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五十三章 孔七公子上門

次日, 金家來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孔七公子孔毓涵。

衍聖公不僅是讀書人尊崇的文聖人, 也是普通百姓的聖人。 上次只派個書僮過來, 就是金家二爺親自接待的, 這次來的可並非下人, 而是堂堂孔七公子, 金老太太親自相迎。

孔毓涵年方十六, 並非是如花似玉的那種美少年, 但卻如芝蘭玉樹, 看似靜水無瀾, 卻又月華千里, 光彩照人。

孔毓涵對金老太太行過晚輩之禮, 禮數周全, 卻又不卑不亢。

“晚輩久慕貴府長公子之名, 然也得知他近年病體纏身, 家慈識得一位高人, 可為金公子治病, 這才讓晚輩前來,

若老夫人允許, 家慈便請這位高人為金公子診治。 ”

金老太太怎麼也沒有想到, 孔家竟然請人給金玖看病, 在大成, 即使皇帝也要給衍聖公府幾分薄面, 更何況尋常百姓。

她縱有萬般不願也不能推辭。

金玖病後, 也曾尋了名醫給他診治, 金老太太即使恨不得他傻上十輩子也要做足表面功夫, 更何況還有三老太爺四老太爺, 以及族中那些長輩, 但金玖直到現在還是傻的, 難道孔家請的人還能把傻子治好嗎?

“那真是多謝孔夫人的美意, 孫兒的病一直藥石無方, 不知孔夫人請的高人是何方名醫?”

“晚輩並未見過這位高人, 只知她是女子, 多年前曾與家慈有些緣法。 ”

孔七公子的話說得很有技巧, 那人既是女子, 他自是不便多言, 況且在大成, 女神醫還當真有一位, 至於是不是這個人, 那就只有孔家人知道了。

說話間, 三老太爺和四老太爺全都來了, 聽聞衍聖公府來人, 誰都想來瞻仰一下聖人子弟的風采。

孔七又道:“請問府上可有清靜的莊子, 那位神醫說金公子這病需尋一清靜之所, 外人不得干擾, 在下家中倒有, 只是未免不妥。 ”

金家的莊子有的是, 金玖名下也有多處, 孔七說的在理, 你們金家的孩子當然要住在你們金家的地方,

如果弄到我們孔家去, 萬一有何差錯那誰說的清楚。

不論金老太太是否同意, 這件事已是板上定釘, 誰若是阻攔, 那就是不想讓金玖好起來, 更是不給孔家面子。

至於金玖, 當然是哭著鬧著不能和小媳婦分開, 於是這對小夫妻便一起上路了。

金老太太本想讓金炳禮跟著同去, 但孔毓涵婉拒了, 當然又是以那位神醫是女子不方便見外男為由, 至於他和金玖, 一個是患者一個是中間人, 自不用避諱。

金玖是金家宗子, 若是尋常人根本不能公然帶他離開, 但衍聖公府的人卻可以, 也唯有衍聖公府才能有令世人信服的能力。

走出金家老宅, 直到上了馬車, 金玖一直緊緊牽著林安兒的手, 一刻也沒有鬆開, 似是擔心稍一放開, 林安兒就會被像當年一樣, 在他面前消失。

當年未滿十一歲的他, 只能眼睜睜看著小媳婦被人抱走, 一年年過去, 他已長大, 再不是當初少不更事的孩子, 每每記起那個消失在山林中的身影, 他都會愧疚。 如果不是因為他, 林安兒就不會被人扔掉, 下落不明, 她又小又嬌氣, 或許早已不在人世。 她本應嬌養在富貴叢中, 受盡娘家和夫君的寵愛, 他不但對不起她,

也對不起死去的雙親和岳父岳母, 他堂堂男子, 卻連自己的娘子都不能保護周全。

眼前的林安兒有一雙和當年的小女孩同樣清澈明媚的眼睛, 也同樣是自己的責任, 他不能再讓她捲入漩渦, 不論她是真是假, 他都要讓她平平安安。

坐在馬車上, 金玖才鬆開林安兒的小手, 卻又從懷裡掏出一個油紙包, 裡面是兩塊松糕。

“到莊子時應已過了晌午, 你先墊墊肚子。 ”林安兒每日練功, 飯量比金玖還要大, 少吃一頓都不行。

林安兒正在換牙, 金玖給她帶的松糕又軟又綿, 她三兩口便吃下一塊, 把餘下的用油紙重又包好, 放在膝蓋上, 小腦袋探出車外看風景。

孔七坐在他們對面, 嘴角向上揚起, 勾起一個完美的弧度。

“看不出你竟這樣有耐心。 ”

金玖的眸子閃了一下, 有耐心嗎?兩年來和林安兒形影不離, 想要沒有耐心也不行啊。 小東西磨人和撒嬌的本事都是一流。

“這次多謝你了。 ”金玖語氣異常誠懇, 這便是那日在張家園子, 他和孔七的約定。

孔七嘴畔的笑容又深了些, 卻依舊雲淡風輕:“你究竟是想趁機治好, 還是繼續傻下去?”

金玖的目光遊移著, 看向林安兒的後腦勺, 頓了一下, 輕聲道:“治好。 ”

孔七的心沒來由地酸了一下,

他忽然明白, 金玖或許並非全是為了自己, 林家的這位九小姐, 也並非完全是枚棋子, 至少在金玖心裡, 這枚棋子非常重要。

狹小的車廂內只有三個人, 隨從和丫鬟們都在其他兩駕馬車上。

林安兒雖然看著車窗外的風景, 可這兩人說的每一個字, 她聲聲入耳。 間諜不能有片刻鬆懈, 即使她現在困得眼皮都在打架, 可還是強撐著偷聽他們說話, 並非是她敬業, 而是她對這位孔七公子灰常灰常有興趣。

兩年前在祠堂外面, 孔七曾經鞭策過她, 像是成年人對成年人那樣和她說過話。

第一次有人沒有把她當成小孩子, 即使她當時只有五六歲。

又是一陣睡意湧上來, 腦袋裡像是有一大堆小飛蟲打著轉兒, 林安兒的眼睛再也睜不開, 靠在金玖的臂彎裡睡著了。

她還很小, 即使當著孔七, 金玖也不用避諱, 他拉過車座上的薄毯蓋在林安兒身上, 三月裡的天氣還有些微寒, 小孩子睡覺時最是容易感染風寒。

孔七無聲地笑了, 他忽然挺同情金玖的, 娶個養媳婦也真是不容易, 不但要把媳婦養大, 還要照顧她的起居。

“聽說她過門時只有兩歲, 該不會還在尿床吧?”

金玖沒有回答, 只是搖搖頭,

他對那時的林安兒並不熟悉, 甚至沒有抱過她, 兩三歲的小孩子整日哭哭啼啼, 遠不如後來的小胖丫頭可愛。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