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五十章 將門虎女

金明珠被金老太太寵了十七年, 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 那就是千萬不能得罪傻子!

其實吧, 她還沒有徹底明白, 不但不能得罪傻子, 更不能得罪聰明的傻子。

金玖當然就是聰明的傻子。

於是金明珠不僅在眾多丫鬟級閨蜜面前摔了狗吃屎, 還讓所有人都開始懷疑她在金家的真實地位。

金明珠摔得很好看, 金玖看得很開心, 拍著巴掌又蹦又跳, 而一旁和金明珠一向交好的閨秀們竟沒有一個過去扶她的, 金明珠只能自己爬起來, 狼狽得不能再狼狽。

她一向霸道, 別人看在她長房嫡小姐的身份, 誰也不想招惹她,

來這裡上課的小姐, 個個都是家裡嬌養著的, 哪個也不願意被她整日當丫鬟一樣差遣, 如今看她被金玖整治, 心裡樂開了花兒, 可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

不論是金明珠還是金玖, 她們誰都惹不起, 看不如看著他們鬥成烏眼雞, 自己回家說給父兄聽, 也讓他們解解氣。

長房占盡金家資源, 哪個不眼紅啊。

金玖鬧騰夠了, 這才想起還有個李嬤嬤, 他根本沒費力氣, 直接就讓李嬤嬤結了工錢走人了。

林安兒還在牆角蹲著呢, 她想站也站不起來啊, 不過李嬤嬤滿臉悲憤出來時, 她看得真切, 她雖然只有八歲, 可也明白這是金玖給她立威呢。

這就是搭檔。 別人欺負金玖時, 她會挺身而出, 今天她被人算計, 金玖便加倍奉還。

林安兒想起她的結拜姐妹伊亭, 她知道伊亭也會這樣做的。

自己只是臥底, 總有一日要離開金家, 她和金玖只是假夫妻, 不過現在她真的想和金玖拜把子呢。

“金哥哥, 咱們結拜吧。 ”

問這句話時, 林安兒已經回到她的小跨院, 紅線正給她泡腳, 紅豆幫她揉捏著蹲得腫脹的小腿。

“結拜?”金玖狠狠瞪了一眼水盆裡的那雙小腳丫, 如果不是夫妻, 你的丫鬟能讓我在這裡看你洗腳嗎?結拜?結義兄妹也不能這樣啊,

虧你想得出來!

紅線略通醫理, 有她給林安兒調理, 林安兒第二天早早地爬起來, 一雙小肥腿丁點事都沒有。

剛剛用過早膳, 歐陽氏就到了, 指點著丫鬟們給她梳妝打扮, 便帶著她離開了金家。

歐陽氏雖然對金家沒有好感, 卻也沒有缺了禮數, 和金老太太見了面寒暄了幾句。 說起來也算周到, 可惜金老太太還是不高興, 加之昨日金明珠又來找她哭訴過, 即使歐陽氏帶了禮品來接林安兒, 她還是不冷不熱。

歐陽氏七竅玲瓏心, 哪能看不出金老太太口不對心, 只是林家女兒如今給人家當媳婦, 娘家要接人當然要問過當家主母, 歐陽氏身為伯夫人, 卻也只能笑臉相迎。

無論如何, 歐陽氏還是把林安兒接出來了, 拿著皇后的大紅請帖, 去了皇宮。

一一一一一

自從那日邱雲渡拿走請帖, 皇后娘娘就一直在讓人留意打聽。

別看邱雲渡只是十一歲的小孩子, 可是在宮裡長大的人, 哪個不是水晶心肝, 把這事瞞得滴水不漏, 直到太監去傳旨, 皇后才知道邱雲渡想見的那位閨秀竟是林安兒!

林安兒的母親是皇后的閨蜜, 所以皇后對林安兒多了一份親厚。 按理說以林安兒的出身,

和邱雲渡真的有啥不清不楚, 皇后說不定還會一手撮合, 可偏偏林安兒不但訂了親事, 而且還早就住到婆家做了養媳婦。

以阿渡的身份, 即使林安兒和金家的親事吹了, 她也再無資格和阿渡湊成一對。

皇后幾次三番想說服阿渡, 無奈阿渡竟連人都不見, 陪著崇文帝去西郊園子裡小住去了。

今日便是春茗會, 皇后早就讓人留意, 一旦林安兒到了, 立馬讓她來見自己。

林安兒不會獨自來的, 驍勇伯夫人肯定會陪著她, 那是個懂事的, 一定知道分寸。

沒想到皇后左等右等, 那些閨秀們已經紛紛開始拿出絕活, 要麼在花間彈奏, 要麼對著湖水吟詩作畫, 卻唯獨不見林安兒。

皇后貼身宮女綠楊親自去找了一圈兒, 沒找到林安兒, 卻把驍勇伯夫人歐陽氏帶到皇后面前。

“驍勇伯夫人, 安兒呢?”

“回皇后娘娘, 安兒還沒到慈安宮, 便被盛公公帶走了。 妾身還以為......”

盛公公是太監主管, 也是崇文帝眼前的大紅人。 除了崇文帝, 就連皇后也不能差遣他。

難怪歐陽氏會眼睜睜看著他帶走林安兒, 即使皇后在場, 也不能阻攔。

“沒事, 本宮就是想她了, 想來是皇上那裡又有好玩的物事, 讓她過去呢。 你退下吧。 ”

皇后深深地歎口氣,

阿渡沒有分寸, 皇上應不會任由他瞎折騰。

可是皇后真的想錯了, 崇文帝不但真的由著邱雲渡折騰, 而且還做了幫兇。

此時此刻, 林安兒就在皇帝面前, 正和邱雲渡打在一起。

崇文帝好久沒有這樣開心了, 盛喜站在一旁暗暗高興, 近來朝中煩心事頗多, 皇上的眉頭有陣子沒有這樣舒展了。

兩年未見, 林安兒和邱雲渡武功全都精進許多, 加之林安兒輕身功夫小有所成, 即使是小孩子打架也甚是好看。

盛喜早就打聽出當日阿渡在嫵公主府中被林安兒打敗的事了, 崇文帝終於明白阿渡這兩年下了狠勁練武是為了什麼, 原來就是為了眼前這個小丫頭。

林安兒當真是將門虎女, 小小年紀武功已經不差, 阿渡可是跟著明師所學, 也就和林安兒剛剛打個平手而已。

但林安兒身子輕盈, 阿渡連她的裙角都沾不上, 林家是武將, 擅長馬上功夫, 想不到還藏了這手輕功。

和先朝那些文弱皇帝不同, 大成皇帝重武功, 崇文帝年少時就學過功夫, 青年時期四處遊歷, 武功又精進許多, 阿渡也得過他的指點。

外行看熱鬧, 內行看門道。 林安兒只是小孩, 雖然比普通孩子聰明一些, 可也比不上崇文帝這個老狐狸。

崇文帝不但見過林鈞的武功, 就連這一代的驍勇伯林劍雲的功夫他也見過, 但林安兒和他們的路子不同, 且更加精巧。

身為皇帝, 他並沒在林安兒身上多想, 而是往更深一層想了。

一一一一一

十三寫得挺沒勁的, 到底有沒有人在看書啊, 都沒人冒泡的。 肥有肥的想法, 瘦也有瘦的想法吧, 話說下周就上架了, 你們這樣淡淡然我很沒信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