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九十二章 千金歸來

林安兒和伊亭進來時, 看到的就是奄奄一息的小虎子正在拼命蹬腿掙扎。 若非吳皇子屙了一夜早就頭重腳輕四肢無力, 小虎子已經被他掐死了。

林安兒撲起地上的板凳朝著吳皇子的腦袋掄了上去。 吳皇子被打得仰面朝天倒在炕上, 十根手指還在死死掐著小虎子的脖子!

林安兒和伊亭又拉又拽, 才把小虎子從吳皇子的魔爪中解救出來。

小虎子面色鐵青, 已沒有了氣息。

伊亭大喊著叫來了陳爺爺, 林安兒使勁掐著小虎子的人中穴。

三個人七手八腳, 總算把小虎子從鬼門關上救回來, 隨著這孩子哇的一聲哭出來,

大家這才松了一口氣。

吳皇子被凳子打暈了, 還沒有醒過來。

林安兒指著他對陳爺爺說:“這下您老人家相信了吧, 他真的是壞人, 您救了他, 就是救了一頭狼。 ”

陳爺爺抱著小孫子心疼不已, 林安兒和伊亭沒有停下來, 她們動手把吳皇子捆成粽子, 看他還怎麼害人。

捆起來的吳皇子被塞上嘴, 扔到屋外, 眼下蘇莫茗還病著, 先給他治病為重, 至於吳皇子會不會在外面凍死, 誰也懶得管他。

小虎子蘇醒過來, 告訴林安兒和伊亭, 他親眼看到吳叔叔用枕頭壓在炕上那位大叔的臉上, 大家這才明白, 原來吳皇子真正想殺的人是蘇莫茗, 被小虎子撞上, 情急之下, 這才想要連小虎子一起殺掉滅口。

也就是說這個蘇莫茗和吳皇子不是一路人, 他真的是來找林安兒的。

林安兒和伊亭長長籲出一口氣。 好在敵人只有一個, 若是蘇莫茗也是, 那她們就真的不能對付了。

蘇莫茗身強體壯, 只是來到山裡不適應, 再加上受了箭傷, 這才高燒昏迷。 幾碗藥灌下去, 到了傍晚時分。 他便退了燒。 人也清醒了。

“你說你才是林安兒?”

蘇大俠打死也不敢相信, 他眼中的山裡小丫頭竟然就是他要找的林大小姐。

“我父親是驍勇伯林鈞, 母親是忠義夫人。 林劍雲是我三伯家的堂兄, 我堂嫂是歐陽氏。 你看, 這些事情你都沒有告訴我, 可我全都知道。 這下你信了吧?”

蘇莫茗苦笑著看看伊亭:“那她是誰?”

伊亭的臉上總算有了笑容:“我是伊亭啊, 我們是結義姐妹。 ”

蘇莫茗還是不死心。 又問伊亭:“你該不會是仍然不相信在下, 才讓她冒充你吧。 ”

噗。

林安兒當然是冒充的, 但不是冒充伊亭。

聽聞這裡還有一位吳朝餘黨, 蘇莫茗眉頭深鎖。 他是江湖人, 原本不想插手朝堂之事, 但這個吳皇子竟然還想殺了他。 堂堂一幫之主哪能放任這等小人。

幾人出了屋, 這才發現。 吳皇子竟然已經不在了, 雪地上只有幾根繩子和一塊堵嘴的破布。

蘇莫茗拿起繩子仔細看去, 只見斷裂之處很整齊, 一看就是用刀割開的。

“有人把他救走了。 ”

光復門的殘餘就在山裡神出鬼沒, 想來就是他們發現了吳皇子, 並且救走了他。

“老人家, 在下原本只帶這兩位姑娘走, 但如今出了這樣的事, 您和孫兒是不能在這裡住了, 也隨在下一起走吧。 ”

吳皇子被人救走, 他定會暫時蟄伏, 陳爺爺祖孫兩人收留過他, 他十有*會殺人滅口。

蘇莫茗說得對, 這裡並非久留之地,

陳爺爺和小虎子也一定要走。

蘇莫茗原本是在山林裡迷了路, 這才和手下失去聯繫。 次日清晨, 陳爺爺做嚮導, 帶著他們一起來到離得最近的村子裡。

龍蛇幫的人果然正在村子裡查找林安兒, 看到這麼多人, 蘇莫茗總算松了一口氣。

大俠也怕死, 何況是受了傷的大俠, 他帶著幾個老弱婦孺, 還要提防光復門的人, 這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膽。

陳爺爺在山裡住了一輩子, 打心眼裡不想離開。

蘇莫茗感激他給自己治病, 更何況陳爺爺還救了林安兒, 小虎子又差點因為自己而被吳皇子掐死。

“老人家, 我們龍蛇幫在北未州有幾家鋪子, 經營的都是這大山裡的山貨, 您老人家是行家, 就在鋪子裡幫忙, 小虎子也能去學堂讀書, 您老不為自己, 也要為小虎子想想。 ”

陳爺爺心動了, 他這條老命不怕死, 可孫兒還小, 到了北未州, 那裡是龍蛇幫的鋪子, 那個什麼吳皇子也害不了他, 總比在這大山裡要安全。

看到陳爺爺同意了, 林安兒和伊亭開心極了。 陳爺爺是好人, 她們捨不得讓他和孫子留在這裡受苦。

大俠就是大俠, 知恩圖報、大義凜然、豪氣干雲、義薄雲天。

總之就是很高大上的人物啦。

“蘇大叔, 是不是我堂兄托你來找我的啊?”林安兒問道。

蘇莫茗搖搖頭, 這事也不必隱瞞了, 便道:“讓龍蛇幫來這裡查找的人是京中的賀親王。 ”

賀親王?

林安兒覺得這個名字好熟好熟。

咦, 不就是秋日裡也有桃花綻放的那個賀王府的賀親王?

“他家是不是一年四季都有桃花?”

蘇莫茗去過賀王府, 但他根本沒注意過桃花, 不過林安兒口中的四季桃花他是見過的, 在他父親的家鄉, 一年四季全都盛開著這樣的桃花。

賀親王是他的表兄, 他家有這樣的桃花並不稀奇。

“應該有吧。 ”

林安兒去過賀王府, 但她不認識賀親王, 不過她已經猜到了。

那是阿渡!

原來除了林家, 還有一個人記掛著她。

“小妹, 你怎麼認識親王的, 是不是你那位金哥哥托他找你的?”伊亭好奇地問道, 女孩子都愛八卦。 冰山小美人伊亭也不能免俗。

林安兒使勁搖頭, 她又不是真正的林安兒, 金玖才不會找她。

他本就嫌棄她, 只是為了皇商的事才把她撿回去, 現在大局已定, 他也拿回了原本屬於他的一切, 她這個小替身也該自動消失了。

丟了更好。

陳爺爺和小虎子去了北未州。 林安兒和伊亭則在蘇莫茗的大隊人馬護送下。 向著京城而去。

這一路上, 林安兒充分體會到抱大腿的樂趣。

蘇大幫主太拽了, 延途每到一個地方。 都有人提前安置好客棧, 客棧的掌櫃和小二在門口相迎。

蘇莫茗走進客棧的那一刻, 林安兒迅速腦補出一個留著分頭穿著黑風頭戴著黑超叼著牙籤的偉岸身姿。

從客棧門口經過的行人無不膽戰心驚, 林安兒在他們的臉上看到了害怕。 他們似乎在說:黑幫老大來了, 風緊扯呼!

林安兒開始為自己打算。 等她長大了, 是做個黑幫女俠, 還是女承父業做個小偷王呢?

如果她要改行做一個像蘇莫茗這樣的人, 爹爹應該也會同意吧。

還是古代好啊。 古代的黑社會都是合法經營, 還能被人稱頌為大俠, 哪像她記憶中的那個時代。 頂多被人叫聲小混混。

大俠和小混混, 原來這區別也不是太大嘛。

這時。 距離林安兒的真正生日還有兩個月, 她快要滿十一歲啦。

而她也已經離開京城整整十個月了。

一個多月後, 他們一行人終於到達了京城。

“林小姐, 在下先送你回驍勇侯府吧。 ”

“好啊, 多謝蘇大叔。 ”

林安兒改變主意了, 蘇莫茗是受人之托才來找她, 她不能對不起人家, 所以一定要讓蘇莫茗把她交到林家, 她再離開。

這樣一來, 蘇莫茗沒有辜負賀親王和阿渡的囑託,

真的找到她, 並把她完好無損地交給了林府。 接下來的事, 就和蘇大俠沒有關係了。

蘇莫茗是她的恩人, 她不能讓人家擔責任。 不過她沒讓伊亭和她一起回林家, 而是請蘇莫茗幫伊亭找了客棧, 讓她先住在那裡。

離開京城差不多一年了, 此時已過中秋, 秋高氣爽, 林安兒終於回來了。

看到昔日的小肉球變成了瘦皮猴, 就連林老夫人也落了淚, 歐陽氏抱著她更是哭成淚人兒, 整個林家, 歐陽氏和林安兒是最親近的人, 自從五歲回來, 歐陽氏便親力親為關照著她。

林安兒是鐵了心要再次消失的, 可她還記著藏寶圖的事, 她知道吳皇子不會死心。

“嫂嫂, 我想見侯爺堂兄。 ”

林鈞被追封驍勇侯, 林劍雲當然就世襲了侯位, 如今已不再是驍勇伯了。

林安兒大難不死, 終於歸來, 不用她說, 林劍雲也是要見她的。

“堂兄, 光復門把我綁走, 並非只是為了尋仇, 他們說當年吳皇留下一筆財富, 我父親破了吳宮, 抓走吳皇之後, 那張藏寶圖就不翼而飛了。 光復門認定父親把藏寶圖留給了我, 這才把我抓去, 想要威脅林家和金家交出那張圖。 好在我患了傷寒, 一直半死不活的, 他們才沒有機會下手。 ”

“藏寶圖?”林劍雲直到今天才知道光復門抓林安兒的真正目的,

在此之前, 他也是單純以為只是為了尋仇。

“我父親精忠報國, 如果真有那張圖, 他決不會私吞的, 吳皇子跑了, 他以後還會找林家追查這張圖, 堂兄你要早做安排。 ”

把這件事告訴了林劍雲, 林安兒終於放下心來。

該做的全都做了, 她要離開了。

那一夜, 林安兒留下一封信, 然後趁著月黑風高, 神不知鬼不覺, 消失在夜色之中。

一一一一(未完待續)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