼著有人生老病死, 死了以後馬上有人補空缺。 就像她一樣。

≮王府裡, 她雖不是最醜的, 可也不是最美的。 王爺起先還圖她鮮嫩, 可鮮嫩的大多青澀。 王爺覺得沒意思, 也就來得少了。

可定王妃還是看她不順眼。 笑裡藏刀、兩面三刀、霹靂狂刀, 刀刀令她難以招架!

~偏她爹只是個七品知縣, 定王妃卻是肖淑妃的侄女, 出身名門世家。 她原本還想在定親王枕邊給金家告狀, 可這時才發現金家竟是她唯一能依附的了。 別看金家只是皇商, 可他們從太祖那時便已為皇家打金子。 上百年來在宮裡宮外根基穩定, 金子面子全都有。

÷定親王要去皇莊秋圍。 帶了幾名愛妾, 卻沒有她的名字。 定王妃也沒有跟著一起去, 可她有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人家要為兒子籌備婚事。

№楊月可不想獨自面對定王妃那些軟刀子硬刀子, 在王爺離京前, 就說自己要回娘家走親戚, 便回到金家, 一是免得王府裡那些勢利小人笑話她沒資格陪王爺去秋圍;二來也能躲過定王妃。

她這時才發現以前在彩雲軒時, 生活還是挺美好的。

可惜如今她只能宗福滿園裡的一間小跨院裡, 又大又美又香的彩雲軒已經不是她能住的了。

金瑤解氣, 心情舒爽, 便跑到林安兒那裡打聽要送什麼禮物給許楊月。

“說許楊月回來省親, 只帶了些王府的糕點果品, 別的什麼都沒有, 林安兒也正在琢磨送點什麼禮物才能配得上親王側妃的不俗品質。 …

看到金瑤, 林安兒便想到那盞西瓜。 西瓜早就吃完了, 林安兒讓人給許楊月送了兩瓶西瓜汁, 這還是夏日裡存下的, 也不過存了十幾瓶。

金瑤立刻跑去告訴汪氏, 汪氏當然不能超過林安兒, 她送了兩瓶蜂蜜。

陶氏聽說了, 原來這次送禮都是論瓶的, 於是她送了兩瓶子芝麻醬!

各房的姑娘和媳婦們, 也全部出動, 甜麵醬、蝦子油、有一位乾脆送了兩瓶子老陳醋!

許楊月看著堆在面前的瓶瓶罐罐, 站在屋裡把金家上上下下全都罵了一個遍, 罵完又哭, 哭完又罵。

也挺累的。

許楊月早就把金家女眷全都得罪了, 這次她這麼一罵, 立刻又傳到金家人耳朵裡, 於是重又得罪了一遍。

林安兒覺得吧, 金老太太和她的娘家人真的不會教育女兒。

金明珠就已經夠腦殘了, 這位許楊月看著可比金明珠機靈多了, 可為人處事也是這麼腦殘, 你說這家子的教女之法要多麼強大。

許楊月為人刻薄, 可偏又貪小便宜, 喜歡惹事生非, 偏又沒長那個腦子。

金家這一堆人, 除了陶氏以外都是人精,

一看就知道她在王府裡混得不好, 可又不好意思說出來, 還要硬撐著一副皇親國戚的嘴臉, 大家笑而不語。

金瑤的親事訂下了, 是太醫院五品院史的嫡子, 自幼學醫, 十八歲已有秀才的功名, 但日後定是也要從醫進入太醫院的。

汪氏為了女兒的這門親事費盡心思, 現在已經下聘, 婚期定在明年金瑤及笄之後。

看到金瑤的親事這樣風光, 金璿默默哭泣, 原本是她先議親的, 可那時爹娘鬧得天翻地覆, 先是陶氏不答應, 後來男方得知金六爺寵妾滅妻, 不是正經人家, 便把親事回了。

現在金炳路遠離京城, 想來也不會再管兒女之事, 陶氏又整日發呆, 對女兒不聞不問, 兩個兄長自顧不暇, 更不過問妹妹的事。

金瑤還故意把夫家送的首飾衣料拿到金璿面前顯擺, 金璿又氣又恨, 可又無能為力, 索性整日往林安兒那裡跑。

金璿遠比父母精明。 她知道眼下在金家她能仰仗的只有大哥大嫂了。

那日林安兒的堂姐林宥兒來了, 金家的幾位妹妹和妯娌得知孔七奶奶來了, 全都湊過來, 金滿堂裡很熱鬧。

有人說起許楊月也在府裡, 林宥兒一怔:“這個月定親王世子大婚, 府裡要籌備婚事, 怎麼這位許側妃反而出來走親戚了?”

林安兒笑。 反問:“八姐您猜不出來啊?”

林宥兒也笑了。 道:“看來也是個閑來無事的。 ”

金瑤因為上次西瓜的事, 最恨許楊月, 便介面道:“可人家卻像是給咱們天大的恩德一樣。 整日挑三揀四, 今兒個又讓丫頭來找廚房理論, 說是每頓的六個菜菜式千篇一律, 讓廚房調換呢。 ”

林安兒還真不知道這件事。 這種小事也傳不到她耳朵裡, 她雖然也討厭許楊月。 但許楊月來了, 也不能轟出去, 汪氏問她給許楊月的用度如何, 她便說和六小姐七小姐一樣的待遇。 沒想到人家還是嫌棄了。

林宥兒看到林安兒有些遲疑, 便道:“我從府裡帶來兩桌酒席, 不如把這位許側妃也請過來吧。 ”

孔七奶奶帶來的是衍聖公府的酒席。 誰都知道孔家的官府菜天下馳名。 “食不厭精, 膾不厭細”。 這是孔家祖訓, 而孔府菜歷代相傳, 卻並非任何人都能嘗到的。 …

兩桌酒席從衍聖公府帶來, 稍熱一下便上桌開席, 林安兒還特意讓人去請東西兩府的明氏和李氏。 李氏的女兒做月子, 她沒在府裡, 明氏和金炳興媳婦一起過來, 還帶來上好女兒紅。

許楊月倒也給了面子, 也來了, 只是面無笑容, 見到明氏這樣的長輩也只是微微點頭,

禮都沒施。

衍聖公府不但是文人眼中的聖地, 對於尋常百姓也是傳說中的傳說。 雖說孔七公子和金玖交好, 但他多去別館, 很少來金家老宅, 因而金家人對他也並不熟悉。 聽說孔七奶奶帶來酒席, 就連金家的爺們兒也躍躍欲試, 只是要避嫌而已, 能被請來和孔七奶奶同桌飲宴的女眷, 也都多了一份臉面。

宴席分成兩桌, 林家姐妹、明氏和金炳興媳婦、汪氏、陶氏、許楊月、連同兩位未出閣的小姐金瑤和金璿在一桌, 其他的媳婦們在另一桌。

孔七奶奶雖和金大少奶奶是堂姐妹, 可也很少上門來, 女眷們不停地說著既親切又恭維的說, 就連陶氏也比往常多了幾分精神。 可許楊月的臉上卻沒什麼表情, 儼然一副皇家派頭。

畢竟這裡是金家, 林宥兒要給自家妹子面子, 便讓丫頭端了一碟子雨前蝦仁放到許楊月面前:“許側妃嘗嘗, 這是今年的雨前。 ”

許楊月沒動筷子, 依然端著架子, 只對林宥兒道:“多謝孔七奶奶, 我不吃腥發之物。 ”

饒是林宥兒是將門虎女, 心胸寬廣, 也有些不高興了。 她沒說話, 金瑤已經搶過話來:“原來許側妃不吃腥發之物, 那怎麼昨日還嫌棄廚房用來清蒸的是草魚而不是桂魚,

那不也是腥發之物啊?”

許楊月根本就不忌口, 她只是想在孔七奶奶面前擺擺臭架子, 沒想到金瑤揭了她的短處, 臉色立刻黑了, 怒道:“本側妃的確嫌棄廚房做的菜式了, 但那魚並非是給我自己用的, 而是給丫頭婆子們的, 金六小姐莫非認為那樣粗鄙的吃食會是我吃的嗎?”

呵呵, 林安兒笑了, 她發現只要許楊月來了, 金家就特別熱鬧, 特別好玩。

聽八姐說, 定親王世子這個月末便要迎娶何紅萼, 那何紅萼原本就不是普通人, 眼下又有楊夢旖這位好閨蜜, 嫁進定親王府定是如魚得水, 只是不知道這位許側妃如此個性十足, 要如何和世子妃相處呢?

林安兒挺替她發愁的。

一一一一

這章挺平淡的, 下章開始又有小*啦。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