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九十四章 初吻(情|人節快樂)

“雷叔啊, 六扇門屬於刑部的吧, 那您肯定有些老同僚在刑部大牢供職的吧?”

雷叔正在打磨一把菜刀, 他所問非所答:“小妹, 等到你嫁人時, 雷叔送你一把好刀, 用上幾十年也不會壞。 ”

噗, 哪有結婚時送菜刀的?這大叔一看就是沒話找話呢。

“雷叔, 要不這樣吧, 你介紹個刑部大牢的熟人給我認識。 ”

“不行, 你哥交待過, 若是你打聽大牢裡的事, 誰也不要幫你。 ”

林安兒撅起小嘴, 這真是哥哥說的嗎?她才不信呢。

“可是雷叔啊, 我已經沒有娘了, 哥哥又下落不明, 您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我沒有爹吧, 我不想做孤兒。 ”

“你哥說了,

你早就嫁人了, 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 別總記掛著娘家。 ”

哥哥真是的, 怎麼這樣說她啊, 再說她什麼時候嫁人了, 嫁人的是林安兒, 不是她司空小妹。

“可我現在離婚了啊, 就是和離, 和離了當然要回娘家, 雷叔您忍心看到像我這樣的失婚婦女連娘家都沒有嗎?”

雷叔全明白了, 原來那個漂亮公子就是小妹的夫君, 想來是小倆口鬧彆扭了, 她就跑出來躲在這裡。

那年他多嘴問了司空天野一句:小妹人生地不熟一個人住在京城, 你能放心嗎?

司空天野微微一笑:她在京城有夫家, 過幾年便圓房了。

“小妹啊, 雷叔多說幾句, 你如今不同往日, 劫獄是砍頭的大罪, 憑你的身手想劫獄那比登天都難, 一旦你失手, 別說你爹和你哥要受連累, 就連你那夫家也要受牽連啊, 你不是孤家寡人。 ”

林安兒撫額, 雷叔竟然猜到她想去劫獄!

“雷叔知道你孝順, 想要讓你爹出來過自由日子。 可你想過沒有, 你爹身上背著那麼大的案子, 即使他真的逃出來, 官府能不繼續抓他嗎?江湖上的朋友能放過他嗎?與其讓他這一生東躲西藏, 擔驚受怕, 還不如在大牢裡吃牢飯, 你哥一早就疏通了牢裡的關係, 你爹單獨關押, 沒受什麼苦。

林安兒呆呆出神, 三年前金玖也說過這樣的話, 他說的和雷叔大同小異。

她知道他們說得都有道理, 可是現在她就要離開京城了, 哥哥又不在, 她不放心爹爹一個人留在這裡。

“雷叔, 我想見爹爹一面, 我已經六年沒見過他了, 爹爹一定很想我, 求您了, 您幫幫忙, 讓我見見他。 ”

“你爹是重犯, 雷叔又早不在刑部衙門了, 真的幫不上你啊。 ”

三天后她就要和伊亭一起回江南了, 如果真的不能救爹爹, 哪怕在離走之前見他一面也好啊。

林安兒耷拉著腦袋, 坐在小板凳上, 縮在鐵匠鋪的角落裡。

忽然, 她的腦袋裡如白駒掠過, 她想起了一個人。

這個人一定有辦法讓她見到爹爹。

只是她和他並不是很熟啊, 只不過打過幾次架而已。

也不是啊, 他還讓人去找她呢, 說起來他也幫過她呢。

這個人就是阿渡。

對啊, 她就先感謝他的救命之恩, 雖然不是他出手相救, 但蘇莫茗也是他間接請來的, 謝過救命之恩, 再捎帶有個不情之情, 請他幫忙讓自己到刑部大牢和爹爹見上一面。

如果他不同意, 那就和他打上一架, 故意輸給他。

每次打架都是她勝, 這次放放水, 讓他占上風, 他一高興, 說不定就會答應幫忙了呢。

林安兒為自己想出這麼高明的計謀開心不已,

她笑盈盈地走出鐵匠鋪, 她要去找阿渡啦。

可是走到大街上, 她忽然發現一個重要的問題。

她要到哪裡找阿渡呢?

阿渡的父親早就不在了, 他自幼便由崇文帝親自教養, 他一向住在皇宮裡的。

皇宮啊!

林安兒當然知道, 如果沒有皇后娘娘的懿旨, 她林安兒天大的本事也進不了皇宮的。

去長公主府見嫵公主, 或者去賀王府請那位種桃花的王爺幫忙, 讓他們把阿渡叫出來?

不行, 那樣一來, 他們肯定會通知驍勇侯府, 到時候阿渡沒有見到, 自己先被林劍雲抓回家了。

林安兒像個泄了氣的皮球, 這麼好的計策竟然無法執行, 唉。

她垂頭喪氣準備打道回府, 躲到鐵匠鋪裡繼續想辦法。

可是剛走幾步, 身子忽然被什麼東西纏住, 她一低頭, 就看到一條繩索向長了眼一樣把她卷了起來, 然後她四蹄騰空, 被這麼繩索捲進了馬車裡。

天啊, 朗朗乾坤, 太平盛世, 光天化日之下, 她又被人綁架了。

她想喊救命, 可嘴巴被什麼東西堵住了, 她掙扎, 可那繩索力道比她大, 她像個小雞仔一樣被綁得緊緊的, 最可恨的是, 眼前忽然一抹黑, 擺明是又讓人裝進口袋了。

光復門, 吳皇子, 你們這些雜碎,

膽子也太大了, 風頭這麼緊也敢到京城綁人, 這還有沒有王法了。

她被綁的地方就在張記鐵匠鋪附近, 這可是六扇門的鷹爪們經常出沒的地方啊。

在這樣敏感的地方, 一個像她這麼可愛的小姑娘被人綁票, 竟然沒有人出手相救, 這也太不科學了。

她能清楚聽道身邊有人喘氣, 而且不只一個人, 她還能聽到馬車的轔轔聲, 街道上的人聲, 小販的叫賣聲, 她知道她就這樣被人綁著在鬧市裡穿行。

綁架犯大模大樣地走在京城的大街上, 誰能想到有一個小肉票被藏在馬車裡。

也不知道又走了多久, 馬車終於停了下來, 她感到身上的繩索攸的一下撤開了, 被綁了這麼久, 她剛想活動下筋骨, 身體就被人抱了起來。

不要臉!

抱她的手臂很有力, 肯定是男人, 光天化日下對個小孩子耍流氓, 禽獸啊!

她蹬腿, 使勁蹬, 那人只好把她放下, 順便取下蒙在她頭上的袋子。

明亮的陽光照過來, 她的眼睛一時無法適應, 睜不開眼。

那人又取出塞在她嘴裡的東西, 冷聲道:“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 她索性把眼睛閉上了。

“你不是說明天嗎?怎麼說話不算數。 ”

“我等不及了, 萬一你又跑了呢。 ”

“那你抓我幹嘛, 有什麼要說的?”

林安兒閉著眼睛, 一來她在黑暗中久了一時睜不開眼, 二來她也不敢去看金玖。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不敢看他, 明明是他嫌棄自已啊, 反而搞得像她理虧一樣。

“原是想揍你一通, 現在又不想了, 你瘦成這副樣子, 我怕把你打死。 ”

不對, 金玖的聲音好像有些哽咽, 於是林安兒偷偷睜開一隻眼睛, 沒想到金玖的臉和她離得好近, 幾乎鼻子對著鼻子, 她一睜開眼就和他對上了, 嚇得她立刻又閉上眼睛。

泥煤啊, 彎著腰低著頭你不累嗎?

剛才她好像看到金玖的眼睛紅了, 於是她重又睜開一隻眼睛, 想再看清楚些。

可是這一次她感到一陣天懸地轉, 金玖重又把她抱了起來。

“你為何要和我退婚?”

“我本來就不是林安兒啊, 咱們是假夫妻。 ”

“你從小就和我在一起, 就像這樣, 我抱過你無數次, 你早就是我的人了。 ”

“只是抱抱啊, 你小的時候也總讓人抱的吧, 這沒什麼。 我不用你負責。 ”

直到很多年後, 林安兒依然後悔她說的這句話。 就是因為這句話, 她的一生從此改變。

她的話音剛落, 金玖的唇就吻上了她。

在過後的很多日子, 林安兒都曾反復回憶這一刻發生的事, 比如初吻的感覺什麼的, 可是她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以致於後來每當看戲本子上描述初吻如何甜蜜時, 她都覺得那是騙人的。

初吻根本就是大腦一片空白, 根本就是傻傻的。

也就是說, 那只色狼肆意耍流氓時, 林安兒是呆呆傻傻萌萌噠。

金玖好像並沒有因為她的目瞪口呆而影響情緒, 他先是站著吻她, 接著索性坐在地上, 直到她因為透不過氣險些窒息, 他才停了下來。

“我抱過你, 親過你, 你還曾經和我躺在一張床上, 你的名節都毀在我手裡, 這輩子你都是我的人了。 ”

那一刻, 林安兒覺得吧, 她站在山崖前, 金玖使勁一推, 她就噗的一聲向著下麵墜下去, 越墜越深。

當她終於想起來需要反抗時, 她才終於看清楚這是什麼地方。

紅楓林。

金玖帶她來到紅楓林, 就在這裡強行奪走了她珍藏兩輩子的初吻。

眼前是深深淺淺的紅, 紅得模糊, 紅得不真實。

林安兒忽然覺得小腹一陣疼痛。

她痛得捂著肚子彎下身, 小臉煞白。

“安兒, 你怎麼了?你別嚇金哥哥。 ”

能讓金玖害怕的事並不多, 可這次他真的害怕了。

他的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 林安兒被他親壞了。

他真的不是人, 小媳婦只有十一歲, 還沒有長成, 他竟然對她做下這種事。

“安兒, 咱們走, 我帶你去看大夫, 你別嚇我。

雖然肚子很疼, 可林安兒忽然想笑, 因為金玖的模樣真的挺好笑的。

她咧開小嘴笑了, 伸出小手撫摸金玖皺起的眉頭:“我就是肚子痛, 可能是著涼了, 沒事。 ”

一一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