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三十五章 嫵公主的秀逗糖

三日後便是一年一度的賞梅會。 賞梅會設在黛嫵公主的公主府, 嫵公主是當今聖上的親妹妹, 雖不是一母所生, 卻自幼甚得父兄寵愛, 她又是個極愛熱鬧的, 每年的臘月裡, 都會舉行賞梅會, 邀請在京的名門望族、閨秀誥命。

歐陽氏一早就收到賞梅會的請帖了, 正巧林安兒回來, 她便帶了五小姐、七小姐, 連帶著林安兒一起去公主府。 林家未出閣的小姐並不只有五小姐和七小姐, 但只有她們兩個是這一代驍勇伯林劍雲的嫡親妹妹。 歐陽氏帶自家小姑子一起去, 別人只有豔羨卻也說不出什麼。

林安兒只有五歲,

還不能算做閨秀, 這類場合原也沒人帶這麼小的孩子去的, 但她的身份在那裡, 歐陽氏樂於帶她出去見世面。

五小姐和七小姐都是打扮得妥妥當當, 美不勝收, 歐陽氏則親自指揮著丫鬟們給林安兒打扮。 一身簇新的紅色小褙子, 外面是腥紅鑲白狐毛邊的斗篷, 頭上梳雙髻, 插了兩朵寶石芯子的絹花, 雪白的小臉蛋, 不用抹胭脂也是白裡透紅。

歐陽氏滿意地打量著林安兒, 難怪皇后娘娘喜歡她, 這孩子果是個有福氣的樣貌。

歐陽氏帶了三位小姐正要出門, 金明珠卻過來了, 手裡端了一碗雪梨膏子, 似是沒想到林安兒房裡有這麼多人, 有些詫異又有些害羞, 輕聲道:“我昨日聽安丫頭咳了兩聲, 就給她調了碗雪梨膏。 ”

林安兒一頭霧水, 昨天她咳過?

歐陽氏只有二十來歲, 官宦人家的嫡女自幼就被教育如何執掌後宅, 金明珠早不來晚不來, 偏要是在她給林安兒打扮時才來, 打的什麼心思那還不明白嗎?

真要論起親戚, 金明珠的輩份比歐陽氏還要大, 可金明珠偏就能裝低賣小, 一副小女兒的神態, 歐陽氏雖然心裡冷笑, 可也下不得狠心多說什麼。

可是接下來金明珠做的事, 就連五小姐和七小姐都咂舌了。

金明珠竟然彎下腰, 端了雪梨膏子親手喂給林安兒吃, 還柔聲道:“安兒, 赴宴的時候, 一定記得不要吃易上火的東西, 冬日裡最忌咳嗽。 ”

歐陽氏有些自責, 莫非安丫頭真的咳嗽了?寒冬臘月, 小孩子容易發病。 難為了金明珠能做得這樣細心, 她既是想要跟著一起去, 索性帶著她, 自己要和那些夫人們應酬, 兩位小姑又是貪玩的年紀, 多個人照顧林安兒也是好的。 再說了, 憑她一個皇商之女, 也搶不走兩位小姑的風頭。

“金小姐, 安兒一直住在金府, 小孩子的毛病還是你最清楚, 不如你就跟著我們一起去吧, 煩勞多多照顧安兒。 ”

金明珠正中下懷, 她是有備而來, 穿著打扮無可挑剔, 這兩日和金家幾位小姐也混得很熟, 當下便謝過歐陽氏, 親親熱熱地挽著林安兒的手, 坐了馬車一起去公主府。

先帝有二十五位皇子, 卻只有兩位公主, 這位黛嫵公主極得先帝寵愛, 嫁的駙馬也是精挑細選, 不但出身侯府世家, 還是那一年的頭名狀元。 黛嫵公主雖得父兄寵愛, 卻從不參與前朝之事, 駙馬如今是翰林院侍讀學士, 在清流中極有名望。

林安兒還小, 可也知道, 這黛嫵公主一家, 既是清流又是富貴,

當真是清貴之家。

她對公主府和這賞梅會就越是好奇了。

這裡是公主府一側的別院, 滿園的梅花開得正盛, 縱然在室內, 也能聞到幽幽馨香。 林安兒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梅花, 忍不住甩脫金明珠的手, 一個人跑到長廊裡看花, 金明珠來到這裡, 眼珠子都已不夠用, 哪裡還顧得上管她。

林安兒還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宴會, 可也知道今天來的都是整個京城頂尖的高富帥和白富美, 像她這樣的小孩子, 卻是獨一無二, 好在沒人注意她。

“咦, 你是誰家的孩兒啊?”

林安兒回過頭去, 就看到了一位中年美婦, 哇, 她原本覺得堂嫂歐陽氏已經夠美了, 可若是和這位美大嬸比起來, 還差了好大一截呢。

林安兒歪著小腦袋看著人家, 這年頭不時興整容, 這大嬸的臉蛋都是原裝貨, 她都這麼大歲數還能這麼美, 若是年輕二三十年, 那還不美得花見花開啊。

美婦人見她不說話, 笑道:“小丫頭害羞了呢。 ”

“才沒有呢, 是阿姨太美啦, 安兒看呆了。 ”

這幾名話若是成年人說出來, 那就是做作、嘩眾取寵、沒安好心;可是從林安兒的小嘴裡說出來, 再加上含糖量極高, 聽起來打從心底裡舒服。

美婦人哈哈大笑, 笑得爽朗,

完全不似屋內那幫輕聲細語的貴婦閨秀。

“你這孩子當真是有趣, 你說你叫安兒, 讓本宮猜猜, 你一定是姓林, 對嗎?”

本宮?美婦人自稱本宮?

“咦, 阿姨您就是嫵公主啊?”

黛嫵公主閨名是嫵兒, 私下裡大家稱她為嫵公主, 但當著人家的面, 這三個字從林安兒嘴裡說出來實為不敬。

黛嫵公主愣了一下, 顯然她對這句話中的兩個關鍵字有些不適應, 一個是阿姨, 一個是嫵公主。

“本宮的孫兒都比你大了, 你不應稱本宮為阿姨, 但你這孩子倒也可愛, 難怪皇后娘娘對你稱讚有加”, 說著, 黛嫵公主對身邊的丫鬟道, “去把本宮新做的秀逗糖取一瓶送給她。 ”

“秀逗糖?”林安兒的記憶中是吃過這種糖的, 不過那是在上一世, 怎麼這裡也有嗎?

“阿姨......不對, 公主娘娘, 您會做糖嗎?”

黛嫵公主笑而不語, 倒是她身邊另一個丫鬟笑道:“這位小小姐有福啦, 咱家公主的糖果冠絕天下, 就是皇上也喜歡呢。 ”

黛嫵公主並沒有阻止丫鬟插嘴, 顯然她對自己的本事很得意。

秀逗糖裝在紅毛國才有的玻璃罐子裡, 每一顆都用花花綠綠的糖紙包著, 賣相和現代糖果差不多, 林安兒驚異無比。

這位黛嫵公主該不會是穿越人士吧, 好神奇呢。

當著黛嫵公主的面,

她剝開一粒秀逗糖含到嘴裡, 先是酸得小臉蛋皺起來, 然後又眉開眼笑。

“喜歡嗎?”黛嫵公主顯然對別人吃秀逗糖的表現非常欣賞, 話說她年輕時, 常常用這種糖捉弄人呢。

“喜歡, 您連秀逗糖都會做, 公主娘娘您好膩害!”

林安兒是真心讚美, 她是吃貨, 吃貨對會做食物的人都很佩服。

接著, 就在黛嫵公主面前, 林安兒一顆接一顆的吃起來, 就連黛嫵公主都嚇一跳, 別人對這種糖大多吃完一顆就沒有勇氣吃第二顆, 像林安兒這樣的, 她生平也只見過一個人, 那是她的皇嫂。

“安兒, 這一罐子都是你的, 本宮聽說小孩子多吃糖對牙不好的。 ”

“沒事沒事, 我還沒換牙呢, 所以我不怕。 ”

額, 她倒是什麼都懂。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