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二十二章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周氏是被金炳善硬拉著來的, 今天她在林安兒那裡碰了軟釘子, 心裡正在嘀咕, 偏巧金炳善又說起賣宅子的事, 若是往常, 她也不會將這事當做大事, 可如今卻有些七上八下, 拿不定主意。

“相公, 老太太那裡倒是好說, 可離明年開春也就是幾個月了, 到時李家來人查帳, 這筆帳可怎麼擺平?”

“李家?自從那年咱們略施小計, 他們哪還好意思登門查帳?李家就不用擔心, 李家人不管, 東院西院那兩個老傢伙就只能幹瞪眼沒脾氣, 只要咱們把櫃上的虧空填平, 玖哥兒這裡那就是死帳。 ”

“那是以往, 可如今多了個林安兒,

上次她叔和她舅那麼大鬧一場, 就連四妹妹拿走的東西不也是一樣不少送回來了?”

“娘子啊, 你今天是怎麼了, 竟說些長他人志氣的話, 那林安兒回來又如何, 有靠山又如何, 左右不過是個四五歲的小崽子, 莫說玖哥兒的帳是老太太管著, 就是過個十來年, 林安兒長大圓房, 玖哥兒的東西也到不得她手上, 再說等到那個時候, 早就變成一團亂帳。 ”

“可是相公啊, 自打這小丫頭回來, 妾身心裡便就不安寧, 當年林家攤了事, 沒人管她, 可如今不同, 她有娘家還有外家, 又有皇后撐腰, 說不定背後還有其他人, 真若哪天......”

這夫妻兩個聲音並不大, 可偏偏就站在冬青樹外面說話, 林安兒和金玖聽得清清楚楚, 金玖傻, 林安兒並不傻, 她能聽懂金炳善和周氏說的每一句話。

“我看你真是白活了, 當年的本事哪兒去了, 林家和皇后想給她撐腰也離得遠, 她不過就是個小屁孩, 這後宅裡如今除了老太太, 不就是你說了算, 大不了像當年一樣, 給玖哥兒換個媳婦不就行了, 找個小門小戶的, 給她天大的膽子她也不敢鬧事。 ”

“相公, 如今不像以前, 那小丫頭在皇后面前轉一圈回來, 哪還能說沒就沒了, 再說老太太還想利用她和林家結親呢。

她才五歲, 離掌家持戶也還遠著, 只是妾身就是覺得這丫頭透著不對勁。 ”

四下無人, 金炳善攬住周氏的腰, 調|笑道:“她再不對勁也是個小孩子, 有你在, 還怕她長成人精啊, 玖哥兒小時候也是人精, 如今不也變成傻小子了。 ”

周氏慌忙四下看看, 拍開自家男人的手, 嗔怪道:“光天化日的, 你也不怕讓人聽了去, 我就再幫你一回, 可咱說好了, 你可別拿賣房子的銀子亂花, 先把櫃上的虧空抹平。 ”

聽到娘子終於松了口, 金炳善笑顏逐開, 朝著周氏的臉蛋親了一口, 笑道:“娘子只管把心放到肚子裡, 為夫的何時亂花過銀子, 不過就是想多賺一些, 讓你回娘家時更有面子。 ”

夫妻兩個打情罵俏, 卿卿我我地走了, 林安兒這才想起旁邊還有金玖, 謝天謝地, 金玖竟然忍住沒有出聲。

她一扭頭, 見金玖還蹲在那裡發呆, 她伸手想要拉起他, 這才發現他的手冰冰涼涼。

“金哥哥, 你冷嗎?”

金玖看她一眼, 低下頭看著腳上的鞋子。 他今天穿的不知是哪個下人的舊鞋, 鞋尖上還縫了個大補丁, 和他滿身的綾羅很不搭配。

林安兒伸出兩隻小胖手, 把金玖的手包在掌中, 她的小手軟軟的, 暖暖的, 金玖的手比她大,

她用兩隻手也包不過來。

一股暖意從金玖的指尖傳過來, 他忍不住抬起眼睛, 就看到林安兒正在笑眯眯地看著他。

秋末的風已很是寒涼, 冷嗖嗖地灌進脖子, 林安兒打了個寒顫, 金玖反過手來, 用自己的手包住林安兒的小手, 傻傻地道:“小媳婦不怕冷, 金哥哥給你取暖。 ”

他們兩個一個十三歲, 一個五歲, 就在這一刻, 他們的腦子裡模模糊糊地有著同樣的感覺:在這座又大又豪華的金府裡, 只有他們兩個人能相互取暖。

很多年後, 林安兒依然記得這個秋末初冬的傍晚, 她和金玖在這片冷僻的園子裡, 蹲在地上相互取暖的場景。

此時已近黃昏, 站在高高的院牆下, 看不到西沉的落日, 卻也能看到那一片染了嫣紅晚霞的天空。

“金哥哥, 若是李家親戚來查帳, 他們就不敢明目張膽拿你的東西了吧?”

金玖垂著眼瞼, 好一會兒才說:“舅舅不管我了。 ”

林安兒彎下身子, 把臉蛋伸到金玖的眼睛下方, 她看到了, 金玖的眼睛中含著淚花。

她忽然覺得, 自己不是孤雁, 金玖才是, 雖然她在這裡只是一個人, 可她還有爹爹和哥哥, 但金玖卻只有他自己, 親戚們只想在他身上拿好處, 拿不到好處的舅舅也不管他了。

有一股熱氣從林安兒的胸口湧上來, 她擼擼衣袖, 拍著小胸脯, 慷慨激昂:“金哥哥, 你別怕, 以後有我罩著你, 誰敢欺負你, 我就揍扁他!”

敢上九天攬月, 敢下五洋捉鱉。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晚霞似火, 寒風獵獵, 林安兒豪氣干雲, 威風凜凜, 大風起兮雲飛揚!

啊, 銀幕上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女英豪復活了, 可惜她只有五歲。

五歲的林安兒像一隻勇敢的小母雞, 比她高出三個頭的金玖在她眼裡就像只無依無靠的小雞仔, 小雞仔剛剛破殼, 小母雞當然要保護她。

其實金炳善和周氏也商量對付她來著, 可是在林安兒看來那都是毛毛雨, 此地不留爺, 自有留爺處, 如果不是為了爹爹, 她才不做這個見鬼的童養媳呢。

她和哥哥原本計畫著, 雖說金玖傻了, 可他還是金家大少爺, 她是他媳婦, 一定能讓他命令金家人, 到衙門裡撤掉告爹爹的狀子, 爹爹就能無罪釋放了。

可是如今看來, 即使金玖肯聽她的話, 金家人也不會聽從金玖的命令, 金玖只是一個有錢的傻子, 讓他們隨便割肉, 這裡的人都是狼, 喂不飽的狼。

她要保護金玖不被人吃掉, 更要幫助金玖成為族長。 到那時候, 憑她和金玖的交情, 他一定能放過爹爹。

聽鐵鷹說, 衙門裡關了十年八年沒定罪的大有人在, 金玖今年十三了, 再過三年就是金老太太要交權的時候了, 她一定能想出法子, 讓金老太太把大權還給金玖。

只不過三年而已, 爹爹能等, 她和哥哥也能等。

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