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九十五章 大姨媽來了

林安兒的臉色越來越差, 金玖緊緊握住她的手, 這才發現, 往日那雙雪白柔嫩的小手此時又紅又腫, 凍瘡還沒有全好, 有的地方還裂著口子。

金玖心裡一陣酸痛, 這一年多, 她是受了多少苦, 自己真不該這樣對她。

他沒有再停留, 抱起林安兒走出紅楓林, 馬車還在山坡下等著他們。

林安兒肚子還在疼, 她忽然感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身體內流出來。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 可她想不起來是怎麼回事。 或許前世曾經有過, 前世除了拍戲受傷, 她好像沒有生過什麼大病啊。

馬車內還有一個人, 幹乾瘦瘦, 坐得筆直,

如同一杆標槍, 他的手裡拿著一條長鞭, 林安兒秒懂, 她被捲進馬車時, 看到的繩索就是這條長鞭。

這個人她以前沒有見過, 可能是金玖新找的保鏢。

“你到外面去。 ”金玖吩咐, 自家媳婦身子不適, 哪能讓別的男人待在旁邊。

那人一言不發, 跳下馬車, 和車把式坐到一起。

看到林安兒小臉疼得皺成一團, 金玖很想像小時候那樣給她揉揉肚子, 手伸過去, 卻又縮了回來。

這次回來, 林安兒的個子高了一截, 已經是個小少女了。

“乖, 忍一忍, 到家讓大夫看看。 ”

林安兒雖然不舒服, 可也沒當回事, 她的腦子還在回想著方才金玖親她的事。

看她眼神發直, 金玖知道她是在想著剛才的事, 耳根子登時紅了。

“安兒, 金哥哥發誓, 直到咱們圓房。 我再也不會對你無禮了, 你別生氣啦。 ”

林安兒抬眼看著他, 金玖這人特會隱藏, 看著臉不紅心不跳的, 其實他的耳根子全都暴露了, 紅得像紅寶石似的。

“我不是你等了十九年的那個人, 我只是她的替身。 ”

“不許再說。 你就是她。 她就是你。 你五歲時, 我在紅楓林遇到你, 這麼多年我們一直在一起。 你認為我會把你養大後, 再嫁給別人嗎?”

林安兒好像明白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 金玖是商人。 算盤打得精。

“可是......”

“沒有可是, 再過兩年咱們就圓房。 正式成親。 ”

“可是我不想。 ”

“大人的事小孩子別管, 你只需把身體養好, 快點長大就行了。 ”

這也可以?

林安兒還想再反駁, 可又是一股液體從身體裡流出來。 這一刻, 她忽然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大姨媽!

大姨媽來啦!

她下意識地站起來轉身看自己身上的素色羅裙, 這一看不要緊。 她這才發現裙子後面已被鮮血染紅了一大片。

好吧, 就連金玖也看到了。

金玖的反應遠遠比她要激烈。

血!

林安兒真的被他親壞了。 流血了!

緊張過度的金玖做了一個讓林安兒恨不得一頭撞死的動作——

他伸手就掀林安兒的裙子。

林安兒一掌把他的手拍來, 死命拽緊裙子, 她坐在那裡, 一動不敢動。

“你......你......你該不會是來月事了吧?”

平靜下來的金玖腦子總重清明了, 他把嘴湊到林安兒耳邊輕聲問道。

這次輪到林安兒臉紅了, 她輕輕點頭, 小臉蛋紅得就像這滿山的紅葉。

金玖笑了, 他脫下身上的披風把林安兒包得嚴嚴實實, 免得她下車時尷尬。

“我們去哪兒?”

“回別館, 今年的石榴結得比往年都多, 都給你留著呢, 一個也不少。 ”

“金哥哥從采芝堂請來了一位麵點師傅, 以後就讓他專為你做點心。

“你不喜歡回老宅, 那就不回去了, 除了初一十五, 咱們都在這邊住著。 ”

“你不是羡慕林五小姐那匹馬嗎?我讓人給你選了一匹好馬, 就養在別館裡。 ”

好吧, 林安兒承認, 金玖說的這些全都讓她很動心。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 金玖又接著說了。

“我來安排, 過幾日便帶你去刑部大牢, 看望你爹, 順便把我們的事告訴他。 ”

林安兒要呆愣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 金玖要帶她去看爹爹!

“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

“你真的帶我去看我爹?”

“嗯。 前幾日我已經給那裡的牢頭送了一筆銀子, 隨時都能去, 等你身子好些咱們就去。 ”

“金哥哥, 不, 土豪, 請收下我的膝蓋!”

金玖:“......”

事實證明, 不論是小孩子還是女人, 都是要哄的。

回到別館, 除了紅豆, 還有四名新來的大丫鬟, 她們都是金玖莊子裡的家生子, 是金玖精挑細選出來, 又讓義嫂調教了一年, 這才放心讓她們侍候林安兒。

沒過一會兒, 大夫就來了, 給林安兒號了脈, 開了幾劑調養身子的藥, 便被金玖請了過去。

“大少奶奶奇寒侵體, 需好好調養, 好在她年輕, 保養得當, 很快便能恢復。 ”

金玖松了口氣, 林安兒瘦得皮包骨頭, 就是大夫不提醒, 他也會給她好好調補。

其實他還想問點別的, 比如大少奶奶來了月事,

是不是很快就能圓房啦?

不過他還有人性, 話到嘴邊又咽下了。

大成皇帝選秀, 還是要十三歲以上的呢, 自己這麼著急, 還不讓人笑話。

他十九歲了, 大凡像他這個年齡, 早已娶妻生子, 可他還在眼巴巴等著媳婦長大, 這次好險啊, 稍不留神, 快要養大的媳婦就跑了。

林安兒半靠在象牙床上, 丫鬟們熏了艾草, 給她換上嶄新柔軟的中衣, 錦被裡放了熱哄哄的湯婆子, 又煮了加了黃糖的紅棗羹, 一碗熱騰騰的紅棗羹下肚, 林安兒的肚子舒服了許多。

金玖坐在床邊, 一直微笑著看著她。

太神奇了, 自家媳婦一轉眼就長大了。

“大少, 小姐身上不舒服, 您先回去歇著吧。 ”

金玖的耳根子又紅了, 也是啊, 他和林安兒還沒有圓房, 她來了月事, 自己一個大男人, 還賴在這裡幹什麼。

見他走了, 紅豆這才笑顏逐開, 恢復了以前少心沒肺的模樣。

“小姐啊, 你可算回來了, 你若是再不回來, 大少就讓狐狸精勾走了。 ”

“什麼狐狸精?”

“就是那位楊姑娘, 她和大少走得可近呢。 ”

“楊夢旖?她不是和孔七哥哥好嗎?”

紅豆搖搖頭:“這就不知道了, 聽說她總去老號找大少呢。 ”

林安兒環顧四周, 這屋子和她走前一個樣, 就連那對大阿福也還擺在床頭,

她拿起大阿福, 見上面的小字不知被誰改過了, 哥哥前面加了一個“金”字, 還能是誰, 還不是那個強搶民女的傢伙。

“紅豆, 讓別人服侍我, 你去一趟悅來客棧, 找一位叫伊亭的姑娘。 ”

伊亭還在悅來客棧等著她, 她們原定三日後見面, 然後一起回江南。

現在才過了一天, 可看這副架式, 金玖決不會再給她機會逃出去了, 她必須要和伊亭說一聲。

“對了, 紅豆, 我以前存的銀子還在嗎?”

“在的。 ”紅豆說著, 從妝台的抽屜裡捧出一隻木盒, 裡面整整齊齊放著九張銀票, 每張一百兩, 這是林安兒的私房錢。

林安兒拿出一百兩交給紅豆:“伊亭是我的姐妹, 你把這張銀票交給她, 讓她先在那裡住著, 就說我一時走不開, 過一陣子再去找她。 ”

林安兒並不知道, 紅豆還沒走出二門, 就被金玖的人截住, 把她帶到金大少面前。

“小姐讓你去哪兒?”

紅豆猶豫, 雖說大少和小姐是一家人, 可這事擺明是要瞞著大少的, 她如果招了, 那就是出賣小姐。

“你別忘了, 是我和小姐一起救的你, 你忠於小姐, 也要忠於我。 ”

紅豆姑娘原本就是視死如歸的人, 金玖又給了她合理的理由, 所以她像炒豆子一樣, 劈里啪啦, 把林安兒交待的事全都說了出來。

金玖放心了, 林安兒既然這樣安排, 顯然最後這些天她是不會走了, 她還要跟自己到大牢見司空星呢。

“一個女孩子單獨住在客棧不方便, 我讓汪先生和你一起去, 我記得我好像在悅來客棧附近有處宅子, 讓那位姑娘先住到那裡, 她若問起, 你便說是你家小姐安排的。 ”

林安兒等到吃過晚飯, 才見紅豆回來, 問她為何去了那麼久, 紅豆說伊亭姑娘在京城人生地不熟, 她幫著去買了些日常用品。

林安兒可不知道, 就這麼兩個時辰, 紅豆和汪先生幫著伊亭搬了家, 還安排了人去服侍。

“那位姑娘和小姐差不多年紀, 雖是冷若冰霜, 但看上去不是壞人。 ”

金玖不反對林安兒有朋友, 有閨蜜, 但他要先摸清那個人的底細, 自家媳婦年紀小, 不懂事, 難免會讓人騙了。

得知大少和大少奶奶又好了, 板兒是最高興的。

他屁顛屁顛地把那套頭面首飾捧過來:“大少, 這首飾小的都收起來了, 您看看, 一點也沒摔壞。 ”

金玖看看首飾, 眼睛又看向板兒的一雙爪子。

“你摸過了?”

“嘿嘿, 小姐的東西哪能讓男子碰的, 您放心吧, 小的是隔了帕子拿起來的, 沒碰過。 ”

一一一一(未完待續)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