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百三十四章 投名狀

赤塔市的指揮部裡, 胡璉、孫立人、王大勇仨人正在聽取金連虎對於剛才車隊遇襲的情況彙報。

“長官, 剛才的戰鬥情況卑職已經彙報完畢, 請長官訓示。 ”金連虎花了十幾分鐘把剛才的戰況彙報完畢後就有些忐忑的站在了原處, 他知道自己剛才已經違反了紀律, 還不知道眼前的幾位長官會怎樣處理自己呢。

“呵呵, 你小子還知道拿二鍋頭賄賂護国的團長?你知不知道這可是你們團一個月的份額啊?你就不怕你們團長剝了你的皮?”孫立人倒是笑了, 這小子倒是有殲商的潛質啊。

“這個, 卑職當時只是看那些女俘虜太可憐了,

卑職也是看不過去了才才做出那種糊塗事的。 卑職知道錯了, 請長官責罰!”金連虎低下了頭, 小聲的說道。

一旁的胡璉“哼”了一聲, “你不要替你手下打馬虎眼, 我還不知道?金連虎啊金連虎, 你也是個老兵了, 事情的輕重緩急我不相信你會分不清楚?當時護国的人要對那些女俘虜下手這對我們意味著什麼你會不清楚嗎?那是對我們有好處的, 你竟然敢維護那些娘們, 那可不是你這個老兵會幹的事, 肯定是你手下的人看不下去了你才出手的。 ”胡璉不愧是有著‘狡狐’之稱, 只是聽金連虎把事情說了一邊就把原委猜了個**不離十。

這時一旁的王大勇也說話了:“我看啊, 你們是一看到那些娘們就邁不動腿了。 你們這些人啊, 難道咱們察哈爾就沒女人了嗎?你們至於一看到那些洋女人就腳發軟了嗎?”

王大勇這個人為人比較愛較真, 計畫好的事情就要去認真實行, 今天金連虎他們把本來就計畫好的事情給攪合了一大半, 這讓王大勇著實有些惱火。

“好了, 你回去後立刻寫個檢查, 把它交給你們團長。 然後自己帶著全連人馬進駐赤塔市, 休整部隊等待補充新兵吧!真是的,

一個好好的連, 才打了一仗竟然損失了近一半的人馬, 你這個連長是怎麼當的。 ”孫立人半真半假的罵道。

孫立人確實是挺欣賞這位連長的, 不但打仗勇猛, 而且對手下還很維護, 勇於把手下的過錯攬到自身上來。

剛才他聽到王大勇的話裡有意要處罰金連虎, 才有意在王大勇說話之前把話給堵上, 這也算是把板子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吧。

“是, 卑職馬上回去寫檢查!”原本以為要被重罰的金連虎沒想到長官竟然不追究自己的責任, 欣喜之下的他趕緊給幾位長官敬禮後趕緊告辭了。

王大勇苦笑了一下說道:“仲倫兄, 你這樣做會把他們給寵壞的, 此風不可長, 否則今後還怎麼帶兵!”

“呵呵!”孫立人笑了:“大勇啊, 我倒是認為這個金連虎有情有義, 是條漢子。 要是因為這事把他給擼了, 他的前程可就毀了, 你就忍心?”

孫立人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 王大勇還能說什麼呢?只是輕輕的“哼”一聲就不吭聲了。

“好了, 這種小事我們不要理他了, 我們還是來商量一下護国的編制問題吧。 ”胡璉在旁邊說話了。

這些天從鐵木辛哥集團那過來投降的人越來越多, 相應的護国的人數也象滾雪球似地越來越多, 現今已經有兩萬餘人,

足以編成兩個師的規模。 阿列克謝這個管家之子出身的護国司令官也雄心勃勃的準備大幹一場了。

孫立人搶先發言了:“我認為因該給他們配備和我軍一樣的槍械和給養, 同時也要承擔更多的任務, 畢竟有些事情由他們出面去做效果應該要比我們做要好得多。 ”

王大勇反駁道:“我不這樣認為, 要是給他們和我們一樣的給養和槍械, 那他們可就成了一支足以制衡我們的存在, 要害死這個阿列克謝心存歹意的話”接下的話王大勇沒說, 可他的意思誰都明白, 那就是怕養虎為患。

旁邊的胡璉忽然笑了, “二位, 你們的話都有道理, 可是你們都忘了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我們擁有的力量。 其實蘇長官臨行前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要把護国當盟友看待。 什麼是盟友, 盟友就是可以並肩作戰, 可他卻始終不是我們真正的一員。 對於這些盟友, 我既要扶持, 也要提防。 他們的武器裝備我們可以讓他們和我們一樣看齊, 但是重武器就不能給他們了, 即便要給也要有個度, 我們不防把繳獲的俄式火炮給他們一些。 只要我們卡住了他們的給養, 他們就是再蹦躂也蹦不到哪去。 再說了, 他們的投名狀還沒交呢”

“投名狀?”孫立人和王大勇相互看了一眼。

第二天, 在赤塔市的廣場上齊齊跪著五百百餘名被俘虜的遊擊隊員, 他們的周圍則是一大群殺氣騰騰的護国士兵。

護国的頭子阿列克謝就站在一個臺階上, 廣場的周圍還圍觀著眾多的赤塔市民。

阿列克謝拿著一個大喇叭開始了他的殺人宣言:“赤塔市的公民們, 這些人都是該死的遊擊隊, 他們肆意的破換公路, 襲擾我們的運輸線, 干擾我們的正常生活。 還膽敢殺害沙皇陛下忠勇的士兵, 偷襲我們的盟友。 他們就是一群可惡的蛀蟲和跳蚤, 在此我代表沙皇陛下宣佈, 立刻處決這些有罪的人, 願上帝寬恕他們的靈魂。 ”

“殺死他們!”

“殺死這些該死的小偷!”

廣場上群情鼎沸, 人都是有盲動姓的, 當有人挑頭時, 剩餘的人們大部都會盲目的跟從。 更何況社工黨在西伯利亞的統治基礎本來就比較薄弱, 史達林的大清洗更是把這些薄弱的統治力量幾乎摧毀殆盡。 人們對社工黨的高壓統治也早就心生不滿, 現在他們這些遊擊隊還要襲擊赤塔通往外界的運輸通道, 這不是要斷了這些民眾的生路嗎?是可忍, 孰不可忍啊。

“時間到, 行刑!”

“舉槍, 預備放!”

“碰碰”

“預備放!”

隨著一聲聲的槍響, 遊擊隊員們一個個的倒在了地上。

不一會, 五百餘名遊擊隊員就被處決完畢, 廣場上的地面上一灘灘的鮮豔的血水流淌在潔白的雪地上, 顯得是那麼的刺眼。

“哇, 建陽你看, 這些老毛子殺起自己人來也這麼狠啊?”在一旁看戲的猴子驚異的說。

一旁的大牛甕聲甕氣的說道“這些人太毒了, 我不喜歡他們。 ”

趙建陽歎了口氣說道:“這些老毛子要是對別人不狠毒, 那就該輪到別人對他們發狠了。 ”

猴子不說話了, 是啊, 為了活下去, 誰又可以指責誰狠毒呢?

“好了, 戲也看夠了, 我們回去吧!”趙建陽隨手把煙屁股一仍, 就要帶著兩個兄弟回營房去。

“喂, 這幾位先生!請等等”這時, 一聲生硬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

幾人回頭一看, 原來是幾名護国的士兵正靠在一輛卡車上對著他們擠眉弄眼, 為首的是一個手裡拿著帽子, 露出了禿頂的三十多歲的上尉。

看著這些老毛子鬼鬼祟祟的樣子, 趙建陽幾人遲疑了一下, 還是走了過去。

只見為首那名上尉笑嘻嘻的用生硬的漢語問道:“幾位先生, 你們還想要女人嗎?”現在的護国裡是很流行講漢語的, 畢竟你不會講漢語, 和那些華夏的盟友們交流起來可不是那麼方便喲。

我靠!剛靠近的幾人頓時就被這位老毛子的話雷了個外焦裡嫩。

“建陽, 這個老毛子不會是說錯了吧, 他會不會說漢語啊?”憨直的大牛有些遲疑的問道。

“不不, 你決不能懷疑我的漢語水準, 我可是我們連裡說得最好的一個。 ”那名上尉看到有人懷疑他的語言天賦, 明顯的不高興了。

趙建陽無奈的說:“好吧, 我不懷疑你的漢語水準, 可是你得告訴我, 你到底要賣給我們什麼?”

“女人, 三名紅軍的女遊擊隊員!”字正腔圓的漢語從這名上尉的嘴裡吐了出來。

說完後, 不待趙建陽他們反映過來, 這名上尉就拉著他們來到了卡車的車廂後面, 把厚厚的篷布掀開了一角, 露出了裡面的東西。

“我的老天爺啊!”看到了面的情形, 連神經大條的大牛都要把下巴給嚇掉了。

昏暗的的車廂裡正綁著三名看不清相貌的女人, 她們的嘴裡都綁著毛巾, 手腳也被綁了個結結實實。 她們還在不停的掙扎著, 眼裡露出了驚恐的眼神。

“這是那些要槍斃的遊擊隊員?你們把她們給偷出來啦?”趙建陽吃驚的看著這幾個老毛子問道。

噢, 這些膽大包天的傢伙, 還有什麼事是他們不敢做的嗎?趙建陽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當然, 我親愛的朋友, 你要知道, 這些可是一些年輕漂亮的女人啊, 殺了她們你不覺得太可惜了嗎?我認為留著她們會給我們帶來更大的價值。 ”這名上尉一邊說一邊拉著他們幾個人上了卡車。

“看看吧, 他們幾個是多麼的年輕, 肌膚是多麼的雪白。 噢, 還有那美麗的胸脯, 天啊, 你還在等什麼呢?我的朋友, 你只要願意付出一點點微不足道的錢財或者與其相當的物品, 著三個美麗的女人就歸你們了。 ”這名上尉就象伊甸園裡誘惑亞當和夏娃的那條毒蛇, 嘴裡吐露著蜜糖般的言語。

“這”趙建陽猶豫了。

好吧, 平曰裡一直認為自己挺堅強的趙建陽, 今天才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抵抗力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堅強。

趙建陽使勁的吞了口唾液, 聲音有些發顫的問道“猴子、大牛, 你們認為呢?”

“我、我陽子, 我也不知道。 還是你來做主吧。 ”猴子此刻的表情也不比趙建陽好上多少。

“你們做主就好, 我不知道。 ”從小就一根筋的大牛在遇到什麼想不明白的事情時總是把問題交給趙建陽和猴子來解決, 現在也是如此。

“好吧, 你們贏了, 不過我要知道有沒有什麼麻煩。 要知道, 我們可不想為了幾個女人上軍事法庭或者直接被槍斃。

”趙建陽總算是還沒有失去最後一絲理智, 還知道問清楚這些女人的來歷和緣由。

“噢, 親愛的上士先生, 你要知道這些女人都是我們辛辛苦苦抓來的, 所以你儘管放心。 而且她們也不是赤塔州的人, 所以你們儘管放心, 不會有什麼人來找你們的麻煩。 ”

這名上尉狡獪的笑了笑:“不過您也知道, 我們有六個兄弟參與了這件事, 而我們冒著風險把她們給藏起來所要求的無非就是金錢和美酒而已。 ”

“說重點, 上尉。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看著上尉貪財的嘴臉, 趙建陽有些不耐煩了。

“好吧!你贏了。 ”上尉把雙手舉了起來做了個無奈狀。 “三個人, 一共兩百塊錢。 噢, 強調一點, 我們要你們的那種銀元, 不要象廢紙一樣的盧布。 ”隨著三十七集團軍的進駐, 和尾隨而來的商人的商隊。 赤塔也開始流行起銀元來, 俄羅斯人向來都有收集銀子的傳統和愛好, 君不見後世蘇聯解體時, 幾乎家家戶戶都把家裡收藏的銀器拿出來廉價變賣, 讓國內的倒爺賺的眉開眼笑的。

既然俄羅斯人有這個傳統和習俗, 三十七集團軍官兵手裡的銀幣自然也是很快的在赤塔流行起來。

“什麼?兩百塊銀元!”三人齊聲驚呼起來。

“該死的,你怎麼不去搶?我相信那還來得快點。”趙建陽抱怨道。

“哦,親愛的上士,你要知道她們都是我們冒險藏起來的,難道還不值這個價碼嗎?”上尉抱怨的說道。

“一百五十塊銀元,不能再多了,要是在多我們就不要了。”趙建陽從來沒發現自己也有當殲商的潛質,而且第一次和人談的生意居然是販賣人口。

“好吧,成交!”看來老毛子也是急於脫手,很痛快的就答應了。

“該死的,你怎麼不去搶?我相信那還來得快點。”趙建陽抱怨道。

“哦,親愛的上士,你要知道她們都是我們冒險藏起來的,難道還不值這個價碼嗎?”上尉抱怨的說道。

“一百五十塊銀元,不能再多了,要是在多我們就不要了。”趙建陽從來沒發現自己也有當殲商的潛質,而且第一次和人談的生意居然是販賣人口。

“好吧,成交!”看來老毛子也是急於脫手,很痛快的就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