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二二七章 胎穿一回

88讀書網永久網址, 請牢記!

那日中午, 金玖和孔七正在師徒酒樓喝酒, 老號的夥計氣喘吁吁跑來:“大少大少奶奶出事了!”

金玖的腦袋“嗡”的一聲, 站起來就走, 孔七連忙扔了錠銀子在後面跟上, 認識金玖這麼多年, 孔七公子還是頭一回花錢買單。

金玖和孔七回到金家老宅, 還沒進金滿園, 就感到氣氛異常緊張。 金玖懷疑整個老宅的人都在這裡了。

汪氏和陶氏全都在, 五六個弟媳帶著她們各自房裡的人全都過來了。

金玖沒問發生什麼事, 撇下孔七, 一路小跑著進了臥房。

林安兒平躺在大床上, 面色蒼白,

看到金玖, 扁扁小嘴, 似是強忍著沒有哭出來。

“金哥哥對不起”

金玖看到林安兒, 松了一口氣, 此時聽她這樣說, 心裡一陣酸楚。

他們的孩子

“安兒, 沒事的, 你好好調養身子, 孩子的事, 過一兩年再說, 乖了。 ”

後面的話, 林安兒已經聽不到了, 她又昏迷過去。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金瑤跑來告訴林安兒, 她在金玉堂選首飾時, 聽說了一件事, 原來那日在大街上打林安兒的人名叫常四喜, 聽說他和金家的一個丫頭不清不楚的。

林安兒正和伊亭聊天呢, 聽到常四喜這個名字怔了一下, 她不認識這個人啊。

“常四喜就是在街上打我的那個?和金家丫頭不清不楚, 該不會就是死了的那個阿曼吧?”

金瑤點頭:“我猜就是, 他既然想害大嫂, 那丫頭定是被他收買了。 ”

林安兒霍的站起來, 問道:“常四喜在哪兒?”

“聽說米脂胡同裡的有家當鋪就是他開的”

金瑤話沒說完, 林安兒已經飛出去了。 伊亭沒能拉住, 只能責怪地看一眼金瑤:“唉, 金六姑娘, 您怎能告訴她這些呢?”

金瑤有些不服氣:“這是我們姑嫂之間的事, 關你個外人何事!”

伊亭不想和她理論, 連忙去追林安兒。

可是林安兒要走, 誰能追得上?

等到伊亭和幾個護衛趕到米脂胡同時,

裡面已經打起來了!

誰也沒想到, 常四喜竟然早有準備, 一早就在這裡備下人手。

原來他今日收到一封信, 信上說金大少奶奶已經知道是他當街打人, 今日會來找他算帳!

常四喜和那些三教九流一向有來往, 當初楊夢旖在天橋對付林家姐妹的那些混混, 就全都是他找來的。

伊亭和張大虎一看裡面打起來了, 連忙進去幫忙, 一頓乒乒乓乓之後, 他們這才發現, 怎麼沒見林安兒?

嘿嘿, 林安兒壓根沒來!

林安兒是個吃貨, 可她從來就不傻!

怎麼這麼保密的事, 就偏偏讓金家人聽到了, 而且還是和自己挺親近的金瑤?

泥妹啊!

本少奶奶肚子裡懷著的, 可是金家未來的族長, 龐大家業的第一繼承人, 本少奶奶這就是金肚子!

這肚子哪能有閃失?

別看她竄出來得挺快, 可她一出門就拐到別處去了, 她出來時的確挺想打架的, 但是想到她的金肚子, 她就準備換個打法。

離這裡不遠有家鋪子, 那是金大少奶奶的嫁妝。 林安兒在鋪子裡借了十兩銀子, 用這十兩銀子雇了十名叫花子, 拿著討飯的傢伙到常四喜的當鋪裡搗亂去了。

金大少奶奶如果真是某人想像的那麼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她早就掛了無數次,

哪能挺著個金肚子在這裡顯擺。

伊亭和張大虎等人在當鋪裡幫忙打架時, 林安兒正在路邊吃冰糖葫蘆。

自從她懷上金肚子, 金玖就不許她再吃街邊攤的食物了, 她這陣就想吃酸的, 早就想吃冰糖葫蘆了, 可那位從采芝堂挖腳來的大師傅, 卻怎麼也做不出地道的冰糖葫蘆!

冰糖葫蘆是用山楂做的, 酸酸甜甜最好吃了, 林安兒吃了一串又一串, 等到伊亭和張大虎他們幾個從當鋪裡出來, 她正抱著金肚子就差滿地打滾了。

據賣冰糖葫蘆的李老頭所說, 這位小太太吃了他整整二十串!

你別笑, 這是真的!

林安兒吃了二十串冰糖葫蘆, 就是正常人也承受不住, 何況她還是孕婦!

別以為懷孕婦人吃點山楂沒關係, 別的酸的果子或許還能吃, 這山楂卻是少吃或不吃為宜, 何況她還吃了這麼多。

看到她疼得直不起腰, 李老頭嚇壞了, 站在路邊大喊救命!

幾位過路的大嬸湊過來, 半信半疑, 原本不想扶她的, 萬一是個碰次的怎麼辦?

林安兒忽忙喊道:“我是金家大少奶奶, 麻煩你們送我回家去。 ”

“金家?哪個金家?”

林安兒疼得死去活來, 還不忘指指頭上的金簪子:“就是這個金家。 ”

天下第一金的大少奶奶!

快來抬啊,

說不定每人賞一塊大金子!

大嬸個你爭我搶, 先是推搡繼而撕頭髮, 最後勝出的兩位抬了林安兒浩浩蕩蕩往金家老宅去。

林安兒在心裡吐了無數口黑狗血啊, 老紙的肚子快要疼死了, 你們居然還要三局兩勝!

大嬸們的pk沒有白費, 金大少回來時, 兩位大嬸還在屋外等著領賞呢。

金大少想都沒想, 每人兩顆金豆子

比大塊金子是少了點, 但大嬸們很滿意, 臨走時不忘叮囑:“大少奶奶再出門, 一定要告訴我們, 我們繼續抬。 ”

噗!

林安兒昏死過去, 根本不知道金玖已經快要發瘋了, 家裡的大夫被他罵得快要撞死, 又讓人去請外面的, 他還是不放心, 讓刀子騎快馬到衛國公府跑了一趟, 衛國公府就是林家, 國公夫人歐陽氏一刻不停, 進宮請了太醫!

林安兒迷迷糊糊, 一縷魂魄飄飄搖搖, 前面有阡陌縱橫, 她不知道要往哪裡去。

索性隨便踏上一條, 腳剛邁上去, 便聽到哇的一聲嬰兒哭聲, 她左右張望, 卻發現自己的眼睛睜不開, 而那哭聲竟是從她嘴裡發出來的!

林安兒大驚, 這是怎麼回事, 我一個挺著黃金肚子的金孕婦, 怎麼變成小嬰兒了?

好在她見多識廣, 又認識個穿越女方姨娘, 腦袋裡嗡嗡直響, 老娘這是穿越啦。

“我不要穿越, 我要回去, 金哥哥還等著我呢!”

可無論她怎麼喊, 都只化做一聲接一聲的“哇——”

“這孩子聲音真洪亮, 一看小身板就挺壯實。 ”

“再壯實也是女娃啊”

林安兒睜不開眼睛, 只覺得自己被人抱起來, 從一個人手上傳到另一個手上, 然後她聽到一個虛弱的女聲:“怎麼還是女的?這可讓我怎麼活啊。 ”

嗚嗚嗚, 這女的就是她娘吧, 一出生就被人嫌棄了, 林安兒傷心得又哭起來。

“哇——”

“別哭了, 煩死了, 快把她抱下去, 別讓我看到她。 ”

靠之, 誰想讓你看到啊, 如果不是你把我生出來, 我也快要生孩子了。

我的孩子呢, 我的孩子他爹呢?

林安兒越想越難過, 哇——哇——哇——

等到她能夠睜開眼睛, 就哭得更傷心了。 她看到一對白生生肥生生的大**!

那乳娘也是又白又肥, 一邊餵奶一邊罵:“我就沒見過比你更能吃的小孩子, 像你這個吃法, 我就被你活活吸幹了!”

哇——

又被人嫌棄了!

那乳娘的大**那麼大, 裡面一定有很多奶水, 你不讓我吃, 也太小氣了。

林安兒邊哭邊吃, 也不知她是怎麼做到的, 就能哇——, 還能滋——

大哭包和小吃貨又一次完美結合了。

不管親娘是否嫌棄, 也不管乳娘是否也嫌棄, 林安兒除了吃就是哭。

等到她出滿月時,

一位乳娘已經喂不飽她

這家人雖然挺有錢的,無奈林安兒已是他們的第三個女兒,對於還沒生出兒子的這家人,林安兒就是個多餘的

所以當然沒有後備乳娘了,林安兒開始吃麵糊糊

作孽啊!

林安兒越想越傷心, 剛滿月就被喂麵糊糊, 你們懂不懂科學餵養啊。

她又想起她的金肚子了, 如果她的孩子能生出來, 她一定會親自給他餵奶。

好在她雖然吃得多, 可也不挑食, 麵糊糊照吃不誤, 每天不把小肚子撐得溜溜圓, 她是不會停下來的。

終於有一天, 她的親娘來看她了, 生下她一個多月, 這親娘還是頭一回來看她。

林安兒默默吐糟, 你也不怕脹奶疼死!

這麼沒有愛心的娘, 老紙不理你!

林安兒把頭側到一邊去, 不去看她。 卻聽親娘在那裡和她哭了起來:“好女兒, 是娘對不起你, 你長大後不要怪娘啊, 娘都四十了, 以後怕是也生不出孩子了, 你爹嫌娘不能給他生下嫡子, 要休娘了, 娘寧可死了也不會被他休回娘家, 女兒啊, 娘再看你最後一面, 可惜你從一出生娘就沒有奶, 連一口奶也不能喂給你吃。 ”

林安兒忽然明白了, 她娘是要自盡啊。

喂喂, 你別死, 好死不如賴活著

好吧, 她的好言相告, 在她娘耳中就是一聲又一聲的“哇——”

一一一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