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七十九章 金蘭

夜已更深, 門窗緊閉, 但依然能聽到北風的呼嘯, 伴著風聲的, 是輕微的沙沙聲, 那是雪花打在窗櫺上的聲音。

屋子裡漆黑一片, 沒有油燈也沒有蠟燭, 要麼是這些人認為小孩子除了吃就是睡不用點燈, 要麼就是識破她的詭計擔心她趁著放火逃路。

林安兒默默為自己點根蠟, 人家既沒上鎖又沒封窗, 相當於打開大門讓她隨便走, 可她偏就沒出息地一步也不敢往外走。

她怕冷!

擼起衣袖, 撫摸著瘦得皮包骨頭的小細胳膊, 林安兒自怨自憐。

哥哥若是看到她如今的樣子, 一定會心疼的。

金哥哥呢, 他想來也會吧,

他最喜歡捏她的小臉蛋了。

林安兒學著金玖捏捏自己的臉, 瘦噠噠的一層皮。

她醒來整整一天了, 除了那位冷若冰霜的小姑娘, 再也沒有見過第二個生物。 偏偏小姑娘又不是個平易近人的, 除了得知有一位忠肝義膽的大師兄以外, 她什麼都沒有打聽出來。

聽著窗外呼呼作響的北風, 林安兒沒有灰心喪氣, 她還有一線希望。

白天, 她說那個小姑娘面熟, 並非是她一廂情願套近乎。

如果她沒有認錯的話, 那是......

她算算日子,眼下應是年根底下,就要過年了.

哥哥已經走了兩年多了,今年過年他或許能夠回來呢.鐵鷹是當官的,總要回來述職的, 鐵鷹回來, 哥哥也就要回來了。

那一夜, 風雪交加。

次日, 林安兒打開屋門, 雪停了, 大地是白茫茫的一片, 天是藍的, 地是白的, 就連樹木也是白的。

山舞銀蛇, 原馳蠟象, 這樣的景色她也只在畫面上看過, 眼前的一切全都是真實的。

她伸了個懶腰, 做了個深呼吸, 空氣冰冰涼涼。

那個冷冰冰的小姑娘又來了, 手裡端著託盤, 裡面是兩個玉米餅子、一碗小米粥和幾根鹹菜。

林安兒送給她一個燦爛的笑容, 小姑娘呆了一下, 林安兒的笑很美, 就像外面晴朗的藍天。

她把鼻子湊到小米粥上, 貪婪地嗅了一下, 表情享受又滿足, 就像眼前不是粗茶淡飯, 而是山珍海味。

“你真是個怪人, 你是我見過的第二個不怕死的小孩子。 ”

小姑娘說話了, 這一次是她主動說的呢。

林安兒抬起頭, 歪著腦袋沖她笑了:“我以前認識一位元小姑娘, 她也不怕死, 她送給我一條頭繩, 可惜我留在京城了。 ”

四周的空氣忽然凝固了, 她們能聽到彼此的呼吸。

“什麼......什麼樣的頭繩啊?”小姑娘的聲音細如蚊蚋, 似乎還有了些溫度。

“紅頭繩, 上面有一點墨漬。 ”

“啊?那......那你送給她什麼了?”

“銅錢啊, 那是我攢了好多天的銅錢呢, 有一面磨光了。 ”

空氣又一次凝固, 但很快, 兩個人都笑了, 流著眼淚笑了。

“小妹, 真的是你嗎?你怎麼變成林安兒了?”

“真的是我啊, 伊亭姐姐!”

林安兒沒有認錯, 眼前的小姑娘就是伊亭, 她的結拜姐妹。

林安兒能認出伊亭, 伊亭卻沒有認出林安兒。

並非是伊亭眼神不好, 而是這兩個月來林安兒從珠圓玉潤的小肉妞變成皮包骨頭的瘦骨仙, 更重要的, 她不再是那個跟著哥哥闖江湖的司空小妹, 她變成了林安兒, 勳貴家的千金小姐。

司空小妹和林安兒, 本就是兩個世界裡的人。

“小妹, 你怎麼變成林安兒了?”

“唉, 一言難盡, 先說說這是什麼地方吧。 ”

這裡真的是北地, 從京城到這裡, 騎馬再換扒犁, 要走上整整一個月!

中原武林有很多門派, 北地也有, 其中最隱密的一個叫做光復門, 林安兒所在的地方便是光復門的總壇, 伊亭便是光復門中地位最低的小弟子。

“姐姐, 你們為什麼要抓我啊?我可沒有得罪這個光復門啊。 ”

不論前世還是今生, 林安兒都有一個江湖夢, 她最嚮往的生活便是和哥哥一起仗劍江湖, 做個上天入地的小飛俠。

所以平日裡, 她對江湖上的人和事都很感興趣, 金玖身邊的隨從都是江湖上的高手, 閑來無事, 林安兒便纏著他們講些江湖上的奇聞軼事。

可她從來沒有聽說過光復門。

“五年前蘇鎮上來了很多江湖人, 咱們分手後, 你和哥哥去找你爹了, 我們幾個則去找這些江湖人拜師。 我就是在那時加入的光復門。 ”

林安兒當然記得, 爹爹在蘇鎮被抓, 江湖上傳說爹爹把金剛經藏在了蘇鎮, 於是蘇鎮上來了很多江湖人, 他們都是來找金剛經的。

“我年齡小, 還不能正式拜師, 像我這樣的小弟子共有十三人, 我們在門中被稱做小鷹, 跟著大師兄學武功。 ”

“冷血十三鷹?”林安兒驚訝地張大嘴,

戲本子上的事, 原來都是真的。

“是忠義十三鷹, 不過我們不是啦, 我們是十三小鷹, 是門中的儲備力量。 ”

儲備力量, 聽著很高大上呢。 林安兒不再插嘴, 聽伊亭娓娓道來。

事實證明, 光復門沒有抓錯人, 他們抓的就是林安兒, 只不過他們抓住的是個替代品。

二十多年前, 在北地有一個國家, 國號吳。

昔年十六歲的少年將軍林鈞代父出征, 入帝京、燒吳宮, 擒獲吳帝及三位皇子, 戰績驃傳, 後世傳頌。

誰也沒有想到, 這三位皇子中有一個是假的, 吳帝精明過人, 他見大勢已去, 便將繈褓中的幼子掉包, 被林鈞押解京城赴死的只是乳娘之子, 而真正的吳皇子流落在北地民間。

幾年後, 光復門悄然而生, 創建者便是吳帝的親信王忠。

二十多年來, 王忠借著江湖門派悄悄培養自己的力量, 也在暗中尋找吳皇幼子。

伊亭說到這裡, 林安兒終於明白了。

驍勇伯林鈞滅了吳朝, 吳朝餘孽們對他恨之入骨, 然林鈞已故, 他們便把林鈞唯一的骨肉林安兒也就是自己綁架了。

“光復門既然存在了二十來年, 那我父親在世時, 他們為何不敢到京城尋仇, 還要等到他老人家仙去, 這才敢去抓個小女孩, 真是無膽匪類, 呸!”

伊亭俏臉一紅,

小妹罵的無膽匪類就是她最崇拜的門主和大師兄啊, 可小妹說的好像也挺有道理, 她竟無法反駁。

“前些年, 門主都在養精蓄銳, 所以才沒有直搗黃龍, 滅了大成。 ”

買噶!

林安兒悲傷地看著伊亭, 讓她充分感覺到自己的痛心疾首。

“姐姐, 你是江南人, 你也是大成人, 整個大成都知道吳奔是亂臣賊子, 他本是皇子家奴, 發跡後卻反了朝廷, 自立為王。 驍勇伯滅了他沒有錯。 ”

伊亭搖頭:“英雄莫問出處, 大成開國皇帝不也是前朝門閥, 斬白蛇黃袍加身嗎?”

林安兒覺得伊亭是被洗腦了, 她決定再把伊亭重新洗回來。

“成王敗寇, 吳國既然滅了, 就應臣服大成, 這才是順應民意, 可這個勞什子光復門卻還鬼鬼祟祟的訓練什麼忠義十三鷹, 打著忠義光復的旗號綁架小女孩, 你說這是英雄豪傑做的事嗎?”

論起嘴皮子, 兩個伊亭也比不上一個林安兒, 況且大師兄他們去京城綁架林鈞的女兒這是事實, 而林安兒真的只是個小孩啊。

“小妹, 我去告訴大師兄, 你不是林安兒, 是他抓錯了人, 他一定會把你放回去。 ”

林安兒歎口氣:“好姐姐, 你真是小孩子, 他們就算知道我是假的, 也不會放過我, 說不定立刻就殺人滅口, 難道等著我回到大成,

把他們的詭計說出去嗎?”

伊亭怔怔出神, 好一會兒, 她咬咬牙:“小妹, 大師兄只當你是個生病的小孩子, 並沒有對你過多防犯, 我偷偷送你離開這裡, 只要出了這座山, 就能看到大路了, 那裡常有過往的客商, 讓他們帶你回大成。 ”

林安兒緊緊握住伊亭的小手, 兩個人的手都很小, 她們都還是小孩子。

“姐姐, 你和我一起走, 你不能留在這裡, 他們做的是壞事, 你跟著他們會被牽連的。 ”

“不, 我和你不一樣, 我是孤兒, 光復門就是我的家, 這裡的人就是我的親人, 離開這裡, 我沒有地方可去了。 ”

林安兒知道伊亭真的沒有親人了, 當年在縣衙, 別的孩子或者被親戚領走, 或者被官府送回家, 可伊亭沒有家了, 在這個世上, 她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姐姐你還有我啊, 我們是結義姐妹啊, 你認識我哥哥的, 他一定會高興多了你這個妹妹的。 ”

伊亭正要說什麼, 屋子的木門忽然被人從外面撞開, 兩個人出現在她們面前。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這個外冷內熱的小姑娘就是伊亭啊, 你們猜到了嗎?

伊蜓妹紙, 你又出來了。

感謝書友111003174501386和片片粉的粉紅票票。

這本書的粉紅票票一直很少很少, 十三沒有打榜的心思,

可粉紅這麼少也挺難看的, 親們多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