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六十一章 欺負小孩是不對的

天氣晴好, 陽光透過尚不夠繁茂的樹枝灑下來, 斑斑駁駁, 金玖臉上的表情也是忽明忽暗。

“金哥哥, 你有心事啊?”

林安兒從樹上跳下來, 穩穩地站在金玖面前。 金玖發現多日不見, 小東西的輕身功夫更加精進了。

找個整日飛來飛去的媳婦倒是也不錯, 可惜她還太小。

“安兒, 族中長輩提出金剛經的事了, 他們說我沒有金剛經, 就不能名正言順接管家族事務, 我已請三老太爺到衙門打點, 這幾日去刑部牢房見司空星。 ”

從金玖說出金剛經三個字開始, 林安兒的眼睛就瞪得溜圓, 當金玖提到司空星, 她連嘴也張大了。

“金哥哥, 牢房裡面據說挺危險的, 我陪你一起去, 讓我來保護你。 ”

金玖在心裡笑了, 臉上卻不動聲色:“那裡是牢房, 不讓小孩子進去的, 金哥哥和三老太爺一起去, 不會有事。 ”

“不嘛不嘛, 帶我去吧, 求求你了。 ”

55555, 已經兩三年沒有見到爹爹了, 眼前就有見爹爹的機會, 可是卻只能眼巴巴地不能去, 林安兒快要哭出來了。

淚花在林安兒眼睛裡打著轉兒, 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 一滴晶瑩的淚珠滾落下來。

沒看錯吧, 就這麼幾句話, 小東西竟然哭了。

想起林安兒的哭功, 金玖有些怕怕, 他已經十六歲, 不用裝傻, 也不再是當年和林安兒比賽哭功的傻小子。

他用手指輕輕為她拭去臉上的淚珠, 金玖的手指纖長有力, 骨節分明。

“安兒乖啦, 你還小。 這次又有三老太爺跟著一起去, 金哥哥真的不方便帶著你, 等到下次找個機會。 只是我們兩個人時, 我一定帶你去, 好不好?”

這個時候, 西施、湯mm、梁gg, 一系列偉大的臥底形像在林安兒腦海中閃爍, 她知道她要向他們學習。 不能真情流露!

可是眼淚就是不聽話。 一個勁兒地往外流啊流。

“金哥哥, 司空星沒有偷金剛經, 他真的沒有偷。 ”

“嗯。 我一定會問個清楚, 回來後告訴你, 好不好,

快別哭了, 小孩子哭多了, 長大後會變成泡泡眼, 就像金魚一樣。 ”

金玖連哄帶騙。 總算把林安兒的淚水止住了, 又陪著她捉了一會兒小松鼠, 把林安兒哄得歡歡喜喜, 這才下山。

至此, 金玖已經可以肯定, 林安兒對金剛經的事毫不知情。 她是司空星的親人。 來到自己身邊也只是想為司空星洗脫冤情。

司空星是偷王之王, 他之前做下的案子。 隨便一個都夠他吃上一輩子牢飯。 但在子女眼中, 父親永遠都是世上最好的好人, 她當年只有五歲, 寧可去給傻子做童養媳, 也要千方百計救自己的父親。

兩日後, 三老太爺派人帶來消息, 刑部那裡已經打點了, 讓金玖速回京城。

金玖離開的這日, 林安兒說什麼也要跟著, 金玖無奈, 只好帶著她一起走。 他們正要出莊子, 卻見一輛半新不舊的馬車停在外面, 原來路家的人終於來接楊夢旖了。

“金哥哥, 我猜楊姐姐的外家並不是很疼她啊, 你看來接她的只是個下人。 ”

可不是嘛, 看那下人的穿著打扮在府裡地位應也不高, 顯然路家也是無法推託, 這才隨便派個人來接楊夢旖。

相比之下, 同樣父母雙亡的林安兒真是幸福, 林家每次來接她, 要麼是歐陽氏親自前來, 要麼也是府中堂叔堂兄,

丫鬟婆子更是每次十幾個。

“小女孩不要這麼八卦, 不然長大後就像趙媽媽那麼討厭。 ”

林安兒吐吐舌頭, 咱別拿趙媽媽來做比較好不, 你見過像我這麼可愛的趙媽媽嗎?

楊夢旖輕移蓮步走到馬車前, 向著金玖和林安兒遠遠地施了一個禮, 這時只見孔七牽著馬走過來, 林安兒明白了, 孔七要親自送楊夢旖去路家。

金玖把林安兒的小腦袋扳過來, 輕聲道:“這下你放心了, 有孔七公子親自送她回去, 她外家那些親戚也會高看她一眼, 她以後的日子會好過些。 ”

只是想不到孔七竟然如此憐香惜玉啊, 金玖不由得失笑。

從高家莊到京城的路上, 面對金玖嫌棄的眼神, 林安兒不停地發誓。

“你要相信我, 我們是搭檔啊, 你去刑部時我肯定不會跟蹤的。 ”

“我保證做一個特別聽話的童養媳, 現在是, 長大也是。 ”

“你讓我站著, 我決不會坐著。 ”

金玖似笑非笑看著她:“你說的這些話, 你認為我會相信嗎?”

林安兒連死的心都有了, 她這樣一枚可愛得不能再可愛的俏蘿莉, 什麼時候在金玖心裡變成說謊的人了!

“金哥哥, 只要回到京城後你不把我關起來, 我願意把膝蓋送給你。 ”

金玖看看她那藏在羅裙下的膝蓋,

忍不住莞爾:“你整個人都是我的, 不用再把膝蓋單獨割下來了。 ”

這話聞起來怎麼有股賤賤的味道?

林安兒吸吸鼻子, 自己只是童養媳而已, 又沒有賣給他, 她敢保證, 當年林家除了通常的聘禮之外, 肯定沒有另外加價, 林家也不缺賣女兒的銀子。

“你只能在家裡待著, 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等我從刑部回來後, 就把你再送回高家莊。 你若是不答應, 那現在咱們就往回返。 ”

唉, 能不答應嗎?雖然這個條件太沒人權, 太過苛刻, 可為了能在第一時間知道爹爹的消息, 林安兒忍了!

自從被“治癒”後, 金玖也只是禮節性的回金家老宅見過金老太太和兩位親叔叔, 沒有過多停留, 也沒回金滿園。

如今他住的地方是父母留給他的一處宅子, 這裡位於城東, 金玖在京城的房產不只這一處, 他獨獨挑中這裡, 是因為這裡距天下第一金的總號最近。

這裡只是兩進宅子, 遠不如金家老宅。 宅子多年沒有人住, 金玖住進來後也未做整頓, 現在初夏時節, 院子裡卻還是一片冷清。

林安兒四處看了看, 發現這裡除了板兒和金玖的隨從以外, 竟沒有一個下人!連廚子也沒有。

因為是林安兒突擊性死纏爛打才跟著一起回來, 所以她也只帶著紅豆一個丫鬟。

金玖若是想讓她在這裡長住, 一定會讓板兒通知其他丫鬟跟過來, 眼下這樣子, 分明就是想用最快速度把她打發掉。

這裡地方小, 房間有限, 金玖讓板兒和紅豆把隔壁的房間收拾出來, 讓林安兒暫住。

“這房子空置多年, 四處簡陋, 左右就是這麼一兩日, 你委屈一下。 ”

“你什麼時候去刑部啊?”

林安兒不關心別的, 只關心這個。

“明日就去, 我去前會讓人把你關起來好好看管。 ”

關起來?看管?

看來這一路上的表決心都是對牛彈琴。

欺負小孩是不對的!

一一一(未完待續)

ps:過渡即將過去, 忍忍。 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