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三十七章 六扇門的鐵匠鋪

“安兒啊, 你怎麼在這裡打架?”

世上就有這麼一種人, 他們並非是膽子大, 而是莽撞。

金明珠恰恰就是這種人。 她很想讓歐陽氏看到她的賢良淑德, 這才自己報名照顧林安兒, 如今又被歐陽氏怪罪, 便想要好好表現一番, 看到林安兒正在和人打架, 她便挺身而出去勸架!

她就沒有好好想一想, 梅林週邊了那麼多人, 為毛沒有一個敢進去勸架的?歐陽氏為何要讓她去?

林安兒和阿渡打得正過癮, 金明珠橫次裡沖進來, 阿渡愣了一下, 也不過就那麼一下, 肩膀上就挨了林安兒一記粉拳!

“大膽, 哪裡來的蠢貨,

給我滾出去!”

阿度不是罵揍他的林安兒, 而是來拉架的金明珠。

金明珠也吃了一驚, 這人怎麼不知好歹, 你罵我幹嘛?

金四小姐也不是嚇大的, 只不過她今日還在扮淑女, 眼前的小孩年紀小, 可架子卻很大, 金明珠硬生生把要反駁的話咽下去了。

事實證明, 她欺負小孩也是分人的, 對金玖和林安兒這樣無依無靠的, 那是動不動就伸手, 可對在公主府裡打架的這位元, 雖然不認識, 她也不敢招惹。

“奴家是林家小姐的姑姑......”

金明珠話音剛落, 林安兒就介面道:“這是來找我的, 你憑什麼張口就罵人?”

“你......”阿渡想說, 你憑什麼這樣和我說話, 可話到嘴邊卻變成, “真討厭!”

嫵公主終於走過來了, 兩個小孩打打鬧鬧也就罷了, 如果再招惹上在場的閨秀, 那就不好了。

“好了, 阿渡, 你既是不想賞梅, 那就回府找表兄他們去吧。 ”

阿渡原本是被公主硬拉著留下的, 此刻反而不想走了, 他悻悻地看著林安兒, 這場架還沒打完呢。

林安兒沖他做個鬼臉, 對嫵公主道:“公主娘娘, 姑姑來找我了, 我進屋去啦, 謝謝您的秀逗糖。 ”

說到這裡, 她想起那個糖罐子還在阿渡懷裡呢, 於是她沖著阿渡道:“把我的糖還給我!”

阿度賭氣地把頭轉向一邊,

假裝沒聽到, 卻對嫵公主道:“姑姑, 我走了。 ”

嫵公主看他一副氣哼哼的樣子, 原想調侃幾句, 可阿渡卻已一溜煙兒地跑開了。

林安兒翻翻白眼, 這小孩子真沒品, 罵了人家的爹, 還要搶人家的糖, 會打架有什麼用, 還比不上裝傻的金哥哥呢。

直到坐上回家的馬車, 林安兒才知道今日同她打架的阿渡是誰。 阿渡姓邱, 名叫邱雲渡。

邱是大成朝的皇姓, 而這位就是當今聖上的侄子兼養子。 他的生父是先皇二十五皇子陳郡王, 陳郡王早逝, 阿渡是遺腹子, 當今聖上憐惜兄弟骨肉, 將他接入宮中撫養長大。

崇文帝早有多位皇子, 卻偏偏這位小侄兒對了他的脾氣, 邱雲渡沒有父愛, 卻被崇文帝萬般寵愛, 如今也還不到九歲。

嫵公主對這位小侄兒也極是疼愛, 因此今日在賞梅會上的人, 十之八九都認識這位元貴公子, 但歐陽氏再三叮嚀林安兒, 既然公主沒有怪罪她, 那小孩子之間打打鬧鬧也沒事, 但切記不要再叫“阿渡”這兩個字, 除了邱小公子自己家的長輩, 這兩個字是不能隨便稱呼的。

林安兒撇嘴, 她才不會叫他的名字, 這種臭屁自大狂, 永遠也不要再見到他。

離林府還遠, 林安兒忽然對歐陽氏道:“三嫂嫂,

安兒想吃采芝堂的點心了, 讓紅袖和紅綃陪我去買好不好?”

歐陽氏秀眉微蹙, 倒也沒有反對, 紅袖和紅綃都很懂事, 有她們跟著林安兒也不會出什麼事, 當下便道:“早去早回, 不要貪玩。 ”

“嗯呐, 安兒曉得啦, 三嫂嫂喜歡什麼點心, 太夫人呢, 還有五姐姐七姐姐, 你們都喜歡吃什麼啊, 安兒一併買來。 ”

歐陽氏笑了, 這小傢伙的確討人喜歡, 難怪方才她和邱雲度打架, 黛嫵公主就在一旁笑眯眯地看著, 換做別人, 早就讓人制止了。

“太夫人喜歡吃栗子糕, 你買些就是了, 其他人的你隨意就是了。 ”

林安兒帶著兩名丫鬟上了另一輛馬車, 向著采芝堂駛去。 這采芝堂的名字她也是聽林家幾位小姐說的, 那裡的糖果點心是整個京城最好的。

“紅袖, 咱們先去城南的鐵匠鋪吧。 ”

“鐵匠鋪?小姐去鐵匠鋪做什麼?”紅袖跟了林安兒也有些天, 自是知道自家小姐年齡雖小, 可鬼點子卻挺多, 三奶奶既然讓自己跟著小姐, 她就不能讓小姐有差錯。

“我沒去過鐵匠鋪, 想到那裡逛一逛。 ”

紅袖和紅綃對望一眼, 有心不去, 可小姐的臉上寫著呢:不讓我去我就滿地打滾。

兩人歎口氣:“小姐啊, 去了鐵匠鋪咱就去采芝堂, 可不能耽擱太多時辰啊。

“好的啦, 我記得啦, 快點去吧, 城南的張記鐵匠鋪, 我聽說那裡的東西最多。 ”

張記鐵匠鋪並非是京城最大的, 相反門面很小, 很不引人注意, 紅袖和紅綃心裡納悶呢, 小姐很少出門, 怎麼連這麼小的鋪子都知道。

鐵匠鋪裡除了賣些日常過日子需要的鐵器, 賣得更多的則是武器兵刃。

張記鐵匠鋪裡也是這些東西, 且比別的鋪子裡東西更少些。

林安兒對紅袖和紅綃說:“你們就在外面等著, 我進去看看就出來, 誰也不要跟著我啊。 ”

紅袖當然不放心, 抬步就要跟著, 林安兒小嘴一扁, 一副隨時能大哭一場的架勢, 紅袖抬起的腳又放下了, 老大不樂意地和紅綃在外面等著。

林安兒嘻嘻一笑, 蹦蹦跳跳地進了鐵匠鋪。

張記鐵匠鋪只是大成無數鐵匠鋪中的一家, 但卻是最特別的一家。 因為這是六扇門的聯絡點。

林安兒之所以知道這裡, 當然是因為名捕鐵鷹。

她和哥哥司空天野是被鐵鷹帶來京城的, 鐵鷹沒有家室, 就把他們兩個安置在一位老部下的家裡住了幾日, 這位老部下在抓賊時斷了一條腿, 不能再做捕快, 他就是這家鐵匠鋪的掌櫃雷叔。

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