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一百七十二章 烏蘭烏德

聽到蘇童問話, 後面的阿列克謝趕緊站了出來說道:“蘇童將軍, 我已經和鐵木辛哥元帥他們都說了。 ”

“恩, 那就好。 ”蘇童頷首了一下後轉身問道:“鐵木辛哥將軍, 我們可以進去再談嗎?”

“哦, 好的, 當然可以。 ”鐵木辛哥伸手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蘇大長官率先走了進去, 現在可不是客氣的時候。 鐵木辛哥的軍銜雖然比蘇童高, 但此時也不得不屈居在蘇童的身後, 古人雲敗軍之將不敢言勇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吧。

進了指揮部後蘇童第一眼就看到長長的桌子上用白色的桌布墊著, 中間並列擺放著華蘇兩國的小國旗時,

眉頭不禁皺了一下, 轉頭問道:“鐵木辛哥元帥, 我們既然談好了條件, 桌子上的國旗再這樣擺設就不大好了吧。 ”

鐵木辛哥老臉不由得一紅, 知道己方的小心眼被人家看穿了, 連忙轉頭呵斥旁邊的參謀, 讓人把己方的國旗撤到另一邊去。

“我擦, 這幫老毛子可真是小氣, 連這種小事都要在裡頭做手腳。 還把兩國國旗並列排放, 他當是兩國雙邊會談嗎?現在可是受降儀式啊。 ”蘇大長官暗自腹誹道。

“鐵木辛哥元帥, 不知道貴方對我方提出的條件考慮得怎麼樣了?”蘇童一屁股

坐下來後毫不客氣的就直接進入主題。

“蘇將軍, 我方經認真討論後, 決定接受貴方提出的條件。 不過到底是加入俄羅護国還是去修鐵路, 我想我們的將軍們還有不同的想法, 所以還請您見諒。 ”鐵木辛哥聳了聳肩膀無奈地說道。

對於究竟是加入俄羅斯護国還去修鐵路鐵木辛哥麾下的將領明顯分成了兩派, 誰也說服不了誰。

“這沒關係!”蘇童臉上露出了笑容:“願意修鐵路的我們歡送, 願意參加護国的我們歡迎嘛。 ”

雙方又談了一些細節後, 蘇童笑道:“好了, 鐵木辛哥元帥, 我們現在已經談得差不多了, 可以一起合影留念了吧。

望著蘇童那狡猾的笑容, 鐵木辛哥的心裡閃過了一絲悲哀的無奈。 明知道這是對方逼自己就範的陰謀, 可是自己還有別的辦法嗎?

“碰”一道鎂粉的亮光閃過, 華蘇兩國高級將領微笑著握手的照片就這樣在歷史上留下了痕跡。

“這已經是蘇軍第二個向蘇童投降的高級將領了, 離第三個還會遠嗎?”在投降儀式舉行的第三天, 歐洲各大媒體競相刊登了蘇童和鐵木辛哥握手的照片和投降儀式的過程。

“這是東方的拿破崙!”這是法國時報的標題。

“誰能打敗這位華夏的將軍呢?”這是倫敦曰報的報導。

“明煮必將戰勝讀才!猶如蘇童必將戰勝鐵木辛哥一般!”這是美國的華盛頓郵報的標題。

一時間蘇大長官又火了, 不過此時的他卻是沒有時間理這些瑣事了, 接下來還有更大的事情在等著他呢!

烏蘭烏德是東西伯利亞的第三大城市, 但是和其他的西伯利亞城市一樣人口稀少, 整個城市只有不到三十萬人。 整個城市並沒有正規的軍隊駐紮, 唯一的武裝也就是幾百名員警了。

今天城的市民們發現從東邊開來了一列火車, 當火車停下來之後下來了一隊隊穿著墨綠色軍裝的軍人, 這些軍人裡有俄國人,

也有亞洲面孔的華夏人。 他們迅速的解除了原先員警的武裝, 開始控制了城市, 這一切都顯得那麼突然, 以至於人們都來不及反應。

可是當廣場中心飄揚起那熟悉又陌生的雙頭鷹旗幟時, 人們才驚恐的發現, 沙皇的軍隊又打過來了。

“快, 加快速度。 ”一小隊穿著三十七集團軍墨綠色制服的俄羅斯護国在軍官的帶領下快速的向市政斧跑步前進, 絲毫不理會路邊市民們驚訝的眼神。

“該死的, 這些資本主義的附庸, 沙皇的走狗們打過來了。 ”市政斧大樓裡一名政斧官員驚慌失措的對旁邊的警察局長說道。

“我知道, 可是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 市長同志你有什麼好主意嗎?”身材高瘦的警察局長沒好氣的瞪了這名正在瑟瑟發抖的領導一眼。

“你們四個去一樓守住樓梯口, 剩下的人守在視窗處, 等他們靠近了聽我的口令立刻開槍!”警察局長拔出了點三零口徑的納甘1895式左輪手槍, 有意無意地把槍口對準了他的腦袋冷笑著說道:“市長同志, 今天是我們實現當初入黨時宣言的時候了, 您準備好了嗎?”

“我、我”市長那一身的肥肉不住的抖動, 卻說不出話來。

警察局長從旁邊拿過了一支莫辛.納甘式步槍塞到了這位平曰裡總是款款而談的市長手裡陰冷的說道:“好了市長同志,

弗拉基米爾.伊裡奇.烏裡揚諾夫同志曾經教導我們, 猶豫和怕死並不能改變你的命運, 想要活下去只有拿起槍來進行勇敢的鬥爭。 ”

接過了槍的市長全身都得更厲害了, 他瑟瑟著把槍伸出了窗外。 這時, 已經可以隱隱約約看見遠處跑來的墨綠色的身影。

“好了同志們, 大家都要等待我的命令再開槍, 明白嗎?”這位從軍隊退役下來後就一直在警察局工作的警察局長顯得很是冷靜。

“哢嚓!”旁邊的視窗旁不斷的想起了拉槍栓的聲音, 一支支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街道。

墨綠色的人影越來越近了, 四百米、三百米、兩百米, 二樓裡的人緊張得幾乎屏住了呼吸, 突然:“碰!”的一聲清脆的槍聲響了起來。

帶隊的俄羅斯護国的少尉用大腿都能聽出這是莫辛.納甘式步槍的聲音。 一聲粗礦的嗓門立刻響了起來:“快散開, 那是市政斧大樓傳來的聲音。 一班二班, 立刻包艸過去。 ”

隨著少尉的命令, 幾十名護国士兵立刻展開了散兵隊形, 貓著腰依託著街上的障礙物, 飛快的摸了過去。

“啪!”的一記清脆的耳光響了起來, 警察局長雙目猶如噴火般的怒視著昔曰的頂頭上司:“你這個蠢貨,

是誰讓你開槍的!你這樣做只能暴露我們的目標, 提前召來敵人的火力報復!”

“我、我我”身子還在打哆嗦的市長大人手裡的步槍已經掉到了地上。 平曰裡能說會道的嘴裡卻說不出半句話來。

“你!”怒氣未消的警察局長也來不及跟他計較了, 大聲的命令道:“開火, 馬上開火!”

說完, 他率先開了火, 二樓裡斷斷續續的響起了那猶如‘水連珠’般的槍聲。

大樓裡的二十來名員警卻只有十來支步槍, 其他的只能拿著一把小手槍, 在這樣的情況下, 員警們的火力無疑弱得可憐。

反觀那些護国們, 在遭到槍擊後, 他們的迦蘭德步槍的火力優勢立刻體現了出來。 這種連發的半自動步槍那密集的火力打得市政廳二樓的窗口火星直冒,

“三班掩護, 其他人跟著我, 快沖過去。 ”護国少尉把手裡的索米衝鋒槍一擺, 率先沿著街道借助房屋的掩護靈活的跑了過去。

大樓裡的火力在一個班十支迦蘭德步槍和兩支索米衝鋒槍的打擊下根本不敢露頭, 只能任由敵人沖到了大樓跟前。

跑到了大樓的門口後, 少尉沖著兩名士兵做了個拔保險栓的動作後又指了指裡面。

兩名士兵會意地摘下了腰裡的手榴彈拔下了導火索就扔了進去。

“轟轟”的兩聲巨大的爆炸聲響, 一樓的大廳裡被震得一陣塵土飛揚, 少尉帶領著士兵們趁著煙霧沖了進去, 手裡的索米也是對著裡面一陣掃射。 不一會待到煙霧散去後才把地上的四具穿著員警制服的屍體顯露了出來。

兩名姓急的護国的士兵立刻向二樓摸了上去, 剛露頭就被打了下來。 一個胸口中了槍, 一個是頭部被打了個洞, 眼看是不行了。

少尉又是做了個手勢, 還是老辦法, 手榴彈開路。 隨著十幾枚手榴彈爆炸聲的響起, 樓上隱隱傳來了幾聲悶哼聲。

少尉一擺手, 又是兩名士兵趁著煙霧沖了上去, 隨著迦蘭德步槍那一連串“碰碰”聲的響起, 和不時響起的莫辛.納甘式步槍的聲音, 他們顯然是遭到了抵抗。

但是隨著不斷增加的兵力和火力, 大樓裡的守軍節節敗退, 到最後戰鬥結束時, 大樓裡的守軍已經全部都倒在了地上, 只剩下一名躺在地上的穿著員警制服的男人和一名躲在角落裡的胖子。 此刻他們都被二十幾名士兵團團圍住, 黑洞洞的槍口都對著他們。

少尉把索米斜跨在背後, 緩緩的走到了那名員警的居高臨下的看了他一眼,

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支香煙慢慢的對著躺在地上的員警蹲了下來面帶笑容的問道:“你只要告訴我, 你們秘密糧庫的位置在哪裡, 你就可以活下去。 ”

受傷的員警輕蔑的看了他一眼, “呸!你們這群沙皇的走狗, 阿列克謝的爪牙, 你們休想從”

不等他把話說完, “碰!”的一聲沉悶的槍聲響起, 這名員警的腦袋多了一個圓圓的洞孔, 眼睛大睜, 頭上的帽子也被槍口噴出的氣浪吹到了一邊, 露出了死者花白的頭髮。

少尉搖了搖頭, 緩緩的說道:“你的廢話太多了。 ”隨即他又把頭轉向了那名胖子嘴角往上翹了翹, 問道:“恩, 這位同志, 我想你會告訴我的, 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