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四百零四章 看!報應了吧?

“行了, 沒必要跟一個土包子生氣, 那會拉低你的檔次!”, 趙天華看著笨拙如狗的於朝峰, 厭惡的橫移了一步。

“沒被太陽曬黑!看你穿的不錯, 打腫臉充胖子?哪個地攤買的?品質不錯。 ”, 趙天華推了推鼻樑的眼鏡, 看似語氣平淡, 但句句殺人誅心。

雲揚似笑非笑的斜了兩人一眼, “升官了?”

於朝峰又跳了出來, 像是找到了發洩口, 能把自己在雲揚面前抬高身份一般, 那高亮的嗓音, 把附近走過的人都吸引了過來。

“那是!你可知道我們華少, 現在是什麼職位?說出來嚇死你!到時候開發區成立了, 會分成幾個幾個片區,

到時候我們華少就是西城片區辦公室專員!嚇死你吧?”

雲揚聞言, 臉上依然平靜, “還是科員呐?”

“你, 你!我們華少叔叔馬上就是片區副主任了, 到時候, 華少任辦公室副主任妥妥的。 ”, 於朝峰獻寶似的道, 然後抬起頭傲然的看著雲揚, 想像著他一臉驚恐, 希望自己高抬貴手放過他的場面。

可惜, 他想像中的畫面沒有, 雲揚就這麼平靜的站在兩人面前, 還有些不耐煩。

“沒事我就走了, 你們自己玩!”

沒錯, 就是他麼自己YY。 屁大點的小官就嘚瑟的不行, 以後也未必是個好官。

“華少?”, 於朝峰看著轉身離開的雲揚傻了眼。

“你等等!今天是召開大會的日子, 不是你這種土包子能進去的。 ”, 趙天華也是黑了臉, 感覺自己被無視了。 上次聚會, 司蕾見雲揚跑了, 她也離開。 最後結帳, 更是要了自己幾個月工資, 他可沒忘記這恥辱!

雲揚心中動怒, 自己可沒惹他們, 沒想到他們倒是三番五次來羞辱自己。

“你們能決定我能不能進去?”, 雲揚冷冷的道。

“那是!華少他叔叔就是禮堂內的安排負責人。 你是進去端茶倒水還是掃地的?”, 看看雲揚的穿著, 像極了一身純手工高檔服裝, 但假的就是假的, 華少都說了!

“呵呵, 狗腿子就是狗腿子!滾, 你們倆再多一句話,

後果自負!”, 雲揚動怒, 一聲滾, 把兩人嚇了一跳。

“你敢讓我們滾?你他麼找死!員警!”, 於朝峰先是嚇了一跳, 然後朝不遠處的執勤民警喊了一聲。

附近幾個參加大會的眼見要發生事情, 趕緊走了。 人也差不多到齊, 後面稀稀落落的不見幾人。

那位民警同志其實看到了他們的爭吵, 尼瑪, 自己已經躲開了, 還是不行。

今天來的非富即貴, 他心底跟明鏡似的, 隨便一個都不好惹, 還是躲起來的好, 只要不出大事就行。 、

可能是今天出門沒燒香, 愣是沒躲過。

“有什麼事?三位!”, 民警同志儘量用開解的語氣回答。

看看趙天華和於朝峰, 盛氣淩人, 讓他一陣不舒服。 倒是這位俊朗帥氣的小夥子, 氣息平和儒雅, 穿著隨意, 但一看就不凡, 處處透著股貴氣!

“這人沒有在邀請名單上, 是偷跑進來的。 ”, 于朝峰看看趙天華, 得到他的眼神, 馬上指著雲揚。

雲揚眉毛一挑, 嘴角翹了翹, “你當真要這麼做?”

“你個種田的土包子, 還能有資格進去?”, 趙天華冷臉道。

民警臉上一苦。 完蛋了, 這位年輕人可不是種田主, 也不看看這衣服, 還有那百達翡麗手錶, 假的?假的你買一個我看看?真當我沒見過世面?我表舅一家家資千萬也不敢這麼穿啊!

“那個, 遭了?早上吃壞肚子, 又疼了!”, 民警同志也看出來了, 這完全就是私怨, 跑吧!

于朝峰和趙天華目瞪口呆的看著彎腰, 溜得比野兔還快的民警!

也就在這時, 從禮堂內走出一位大腹便便, 一臉圓潤的中年人。

“小叔!”, 見到來人, 趙天華大喜。

中年人聽見聲音一愣, 走了過來, 看了一眼三人, 厲聲道:“怎麼回事?讓你早點進去, 還在這磨磨蹭蹭?”

“小叔, 這人要混進去!”, 趙天華指著雲揚。

雲揚本打算打個電話給梁叔秘書的, 沒想到這位來了, 於是又把手機放下, 等著看他怎麼處理。 這次他是動了真怒, 不管如何, 趙天華必須要被處理。

“嗯?”, 趙天華的叔叔開始詢問兩人情況, 倒是雲揚看向進來的門口, 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你可有請柬?”, 趙天華叔叔問了兩次, 雲揚才聽到。

“你說什麼?”, 望著黑臉的中年人, 雲揚皺眉。

“來人, 把人給我趕出去!”, 中年人怒了。

“你試試!”, 雲揚臉色一冷, 再也不跟他們囉嗦了, 直接打了李秘書電話, 把事情說了一遍。

“哼, 打電話, 你就是打司市長電話都沒用!”, 中年人怒道, 見到幾個員警來了, 就準備讓他們給雲揚吃點苦頭。

“你說的打我電話也沒用?”, 一個聲音突兀的從拐角處傳來, 然後眾人就看到司市長率眾而來,

然後是身邊一個絕色女子, 穿著一身緊身保暖毛衣, 休閒褲, 婀娜的身材吸人眼球的司蕾!

司蕾旁邊, 是雲揚的老熟人, 陰沉著臉的廖松義。

“司市長, 你怎麼, 怎麼?”, 中年人看到司東來立馬傻了眼, 頓時額頭直冒冷汗, 說話也不自然了, 誠惶誠恐的望著。

趙天華和於朝峰也是變了臉, 戰戰兢兢的躲在叔叔身後, 低下了頭。

“哼, 開完會再處理你們!雲揚, 怎麼不進去?”, 一臉冷色的司東來轉向雲揚的時候馬上換成笑臉。

“進不去啊, 被我這同學趙天華, 未來zhèng fǔ辦公室主任攔下了。 說是要請柬, 這東西我可沒有。 ”, 雲揚微笑的說到。

看向司蕾, 發現她一雙明亮的杏眸正朝自己眨眼間, 絕色的面容, 可愛的模樣, 讓人心中一顫。

“胡鬧!這是我司東來的貴客, 看來, 梁區長對下面的人太寬容了!”, 司東來一句話, 不但把趙天華叔叔嚇了個半死, 就是他身後, 從市里來的也是提心吊膽。

趙天華一家這下要倒楣了!雲揚心中暗道。