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二一八章 渣男來了

金玖悻悻地從街上回來, 想著竟然有人明目張膽在大街上欺負他家媳婦, 他的氣便不打一處來。 還有張大虎那個混蛋, 為了讓你們四人把少奶奶照顧妥當, 我給你們的可是雙薪啊雙薪, 少奶奶被人欺負時你們都不在, 好吧, 張大虎你是當頭的, 就讓你到牢裡好好反醒幾日。

“板兒, 讓大鳳給大少奶奶燉盅珍珠燕窩送過去壓壓驚。 ”

板兒苦著臉, 一臉無奈:“大少, 大少奶奶如果知道那是您讓送來的, 鐵定從門裡扔出來。 ”

金玖撫額, 他的人品竟然已經變得如此低下了。

“那有什麼辦法呢?”

曾幾何時, 金大少一肚子陰招狠招絕招,

沒想到卻淪落到向板兒問辦法的地步, 這逼格就是自由落體啊。

板兒學著大少的樣子摸摸腦門, 冥思苦想:“大少, 您只要當著大少奶奶的面把香雪姑娘暴揍一通轟出門去, 再跪在她面前指天發誓, 這輩子別說小妾通房, 就連母蚊子也不許近您的身。 大少奶奶心軟, 您這樣一發誓, 又把香雪姑娘轟走了, 她肯定就原諒您了。 ”

金玖恨不得把他一腳踢開, 這樣弱智的點子難道老紙不知道嗎?若是這樣就能解決問題, 本大少何用想破腦袋。

“大少, 孔七公子來了。 ”

金玖皺眉, 孔七這廝跑來幹嘛, 不知道本大少這些日子不想見人啊。

噗, 你不想見人是因為你讓媳婦打了沒面子。

大冬天的, 孔七還是輕搖摺扇, 那扇子玉骨灑金, 和他身上的袍子很相配。 這人裝逼已經快要裝到骨頭裡了。

“我很忙, 怕是不能陪你聊天飲酒, 你換個地方玩去吧。 ”金玖假裝看帳目做功課,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麼, 自從被媳婦揍了, 他一直處於半夢半醒狀態。

孔七嫌棄地看著他, 心想你裝什麼逼。 我就不信這會兒你還能靜下心來幹別的事。

“我是來轉告一聲。 老太君想見你。 ”

金玖一驚, 孔老太君想見他?

“何事?”

“你說呢,

因為你的行為如此不堪。 我已被老太君警告了, 讓我交友要慎重。 ”

金玖傷感, 他的行為怎麼就不堪了, 這不過就是你們孔家和尋常人家的文化差異而已。

他比竇娥都要冤。

“我可以不去嗎?”

“不可以。 ”

“那過幾日行嗎?我總不能兩手空空就去吧。 準備禮物也需要時間。 ”

孔七鄙夷, 你金玖的臉皮這要有多厚。 這種話你也能說出來, 表要臉。

“不用準備禮物, 衍聖公府不缺你這份禮, 你現在就同我走吧。 ”

金玖一個頭比兩個大。 可又一想, 這事會驚動孔老太君, 那十有*是林宥兒說的。 而林宥兒是去見過自家媳婦了, 媳婦肯定很傷心。 林宥兒心疼妹妹, 這才驚動了孔老太君。

金玖萬般無奈, 他可以不給孔七面子, 卻不能不去見孔老太君。

硬著頭皮, 金大少來到衍聖公府。 他常來孔家, 孔家上下把他當作自家子侄, 從沒作外男看待, 因此他很順暢便隨著孔七來到孔老太君面前。

沒想到堂屋裡正襟危坐的, 除了孔老太君和孔家幾位奶奶、少奶奶, 竟然還有秦夫人!

金玖行了晚輩之禮, 便垂首立著, 連個給他搬凳子的都沒有, 人品啊人品!

孔老太君訓起人來是很好聽的, 博古論今, 引證據典, 秦夫人更是曉之以理動之以情。

“無論何時, 嫡庶之禮不能變, 納妾也無妨, 可也要過個三年五載, 正室確是無出, 這才納妾為好。 ”

“你那正妻自幼勤學閨訓, 若她確實無所出, 又不肯給你納妾, 那就是她的不對, 可她剛剛圓房半年, 又是青春妙齡, 你這時納妾, 外人不會認為你是為了子嗣, 只能說你貪戀女色。 ”

金玖除了連連稱是, 什麼話也不能說。 最無奈的是林宥兒也在, 看她那副惡狠狠要吃人的樣子, 就能知道自家媳婦這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批評教育結束, 整屋的女人目光齊刷刷全都看向金玖, 大家在等一個說法, 也就是想聽他的表態。

金玖最頭疼也是這件事, 如果他能表態, 小媳婦早就重回懷抱吃豆腐了。

可是看孔家上下十幾二十個女人的意思, 今日若他不表態, 是不能離開衍聖公府的。

“老太君教訓得甚是, 晚輩如醍醐灌頂, 受益非淺, 糟糠之妻不下堂, 何況晚輩之妻年輕貌美, 溫婉嫻淑, 晚輩這便回去, 向愛妻賠罪, 接她回府, 好生疼愛, 相見如賓, 舉案齊眉。 ”

孔七奶奶在心裡把這個妹夫罵得狗血噴頭, 你倒是會說, 可說了一堆廢話, 沒有一句有用的, 難怪九妹子氣成那樣。

金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出的衍聖公府, 總之, 在他背後,

是孔家女人們的一堆唾沫星子。

金玖灰溜溜回到他暫住的宅子裡, 對了, 他這陣子都沒敢回金家老宅, 被媳婦打了, 畢竟是件挺丟人的事。

一進門, 就看到紅霞和紅雨哭喪著臉在等著他呢。

“大少奶奶出事了?”想起今天在大街上沖著林安兒抽鞭子的傢伙, 金玖就不寒而慄。

“沒......”

金玖不悅:“那你們不服侍大少奶奶, 跑來這裡作甚?”

“大少奶奶讓奴婢們把您抓回去......”

完了!

金玖忽然感到兩腿間似有冷風吹過, 他剛從衍聖公府經受一番精神洗禮, 眼下這又要開始*上的了嗎?

其實吧, 他是挺喜歡被媳婦*虐待的, 當然只限于關上門來在床上。

不對, 上次被她打耳光時, 好像也是關上門在床上打的。

“大少奶奶還生氣嗎?”這不是廢話嗎。

“生氣, 很生氣。 大少啊, 奴婢們求您了, 您快點過去吧, 否則大少奶奶就拿奴婢們練飛刀了。 ”

所以說, 主觀臆想真的不足取, 這兩個姑娘全憑想像, 已經認定自己就是大少奶奶的刀靶子了。

其實林安兒根本就沒這樣說過, 她對飛刀沒興趣, 她最想一試的是點天燈。

金玖傷感地快要哭出來, 他對大鳳道:“如果三天后我還是沒回來, 你就去驍勇侯府見侯夫人歐陽氏, 請她到別館找尋我的屍首。

到那時, 也只有林安兒的娘家人敢去別館了, 金玖覺得自己的安排很正確。

刀子想跟著大少一起去, 被金玖阻止了, 你去了也沒用, 我就不信你能從大少奶奶的玉手裡把我救出來。

林安兒躺在湘妃椅上, 身上蓋了件猩猩紅的斗篷, 兩個小旦咿咿啞啞正在唱戲, 也不知道是在唱些什麼。

金玖遠遠望過去, 娘子的臉蛋似是清瘦了, 臉上脂粉未施, 就連頭髮也似是不如以往黑亮。

金玖心疼, 輕輕走過去, 伸手輕撫小嬌妻的秀髮。

林安兒正睡著, 迷迷糊糊覺得有人摸自己, 她忽的睜開眼睛, 目光正和金玖對上。 …

“你怎麼來了?”

“不是你讓我來的?”

“我讓你來你就來啊, 你這麼聽話, 還敢去納妾, 你對得起我嗎?”

金玖蹲下身子, 眼巴巴看著媳婦, 他想說自己是冤枉的, 可又說不出口。 ”

“寶貝媳婦, 你別生氣了, 你看你都瘦了。 ”

林安兒狠狠瞪他一眼, 沖著唱戲的小旦道:“全都下去, 讓人把門關嚴實, 蒼蠅也別放進來一隻。 ”

這會子是冬天, 當然沒有蒼蠅, 可是探頭探腦的人卻有很多。

大少要挨揍了, 大夥快來看啊, 搬了小板凳, 拿上瓜籽......

其實他們都挺喜歡看金玖和林安兒的, 這一對兒在一起真好看, 從小就好看。 小時候一個伶俐一個傻,

整日鬧些好玩的事,後來一個長大了一個還是小孩,兩人天天打打鬧鬧,再後來就真的談戀愛了,整日粘在一起卿卿我我,如今圓房了,連打架也特別好看。

“媳婦, 你讓人關上門是要幹嘛, 為夫倒也挺想的。 ”

“想什麼?”

“想你啊, 咱們好多天沒在一起了。 ”

這個時候他竟然還在想這件事, 林安兒氣得發瘋, 從湘妃椅上蹦起來, 朝著金玖就撲上去。

拳打腳踢!

金玖索性仰面朝天躺在地上, 任林安兒騎在他身上, 一拳一拳打下來。

他忽然抱住林安兒的纖腰, 聲音淒慘得令人心疼:“安兒, 你信我啊, 金哥哥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 除了你, 我誰都不要。 ”

好吧, 還是這句話順耳, 林安兒的拳頭慢下來, 慢下來, 不打了。

“那個香雪是怎麼回事?”

對了, 這兩人從出事到現在, 根本就沒有坐下來好好談過, 噗, 這會子也沒有坐下, 而是一個躺著, 另一個騎在他身上。

“確有此事, 但你要信我, 我不會碰她, 一下都不碰, 除了你, 我誰都不想碰。 ”

林安兒解開他的衣領, 香囊還在, 自己小時候的那撮小頭髮也還在。

“不碰她你還納妾?”丫的你騙誰!金炳文也沒碰過方姨娘, 那是因為方姨娘不讓他碰, 為此他還搬到書房住, 連帶著金大奶奶也不碰了。

一一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