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三章 賠我哥哥,賠我石榴

聽到叔叔的這一番話, 司空天野和小妹終於明白了, 原來叔嬸把他們騙過來, 並非僅僅是讓他們做小扒手賺錢, 而是想要從他們身上得到那贓物的下落!

兄妹兩個已經一個月沒有見過爹爹了, 更不知道什麼贓物。

司空天野咬咬牙, 強忍著疼痛, 從懷裡掏出幾錠小碎銀:“叔叔嬸嬸, 這是爹爹留給我們的, 你們都拿去, 我和妹妹真的不知道那物件的下落, 你們放我們走吧。 ”

他的話音剛落, 嬸嬸刁氏一個箭步走過來, 獰笑道:“小兔崽子, 身上還有銀子呢, 我告訴你們吧, 銀子拿來, 你們也要留下來。 ”

說著, 她劈手就去搶奪司空天野手裡的銀子,

司空天野身子一閃避過她的手, 側身一個掃趟腿向她攻來。

司空南見妻子和侄兒動了手, 立刻撲了上來。 他的武功遠比刁氏高明, 司空天野只有十歲, 和刁氏過招已經吃力, 如今又加上司空南, 不過兩三招就被他們打得摔了出去。

小妹一聲驚呼, 向著哥哥摔出去的方向撲過去, 刁氏一見, 對著小妹圓滾滾的小身子就是重重的一腳!

這一腳正踢到小妹胸口, 小妹覺得胸口被什麼硌了一下, 很痛, 但她顧不上了, 她撲到哥哥面前, 使出吃奶的勁扶起哥哥。

司空天野滿臉是血, 他緊咬牙關強撐著站起來, 剛想把妹妹護到身後, 忽然看到小妹的胸前滲出一片鮮紅。

“小妹, 你受傷了?”

小妹低頭一看, 身上的蔥綠小褂上紅了一片。

“哎呀, 是我的石榴!”可不是嗎, 那只大紅石榴已經被嬸嬸踢得稀爛, 鮮紅的石榴汁透過衣裳滲了出來。

也不過一兩句話的功夫, 叔叔嬸嬸又已站在他們面前, 像兩隻貪婪的老貓看著被他們戲弄的小老鼠, 不急著一口吃掉, 而是把他們玩兒到崩潰。

“嘖嘖, 傻孩子, 放著好日子不過, 偏要這麼任性。 你們只要說出那物件兒的下落, 叔叔嬸嬸不但放你們走,

還會給你們一筆銀子, 讓你們過上好日子。 ”

叔叔嬸嬸說話的時候, 兩個人四隻眼全都盯著司空天野, 這個毛頭小子是個隨時爆炸的小炮仗, 最危險的是他, 知道那物件下落的也是他。 至於只有五歲的小妹, 他們根本沒有放在眼裡。

於是兩隻老花貓全都走眼了, 他們誰也沒注意那只蹲在地上的小肉球正在一點點的挪動, 忽然小肉球站起來了, 手裡握著的, 赫然就是刁氏方才拿著的那條鐵棍!

司空天野也嚇了一跳, 他也不知道小妹何時拿到了這條鐵棍, 他剛想把鐵棍要過來, 就見小妹揮動兩條小胖胳膊, 將鐵棍掄起來, 向著刁氏砸了下去!

“老妖婆, 你打傷我哥哥, 還打壞我的石榴, 我和你拼了, 你賠我哥哥, 賠我石榴!”

小妹只有五歲, 她的身體素質遠遠沒有達到前世的狀態, 但是每個人都有爆發力, 五歲的小妹就像是一隻小母老虎, 張牙舞爪, 一條鐵棍看似全無章法, 但卻棍棍砸向刁氏的要命部位, 刁氏竟被她打得連連後退。

小妹當然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在她身邊, 司空天野正和叔叔抱成一團。 為何說是抱成一團呢?因為司空天野已經受傷了, 他能做到的, 就是緊緊抱住叔叔的腿, 不讓他撲過去打小妹。

司空南連踢帶打, 可是司空天野就是緊緊抱住他, 死活不鬆開, 嘴裡喊著:“小妹, 趕快逃出去, 不要管哥哥!”

即使司空天野用自己的身體攔住叔叔, 可是小妹實在太小了, 她很快便力不從心, 而刁氏便在此時一把奪下她手中的鐵棍!

“不過還是個小雞崽子, 就敢和老娘動手, 看我今兒個不打死你!”刁氏一棍子掄下來, 卻沒能砸到小妹身上。 小妹個子小, 動作快, 像只小肉球一樣滾了出去。

就在兄妹兩個和叔嬸拼死搏鬥時, 院子裡的那群孩子不知何時已經圍攏上來。 一雙雙童稚的眼睛看向這對兄妹, 眼光中滿是佩服。 做哥哥的已是很英勇, 妹妹年紀這麼小, 卻也能拼死一搏。 而他們卻只能逆來順受, 被這對無良夫婦壓榨欺負, 朝不保夕。

“你們傻站在那裡幹什麼, 還不幫忙把這個小丫頭片子抓住!”刁氏已經看到他們走過來, 可是任憑她連喊帶罵, 這些孩子卻是紋絲不動。

“反了, 當家的, 這些崽子全都反了!”刁氏邊罵邊追, 小妹滾得飛快, 已經滾到那群孩子腳下。

一個孩子彎下腰, 扶起了小妹, 這就是剛才被刁氏打過的那個小女娃, 她和小妹一般高矮, 但卻瘦了整整兩圈。

“你沒事吧?”她關切地問道,

聲音細若蚊蚋。

“我沒事”, 小妹站起來, 昂起頭瞪著已經站到面前的刁氏, 她無路可逃, 面前是刁氏, 身後是刁氏手下的孩子們。 她忽然轉過身, 對那群孩子高聲喊道, “咱們有十幾個人, 他們只有兩個人, 大家一起上, 把這兩個老妖怪打趴下!”

刁氏根本沒把這個小丫頭放在眼裡, 正想扯住她的頭髮狠狠揍一通, 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敢慫恿這群孩子。 刁氏怒極, 一把揪住小妹的耳朵, 朝著她的小臉蛋就是一個嘴巴!

小妹的半邊白嫩的臉蛋立刻腫了起來, 而在不遠處, 司空天野已經被司空南打得伏在地上, 兩隻手卻還是死死抱住司空南的小腿, 司空南的拳頭砸到他身上, 卻沒有打在致命的地方, 司空南老奸巨滑, 真若把侄兒打死了, 那物件兒就是石沉大海, 再難找到了。

“渾家, 別把那個小丫頭打死, 有她在, 她哥哥不敢不說出來。 ”

司空南心裡清楚, 在司空天野的小腦袋裡, 這個妹妹比他的命都重要, 只要把小妹控制在手中, 司空天野就是沒嘴的葫蘆, 也能撬出話來!

刁氏的脾氣遠比司空南火爆, 他的話音未落, 刁氏的第二記耳光又已經扇了過來。

可是這一次, 她的手打偏了, 小妹的身子被人推開,

而推她的, 就是那個瘦弱的小女娃!

“小浪蹄子, 連你也反了, 看老娘不打死你!”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