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四十二章 翻牆

趙媽媽在金家根基牢固, 紅袖雖然有武功, 可畢竟只是個外來的, 趙媽媽原本是不怕她的。 無奈抱著林安兒的紅袖姑娘氣場比平時強大, 趙媽媽有心罵她幾句, 嘴巴張了張, 卻一個字也沒有說出來。

趙媽媽就是欺軟怕硬的傑出代表, 林安兒為她點個贊, 還不忘沖她做個鬼臉兒, 你就在這裡給我守門吧, 好好守著啊, 麼麼噠。

金玖還在前院沒有回來, 就連大柱和大鳳也不在, 顯然這是有了大事, 這兩個貼身長隨也跟著去了前院。

“小姐, 要不我陪您也去前院看看?”

林安兒搖搖頭, 她現在急於知道當年金老太太母子對李家做了什麼事,

這才導致兩個舅舅幾年沒有再登門。 如果不把這件事搞清楚, 說不定歷史還會重演。

“紅袖, 咱們要想個法子, 和李家舅舅的隨從搭上話, 問問當年的事。 ”

紅袖想了想, 對林安兒道:“小姐, 這事交給我, 我這就去辦, 您在這裡好生等著。 ”

林安兒也不知道紅袖用了什麼法子, 不過兩炷香的功夫, 她就打聽回來了。

說起來這件事當年金家還真不是偷偷摸摸, 而是做得正大光明。 李家兩位舅爺第二次來金家查帳, 金炳善和金炳禮客氣有加, 帳目查點清楚, 就拉著李家舅爺去飲酒。 好酒好菜招待著, 還叫了粉頭作陪。

李家雖家道中落, 但兩位舅爺都是做慣少爺的, 自是懂得禮數, 不但席間未失禮, 席後也沒有喝多。 吃飽喝足, 天色未晚, 兩位舅爺便回到金府向金老太太道別, 這也是晚輩的禮數。

可沒想到金老太太卻讓人捧出四份禮物, 說是讓兩位舅爺帶回去的。

這幾份禮物, 一份是十多件半新不舊的衣裳, 裡面甚至還有下人穿過的;一份是糙米粗面;另一份則是鹹魚菜幹;最後一份竟是幾吊銅錢!

李家是敗落了, 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也還沒到揭不開鍋的地步, 依然使奴喚婢,

家裡的太太小姐也都是嬌養著的, 雖說比不得金家, 卻也能算是小康。

可金老太太的這四份禮物, 擺明是將李家當成要飯的打發。 李家大舅還想隱忍, 二舅卻已沉不住氣, 當下便扔了冷臉, 可金老太太卻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 說是要幫著死去的長子長媳幫襯李家, 所以這些東西千萬要收下。

李家大舅和二舅臉上臊得通紅, 一拂衣袖就走了, 從此幾年再沒有來過金家, 後來金玖也傻了, 李家和金家便徹底斷了音訊。

林安兒對金老太太母子表示狠佩服, 這要多麼不要臉才能做出這樣的事啊。

明知道李家境況不比以前, 李家人心裡難受, 他們就還要再奚落人家, 難怪李家人再也不肯來金家, 就連親外甥也不聞不問了, 或者說不是他們不想來, 而是不想再被人看不起, 丟了外甥的臉面。

既然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 這一次金老太太定然還會想方設法讓李家舅舅難堪, 林安兒已經按捺不住, 她想到前院看看。

牽著紅袖的手, 主僕二人還沒走到前院, 就看到紅豆匆匆忙忙跑過來。

“小姐, 大舅爺和二老爺吵起來了。 ”

“東府來人了嗎?”

“大門已經關了, 東府來人也進不來。 ”

林安兒的小眉頭皺起來了, 看來這次是要撕破臉皮了。

“你們兩個到西側門, 一會兒我敲門你們就逼著門子給我開門。 ”

“可小姐, 您要怎麼出去?”

金家老宅的牆頭雖高, 可林安兒卻沒把這個放在眼裡, 話說這些日子, 她已經偷偷摸摸爬過幾次了, 從未被人發現過呢。

偷王之王的女兒, 跳個牆頭有什麼難的?

找了處她常常跳牆的地方, 那裡最是僻靜, 牆內牆外都是高大的樹木。 林安兒肥胖的身子輕盈如燕, 像只小狸貓嗖嗖嗖爬上牆頭, 看看四下無人, 便縱身跳了下去, 神不知鬼不覺地溜出了金家老宅。

金家的牆頭原比普通人家的還要高些, 縱然有輕身功夫也多是順著牆頭溜下去, 更別說是個剛剛六歲的小孩了。 只是林安兒不是普通小孩, 她的腦子裡被前世的記憶充斥著, 別說是堵高牆, 四層樓她也跳過啊, 所以她想都沒想, 就跳下去了。

她躲在暗處張望, 三老太爺、四老太爺和金炳興果然就在正門外面, 三人臉上全都像是打翻了調色盤子, 總之是很難看了。

以他們的身份公然吃了閉門羮已是尷尬, 可偏偏還又無法發作。 這門裡住的是守寡的嫂子, 他們還要避嫌!

這三位都是七竅玲瓏心, 卻硬是被金老太太弄得沒了脾氣。 這就是潑婦的力量,

男人最怕潑婦撒潑, 金老太太就是在撒潑。

“三老太爺、四老太爺、四叔, 我三祖母來了, 正在西側門等著您們呢。 ”

背後傳來甜甜的童音, 這三位一回頭, 卻沒看到人, 往地上一看, 下面站著個小肉球。

林安兒沒有吹牛, 就這麼一會兒, 她真的到東府請來了明氏。

女人就要由女人來對付, 老女人當然也這樣。

西側門當然也關著, 但不如正門把守嚴密。 只是這裡是傭人進出的, 以三老太爺和四老太爺的身份, 即使正門關了, 他們也放不下臉面從這裡進去。

可林安兒不覺得有什麼, 她只敲了三下, 西側門便打開了一條縫, 門子從門縫裡看了看, 就聽裡面有丫頭的聲音傳出來:“是我家小姐啊, 你不讓我家小姐進門, 是安的什麼心, 她有什麼事你擔當得起嗎?”

林安兒雖是養媳婦, 可沒有正式成親之前, 她還是閨閣千金, 如果她在外面出了事, 一個門子哪裡能承擔。

門子一看真是林安兒, 便把門敞開, 讓林安兒進去。 沒想到林安兒身子一縮, 金炳興的大手已經過來了, 一把推開門子, 請三老太爺、四老太爺和明氏連同幾個親隨婆子魚貫而入。

門子傻眼了, 這不是坑人嗎?

林安兒沖他眨眨眼, 誰讓你眼神不好呢,

活該!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