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三十六章 打得過癮

“姑母, 您硬留我在這裡, 可您自己卻在這裡逗小孩。 ”

好大的怨氣啊, 林安兒的眼睛從糖罐子上移開, 就看到嫵公主身後的那張年輕的臉, 然後她的小眼珠子就挪不開了。

京城長得俊俏的人可真多, 眼前的小小少年頂多八九歲, 一張臉蛋粉琢玉砌一般, 好看得像個瓷娃娃。

“逗小孩?你自己不也是個小孩啊。 ”嫵公主嘴裡責備, 臉上卻滿是寵溺, 顯然對這個小侄兒極是寵愛。

“姑母, 我過了年就九歲了, 不要再當我是小孩子!”小少年看上去很生氣, 小臉蛋上像是罩了層寒霜。

嫵公主真心拿這個侄兒沒有辦法,

笑道:“阿度, 你快來看看, 這個小妹妹便是驍勇伯林大將軍的女兒。 ”

叫阿度的少年看都沒看林安兒一眼, 冷聲道:“敗軍之將, 有何榮焉, 他的女兒又有何好看!”

自從變成“林安兒”之後, 林安兒聽到的都是對林鈞的敬仰和讚賞, 可眼前這個小不點兒竟然當著她的面辱駡林鈞, 雖然自己是冒充的, 這段日子以來, 林安兒聽了很多林鈞的英雄事蹟, 她對這位素未謀面的“父親”早就有了敬佩之情, 因此, 林安兒很生氣, 事情很嚴重!

“你憑什麼辱駡我父親, 你算什麼東西!”林安兒手裡還捧著糖罐子, 可一雙大眼睛已瞪得溜圓。

“你說什麼, 再說一遍!”叫阿度的少年或許耳朵真的不好使, 或許他沒想到會有人敢如此質問他, 總之, 他那張欺霜勝雪的小臉更冷了。

“本姑娘說的就是你!我父親為國捐屈, 你一個小屁孩有什麼本事, 竟敢侮辱我父親, 你這麼沒教養, 你家人知道嗎?”

好吧, 林安兒是氣昏頭了, 她忘了“他家人”就在旁邊站著呢。

被人當眾指責侄兒已是很沒面子, 嫵公主又無端躺槍, 一旁的丫鬟正想出口制止, 嫵公主卻微笑搖頭, 低聲道:“讓他們打一架, 也挺有趣。 ”

丫鬟無奈地看看主子, 您老人家還真是閑得難受。

“你父親的確是死在沙場之上,

可若沒有援軍及時趕到, 他就會導致全軍覆沒, 即便如此, 他也連累了自己的妻子與他同死, 我不認為他有何英名可言。 ”

林安兒的臉也白了, 即使是金家那些人也沒令她這麼生氣:“你放屁!”

這三個字從她嘴裡出來, 嫵公主張大了嘴, 她老人家自從嫁人之後, 就很少聽到這樣的話了, 更何況這是從一位小小閨秀嘴裡說出的, 太不可思議了。

話音未落, 林安兒手裡的糖果罐子已經飛出去了, 砸向阿度那顆自以為是的腦袋!

沒想到阿度也是練家子, 他身子一閃, 猿臂伸出, 將那個罐子牢牢托在手中。

嘴角微微上揚, 輕蔑地看著林安兒:“林鈞的女兒, 不過如此。 ”

恥辱!

活了兩世, 林安兒最恨有人看不起她的武力值, 眼前的這個什麼阿度不但侮辱了自己的便宜爹林鈞, 還敢看不起她的本事, 叔不可忍嬸不可忍!

林安兒身子一晃, 已經撲到阿度面前, 朝著阿度的面門就是一拳!

林安兒比阿度矮了一截, 這一拳她是飛身跳起來打的, 別看她還不到六歲, 可輕功卻練了快兩年了, 雖然比不上哥哥, 但打個小架還能運用自如。

阿度沒想到這個小胖丫頭竟然敢向她出手, 他是從小被嬌寵慣了的,

只有他對別人冷口冷臉, 還沒有人敢對他不敬。

阿度六歲開始練武, 如今已快四年, 眼前的小丫頭不過五六歲, 難不成還是從娘胎裡就練?阿度根本沒把林安兒放在眼裡, 但他從小也沒受過謙和忍讓的教育, 腦袋避開, 手上卻沒有停下來, 手裡還托著那只糖罐子, 雙腿卻攻向林安兒的下盤。

林安兒一拳擊空, 緊接著又是兩拳打出去, 阿度連著幾腳踢她的兩腿, 卻都被她躲過, 林安兒胖得像只小肉球, 淩挪跳躍, 卻不見一絲遲鈍。

阿度又是一腳踢出, 林安兒卻從他的肩頭掠過, 阿度的腳踢到梅樹上, 花瓣紛紛落下, 林安兒的身子在空中轉了個圈, 一掌擊向阿度的臉蛋, 阿度的閃避不及, 綁頭髮的絲帶卻被林安兒的手掌扯松, 幾綹髮絲散落開來。

林安兒這幾個動作快如閃電, 一氣呵成, 甚是好看, 嫵公主忍不住贊道:“好!”

阿度挨了林安兒一掌, 又聽到嫵公主叫好, 臉蛋騰的一下就紅了, 趁著林安兒動作略有停滯, 他把手裡的糖罐子往懷裡揣, 化掌為拳, 朝著林安兒揮了過去。

這個時候, 梅林外已是圍了很多人, 先是看到兩個小孩在裡面打架, 又看到黛嫵公主正在看熱鬧, 這些人也就不方便勸架了。

歐陽氏還在和兩位夫人寒暄, 聽人說外面有個小女娃打架打得甚是好看, 她連忙放眼看去, 大廳內果然沒有林安兒的蹤影, 負責照顧林安兒的金明珠正拽著五小姐和七小姐和幾位侯府千金在聊天呢。

歐陽氏忙和那兩位夫人打個招呼, 閃身出了大廳, 遠遠看去, 梅林之中正打得熱鬧的兩個人影, 穿紅衣裳的不就是林安兒嗎?

可她也看清楚和林安兒打架的是誰了, 而旁邊還站著嫵公主, 歐陽氏有些發怵, 但眼下再這樣打下去, 冒犯了那兩位不提, 林安兒年紀小, 但卻會影響到林家尚未出閣的其他小姐, 林家本就是將門, 沒出閣的姑娘們落個好勇鬥狠的名聲, 如何還能有個好親事。

這件事她如果不去阻止, 回府後少不得被婆婆和夫君怪罪, 但看黛嫵公主那副笑眯眯的模樣, 顯然正看得帶勁。

歐陽氏靈機一動, 走到金明珠面前, 臉色微沉:“金家小姐, 你不是照顧著九丫頭嗎?她人呢?”

金明珠這才想起來林安兒, 記起方才好像看她去看梅花了, 她連忙跑了出去。

阿度的武功和林安兒在伯仲之間, 只是身子不如她靈活, 兩個小孩的脾氣都不太好, 這個時候更是怒不可遏。 尤其是阿度, 他一向驕傲,

沒想到三十幾個回合, 卻連個比自己矮一截的小丫頭也不能勝。

林安兒從四歲就在打基礎, 這段日子又苦練了一陣子, 阿度是她遇到的第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 她打得過癮!

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