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五十七章 騙小孩沒有這樣的

金玖走了, 孔毓涵留在高家莊繼續讀書。

說是讀書, 可林安兒從未見他拿過書本, 整日裡像個遊魂一樣在莊子裡轉悠。

好在這人並不討厭, 而且顏值也高, 有他在高家莊也挺賞心悅目。

林安兒繼續以前的生活, 每天都去林子裡捉松鼠, 金玖隔上兩三天便會打發人帶東西給她, 有時是布娃娃, 有時則是京城的糕餅糖果。

可卻沒有給她帶回一個字, 林安兒把布娃娃開膛破肚, 又把那些糕餅全都掰開仔細查找, 唉, 連個字條都沒有。

金玖真的沒有做間諜的天賦, 就連傳遞情報也不會, 可他不是間諜啊, 她才是。

每當收到金玖送來的東西, 林安兒全都挺鬱悶的。

今天又是, 這次是一包糖蓮子, 糖蓮子個頭太小, 裡面也藏不了東西, 林安兒用手指頭把一包糖蓮子攪來攪去, 無精打采。

孔七在一旁笑得賤兮兮的:“你該不會以為金玖會寫封情書放在裡面吧, 具我所知, 他是個正常人。 ”

怎麼啦, 金玖給我寫情書就不正常了嗎?林安兒頭一回感覺孔七真的好煩啊。

“我和金哥哥的事不用你管!”

孔毓涵皺皺眉, 怎麼這兩人連說話的口氣都是一樣的?

又過幾日, 金玖又派人來了, 這次來的不是下人, 而是李二舅。 孔毓涵有些奇怪, 哪有讓舅舅來看望外甥媳婦的, 更何況這個外甥媳婦還沒有正式成親。 不過他也只是腦子裡這樣想了一下, 並沒有深究, 畢竟這是人家的家事。

林安兒可沒有想這麼多, 前生的記憶裡她除了死去的老爸沒有別的親人, 這一世做了無間道, 要面對一大堆親戚, 她能記清他們的臉已經很膩害了。

李二舅和林安兒閒話家常, 孔毓涵這個外人自是不方便坐在那裡, 他自己到山上散步去了。

“二舅舅, 金哥哥好嗎?他的事情怎樣了?”

金玖常常派人給她送東西, 可那些都是下人, 東西放下轉身就走,

林安兒想著多問幾句都不行。

李二舅看看四周, 示意人多嘴雜。

林安兒會意, 讓跟在身邊的*和紅線全都退下, 這才問道:“二舅舅, 是不是金哥哥有什麼話讓您轉告啊?”

“他讓我來接你回京城, 但不能讓別人知道, 他說你是個懂事的孩子, 一定能明白的。 ”李二舅說這番話時壓低了聲音, 似是不想讓別人聽到。

金玖當日離開高家莊就是偷偷摸摸, 這次讓李二舅再偷偷把林安兒接走也是合乎情理。

“好噠, 我讓丫鬟們收拾一下, 現在就走。 ”

“不用了, 玖哥兒說了, 丫鬟們先留在這裡, 免得人多引人注意, 你和二舅舅馬上就走, 到了京城自有大把的人服侍你。 ”

“可我吃慣丫鬟燒的飯菜了。 ”

李二舅有些急燥, 他真的不擅長和這麼小的女娃娃說話:“你這孩子怎麼這樣嬌氣, 金家的廚子比酒樓的都好, 哪能少了你的吃喝, 咱們快快走吧。 ”

林安兒扁扁小嘴, 這位舅舅想來沒有女兒吧, 一點都不會哄孩子。

不過林安兒是個懂事的好孩子, 她沒有堅持, 乖乖地站起身, 跟著李二舅出了大堂, 向莊外走去。

李二舅三十來歲, 個子不高, 原本也是個富家公子, 無奈家道就敗落了, 當時他還很小, 哥哥一人撐不起偌大家業, 又沒有商業眼光,

家境越來越差, 兄長雖然也不富裕, 但對他全力照顧, 他還能過上小康日子。

他原也真心希望外甥能夠好起來, 把骨肉親情放到一邊不提, 外甥好了, 他做舅舅的也能沾上光, 可惜他喝醉酒做出了糊塗事, 多虧金四小姐為他解圍, 金四小姐和她母兄不同, 她只是位單純的小姐。

“二舅舅, 你要帶我去哪裡啊?”

林安兒的童音清清亮亮, 李二舅卻打了個哆嗦。

“回京城啊, 玖哥兒在那裡等著你呢。 ”

“現在京城的拍花藥很貴嗎?二舅舅連拍花藥都買不起啊。 ”

李二舅的臉色變了, 這小女娃說的是拍花藥, 那不是人牙子常用的東西嗎?她提這個幹嘛?

“什麼拍花藥, 舅舅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

“就是拐小孩時常用的啊, 難怪二舅舅沒給我用藥, 原來不是捨不得, 而是壓根不知道啊。 ”

李二舅就像被人潑了一盆冷水, 從頭涼到腳。

難怪金四小姐說這個林安兒是假的, 堂堂伯府小姐怎麼會知道這些, 她又怎麼會發覺自己是在騙她, 八歲的小孩子能懂什麼!

他伸出大手, 便想捂住林安兒的嘴, 可這裡還沒有出莊子, 如果林安兒喊叫起來, 把莊子裡的人召過來, 那想走都不行了。

他不能辜負金四小姐, 而且金四小姐替他墊了第一期的銀子給那個婦人家裡,

如果他帶不走林安兒, 第二期的銀子金四小姐一定不會再出, 那個被他侮辱的婦人家裡不是好相與的, 一旦報官, 不但他會進衙門, 就連大哥和外甥也會聲名受累。

李二舅咬咬牙, 對林安兒道:“傻丫頭, 舅舅又不是人牙子, 用那藥做甚, 馬車就在莊子外面候著呢, 玖哥兒在采芝堂買了好多糖果給你吃。 ”

林安兒咧開少了門牙的小嘴, 笑得像只偷吃燈油的小老鼠。

“二舅舅, 你沒看見我換牙了嗎?我倒是挺想吃糖的, 可惜金哥哥不讓我吃, 還讓丫鬟們也盯著我不許吃呢。 ”

李二舅臉色越發不好看了, 他或許還說了些有破綻的話, 難怪會被這個小丫頭識破, 可現在他已經顧不上許多, 彎腰一把抱起林安兒, 大步流星向著莊外走去。

當舅舅的抱著外甥媳婦, 這本來就挺乍眼的, 更何況外甥媳婦還又喊又叫。

很快就有幾個路過的莊戶圍上來, 七嘴八舌地質問, 他們並不認識李二舅, 但都知道被抱著的是小主子的媳婦。

眼看圍上來的人越來越多, 李二舅知道今日想帶走林安兒是不可能了, 索性鬆手, 把林安兒扔在地上, 沖出人群, 向著莊子外面跑了出去。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