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七章 富貴鳥和姑娘鳥

做為大成朝最有名望的土豪家族的第一繼承人, 金玖身上有諸多富二代富三代富N代所沒有的特點, 且太有特點了。

特點一:金玖是傻的。 單只這一條就秒殺一群含著金匙出生的五陵少年;

特點二:金玖穿衣很有品味。 金大少生平最愛的就是金紅兩色, 當然也會有些其他顏色作為混搭。 金大少的品味在京城獨樹一閣, 至今無人敢來模仿;

特點三:金玖生活規律。 對於那些夜夜笙歌的富家子, 金玖的作息時間如同軍人一樣準時。

只有規律而又準時的作息時間, 才能讓金大少遇到很多他想遇到的人。

今天他便遇到了。

卯正, 金玖從床上坐起來, 自幼服侍他的大柱和大鳳立刻跑過來聽令。 切, 你別想歪了, 大柱是你想的那個大柱, 大鳳是大鳳, 不是大縫!這兩個名字都是金玖取的, 這叫品味!

大柱和大鳳帶來十五個人, 他們都是金家給大少爺配備的下人。 金玖坐在床上, 像一位威風凜凜的大將軍檢閱著他的軍隊。

金大少的臥房很大, 足夠普通人家四代同堂。 但這也不算什麼, 金大少名下的土地田莊比這個更大更多, 房契地契能堆成小山, 就連金老太太也只有咂舌的份兒, 因為人家是長房長孫, 金老太太和她的一群子孫只能是繼室和繼室所出。

大柱吹起哨子, 家丁和丫鬟排成一隊, 抱著腦袋, 以蛙跳入場, 跳到金大少床前時, 大柱再吹一聲響哨, 這些人以一個優美的180度華麗轉身站在金大少面前。

金玖非常滿意, 對大鳳道:“上菜!”

對, 你沒有聽錯, 金大少讓上菜, 金大少的早餐是在床上吃的, 金大少的早餐永遠只吃同一種東西。

白斬雞!

沒有人能像金玖愛吃白斬雞這般衷愛著一種食物, 金玖自從十歲那年摔傻了之後就沒有更換過早餐!

可能你正在想:這也沒有什麼能令人驚奇的, 誰還沒有一兩樣喜歡的食物啊。

那是因為你沒有親眼看到白斬雞的份量!足足十八盤白斬雞, 用上好的白玉瓷盤端上來。

金大少靠在枕頭上, 隨手一指:“我要吃那一隻。 ”

這盤雀屏中選的白斬雞幸運地被端到金大少那金光閃閃的錦被上, 而餘下的那十七盤也不會浪費, 金大少從來就不是個鋪張浪費的人。 這十七盤白斬雞由床下站著的八名家丁和七名丫鬟分食, 多出的兩盤當然就是大柱和大鳳的了。

主僕十八人享用了一頓和諧浪漫的早膳。 其實不單單是早膳, 午膳和晚膳也是這樣普天同樂。

下人們對於這樣的進膳方式雞凍不已, 幾乎每年都會有人因為食物太過美味而活活撐死, 又因為能與主子同屋而食感恩涕零引發心肌梗塞當場死亡, 當然也有另類的, 比如三個月前, 就有一位新來的家丁雞凍得難以自製, 當場發狂跑出去, 直到現在還在京城裡奔跑呢, 你若在京城大街上轉上幾圈, 肯定能遇到他。

金大少吃完錦被上的白斬雞, 又喝了一碗清水, 和對白斬雞的衷愛一樣, 金大少只喝清水, 你若是心疼他, 想在裡面加點糖, 他只要聞一聞就能知道, 不論冷熱, 保證把那杯水潑到你臉上, 然後大哭痛哭,

沒有三個小時絕壁停不下來。

明白了吧, 金大少的鼻子比狗都靈, 別人用嘗的, 他卻用鼻子聞, 而且能聞個八九不離十。

吃飽喝足, 金大少終於起身下床了。 大柱和大鳳給他洗臉梳頭, 頭髮梳成當下最時興的朝天辮, 衣裳是火火的大紅緞子, 上面用金線繡了一隻小花狗。

做為混搭先鋒, 金大少指指大柱腳上的青布鞋, 大柱會意, 連忙脫下來, 給主子換上。 金大少還是不滿意, 把那帶著大柱腳香的鞋子拿到嘴邊, 毫不猶豫地一頓海咬亂啃, 鞋子笑吟吟裂開了嘴, 金大少滿意地穿在腳上, 又舒服又透氣, 真好。

吃飽喝足, 打扮完畢, 在卯中時, 金玖準時走出家門, 馬車已經等在門口。

金玖每日卯中使要到城西桃然亭去遛鳥, 金大少當然不是一個人去, 他和大鳳坐在馬車裡, 車把式是大柱。

金玖手裡提著黃金鳥籠, 鳥籠裡裝著的鳥全身烏黑, 叫起來“呱呱呱”, 這是富貴鳥, 是金大少用一千兩銀子買來的。

桃然亭一帶是整個京城最集中的遛鳥地, 此時已過中秋, 桃然亭裡沒有桃花, 但每個清晨依然聚集著很多遛鳥的人。

金玖提著他的黃金鳥籠一出現, 那些遛鳥的小老頭立刻用深色套子把鳥籠罩上,

再提著鳥籠躲得遠遠的。 金玖知道, 他們是自漸形穢, 整個桃然亭也只有金大少的鳥會呱呱叫。

方才還是人頭攢動, 百鳥爭鳴, 一轉眼就給金玖讓出一大片空地, 讓他遛個夠。

與眾不同的人往往是孤獨的, 金玖和他的鳥卻並不孤獨, 因為他們有錢, 有錢人和有錢鳥走到哪裡都受歡迎。

“金大少, 您的鳥可真棒, 整個桃然亭獨一無二”, 跑過來歡迎這對富貴鳥人的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年, 小麥色的皮膚, 健壯的身板, 明亮的眼睛, 他的手裡捧著一隻大碗, 那是一碗白切肉, “金大少, 這是我家小妹親手做的鳥食, 給您的鳥嘗嘗鮮兒。 ”

金玖看看面前比自己只矮一點點的少年, 又看看少年端著的白切肉, 他咧開嘴, 嘿嘿笑了:“你吃一口, 鳥吃一口。 ”

少年果真用手指拈進一片豬肉丟進嘴裡, 啪噠啪噠吃下去。

金玖又笑了, 也伸出手指拈起一片, 隔了金鳥籠扔進去, 那只富貴鳥立刻撿著吃了, 吃得津津有味。

金玖很自豪, 整個桃然亭, 也只有他金大少的富貴鳥會吃肉, 別的傻鳥只會吃瓜子仁。

“金大少, 您的富貴鳥該娶媳婦了, 小的家裡剛好有一隻和它一模一樣的。 ”

金玖一聽瞪大了眼睛:“你也有富貴鳥?”

“有啊, 小的那只是姑娘鳥,

您這只是公的。 ”

“好啊好啊, 快帶我去看, 我要看姑娘鳥。 ”

“小的家就在離此不遠的林子裡, 帶您去看不是不行, 只是姑娘鳥膽子小, 只能見您和富貴鳥, 別人不行。 ”

少年說著, 指指後面跟著的大柱和大鳳, 金玖便問:“那讓他們蒙上臉, 姑娘鳥就不害怕了。 ”

少年的腦袋搖成撥郎鼓:“那也不行, 就讓他們站在這裡裝木頭人不許動, 等到富貴鳥和姑娘鳥進了洞房, 您再回來讓他們動彈。 ”

“好啊好啊。 ”金玖高興地又蹦又跳又拍巴掌。

大柱聞言臉上一沉, 和大鳳迅速交換了目光, 走上一步, 掄起拳頭, 對少年吼道:“哪裡來的小騙子, 找挨揍是吧!”

少年嚇得一哆嗦, 手裡的大碗撲通一聲掉在地上摔個粉碎, 少年雙手抱頭, 喊道:“嚇死了, 姑娘鳥快要嚇死了。 ”

“滾開!裝木頭人, 誰也不許動!”膽敢嚇壞姑娘鳥, 真是混蛋!

金玖很生氣, 事情很嚴重。

大柱還要再說什麼, 金玖已經一腳踢過去, 大柱立刻不敢再動, 只能和大鳳一起, 眼睜睜地看著金玖和那個少年一起離去。

走出大約十步, 少年忽然回過頭來, 對著那兩個木頭人調皮地做個鬼臉。

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